愚攻移山(一个文案背后的思考)

2013-12-01 山牛 文案摇滚帮

写在前面:

先说说几件事。

1、撸主今天终于考完试,作为一个资深学渣总监,总体感受就是,李逍遥刚练成御剑术,直接去打拜月教主了。必挂无疑。


2、不管撸主挂不挂,必须重新开始为大家写文案了。下周起,我会先将之前欠下的一笔债还清。那是一个手表的广告,之前没做过,信心不足。但是,这也是一个挑战。


3、从数据来看,大家对撸主的小说不怎么感兴趣。但是,这个小说,其实也是从文案角度写的。说说小说背后的思考吧:

文案的终极作用是说服。说服有很多方式。可以由很土的口号和铺天盖地的反复投放。也可以由非常新颖独特有效果的口号,不用怎么投放就能进行病毒式传播。

专制的官方会采用第一种方法。而文案的高境界是第二种玩法。

撸主一直在思考,专制是怎么形成和传承的。这部小说就含有这次思考在里面。搞笑只是小说的皮,为了吸引大家看下去而设定的,真正的内涵是如何在这样的土壤中诞生自由主义的基因。

从写作技巧上,小说也用了营销中借助热点的形式,虽然是设定在古代的故事,但是借助了当今社会的热点,进行恶搞和反讽。

总之,这部小说绝对不会像表面上看起来这么浅显,撸主也花了很多心血在上面,也差点被某新锐杂志选中(虽然终审时候被枪毙了)。希望大家能静下心看,相信大家会有收获。撸主也会在这几天内把剩下的小说发完。


4、大家可以开始提文案需求了。但是你提了我不一定采用,因为提的同学太多,而且并不都是撸主感兴趣的。不过告诉大家一个成功率高点的办法,就是跟撸主讨论小说……


好吧,废话不说,小说继续连载:



是时天空清灵,流光如洗,俞百晓横卧在大树上,放空自己。忽听树下喧闹,一女子呼天抢地,哭声凄惨。俞百晓翻身一看,只见一堆随从跟着一名穿着富丽的公子哥,此人形容猥琐,正扯着一名女子的头发,任其哭闹。

 

这人正是正经村无人不知的现任王书记的儿子王一。当年王二开辟了正经村的文明制度,大力发展、积极建设、深切落实,因此广受人民的爱戴,一天为书记,世世代代都是书记,以高瞻远瞩的长远目光,为正经村的书记制度奠定了可持续发展的基础。当然,这个都是村中文献这么写的。如前文所说,王二是个ED,因此后代是哪里出来的,也很难考证。再根据文献,王二因其清廉、正直的高贵品质,受到了上天的爱戴,不孕之症不治自愈,其妻妾受福泽恩惠,都生了不止一子。到了王一父亲王十这一代,由于很难算出十后面是什么,因此将儿子取名为王一。有人不同意了,老祖宗叫王二,你儿子怎么能叫王一呢?

论算学,王十比其他人要强上那么一点,便喝道:“二比一大!老祖宗是二,我儿子当然要比二小了!”大家听罢频频点头,纷纷表示书记英明神武才智盖世。

 

王一不耐烦,一巴掌狠狠打下去,女子嘴边立时多出了一丝鲜血。“叫你逃睡!”


女子呜咽着说:“上次我爹都交钱了,为什么还要纳睡啊?”


时隔多年,王二的后代们太多的睡也吃不消,便调整了下正确的发展观,即能以钱抵睡。若不想纳睡,拿钱抵也可。


王一一改如饥似渴之态,正色道:“纳睡光荣!你难道不想成为正经村第一光荣村民么?”

 

“使不得啊王公子,第一光荣乃王书记,第二光荣么当然是王公子了。黄萍儿一介草民,如何敢高攀第一光荣的称号啊?”俞百晓见王一欺人太甚,不由纵身下树,朗声答道。


王一眉头紧咒,心里暗骂。王一因他爸是书记王十,就在村中横行霸道,爱纳谁的睡就纳谁的睡。今日正巧遇上村里的村花黄萍儿,见其父不在,大感欣喜,拖住就要她纳睡。眼看就要得手,却见俞百晓不早不晚,偏在此时杀出,而俞百晓的回答偏偏叫人无法反驳,只得问道:“你哪个单位的?”


