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阳为什么会成为古都?

旅游头条 旅游头条 2020-08-05

来源:地球知识局


东汉文豪班固的《两都赋》,可能是中国最早也是最成功的城市营销文案,无论从哪个时代回看他的作品,这都是夸赞长安和洛阳两座古都的巅峰之作,将当时两座都城的恢宏大气描写得淋漓尽致。


但细究这部大赋,人们发现班固落笔时对洛阳的倾向性更强。


东汉洛阳大致格局

虽然很明显其定位基本是政治和军事中心

但在那个年代已相当发达的大都市▼


其实,《两都赋》并不是单纯的文学作品,而是一篇参与了东汉迁都大讨论的论文。东汉虽定都洛阳,但长安遗老们呼吁迁都长安的呼声从未停止,对皇帝还造成了很大的影响,班固正是借这篇赋陈述了坚持定都洛阳的重要性。

而在这场争论背后,反映的则是洛阳与长安两座古都之间的千年缘分。

长安与洛阳虽然相距不算遥远
但却分属于第二和第三阶梯
如何整合和平衡东西两个地理板块
是秦汉时代国家稳定的关键▼

 营洛与都洛

洛阳常常被称为“十三朝古都”,最早定都的历史据说可以上溯到夏朝。不过夏商是中原王朝的最初形态,还没有很强的改造自然的能力,都城也常常因为种种原因搬迁,洛阳偃师不过是他们的一个落脚点。真正把洛阳当成首都大城市在经营的,是周代。

历史上有“周公营洛,东周都洛”的说法。换言之西周时期周高层就已经在筹备这座新都,而到了东周时期,迁都也确实完成了。

这是洛阳辉煌古都史的真正开端。

关中往往是王朝向东征服的根据地
所以定都镐/长安有其合理性
但同时这里也直面西方北方民族
也有着天子守国门的威胁
所以东方有必要搞一个备用首都

洛阳自身地缘形胜,为它的历史地位创造了基础条件。

洛阳隶属的地理板块,是今天河南省西部的洛阳盆地。这是一片被东南、西南方向的众多山脉(主要包括崤山、熊耳山、伏牛山、箕山、嵩山)和北部黄河锁定的区域,是一块半封闭的区域。

洛阳在黄河南岸,临近洛水和伊水
相比这一段洪水较多的北岸
南岸不仅水患较少,且周边有地理屏障
作为东西之间的连接点,洛阳盆地最好不过

这样的地形,一面黄河,三面环山(虽然不算很高),这在冷兵器时代意味着更好的防御条件,对于必须注重安全的王朝政治中心来说是一个合适的选址。而为了增强这座盆地城市的防御力,历代王朝在营建洛阳的时候,还会将城址再往西迁一点,这就造成了无论是洛阳古城还是今天的洛阳老城区,其实都在盆地内偏西的位置。

注重安全,在这座古都的建设史上是一道主旋律。相比起建立在平原上的开封和徐州这样的大城市,以洛阳的地形拱卫高层,具有显而易见的优势。

不过虽然洛阳身边群山环绕
但也漏洞颇多,一旦战争失利还是会被长驱直入
所以虽然地形有防御加成,但也绝非固若金汤
(图片:google map)▼

当然,片面强调安全又往往意味着不便利,这会带来经济上的损失。何况比起关中平原,洛阳盆地也太小了,很难以本地资源供养首都人口,在注意安全的同时,洛阳的管理者也需要严肃考虑加强交通运输的可能性。
好在洛阳盆地并不是完全封闭的。洛河和伊河穿盆地而过,在盆地东北角汇入黄河,与黄河下游的平原地区保持着良好的水路联系,让大宗货物、人流运输成为了可能。后世中国人修通的第一道大运河,也是以洛阳为核心的人工水道,这进一步加强了洛阳在关注安全的同时对经济运输的弥补,也足以让洛阳成为四方来朝的王者之城。

这条运河从隋延续至宋都发挥了巨大的作用
长安洛阳作为首都地位的交通保障
但由于三门峡一段巨大的运输成本
王朝权力中心也从长安逐渐向洛阳、开封转移▼

如果把视野再放得开阔一些,洛阳与黄河的互动关系还有着另一层耐人寻味的意义。

黄河从西汉到明清曾有过无数次摇摆,大的改道就发生了十来次。在水利技术和救灾动员能力有限的古代,黄河在哺育了两岸文明的同时,也是让所有管理者手足无措的一头猛兽。既然惹不起,那可以躲得起,人们在定都的时候就要尽量避开黄河的摇摆区。

洛阳确实是非常安全的,开封则是一个反例
从开封向东直到山东山地脚下的三角地带
可以说是黄河改道灾区的重中之重
(底图来自:NASA)▼

而观察历代黄河变道地理的情况就可以发现,黄河摇摆的起点,大致在今天洛阳和郑州之间的位置。位于这个拐点上游的洛阳,不仅不会被黄河扫到,还因为地势较高能在黄河泛滥时保持安全和经济运转,确实是上选。

