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奇的落寞,与无聊的狂欢

中国的历史,并不缺少传奇的故事与盖世的英雄。这里面,有的人改写了历史进程,有的人开拓了疆野朝堂,有的人抒写了人间百态,有的人了悟了心尘与风马。对于听史的人,爱听的便是故事;而读史的人,却总爱读个究竟。历史一直封陈,可有些人能从尘封中跳出历史之外,成为传奇;而有些传奇,却在浩瀚的时间里沉寂,沦为枉人。今天,我们暂且从玄奘和王玄策聊起。

 

       做个假设,如果没有吴承恩的《西游记》,玄奘之于国人的记忆究竟会剩下多少?先聊一下玄奘的功绩。玄奘对于佛法的功绩,其一在于翻译和校正了西行游历所带回的,以及此前佛学所尊崇的从西域流传而来的大量佛学经典文本;其二是创立了唯识论,并由唯识论的指导创立了如今佛学中的重要流派之一——法相唯识宗。另一方面,由玄奘口述并由弟子辨机记录而成的《大唐西域记》是研究古代中亚、西亚和南亚地理及民俗的重要文献。玄奘之后,其创立的唯识宗从晚唐开始走向衰落,宋唐之后几成绝响。而与玄奘同时代的六祖慧能创立的禅宗却开始风行海内,表现出极大的生命力;反而原本作为文献的《大唐西域记》却传于民间,并以西行游记衍生出大量神话故事和民间唱段,直至吴承恩的《西游记》问世,让玄奘西行游历包裹上了大量妖魔神话与历险故事,也让作为故事中主角原型的玄奘声名鹊起,个人功绩也逐渐跳脱历史之外,终成传奇。

 

       相反,较玄奘的西域之行更具传奇色彩的王玄策,却在历史的记录中鲜被提及,而真正让这位出使西域有着“以一人之力独灭一国”的传奇使臣进入大众视野的,并非是我国的名人传记或历史典故,而是源于日本玄幻小说家田中芳树的一部小说《天竺热风录》。

 

据田中芳树自己所说,他刚刚进入大学时在图书馆翻阅日本平凡社出版的《亚洲历史百科词典》,无意间读到这位有着传奇经历的唐代使节的条目时,不禁惊呆了,也从那时开始,田中芳村开始着手对王玄策的资料搜集和研究。而在田中此后所著的《中国武将列传》中,王玄策位列其中,并给予他很高的评价。原因是他以外交官的身份出使天竺,适逢天竺国内动乱被囚禁,他不但逃出,还以大唐国使的身份向泥婆罗国王借兵攻伐,在完全不熟悉的异地以异国之兵,战胜了几倍于自己的天竺叛军,此等功绩亘古未有。

 

由于王玄策官阶较低,按照中国官修史书惯例,五品及以下官员是不能在正史中立传的,因而两《唐书》中都没有他的传记。而第一次将王玄策从史学上展开研究契机是源于1990年考古发现《大唐天竺使出铭》。石碑正文因损泐过甚,文意多不能连贯,直至经过对石碑的清洗后,篆刻的222个文字全部清晰显露,其中碑文记载:大唐显庆三年(公元658年)六月,大唐国势强盛,高宗皇帝继承太宗皇帝所开创的宏伟功业,一统天下之威,教化所致,达于四海。故派遣使节左骁卫长使王玄策等“选关内良家之子”数人。以此开启了对王玄策官职及人物名称的真实记载。

 

