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秦桧还毒的汉奸,北宋还为他改了科举制度

历史春秋网 历史春秋网 2020-08-13
2020年8月13日 农历庚子年六月二十四

来源:历史教师王汉周(ID:lishi139)
作者:唐俑

早在建国之前,西夏老大李元昊就采取“联辽抗宋”策略,多次南下攻宋,既掠夺财物,又扩大疆域。

腐败的北宋统治阶级不敢与其对抗,一味退让,更加助长了李元昊的野心。

西夏建国的第二年(公元1039年),为了逼迫宋朝承认其地位,党项人开始大举进攻北宋。

北宋军事重地、西夏出入的要冲延州(今陕西延安),成了党项人的首要目标。

1040年,西夏出动十万兵马进攻延州,延州之战爆发。

虽然最终因天气寒冷、夏军缺少御寒衣物而撤军,但在这次战役中,宋军吃了大亏。

延州之战后,宋仁宗意识到西夏再也不是从前那个“草台班子”,必须认真对待,此战的失败,也使他意识到西北边境的脆弱,便令夏竦为陕西经略安抚使,名将韩琦、范仲淹为副使,共同担纲对付西夏。

具体分工是:夏竦总览全局,韩琦负责泾原路,范仲淹负责鄜延路。

韩琦和范仲淹都是北宋的牛人,然而,上任伊始,他们两人就闹了个意见不合。

原因是,面对西夏军队更加频繁的进扰,韩琦主张发泾原、鄜延两路兵反击,意思是不打则已,要打就打痛,打得他龟儿子不敢再来。

这主张也没什么不对,但范仲淹却不同意,或许在他看来,动用了鄜延路的军队,鄜延路就空虚了,西夏若趁机奔袭,鄜延路就危险了,反击对方重要,保鄜延路同样重要。

好像两人都有道理,可是究竟该怎么办,宋仁宗却拿不定主意,他只好决定暂时搁置,有时间再议。

李元昊却不给他时间。

1041年二月再率十万大军大举南下。

李元昊雕像

西夏军兵分两路,主力在六盘山下的好水川口(今宁夏隆德)设伏,另一路攻打怀远(今宁夏西吉东)。

攻打怀远的那一路,实际上是诱饵,目的是把宋军引入伏击圈。

韩琦立即命环庆路副都部署任福率兵数万,前往破敌。

韩琦倒是考虑得很周到,交代任福说,利战则战,若不利于战,则据险设伏,等西夏军回师时来个伏击,看他龟儿子往哪里跑!

他想伏击人家,却怎么也没想到,西夏军已在好水川张了个口袋,等宋军入袋呢。

韩琦没想到这点,任福更是没想到,接到命令后,他就与泾原驻泊都监桑怿,率数千轻骑先出发了,令钤辖朱观、都监武英等率大部队,随后跟上。

在张义堡(今固原县张易)那个地方,西夏军和宋军镇戎军西路都巡检常鼎等干了一仗,付出了几千人的代价。

对于后面的大胜来说,这点付出是值得的,因为这使宋军觉得,西夏军不堪一击,产生了轻敌思想。

宋军哪里知道,这是西夏军为了诱他们深入,故意输给他们的。

任福果然上当,率军追击“溃逃”的西夏兵,人困马乏的黄昏时分,追到了好水川,进入了西夏军的埋伏圈。

同一天(1041年二月十四日),朱观、武英率军进至姚家川(什字路河口),同样陷入西夏军重围…

好水川一战,宋军大败,仅战死的将士,就多达10300多人。

身负重伤的任福,拒绝了小校劝他突围的建议,自扼咽喉自杀而死,其子任怀亮战死,桑怿、刘肃、武英、王珪、赵津、耿傅等将领均战死。

这一仗下来,宋军几乎全军覆没,仅逃走千把人。

噩耗传到东京,宋仁宗难过得饭都吃不下,怒贬夏竦和韩琦、范仲淹,宰相吕夷简连连惊呼:一战不如一战,一战比一战输得惨,吓死宝宝了!

导致宋军大败、此后西夏有了“本钱”与北宋分庭抗礼,“宋朝屯大兵数十万于陕西,还不能戢其侵寇。到1044年,才以岁赐成和”的好水川之战,竟然是一个名叫张元的北宋人策划并帮助(任军师)党项人的结果!

因为这个事迹,后人把张元与秦桧相提并论,称他为“比秦桧还狠毒的大汉奸”。

据《宋史》、《西夏书事》等,张元原为陕西华阴人,也曾胸有大志,也曾想为国出力,而且才华出众。

而且,他还顺利地考中了进士,只不过在最后一关,也就是殿试时,吃了制度的亏。

这个制度,就是宋太祖制定的殿试末位淘汰制。

所谓末位淘汰制,如今在职场呆过的人,一定不会陌生,尽管不合法,政府有关部门三令五申不准玩,但不少单位置若罔闻,仍玩得不亦乐乎,再有能力的员工,只要在考核中位于末位(偶然位于末位不一定不行),那么对不起,请你到财务室领工资走人。

