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清十大奇案之麻城杀妻案,为何震动了紫禁城中的雍正帝....

历史春秋网 历史春秋网 2020-08-05

2020年8月5日 农历庚子年六月十六

这是一个漂亮女人引发的离奇案子,“剧情”跌宕起伏,有的朋友说这是一场政治角逐,我个人感觉不是这样,麻城杀妻案既不类同于洋白菜案,也并非出于政治层面原因而发生的权力角逐,纯粹就是迈柱以脱罪为目的的逃避责任行为。
一个为公,一个徇私,双方各执一词,督抚之争清代较为常见,一般来说,最后都是归于皇帝处理,毕竟都是朝廷大员,孰是孰非最后还得听大家长的,但雍正帝远在北京搞不清现场状况,所以另授总督前往核实查办。之所以被称为奇案,是因为虽然结果相同,但根据文献记录,双方都有被冤枉的可能。


妻子失踪,被诬杀妻

麻城县知县汤应求接手这么一个案子,本地人士涂如松被人告发杀妻,告发人是涂如松的妻弟也就是小舅子杨五荣,平白无故姐姐人就失去了踪迹,杨五荣觉得,做为丈夫的涂如松不可能不知情,而且事发后姐夫也不报告官府,这其中必有内情,见从涂如松口中无法得知实情,杨五荣开始走访街坊四邻,以期找到突破口寻见姐姐下落,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不怕没好事就怕没好人,偏偏让他碰上了本地的地痞赵当儿,这个地痞已经脱离了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低级趣味,转而成为拱火火上房的高端人才,为了把涂家搞得鸡飞狗跳以实现自己的恶趣味,他就对杨五荣说,杨氏的事他知道,涂如松干的,还听他说过来着,所以杨五荣情急之下也没时间细辨真假,直接就拉着赵当儿赶到县衙鸣冤。
接下来就是汤知县通过庭审,查找人证物证的阶段,但在这个过程中汤知县发现此案有蹊跷,本案的苦主是杨氏娘家,有了杨五荣这个代表,再加上犯罪嫌疑人涂如松到场,按说涉案人和原告就都已经凑齐了,偏偏本县有个杨同范(杨同犯^_^)的秀才对此案尤为热心,上蹿下跳的参与颇深,一直在杨五荣背后起哄架秧子,根据汤知县的经验,此事必有蹊跷,查清杨同范如此行为的缘由,恐怕就是此案告破的关键。

案发经过,其中蹊跷

为什么汤知县会有如此想法?因为基于对本案的了解,无论如何也和杨同范沾不上关系:涂如松是走了那个年代的正经渠道,经过媒婆说项才娶到了大美女杨氏,当时杨氏嫁到涂家以后对涂如松并不满意,究竟是生活条件方面还是涂如松的相貌问题,或者是媒婆撮合二人亲事的时候夸过了头,那不得而知,反正二人的夫妻关系非常不好,在那个男尊女卑的年代,一般来说,女人的地位是比较低下的,三从四德嘛,嫁后从夫,谁知道杨氏没把涂如松当回事,放着家务活不操持,总往娘家跑,虽然涂如松不乐意,但是对这个老婆也没什么办法。

人心中有气,可能会有暂时的隐忍,但是憋闷太久人是承受不住的,积怨在日日积累,终于在某天彻底爆发,起因就是涂如松的母亲病了,家中需要杨氏照顾老人,而杨氏嫌麻烦,直接找借口还想回娘家,涂如松和杨氏发生了争吵,毕竟平时回娘家涂如松也没有极力阻止,但是母亲卧病在床正是需要人手的时候,杨氏还要借口回娘家,这让涂如松无法接受,一怒之下就要暴揍杨氏,杨氏也不傻,见这阵势就撒丫子跑了,这是夫妻二人案发前最后一次见面。

思来想去案情中并没有相关杨同范的参与细节,可越是这样越是蹊跷,但要审问杨同范热心的缘由还面临一个困难,杨同范功名在身,做为秀才,除非革去功名否则是无法审讯,虽然秀才还不如个举人,但身份和阶级都发生变化,虽然可能性极其极其极其²不高,但也可以称之为官员预备役了,看史料总是三甲抢眼,最次也是进士,秀才根本不值钱,其实就拿清朝来说,贯穿一朝将近300年也才40多万秀才,这数量还真不多,再不值钱也属稀有物种,好歹是个知识分子吧,最大的问题是,你有什么证据就革人功名,但是不革功名又无从审问,纠结。

