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岁离婚后,有人给我介绍了一个62岁的离异大叔

秋小愚 秋小愚 2020-08-05

这篇文章的作者是晏凌羊,她是2001年云南省某市高考文科状元,在广州生活的单亲妈妈,从体制内离职创业的创业狗。著有情感类畅销书《愿你有征途,也有退路》《愿你放得下过往,配得起将来》《那些让你痛苦的,终有一天你会笑着说出来》以及儿童绘本《妈妈家,爸爸家》。


没错,《妈妈家、爸爸家》就是《三十而已》中林有有送给许幻山儿子的书。


更多文章请关注作者后,在公众号主界面点击“精品文章”查看


喜欢她的话,就关注她的公众号吧! 

阅读全文约需8分钟



文/晏凌羊



 
我刚离婚那会儿,好多人自告奋勇给我介绍对象。
 
从媒人给我介绍的对象身上,我基本上能获悉我在媒人心目中到底处于啥水平。
 
我离婚那年的外在条件是这样的:29岁,长得比现在好看,身材比现在苗条,有个不到一岁的女儿,在广州市中心有房有车有稳定工作。虽然那会儿收入不是很高,但在同龄人当中,我已经算是佼佼者了。
 
有个熟人见我离婚了,自告奋勇给我介绍了一个62岁的大叔。对方是大学退休老师,离过两次婚,第二次离婚被前妻分走了几乎所有财产,他那会儿租房子住,急需一个女的,填补他的寂寞,为他养老送终。
 
熟人跟我说:“我问过他了,他不嫌弃你离异带娃的。”
 
讲真,听到这话,我当场想和他绝交,因为我没想到我在他心目中就值这个价(这里的价,不是价格的意思)
 
另外一个熟人,给我介绍的是一个离异男。
 
我再三推辞,可她还是在微信上把对方的情况说明白了。
 
她说:“他条件很好的,有房有车,工作稳定。虽然离过婚,但在上段婚姻里没孩子,他不嫌弃你带个女儿的。”
 
我问:“他离婚的原因是什么?”
 
她回答:“女方不育。”
 
接下来,我连看男方照片的兴趣都没了。
 
这位熟人不知道的是:虽然我离异带娃,在婚恋市场上属于婚育价值(即生养孩子、当家庭保姆)大打折扣的人,会被很多“只看得到我是母的、看不到我是谁”的男人嫌弃,但是,我也嫌弃他们啊。
 
换而言之,虽然我是个被人挑剔的离异女,但是我其实也很嫌弃想找生育工具和家庭保姆的男人,而且,我也非常不厚道地嫌弃离异男。
 
我觉得,女人在离异男中找伴侣,找到好伴侣的几率跟去赌场、夜总会、监狱等场所找伴侣的几率差不多(不是说没有,是几率小,离异男中当然也有好的)
 
在中国,大概率上(划重点),女性退路、出路窄,离异女性更是窄上加窄,但是,能让这拨女的宁肯离婚也不愿意继续凑合的男人,能好到哪儿去?
 
从小到大,我接触过的离异男,真没几个是质素好的。我知道自己不能犯以偏概全的毛病,但确实没办法不带有色眼镜地看待他们。
 
倒是另外一个朋友,跟我说:“我扫视了一下自己的圈子,我觉得配得上你的单身男士,一个都没有。你那么好,值得更好的,希望你能遇到更好的。”
 
六七年过去了,前两个熟人已经在我生活中渐行渐远,而后面这个朋友,我们到现在依然是很好很好的朋友。
 
我知道她欣赏我,而我喜欢和欣赏我的人在一起玩,这没毛病。
 

 
现在,我已经离婚多年,并且已打定主意不再婚也不再生(不排斥恋爱),但想起六七年前这些事儿,还是会哑然失笑。
 
有意思的是,还有人建议我考虑下第二个男的,理由是“可以互惠互利”。就那么错过了,真是太可惜了。
 
对此,我真是无语至极。
 
真要这种“互惠互利”,我干嘛还要离婚?前夫经济条件比他好、比他年轻貌美、愿意把赚来的钱都拿给我和孩子钱花、出于对我的内疚他还很勤快地干家务,唯一不足的是他时不时要回一趟家还称我为“老婆”。
 
