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益关注立时因果的封闭世界,如何认识神的护理?

橡树文字工作室 橡树文字工作室 2020-08-07

橡树出版之【精彩书摘】



编者按
 
oaktreepublishing

如同今天文章作者史普罗所说,我们所处的是一个越来越关注“立时因果”的时代,物质生活越来越丰富的人们,宇宙观日益封闭、机械。在这样的文化氛围中,谁还会在意神那无微不至的护理?如何认识这样的护理在我们日常生活中的意义?此文给出了富有洞见的答案。

有一天,我在看一档新节目时,一个有关一套书的广告冒了出来,书中讲的是过去生活中存在的问题。广告描绘的场景之一,是内战期间的一个盟军士兵躺在担架上接受一名护士和一名战地医师的护理。解说员接着告诉我,读这本书可以帮助我了解在十九世纪中叶生病是什么情形。
 
这引起了我的注意,因为二十一世纪许多人都与当下的时代深深捆绑在一起,以至于很少思想人在之前的时代和世代是怎么过日常生活的。
 
在这一领域上,我发现自己跟同时代的人并不合拍,因为我有读过去的人写的书的习惯。我经常思想前面世代的生活,很多时候都是远远早于二十一世纪的人。我尤其喜欢阅读十六世纪、十七世纪和十八世纪作者写的书。
 
在这些作者的作品中,我不断地发现一种对神临在的敏锐感知,这些人对某种支配万物的护理有一种察觉。美国的第一批城市中,有一个是罗德岛州(Rhode Island)的普罗维登斯(建于 1636 年)【译注:该城市的英文名“Providence”与英文的“护理”是同一个词】,我们从这一事实即可看出一种对于“人生万事都居于至高上帝的引导和掌管之下”之感知的倾向。
 
同样的,更早世纪的人的个人信件也布满了护理一词,例如本杰明富兰克林(Benjamin Franklin)和约翰亚当斯(John Adams)。人们谈论“仁慈的护理”或“愤怒的护理”,但总是具有一种对神直接参与人每日生活的感知。
 
我们今日世界的光景则截然不同,我故去的友人博爱思(James Montgomery Boice)曾经讲过一个诙谐的故事,恰当描绘了当下人们对神和祂在世界的参与的思维观念。
 
有一个登山者在石壁上滑跌,就要坠下几千英里的悬崖丧命,但他跌下的时候抓住了从崖壁缝隙长出的一棵纤弱小树的枝子,就在他紧抓着树枝的时候,小树的根开始松动,登山者是必死无疑了。就在那一刻,他向天哭喊:“那儿有谁能帮助我吗?”他听到一个富有磁性的男中音从天应答:“有,我在这儿呢,我会帮助你。放开树枝,相信我吧。”那人举目望天,又低头看脚下的深渊,最后,他再次提高嗓门呼喊道:“那儿还有别的谁能帮助我吗?”

点击图片小程序,获得史普罗著作《思想的结果》。


我喜欢这个故事,因为我认为它可以作为当下文化思维的典型。首先,登山者询问:“那儿有谁(anyone)吗?”大部分十八世纪的人都假定了那儿有。在他们的思维中,有一位全能创造主掌管宇宙万事,这一点鲜有疑问。
 
但我们生活在一个连对神的存在都抱有怀疑的时代,固然民意测验不断地告诉我们美国约有百分之九十五到百分之九十八的人相信存在某种类型的神或一种更高权能。我想这个事实可以部分解释为传统的影响,之前世世代代的人所持守的观念很难轻易消除,我们的文化里肆意的无神论也仍然挂在耻辱柱上。
 
此外,我认为从逻辑上讲,我们无法规避一种假设,即我们经历的世界存在某种根本、终极的致因。但通常我们刨根问底地跟人们谈论他们对一种“更高权能”或“超然存在”的观念时,结果总是一种更像是“它”而非“祂”的观念——某种类型的能量,或是某种未名的动力。这就是为什么登山者会问:“那儿有谁吗?”在危机关头,他意识到他需要一位掌管宇宙的位格性存在。
 
这则故事有另一个方面我认为也很重要,登山者即将坠崖身亡时,并非仅仅是问:“那儿有谁吗?”而是特别问道:“那儿有谁能帮助我吗?”这是现代人的问题,他想知道日常生活的领域之外有没有什么存在能成为他的辅助。但我认为登山者问的是一个更加根本的问题,他不仅想知道有没有人能够帮助,而且还是有没有人愿意帮助。
 