无名尸体&仵作隐瞒引发恶果

就在两下无果,一切悬而未决长达一年的时候,一具无名尸体的出现将整个案件搅得一团糟。尸体的出现很不巧,时值暴雨,汤知县无法赶到,这就给热心人士杨同范以机会,于是杨同范找了杨五荣,两下商议后收买仵作也就是验尸官李荣,李荣未被收买,但是他犯了个天大的错误,虽然没有答应助纣为虐,但是这件事他也没有汇报上级,如果他俩没嫌疑,干嘛要买通自己呢?这就为他日后身死,埋下了天大的祸根。
当时的验尸方式无法处理那具已经泡得腐烂的尸体,所以杨同范伙同杨五荣现场起哄,指责汤知县贪赃枉法,一时间闹得沸沸扬扬,终于传到了总督迈柱耳中,就派出自己的心腹高仁杰调查此事,高仁杰是个待业状态的候补县令,虽然顶着头衔但是一直没有实缺可补,麻城县令事发给他带来了机遇,毕竟以岁月熬死一位县令还是蛮有难度的,好在为了彰显公正,这次的仵作是自己人,于是验尸结果就对原县衙的官吏们非常不利了。
惨烈的下场
死者女性,肋部重伤,被害而死。有了这样的结果,爱心人士杨同范再次跳出来让杨五荣递状子,因为前期的贿赂已经到位,高仁杰也收了好处,只要人命案子一结束,自此算是阴霾尽散,得出生天了。验尸报告一出,县衙上下多人倒霉,据不收受贿赂的仵作李荣当场被乱棍打死,其他人都在酷刑之下伏法认罪,汤知县免职,“主犯”涂如松被刑具烫的露出了骨头,实在熬不住,最终屈打成招。
光认罪还不行,因为按照程序还需要证据,而河滩上的尸体经过仵作检验,竟然是男尸,所以涂如松再次受到拷打,无奈随便指认了一座荒坟,挖开一看还是男尸,再次毒打,前前后后挖了天知道多少座坟才找到一具女尸,但女尸的头发是银白色的,证明这是个老人,涂如松的母亲实在不想让儿子活受罪了,自己扯下头发,将黑色的头发挑出来充当证据,汤县令的师爷也被打得求死不能,于是他的妻子用自己的血染红了衣物上交,这才凑齐证据。
跌宕起伏~高仁杰向知府申请结案,但是知府觉得此案疑点甚多,所以再派仵作查验,结果,最后发现在荒坟里找来的尸体竟然还是男尸,高仁杰于是谎称尸体被人掉包,后来所有尸体被山洪冲走,也就死无对证不了了之了。

峰回路转

本来总督迈柱已经上报了涂如松杀妻案,请求刑部判汤县令绞刑,涂如松斩刑,但也是他们命不该绝,该案竟然还有新突破,一直神秘失踪的杨氏浮出水面,泄露了行踪。热心肠的杨同范老婆难产,于是找来了隔壁的产婆帮忙,没想到产婆竟然在杨家看到了杨氏,虽然杨同范给了不少银子让产婆不要声张,但产婆始终惴惴不安,涂如松的案子全县城都知道,这钱拿着实在有些烫手,这是一条人命呐。
于是产婆让儿子拿着杨同范给的银子上报了官府,并且愿意作证看到过杨氏,新任县令并不是高仁杰,即便害了人也没轮到他上位,吏部安排了陈鼎接任,而陈鼎也早就听说这个案子,马上派人到杨同范家将杨氏带回,于是水落石出。

真相大白于天下

此案还牵出了杨氏前夫的侄子冯大,他俩的奸情始自杨氏前夫早夭,做为童养媳的杨氏还未过门就成了寡妇,赶上那个封建年代,偏她又是个耐不住寂寞的女人,所以与冯大勾搭成奸。杨氏所谓的失踪其实是去了奸夫冯大那里,所以并没有回娘家,主要是怕涂如松再次找上门来,自己的母亲还算厚道,到时候肯定会让自己回家,那就有苦头吃了,就这样躲了一个多月,自己的弟弟杨五荣告发涂如松杀妻,自己就更不能出去了,因为当时的刑罚对诬告罪判的很重,几乎就是反坐的级别,所以杨五荣也不敢改口,只能一条道跑到黑,豁出去了。
当时冯大和杨五荣都没主意,文化程度低,点子少,所以找来相熟的秀才杨同范指点,杨同范一眼就看中了杨氏的美貌,所以主动提出要更换躲藏地点,于是他把杨氏弄回了自己家里金屋藏娇,并教唆杨五荣继续告状,杨同范的私心是,如果这件案子办成铁案,那么杨氏就是自己的私产了,有人命官司在,同伙二人也不敢告发他。

勾心斗角,雍正出面

陈鼎审理过了案件,一份材料两次汇报,分别给了巡抚吴应棻和总督迈柱,迈柱自然是不想承担责任,所以伙同杨同范编造改动供词,将杨氏说成破肉生意从业者,而杨同范只是客人而已,于是督抚的两份题本几乎同时送到了雍正帝的手中,雍正帝一看这出入太大,督抚二人办事都不着调,于是亲派大员查证,最后的查证结果与陈鼎汇报的别无二致,完全相符。
此案尘埃落定,杨同范、杨五荣弃市,高仁杰、杨氏收监待判,汤县令无罪开释,另行安排职位,师爷回衙门继续供职,本案的真正苦主涂如松当然也被释放,虽然象征性的给了些医药费,但是长时间在大牢和刑堂所受的罪,这些都是无法弥补的,好在性命还在,沉冤得雪,至少还能回家侍奉老母,也算万幸了······
至于迈柱,他是满洲镶蓝旗,他没有承担领导责任,也没有因欺君而被问罪(串供,蒙蔽上听)连掩饰都不需要,到北京直接就是武英殿大学士,兼任吏部尚书,后又兼管工部,都是正部级,都是大肥差,吏部主管官员赴职、升迁、处罚、考核等等,尤其对三品以下官员极具威慑力,卖个官几十万两白银很轻松,工部负责国家级项目工程等等,迈柱养尊处优活到68岁,皇帝还赐谥号“文恭”。

中国唯一的神都,如今沦为三线城市


辉煌千年的江西,为什么却在近代快速衰败,成为最没存在感的省份?


简介:历史春秋网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搜集与整理,是一个以历史为核心的文化资讯门户网站。为您提供中国古代历史、文化、军事、政治、经济、中医、宗教等内容。致力于打造成为中国最具特色的传统文化门户网站。
查看往期精选内容
盗墓 | 兵器大师 | 皇权与党权 | 商人地位 明末三大案 | 顾命大臣 | 宦官干政 | 变法者的下场 | 帝王也深情 古代选拔人才 | 怕老婆史 古代追星也疯狂西晋之亡 

❖ 欢 迎 分 享 到 朋 友 圈 
一键星标公众号   每天补充一点历史知识

    本文由自媒体作者历史春秋网投稿,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