相对而言,位于拐点下游的开封选址就有些尴尬。历史上北宋也确实为了避免黄河影响京城投入了很多人力物力,最终也没能避免天灾人祸。

北宋时期,相比已经在战争中化为丘墟的长安洛阳
开封已经建设为真正的超大都市
可惜现在埋在地下了,而且是地下好几层
 
互为表里的两都

但值得注意的是,洛阳在局部地缘上的种种优势,并不足以构成它成为都城的理由。因为洛阳具有的这些优点,在山西、福建、云贵等山地省份也能找到,可类似的盆地城市都没有洛阳这样的地位。

要解释洛阳成为千年古都的原因,还需要把眼光放得更长远一些,考量它和长安的关系。

地跨第二、第三阶梯的两都制
是秦汉-隋唐时代巩固统一的重要因素

最早选择了洛阳的,是周人。这是一支发源于陕西的族群,在攻灭商朝之前,他们的定位是作为中原与西戎、北狄之间的缓冲,是当时中原视野中典型的西部神秘力量。

而站在早期周人的角度看,东部世界也是神秘而危险的,他们不知道自己的战术和补给系统,是否能够适应在东方大平原上的情况,当地的势力又是否会望风而来。所以即使在覆灭了商以后,周人也需要在东方建立一个可靠的前哨基地。

自西向东而来的周人对东方的控制力有限
其对广阔领土的控制更多依赖分封制维系
但镐-洛这一组合可以保证周王室的主力军队
可以快速在东西方之间转移,以便于随时镇压叛乱

洛阳盆地这处足够安全,又具有一定交通便利性的地理板块,就成为了周人走出陕西的第一个前哨基地。这是周公营建洛邑最基本的出发点。

而一旦确立了洛阳的地位,长安和洛阳之间就能通过三门峡水路和崤函古道形成密切的联系,为王朝提供东、西两个方向的控制权。

这条通道本身并不算通畅
但这里连接着陕西、山西、河南三大板块
在先秦是中原争霸的核心所在
秦的中原之路本质就是打通这条通道直抵洛阳

从本质上说,西安和洛阳是两座互为表里的都城:西安是王朝的里,以关中平原周边的山地为屏障阻拦所有对帝国蠢蠢欲动的敌人;洛阳是王朝的表,面向辽阔的中原,乃至更远的河北、江淮、山东,为帝国行使对这些富饶又危险地区的管理权。
所以如果一定要给这两座城市比个历史高下,其实并没有什么意义。没有长安的洛阳,难以获得如此崇高的地位;没有洛阳的长安,也很难把江山坐稳。

其重要性可以从秦帝国的交通看出来
从咸阳出发的多条驰道中
通向三川郡这条是连接东方六国的关键
洛阳周边也成为秦军和粮草基地的集中地点
这一政治军事安排同样用到汉代

在国内几大古都的比较中我们也会发现,被这两座城市统计的王朝是大量重复的,往往是同一群王朝统治者在不同的时局中选择了两者之一。

这背后的原因,大多和周朝的迁都背景差不多:一个发源于渭河平原(关中)的政权,在稳定了陕西以后,就必须向东走向更广阔的世界,所以他们都会把东进的第一站放在洛阳。一旦控制了洛阳,那么这个政权进可向下游、江淮地区发动攻势,退可以扼守河洛-三门峡,保证后方西都的安全。

而在另一些情况中,则是王朝受到了西北方向的压力,国力衰微,在放弃了长安以后,整体搬迁到了洛阳以图东山再起。

向西防备可能的入侵,向东防备可能的叛乱
而当时的关中、山西、河南也是帝国的基本经济区
这以两京结构就很合理
直到关中彻底衰败,沿运河建都才成为历史主流

这个逻辑在宋朝以前重现过多次,不仅周天子这么干了,两汉(尽管东汉是完全另起炉灶的)也是如此,这才有了《两都赋》这样的名篇。此后续接东汉的两晋、唐朝都是如此。而在乱世中,一些能统一北方的大型割据政权也会这么做。

为数不多的逆动,是像董卓西迁这样的事件。但这也是因为董卓自知无力与关东诸侯在东部竞逐,主动放弃了统一全国的努力,试图在陕西偏安。如果当时他真的有问鼎天下的野心,一定不会放弃洛阳这么重要的城市的。

而这些历史,都会留下证据,遍布在今天洛阳城的地上和地下。这也成为了洛阳无尽的文旅宝藏。

责任编辑/二十

猜 你 想 看...




点击阅读更多文章...

◆房山这座寺庙藏了这么多“宝贝”,北京人竟然还不知道?

◆隐藏在北京城里的老火车头们,你注意过吗?

◆30岁没房没车没结婚,她在北京捡破烂画画走红,坐拥1200万粉,她却说···

    本文由自媒体作者旅游头条投稿,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