不过,也有一种说法,说的不是张元在殿试时遭末位淘汰,而是“屡试不第”,与间接要了唐朝老命的落榜生黄巢的遭遇差不多。

但根据北宋王栐(一作咏)的《燕翼诒谋录》,之后宋仁宗不但抛弃了殿试末位淘汰制,还对凡是中了进士的人,“一律授以进士出身”,成绩不太好的,也授以“同进士出身”。

张元的教训太深刻了,宋仁宗此举,是为了防止再出现文人叛逃、为敌所用事件。

从这个记载来看,可以推测,张元不是屡试不第,而是考中了进士、最后被末位淘汰了的可能性更大。

无论是哪种情况,反正与进士无缘后,张元都觉得,再在埋没人才的大宋呆下去,自己这辈子就废了,满肚子才学得不到施展,烂在肚子里实在可惜。

张元

他得知西夏即将建国,肯定需要人才,便决定去那里碰碰运气。

此时的他,心里已经没有了祖国、节操、民族大义等等概念,有的只是怀才不遇的强烈失落,和对导致他这种下场强烈的报复心理。

投奔西夏的时候,张元还拉了一个姓胡的好友。

出发之前,他们路过家乡的项羽庙,拿出身上所有的钱买来酒,对着项羽的塑像痛饮,高唱“秦皇草昧,刘项起吞并”,唱了一整天。

然后,他们大哭一场,朝着北方,消失在茫茫黑夜。

来到西夏后,张元才改为现名,姓胡的朋友改名为吴昊。

他们要想见西夏老大,当然不容易,但他们有的是办法,先是在一家酒馆住下,整天喝酒,装作醉鬼,在墙上写下“张元吴昊来饮此楼”。

他们的行为,引起了巡逻兵的注意——这俩酒鬼,肯定是宋人,把他们抓去见老大,看能不能从他们嘴里,弄点有价值的东东出来。

就这样,他们被巡逻兵抓到李元昊面前。

李元昊问他们是哪里人,为毛触犯他的名讳,到西夏来干啥子。

一番交谈,李元昊明白了他们的来意,也“谈”出张元有点本事,就委以重任,后来,吴昊也得到重用。

那以后不久,李元昊就称帝建国了。

为了回报李元昊的信任,张元积极建言献策,出了很多对付宋朝的主意,好水川之战,就是他极力怂恿李元昊对宋朝采取主动进攻战略的结果。

此战过后,张元报复北宋的心理,可谓得到了极大的满足,眼望好水川内堆积如山的宋军尸体,他比三伏天吃了冰镇西瓜还舒服。

他还生怕宋朝人不知道是他这个背叛祖国的家伙干的,特意来到两国边界一座寺庙,在墙壁上题诗:

夏竦何曾耸, 

韩琦未足奇。

满川龙虎辇, 

犹自说兵机。

诗中充满了对宋朝名将韩琦的讥讽,和对他自己用宋军的尸山血海来博取功名的得意。

署名时,他还把他一大串官衔,统统写上:(西夏)太师、尚书令兼中书令张元随大驾至此。

同年,他被任命为西夏国相,之后对宋朝更加恨之入骨,“以灭宋为志”。

本来,好水川之战占了大便宜后,李元昊还有点害怕宋朝“疯狂报复”,不想继续扩大事端,张元却力劝他趁热打铁,扩大对宋战争,先攻取关中,然后东向中原,同时与辽国联手,怂恿他们攻打河北诸路。

在张元看来,遭到两面夹击的宋朝,肯定很快就会完蛋。

所以,好水川之战后,张元又替西夏策划了定川寨之战,李元昊采用张元的计谋,利用宋朝精兵良将聚集在宋夏边境地区、关中地区军事力量十分薄弱的机会,再次派十万大军,打算一举攻占宋朝的长安,再一次让宋军吃了个大败仗。

1042年十月,若不是李元昊害怕深入宋境太深、被各路来援的宋军包了饺子,纵横宋境600里,焚民舍、毁城寨后大掠而还,张元那个占领长安的梦,也许就变成现实了。

若不是,定川寨之战之后第二年,李元昊意识到在财用越来越困难的情况下,与宋朝议和才是最佳选择;

若不是,张元力劝李元昊继续进攻宋朝的主张未被采纳;

若不是,张元明白自己干掉宋朝的理想无法实现,从此闷闷不乐,于一年后郁郁而终。

这个“比秦桧还狠毒的汉奸”,不知还会给北宋带来多大的麻烦。

中国唯一的神都,如今沦为三线城市


辉煌千年的江西,为什么却在近代快速衰败,成为最没存在感的省份?


简介:历史春秋网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搜集与整理,是一个以历史为核心的文化资讯门户网站。为您提供中国古代历史、文化、军事、政治、经济、中医、宗教等内容。致力于打造成为中国最具特色的传统文化门户网站。
查看往期精选内容
盗墓 | 兵器大师 | 皇权与党权 | 商人地位 明末三大案 | 顾命大臣 | 宦官干政 | 变法者的下场 | 帝王也深情 古代选拔人才 | 怕老婆史 古代追星也疯狂西晋之亡 

❖ 欢 迎 分 享 到 朋 友 圈 
一键星标公众号   每天补充一点历史知识

    本文由自媒体作者历史春秋网投稿,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