俞百晓答道:“闲云野鹤一枚,没什么单位。”

这下王一又不知道怎么办了。“你哪个单位的”是百试不爽的绝招,看睡不顺眼,这么一喝,基本上对方就怂了。俞百晓一旦得知他的单位,便让父亲主持公道,那人的前途基本就毁了。而俞百晓却说没什么单位,却让他慌了,大有一拳落空的感觉。


王一呆立着,一时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倒是王一的侍者站了出来,指着俞百晓问道:“王公子纳睡,你小子管什么闲事?”


俞百晓答道:“闲云野鹤,管的自然是闲事了。村中纳睡的是书记,王公子年纪尚幼,担不起书记一职吧?”


王一这时灵活了,说:“这是你对将来的书记说话的口气吗?”


俞百晓不慌不忙:“口气是香是臭,闻过了才知道,王公子是要来闻一下我的口气么?”


眼看双方剑拔弩张,远处却传来喘气的喊声:“俞百晓,你竟然在这,快跟我回去!”眼看斜侧来了一人,正是黄博。


王一问:“你认得他?”


寻常人站在王氏一家人前,无不卑躬屈膝,黄博见俞百晓敢如此站在王一面前,便以为俞百晓跟王一交情不浅,难怪俞百晓敢大白天逃课。念及此,便答道:“认得认得,好多年的交情了。”

王一说:“都给我拿下。”

 

黄博脸色铁青缩在一边,只见眼前一花。俞百晓单手轻轻一抓,首当其冲的随从便两脚悬空,随即不由自主飞向人群,一堆人齐刷刷倒地,一片哀号。未倒地的随从操起了棍子,直向俞百晓冲来。俞百晓只身拦在黄萍儿面前,低语道:“快走!”


黄萍儿见状,忙爬起身跑。王一火了:“你这是逃睡!你们愣着干嘛,还不快追!”


俞百晓劈面夺过一根棍子,大发神威,三两下就将对手们扫在地上。王一两腿发抖,脸上依然强硬:“大胆逆贼,罪不容诛,等着吧,我不会放过你的。”


俞百晓笑笑:“好啊,我就在这,不用你放,来抓我啊。”


王一不敢。


有几个随从见打不过俞百晓,就打起了黄博。黄博忙讨饶:“有话好说!”说着顺手掏出了一张木牌,在众人眼前晃了几下:“在学校里,有杠的就是干部,我有五条杠,你们不能打我。”


众人没听明白,但也觉得这东西好像不能惹的样子,便请示王一。


王一说:“打。”


俞百晓说:“住手!”


黄博说:“住口!”


大家都把目光集中到黄博身上。


“姓俞的!少来这一套!老子就爱被王公子打,要你管!”他的一脸悲愤随着脑袋移到王一的方向,立马切换成笑脸,“王公子,小的最痛恨那家伙了。王公子明鉴。”


王一笑笑:“算你识相,过来让本公子打一顿消消气。”


黄博媚笑着迎了上去。


俞百晓表示难以理解,耸耸肩,走了。

 

 

“什么事,爹?”


“你还有脸叫我爹,很好,翅膀硬了,还以为你连爹都不认了。”


“……”见父亲动怒至此,俞百晓隐隐猜到,跟自己前一天揍了王一有关。


“你那身手,哪里来的?”


俞百晓心想,这哪叫身手。自从王家担任村中书记以来,村民们纳睡交钱,苦不堪言,王家及公务人员,都是脑满肠肥缺乏运动。更为关键的是,村民从娃娃起,就被逼着背些狗屁不通的繁文缛节,哪有时间锻炼身体。俞百晓只是觉得那些臭屁太难闻,逃学后自己练习拳脚疏通筋骨,才有以一敌十的身手。


然而,眼前的毕竟是自己的父亲,出言不能太冲撞;他也知道,父亲从小看不起自己,要是得知自己一身本领都是靠逃课学来的,肯定会更加生气。于是只得说道:“我捡到一本武功秘籍,练了一段时间……”


父亲脸色铁青:“你敢读禁书!被王书记发现了可是得关个十年啊。”


“不是书,是墙壁上的图而已……”


“逆子!不要跟我耍滑头,你胆敢冒犯王公子,现在人家找上门来了,挑明了要抓你去游街。”

俞百晓冷笑了一声:“他们有本事,就来抓我好了,就凭王家那群废物,一起上都奈何不了我。他们在哪,怎么不进来?”