这个问题是现代男女思维的首要,换句话说,他们不仅想知道是否有护理存在,还想知道它究竟是冰冷没有感觉,还是和善富有同情。
 
因此,我在这里想探讨的护理问题,并非仅仅是那里是否有人,而是有没有人能够且乐意去做我们生活的世界里的任何事。

点击图书封面,获得这本《世界观的革命》。

 
一个封闭、机械的宇
 
塑造了西方文化的思想里,最重大的观念之一是封闭、机械的宇宙观。这种世界观存在了几百年,对塑造人们理解人生具有巨大影响。我会主张世俗世界的主导观念就是我们生活在一个封闭的宇宙,不受任何外力侵入,是一个仅仅由机械动力和致因运转的宇宙。一句话说,现代人的问题是因果关系问题。
 
美国文化似乎愈加控诉宗教带来的消极影响,宗教被视为一种捆绑人于黑暗迷信时代的力量,使人的思维向理解科学揭开的世界实际封闭。宗教愈加被视为与科学和理性两极对立,就好像科学属于思想、研究和智力,而宗教则属于情感和感觉。
 
诚然,文化对宗教尚且余有一些宽容,新闻媒体时常表达一种观念,每个人都有权力相信他或她选择相信的;主要在于要信点什么,至于你是犹太人、穆斯林、佛教徒还是基督徒则并不重要。
 
我听到这种话时很想呼喊一声:“真理到底重不重要?”按照我的拙见,要紧的是相信真理;仅仅为了相信而信点什么,对我而言并不令人满足。如果我信的不是真的——如果是一种迷信或谬误——我就只想脱离它得自由。而我们当下的思维似乎是在宗教的事上真理并不重要,我们是从科学学习真理,从宗教获取良好感觉。
 
有时候人们持定一种高度简单化的观念,认为过去神之所以被视为凡事的致因,是因为宗教迷信占据统治地位。如果有人生病,疾病就被归到神身上。如今我们当然得知疾病是由身体的微生物引起的,那些小小的微生物按照它们的本性运行,做它们进化要做的事。同样的,先前的人还相信地震或雷暴也是出于神的手,今天我们则肯定这些事件不过有其自然原理,它们之所以会发生,是因为万物自然规则具有的力量。
 
十八世纪,有一本书成为西方经济学理论的经典——亚当斯密的《国富论》。那本书中,亚当斯密试图将科学方法应用到经济学领域,意图发掘特定经济效应和市场逆反应的制动因素。亚当斯密想要穿透投机买卖并辨别产生可预见结果的基本致因,但即使在他将这种科学探索应用于经济效应的复杂网络时,他仍然提到那“看不见的手”。
 
换句话说,亚当斯密是在说:“是的,这个世界有其因有其果,但我们必须承认,必然有一种终极因果力高于一切存在,不然就不可能有低等的因果力存在。因此,整个宇宙都由神那看不见的手编排。”
 
然而在今日的时代,我们却如此专注于立时的因果,以至于大部分时候都忽视或否定了人生万事背后那支配一切的因果力。现代人基本上没有什么护理的观念。

点击图片,获得这套《基督教与西方思想》。
 
察验万事的神
 
护理的教义是基督教信仰中最迷人、重要和困难的教义之一,它处理的是艰难的问题,例如:“神的因果力和权柄如何与我们的交互?”“神的主权统治如何与我们的自由选择相关联?”“神的治理跟世间的邪恶和苦难有什么关系吗?”或者:“祷告对神的护理性决定有什么影响吗?”换句话说,我们如何在“神看不见的手”这一真理的光照下过我们的人生?
 