讲真,如果在前段婚姻里,前夫能做到一直不回家(即使回家了也是做完家务就主动消失)且不把我当老婆、不干涉我找谁谈恋爱的话,我是不愿意离的。但是,世界上哪有这样的好事啊?拿了人家的好处,我就得当人家的老婆。掐指一算,这太不划算了,所以我才揭竿而起了而已。
 
也就是说,如果我想要的是“互惠互利”的生活,那我压根儿都不会离。
 
现在,我连能给我更多“利益”的前夫都不要了,还会要给我更少利益的他?真是笑话!
 
后来,我总算明白了一件事:有时候,我们所丢弃的垃圾,在别人看来是价值连城的珍珠。他们自己够不上,就总替我觉得惋惜。
 
可问题是,我已经用丢弃行为说明了我自己的态度。
 
你自己觉得惋惜,你可以自己去捡,干嘛要劝我把自己亲手扔出去的垃圾捡回来?对你而言有大用的东西,对我而言就是占地方的垃圾啊。
 
这只能说明你连我丢弃的东西都配不上,不然怎么会觉得人家好呢?这真的不是在替我惋惜,只是在表达对我所丢弃的东西的垂涎。
 
举个例子:你把村里力气最大的男人推荐给俞飞鸿,俞飞鸿宁愿单着也不愿意选他,那你实在没必要替俞飞鸿感到惋惜啊。你喜欢村里力气最大的男人,那就自己去追求他好了嘛。
 
你得允许人家“觉得单身也挺好”,毕竟,你之蜜糖,他人之砒霜。你认为的幸福窝,在他人看来可能是火坑。你认为他人单身是“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可也许人家觉得“风景这边独好”。
 

“不管你品性、成就如何,不管你是谁,只要你离过婚,那你就只配得上层次低的男人。”
 
很多时候,不仅仅是男人这么想,女人也会这么想。
 
女人也会这么想,一方面是因为她们自己恐惧离婚这件事,“有主”比“无主”更让她们感到安全(其实哪有什么主,不管婚内婚外,我们都只能是自己的“主”);另一方面,是别人的离异状态,能让她们快速找到“我没离婚,说明我更优秀”的这种优越感。
 
我发现:女性在相亲市场上,很容易被物化,沦为被挑选的“客体”,虽然这明明是一个双向选择的过程。
 
中国人大多有“第一次”情结(其实也就是处女情节的变种),买房要买新的,家具电器要买新的,初吻是最难忘最珍贵的,在某些场合女性的初夜甚至可以被拍卖出高价……初夜,初婚,初胎,自然也是最被重视的。
 
如果你离过婚或是年纪大一点,那你就只能是“打折货”了。
 
对一些人而言,女人更像是一个容器,和吃饭用的碗、喝水用的杯子、刷牙用的牙刷没啥不同。他们看不到你是谁,只看得到你——作为一个物品——曾经属于谁。
 
二十几岁,我跟当时的男友闹过一场分手。
“分手”后,我负气出去相亲,就曾被一个男的嫌弃我不是处女。
他问我:你有过男朋友吗?
我说:有过啊。
他略有些失望,继续打破砂锅问到底:那你……你懂我的意思吧?
我说:也有过。
跟他吃完饭,我回家打开电脑,无意间发现他的QQ签名改为了:我只是想娶一个处女做老婆而已,为什么这么难呢?
刚好当天我心情不好,看到这话,还大哭了一顿。
 
十几年前,网络上、生活中充斥着大量给女性洗脑的言论,我那时也没觉醒,对男女关系、性别平等没有自己的思考。我只觉得这些嫌弃我不是处女的男人不大对劲,但又说不上他们那儿不对劲。
 
