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架神学并非同病相怜的感伤主义

橡树文字工作室 橡树文字工作室 2020-08-08

橡树出版之【周末荐书



编者按
 
oaktreepublishing

我们必须承认,十字架上发生的一切正在随着世俗社会变得轻忽和随意,各种借口和自我同情使悔改变得不再迫切和必须,亦使救赎变得轻易和简单。我们正试图在背十字架的道路上偷懒!福德的《论做十架神学家》,就是要扭转这种潜在的暗流,归正十架神学。其实,我们每个人都需要借此机会深深反思和省察。文中插入的两本图书推荐,可作为周末荐书,我们一起来细细阅读。


教会对十架神学的实质认识极少

 

我写这本小书有三个原因。首先是为了满足需要。教会对于十架神学(theology of cross)的谈论似乎越来越多,经常有人问我:十架神学是什么?与其他神学有什么明显不同?我竭尽所能地回答,然而日常交流只能泛泛地讲个大概。
 
当他们要我推荐一些书籍,以便更深入了解的时候,我却不禁语塞。相关的德语文献虽有一些,但能够让人热心推荐给普通读者的英语作品却不多。在德语作品中,瓦尔特·冯·勒韦尼希(Walther von Loewenich)所著《路德的十架神学》(Luther's Theology of the Cross,Minneapolis:Augsburg,1976),是论述此主题的经典之作,1929年于德国首版。对于所有想要深入研究十架神学的人来说,这本书至今仍然是必读之作。然而,如果不了解当时的一些学术辩论,这本书读起来会非常吃力。另外,该书的目的不仅是要阐释十架神学,而且同样着力记载路德的神学思想发展。
 
阿利斯特·麦格拉思(Alister McGrath)后来也写了一本同名书《路德的十架神学》(Luther's Theology of the Cross,Oxford:Basil Blackwell,1985);尽管这部著作同样非常值得一读,但该书对路德神学思想发展的叙述,却多过十架神学本身。
 
因此我们发现,尽管教会对十架神学的谈论越来越多,然而对其实质的认识却极少。本书不能夸口说已经完备地论述了十架神学,但却盼望对此题目的理解有所补益。


点击图片,获得本书。 


现实中的十架神学很容易流于感伤

 

第二个原因是第一个原因的结果。由于缺乏清楚的认识,十架神学很容易流于感伤,特别是在一个如此关心受到伤害的时代。耶稣“认同我们的受苦”,或者对我们的苦难“感同身受”。“上帝的受苦”或是“上帝的软弱”,以及类似的陈词滥调,成为那些想要打动当今宗教徒心灵的传道人或神学家的惯用手段。然而,这样做的结果却会引发喧闹、亢奋的情绪。上帝之所以吸引我们,是因为他在我们的痛苦和受苦上感同身受。“同病相怜”成为此类神学不言而喻的主旨。
 
然而,十架神学并非感伤主义。诚然,十架神学对受苦的讲论很多。路德说,十架神学家透过受苦和十架看待万事。上帝在基督里面为我们受苦和受死,也当然是真确的。但是,十架神学很快就会让我们看到,受苦是因为我们与上帝为敌,以及迫不及待想要与他达成某种亲密的认同,我们一定不可忽视此事实。
 
路德特别指出,上帝和基督在受难这件事上是运作者(operator),而不是被运作者(海德堡辩论,论纲27)。在《约翰福音》中,耶稣特别宣告,若不是他自愿舍弃,没有人能够夺去他的性命(约10:18)。最后,耶稣受苦并受死,是因为没有人认同他。百姓喊着说:“钉他十字架!”一位门徒背叛了他,另一位否认了他,其余的门徒则弃他而逃。他孤独地死去,甚至被上帝离弃。
 
现在,轮到我们承受上帝在我们身上绝对的、无条件的作为之苦。身为旧造,我们不能忍受上帝的这些作为,因此这是受苦。上帝动工使我们变成被动。这里应该注意,“被动”与“受难”的词根相同,即“承受苦楚”。因此,作为承受上帝至高作为的人,我们在基督受难的光照之下,“透过受苦和十架”(论纲20),用崭新的眼光观看这个世界。
 
一种流于感伤的神学会让人觉得,上帝在基督里加入我们,和我们一起抗击某个未知的敌人,并且像我们一样受害和受苦。我们像耶路撒冷的女子一样同情他。真正的十架神学给这种感伤打上大大的问号。耶稣说:“耶路撒冷的女子,不要为我哭,当为自己和自己的儿女哭。”(路23:38)


点击图片,获得《现代基要主义不安的良心》。


教会基本变成了一个帮扶群体

 