“你是要造反啊!快跟我出去,他们要抓你游街,你就得游街。不准动手,你要是敢跟官家作对,我和你娘马上死在你面前!”

 

在正经村,除了砍头外,游街可谓最高惩罚。在王家书记旷日持久的熏陶下,正经村一天比一天正经,大家都有了羞耻感。一旦有谁遭游街,村民们都悲愤异常,恨不得食其肉寝其皮,水果蔬菜鸡蛋乱扔是少不了的事情。而被游街的,男的一辈子在村里抬不起头来,女的至少要装模作样地自杀好几次,并且保证自杀当场有人一群人在,这样就有九成以上把握会被救下。所幸书记一家荣辱观特别强,不时会有人被游街,导致一半村民都被游过街,一群人可耻地活着,总比一个人光荣地死掉要强。

 

手上被绑了绳子,两腿间挂了铁链,叮当响的是俞百晓的怒气。倒不是因为游街,他生来脸皮厚,被人围观嘲笑不算什么,而且村民的游街从来都不是因为干了坏事,而是不交睡或者是得罪了书记一家。而村民们到底在悲愤个什么劲?莫名的愤怒,迟早会带来败亡。


村民们早早就起来,在街道上占据好的位置,顺便带了平时省着吃的菜叶、水果,静候着这场万众瞩目的狂欢。苍蝇飞舞,嗡嗡声不绝于耳,看来大家准备得都比较充分,不少菜叶都烂臭了,大家宁可少吃一点,也要让这场盛宴更加刺激。


另外一条街道上,两个王家的奴才押着一名披头散发的女子。女子虽然满脸污渍,眼睛却炯炯有神,正是昨日遭王一调戏的村花黄萍儿。黄萍儿一出现,现场顿时沸腾。欺负女人是男人天生的兴趣爱好,嫉妒女人是女人天生的兴趣爱好,黄萍儿堂堂村花,自然更遭其他女人仇视。霎时间,臭脏乱的杂物纷纷扬扬落到黄萍儿身上。


俞百晓怒极,大喊:“住手!”全场寂静。


身后一名随从给了他一棍:“你现在自身难保,还充什么好汉!


大家的注意力转移到俞百晓身上,一股脑儿往他身上扔。俞百晓虽然双手被缚,硬是无惧身后的随从,一把将他提起,挡住这飞来的物什。


这时,俞百晓的父亲从人群里冲出,重重一巴掌打下去,训斥道:“逆子!王书记是给你一个认识自己错误的机会!你不好好改过自新,还想造反吗?”


俞百晓只得松开那名随从,任由臭鸡蛋烂水果飞到自己的脸上。


“王书记在上,特此宣召:刁民俞百晓犯上作乱,殴打王一公子,性质恶劣,冥顽不化,罪不容诛;刁民黄萍儿,偷睡漏睡,无视王书记制定的文明守则,性质恶劣,冥顽不化,罪不容诛。两人本该处死,王书记宽宏大量,给他们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望日后好好反思,好好学习,争做正经村的栋梁。”

 

“你害怕吗?”


“不怕。你呢?”


“不怕。你会去假装自杀吗?”


“自杀为什么要假装?”


“姓王的不是说了,要有荣辱观,游街的人都是没脸见人的。”


“脸是我自己的,他们爱看不看。荣辱观是他们的,与我无关。”


“你看,姓王的还帮我们准备了两份检讨书,要我们念呢。你要是不想念的话,说一声,我把他们都打跑。”


“念吧,又不会少根毛。”


“你是担心我打不过他们。”


“……”


“你看。”俞百晓轻轻一挣,手上的绳子全部断掉。


“别天真了,有些事,不是靠打就能解决的。”


“不懂。不过,你今天比昨天镇定多了。”


“到了明天,你也能想通,很多事情,你是无能为力的。”

举报


当前位置: 传送门 ›› 文案摇滚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