再后来,我和当时的男友真分手了,之后又玩票式地出去相过一次亲,结果同样的剧情又上演。
男方问我:你跟前男友在一起几年啊?
我说:超过三年吧。
他说:那你们……肯定有过那层关系了?
我假装听不懂,问他:哪层关系啊?
他说:那个。
我说:你说清楚点,哪个?
他说:就是那个。
我装作恍然大悟的样子:哦,你说那个啊?有过。怎么了呢?你介意这个?
我感觉他明显对我感到有点失望,但他表现得还算比较有涵养,只是扶了扶眼镜说:是个男的都会有点介意的吧。
我说:那你呢?难道……你都这么大年纪了,还没有过?
 
我当时想着,如果他回答“有过”,那我就骂他双标。
如果他“没有过”,那我就歧视他还是个处男。
 
结果呢?他先是不说话,后来点点头说:我很洁身自好的。
 
我心想:什么意思?老娘没跟你啪啪,就是不洁身自好?
 
我突然提高音量,在餐厅里假装特别惊讶地说:天啊,你都快三十岁了还是个处男?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声音很大,餐厅里坐其他桌的人都看了过来。
 
之后,我付了一半饭钱,走人了。
 
我不是嫌弃处男,我只是要他知道,我嫌弃他。
 
我觉得女性活这一辈子,确实挺不容易的,因为男权社会对我们的洗脑无处不在,我们一不小心就会认同男权社会对女性的那一套评价标准。
 
我们极其容易被当成一件商品,被男权社会定价,而所谓的女性独立和觉醒,就是拿回定价权。
 
我自己价值几何,只能我说了算,你他妈的算老几?
 
作为女人,我觉得把这个世界想得残酷一点,未必是一件坏事。远离那些动不动就贬低、打压你的人,别把人生的主动权交在别人手上,以“时不我待”“舍我其谁”的紧迫感和责任感为自己的每一个决定负责,稳稳当当走好接下来的路,才是正道。
 
以前啊,我们深受“女人要学会示弱”这一思想的洗脑,总觉得女人在男人面前要适当低姿态一些。可现在我却觉得:真正自信的男人,不会要求身边的女人靠扮弱来凸显自己作为男人的自尊和伟岸,女性也可以不按男权社会对女性的标准来行事。
 
你若平等待我,我回报你礼貌;你若动不动想贬低我,那你也不是什么好鸟。
 
温柔贤惠、小鸟依人固然可爱,但活得“虎”一点、狠一点也挺好。
 
你是谁,想成为谁,只能自己说了算。

 
儿子出生后,海鸥小姐半夜要给孩子哺乳,山野先生雷打不动要出去吃夜宵,第二天还要上班。为了各自能休息好,两人依然分房睡。
 
海鸥小姐问山野先生,这么久不那个,你受得了么?
山野先生嘿嘿一笑,我自有办法。
海鸥小姐吃吃地笑,兀自先羞红了脸。
她想着,自己现在还在哺乳期,丈夫估计也会觉得不大方便。

上面这则对话来自这篇文章来自文章所有的无性婚姻,都是一座“活死人墓”,作者晏凌羊,她说结婚并不是一份感情的终点,相反它只是感情路上的一个驿站,是另外一个严酷考验的开始。

她的公众号经常写一些婚姻案例,让我们可以在他人的情感中寻找自己的婚爱影子。关注晏凌羊的公号,回复“999”可阅读文章。


这篇文章的作者是晏凌羊,她是2001年云南省某市高考文科状元,在广州生活的单亲妈妈,从体制内离职创业的创业狗。著有情感类畅销书《愿你有征途,也有退路》《愿你放得下过往,配得起将来》《那些让你痛苦的,终有一天你会笑着说出来》以及儿童绘本《妈妈家,爸爸家》。拥有13年金融从业(管理)经验,现为广州某文化传媒公司联合创始人,中国作协会员。


更多文章请关注作者后,在公众号主界面点击“精品文章”查看


喜欢她的话,就关注她的公众号吧! 


    本文由自媒体作者秋小愚投稿,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