写作本书的第三个原因与第二个原因有关。现今的神学语言已经受到严重侵蚀或发生滑坡。流于感伤导致焦点转移,语言偏离正轨。举一个常见的例子,我们已经不再是罪人,而是受害者,被邪恶的加害者所压迫,我们要无情地追捕和控诉他们。当然,在我们的文化中,的确有受害者和加害者——两者都有很多。但是,这种让我们预先心怀苦大仇深意念的集体偏执,必定会诱使神学语言发生滑坡和偏离。这种滑坡往往非常细小、非常微妙、很难发觉,也因此更具有欺骗性。
 
我们不再生活在一个知罪的文化中,而是被扔进了毫无意义的深渊——我们就是这样被告知的。然后语言就发生了滑坡。知罪将我们定为罪人,而谁会对毫无意义负责呢?当然不是我们!罪——如果它的确进入我们良心里面的话——都是“他们”向我们犯下的。正如旧金山主教座堂总铎阿兰·琼斯(Alan Jones)曾说:“我们生活在一个允许一切和不饶恕一切的时代。”
 
既然我们是受害者而不是真正的罪人,那么我们所需要的就是肯定和支持,诸如此类。语言发生了滑坡和偏离,变成治疗性的而非福音性的。语言必须越来越多地被修改,以免得罪人。在海德堡辩论的论纲21中,路德说,十架神学家“道明事情的真相”,而荣耀神学家则把坏的说成好的,把好的说成坏的。
 
这证明十架神学家的确特别关注语言及其在神学问题上的正确使用。路德的话暗示,语言的这种误用或滑坡具有神学根源。当我们依据假定——不断修改语言,以免得罪人,用它来抚摸而非攻击心灵的时候,语言当然就会逐渐下滑成为明信片式的情感安慰。
 
罪、律法、控告、悔改、审判、愤怒、刑罚、毁灭、死亡、魔鬼、诅咒,甚至十架本身——实际上一半的词汇——都消失了。这些词汇已经丧失了神学合法性,因而也就不能再作为沟通手段。
 
十架神学家道明事情的真相。用现代说法就是:十架神学家实话实说。“透过受苦和十架看待万事”的人必须说实话。这即是说,十架神学提供了神学勇气和理念框架,把语言固定在原本的位置上。毫无疑问,它还牵涉语言及其使用的批判性评估。一半词汇销声匿迹,十架神学认为这是令人恐惧和愤怒的。另外,它会准确地看到,唯有十架和复活自身才是此问题的解决之道,而不是将其抹煞或忽视。因此,本书盼望对固守语言尽一份绵薄之力。
 
尽管人们挖空心思,竭力避免得罪别人,然而事情似乎并无实际改善,这让人感觉奇怪。我们寻求肯定,但我们得到的肯定似乎越来越少。我们期盼支持,但别人也都自顾不暇。牧师们费尽九牛二虎之力,用乐观的奉承扶持我们的自尊,然而越来越多的人却似乎越来越感觉不到自我价值。也许,现在该是回到实话实说的时候了。至少这是本书所存的盼望之一。
 
然而这并不是说,肯定、安慰、支持、建立自尊等语言就再没有自己的位置。在人际关系层面,它们是非常必要和有益的。就在这个时代促进人们的幸福而论,这些语言有其地位,然而这是微不足道的。当这些语言偏离本位,或者使其最根本的作用晦暗不明时,危险和误用就来临了。这就像是一个酒鬼把改掉恶习与得到救恩混为一谈。将无足轻重的药方错当作终极性的救赎。当这件事发生时,教会基本上变成了一个帮扶群体,而不是基督的身体聚集在一起,宣讲和聆听十架及复活的道。此试探铺天盖地而来,必须加以抵挡。


(本文摘自《论做十架神学家》,上海三联书店,2017.7。

    

相关阅读:

1、你不要企图从十字架上爬下来!

2、神学院就是装备学员去帮助别人死

3、为何神学对你很重要?

点击封面,获得本书

用稿说明

欢迎投稿!橡树对橡果的来稿一直坚持热切欢迎和支持态度!但由于来稿较多,橡树无法保证一一回复是否采用以及何时采用。为不消灭橡果们宝贵的热情,橡树决定做此通告。橡果投稿三个月后若无收到用稿通知,可邮件询问是否收到稿件,以避免邮件丢失情况;或者发邮件提出稿件转投其他平台,以避免造成一稿多用。投稿邮箱:oaktree_amos@163.com。


橡树文字工作室
我信文字的力量!

微信号:oaktreepublishing
长按二维码识别关注

购买《论做十架神学家》,请点击下方“阅读原文”—— 

    本文由自媒体作者橡树文字工作室投稿,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