让我们由一个简单的定义开始。护理(providence) 一词有一个前缀,pro-,意思是“之前”或“在面前”。这个词根来自拉丁动词 videre,意思是“观看”;我们的英文单词 video(录像) 正是从这个词而来。因此,护理 一词的字面意思是“预先观看”;神的护理指向祂在时间之前就看见某事。
 
护理跟神的预知或先见不是同一回事,预知是神望向时间长廊、在事件发生以前就看见其结果的能力。尽管如此,以护理一词指代神对宇宙的积极治理仍是合宜的,因为祂的确是一位观看的上帝,祂看见宇宙中发生的每件事,每件事在祂眼前都是赤露敞开的。
 
就像让.保罗.萨特(Jean-Paul Sartre)哀叹的一样,真有一个宇宙终极偷窥者从天上的锁眼里观察每个人类的每件举止——这是人所能具有的最恐怖的思想之一。如果神的属性中有什么比祂的圣洁更惹人厌,那就是祂的全知。我们每个人都有一种强烈的隐私欲,希望没人能侵袭刺探我们人生中的秘密。
 
罪进入世界的第一项罪行里,亚当夏娃立时有了一种赤裸感和羞耻感(创世记 3:7),他们的反应是试图躲避神的面(8节),他们经历到了神护理的凝视。就像先前故事中的登山者一样,我们希望神只在我们需要帮助时看见我们;大部分时候,我们都想要祂忽视我们,因为我们想要隐私。
 
我们主的侍奉中有一件值得记念的事。文士和法利赛人将一个行淫被抓的女人带到耶稣面前,提醒祂按照神律法的要求,这个女人要用石头打死,但他们想看看耶稣会怎么做。然而他们开始说话的时候,耶稣弯下腰,开始在地上写字,这是唯一关于耶稣书写的记载,但我们不知道祂写了什么。然而我们得知,祂站起身说:“你们中间谁是没有罪的,谁就可以先拿石头打她”(约翰福音 8:7)。然后祂继续在地上写字,这时,文士和法利赛人一个接着一个地离开了。
 
我在猜想,耶稣会不会写了那些人力图隐藏的一些秘密罪行。也许祂写了“通奸”,有一个对妻子不忠的人看见了就偷偷走了。也许祂写了“偷税”,一个没有向凯撒纳税的法利赛人看
见了,决定打道回府。耶稣在祂的神性中有能力穿透人所戴的面具,看见人最脆弱的隐秘处。这是神的护理这个观念的一部分,意味着神知道关于我们的每件事。
 
正如我上面所提,我们时常发觉神的这种洞察力令人不安,然而神的视力的观念、神看见我们——应当使我们感到安慰。耶稣说:“两个麻雀不是卖一分银子吗?若是你们的父不许,一个也不能掉在地上”(马太福音 10:29)。这个教训给一首流行歌曲提供了灵感,“祂的眼目看顾麻雀”,你还记得歌词吗?“祂的眼目看顾麻雀,我知道祂也看顾我。”
 
我相信写歌的人理解了耶稣的意思——每当一只小鸟落地,神都知道。神不会忽略宇宙中一个最微小的细节,相反,祂以完全知晓宇宙间发生的每件事治理宇宙。
 
是的,这种亲密的知识可能令人战兢,但因着我们知道神的仁慈体恤,祂包含一切的知识就成为一种安慰。祂在我们祈求以先就知道我们的需要,当我们有了需要时,祂既能够帮助我们,又愿意帮助我们。对我来说,没有什么比知道有一位护理的神——既知道我的每个罪,又知道我的每滴眼泪、每个疼痛、每个恐惧——更令我安慰。
 
(本文摘自《神掌管每件事吗?》,转载自网站:http://rtf-usa.com/。) 

相关阅读:

1、巴刻:最不虔诚的宗教,莫过沉迷于自我

2、如果人不成圣,就意味着他从未称义 | 史普罗金句四十则

3、深度阅读,获取未经稀释的祝福

点击图片,获得这本《思想的结果》。

用稿说明

欢迎投稿!橡树对橡果的来稿一直坚持热切欢迎和支持态度!但由于来稿较多,橡树无法保证一一回复是否采用以及何时采用。为不消灭橡果们宝贵的热情,橡树决定做此通告。橡果投稿三个月后若无收到用稿通知,可邮件询问是否收到稿件,以避免邮件丢失情况;或者发邮件提出稿件转投其他平台,以避免造成一稿多用。投稿邮箱:oaktree_amos@163.com。


橡树文字工作室
我信文字的力量!

微信号:oaktreepublishing
长按二维码识别关注

购买《思想的结果》等哲学著作,请点击下方阅读原文——

    本文由自媒体作者橡树文字工作室投稿,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