愚攻移山(这篇文章比楼上那篇干货多了)

2013-12-03 山牛 文案摇滚帮

这是小说的倒数第二部分了,如果是从头开始看的话,结尾肯定能收获惊喜。想看前面的?查看历史消息就是了。


俞百晓与黄萍儿的游街,是这两天街头巷尾最热门的话题。俞百晓本就举止怪异,大家也一直认为他被游街是迟早的事,而那天他的野蛮行径也确实让人叹息了好半天。打架什么的也算了,威胁村委会干部、撕掉王书记亲笔拟的检讨书,这个可是满门抄斩的罪啊。俞百晓竟然还敢说王书记写的东西狗屁不通,这让人义愤填膺:王书记写的怎么会有错,王书记的东西都是大家从小背到大的,怎么可能狗屁不通?怎奈那些官差太没本事,几十个人都被俞百晓瞬间打翻,这如何保得了王书记的安全?有些年纪大的老人就在那边唠叨,这可真是村将不村,成何体统了。


游街那天,俞百晓挣掉绳子,撕掉检讨书,对着全村的村民喊:“你们醒醒吧。”全村人一起喊:“你醒醒吧!”


几名官差上来维稳,不料三两下就被俞百晓打倒。王书记感到不妙,强打笑脸地走上台:“小伙子,暴力是不对滴。”


俞百晓没想到人家先兵后礼,脸皮厚到这种程度,竟然一时半会不知道怎么接话。


“村子需要稳定,我们需要发展,大家才能一起致富啊。而你,你看看你自己,”王十书记语重心长地叹了口气,“你这么做,是毁了你自己的前途啊。你应该庆幸,我们都是宽容的人,我们不忍心看到年轻人走上歧途,我们要发动全村的力量,帮你纠正错误。”


“我要是不被纠正会怎样?”


“啧啧,年轻人,你不为自己考虑,也要为你父母考虑啊,你难道眼睁睁看着你爹娘,被砍头吗?”


“谁敢动我爹娘,我杀他全家。”


这话杀气很重,震了王十一下。王书记毕竟是见过大场面的人,知道此事不妙,便又切换成笑脸:“小伙子,你的想法太偏激了。刚才我也是开玩笑,你何必当真呢,我们怎么敢动你爹娘呢?等你长大后,你就知道什么是对,什么是错了,今天的事情先这样,你们两个先回去好好反思一下吧。”


下面的村民一片欢呼,纷纷称赞王书记胸怀广阔。

 

除了俞百晓,黄萍儿也是大家热议的对象。这种女人要不得啊,王公子赏脸要她,她竟然不要脸。要脸的女人游街后能不自杀吗?这女人,连哭都不哭一下,人无耻起来啊,就是这样的。听说,这淫荡的女人,好像跟俞百晓有一腿,这可真是奸夫淫妇,成双成对了啊。


经过口口相传和艺术加工,大家都觉得俞百晓和黄萍儿在偷情。他们私底下管俞百晓为“俞奸夫”,黄萍儿为“黄淫妇”,当面么,很少有人跟他们当面讲话了,谁跟奸夫淫妇讲话,男的自然也奸,女的自然也淫。

 

俞百晓的父母也不愿成为奸夫淫妇,从那天以后,都没有跟俞百晓说过话,也没有帮他做过饭。两人自顾自吃饭,好像家里从来没有那么一号人一样。


学校也不愿意收留俞百晓了,街边的商铺也不愿卖东西给俞百晓。唯一能跟俞百晓说上话的,除了同命相连的黄淫妇,就只剩五条杠黄博了。


自从跟了王一,黄博前途无量。除了被王公子打,他那脑瓜子还挺灵光,溜须拍马不在话下,他还能想出一些别人想不到的点子,比如在村民内部营造负面舆论啦,挨家挨户发黑材料啦,他们是奸夫淫妇啦,谁跟他们交谈谁也是奸夫淫妇等等,都是黄博想出来的。这么一来,自然受到王书记和王公子器重,由学校的五条杠升级成全村的五条杠。他现在学校都不去了,每天的工作内容就是搜捕俞百晓,然后骂他村奸走狗反动派,当然只能远远地骂,骂完了兔子一样跑。虽然在俞百晓眼里,谁是奸谁是狗非常清楚,但他总是纳闷为什么村民们弄不清楚。他也渐渐体会到黄萍儿说的无能为力论了。

 

“萍儿,我们走吧。”


“去哪里?”


“外面。”


“对外面来说,我们就是外面。”


“我只是想去我没去过的地方,反正我们在这里也只能饿死。”

举报


当前位置: 传送门 ›› 文案摇滚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