后通过新旧两《唐书》的考证,证实王玄策与贞观十七年(公元643年)在唐太宗的派遣下出使天竺,并与贞观二十年(公元646年)还国,而此时的王玄策仅为副使。贞观二十一年(公元647年),唐太宗命王玄策为正使出使西域,在最后到达摩伽陀国(中天竺)时,新唐书·天竺传中描述“尸罗逸多(前摩伽陀国国王)死,国人乱,其臣那伏帝阿罗那顺自立,发兵拒玄策。时从骑才数十,战不胜,皆没,遂剽诸国贡物。玄策挺身奔吐蕃西鄙,檄召邻国兵。吐蕃以并千人来,泥婆罗以七千骑来。玄策部分进战茶镈和罗城,三日破之,斩首三千级,溺水死万人。阿罗那顺委国走,合散兵复阵,师仁禽之,俘斩千计。馀众奉王妻息阻乾陀卫江,师仁击之,大溃,获其妃、王子,虏男女万二千人,杂畜三万,降城邑五百八十所”。描述了了王玄策冒险越狱,逃出天竺北上至尼泊尔,借得尼泊尔骑兵七千及吐蕃骑兵一千余名,与阿罗那顺的数万大军展开激战,杀死敌军数千、溺毙万余、俘虏一万多人。随后一举摧毁阿罗那顺亲自统率的七万战象部队,生擒阿罗那顺,使天竺诸国恢复了安定与和平。然而悲悯的是,《西游记》的流传让本为传经颂法的玄奘成为了西天取经的传奇人物,而历经磨难和功勋卓著的王玄策却在历史的无趣与冰冷中被抹杀了最为真实的传奇,不免让人慨叹。

 

历史行进至今,科技的发展已经萌生出纷繁多元的记录方式,传奇已然难以被掩盖,但却愈发遥远。急于谱写传奇的传播者们绞尽脑汁地变换信息传播的方式,而早已提高胃口的受众却用难以捉摸的期待与惊喜保持观望,以至于难谙其法的小米决定在B站展开一场不限期限的史上最无聊的小米MAX超长待机直播。

 

510日直播开始,直至今天,小米MAX的无聊直播已经持续了十六天,直播的主旨内容很简单:一台连着联通4G网络的小米MAX,肃穆地立在直播展示台中央,为证明续航的持续性,每隔一小时会有人将小米MAX屏幕亮起,而大部分时间,这台被寄予期待的小米MAX以其坚忍的黑屏待机状态向大众宣告自己的持久耐力。难以想象的是,这场嫁接在B站这个“二次元”世界里的无聊直播,竟以颠覆式的关注度刷新了受众对直播的认知。根据数据显示,截至当前,这场直播已经吸引了超过3000万人次的围观,直播峰值为18万人同时在线观看,且这场无法预知结束时间点的直播,依旧在以接近10万人次同时在线观看的常规数据不断延续。

 

为了迎合B站二次元受众对于直播的期待,以及避免直播的过于苍白,来自B站的众多知名UP主们承担了此次直播的“调剂”功能。其中除了B站的头牌UP主们之外,类似于比利•海灵顿这类B站传说级人物以及位鬼畜巨星葛炮也都现身直播间捧场。而这群UP主们为受众带来的“直播盛宴”,无非是彼此时有时无的打趣,直播喝可乐或者啃炸鸡,或者玩一下成语接龙的游戏,甚至是断断续续的长时间的彼此沉默。然而,小米并未让烽烟停留在二次元战场,开心麻花团队及华少的后续参战,让这场看似无聊的平面化直播注入了些许立体感,却又一次让战火开始向三次元世界蔓延。

 

即便如此,你依然难以改变对这场直播感到“无聊”的评判。然而,超过3000万人次的驻足,直播屏上不断冲刷的弹幕,又提示着这场无聊的直播正引发着群体性的狂欢。这场切割了情节,背离了戏剧逻辑的直播,正在讲述一个怪异而又确切的故事,而尘封在历史中的真实传奇,还在落寞中等待点燃。所知的是,狂欢还会依旧,传奇不会走远,至于无聊,先别急着忧虑,你和它时常不在一个次元。



-----听甘德霜讲故事是全宇宙最大的中文自媒体WeMedia的重要成员----


本文由自媒体作者听甘德霜讲故事投稿,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