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方舟:海明威的自行车、性和不忠

周国平 周国平 2020-08-04

1
我见过很多有文学热情,但是缺乏文学才华的青年声称自己喜欢海明威。
 
喜欢海明威和穿着印有切·格瓦拉头像的文化衫性质一样:他们的象征意义胜过他们实际的成就,海明威象征着孤独、不羁、抗衡。
 
海明威一生热爱过很多运动,在非洲大草原打猎,在古巴的深海中捕鱼——他曾经捕获过一条重达1175磅的枪鱼。在他的众多爱好中,自行车是并不被后人注意到的一项。
 
当他居住在巴黎期间,曾经疯狂地爱上了自行车大赛,他常常穿着一件如同环法自行车大赛运动员一样的条纹上装,在外面的大道上来回骑自行车。他把头埋在自行车车把中间,两膝齐耳地用劲骑行,并且买下了一辆昂贵的自行车。
 
海明威是这样形容他骑自行车的快乐:

透过自行车,你才能最深刻地认识一个地方的样貌——所有的山坡都得挥汗征服,尔后再滑行而下。也因此,你可以真正体会它真实的一面。

开车的话,你大概只会记得那些较陡的坡,而且对这个地方的记忆,无法跟骑着自行车征服时所获得的经验相比拟。

但当时的海明威其实非常贫穷。
 
他要养活妻子和两个孩子,几乎没有生活来源,他一方面为了钱忧心忡忡,另一方面依然不愿意降低生活水准,喝高档葡萄酒,同时还要为自己的昂贵的兴趣买单。
 
他时常给自己和妻子买票进入冬季自行车赛场,一连看六天的比赛,在赛场上吃野餐,并且吆喝他所有的朋友来一同看。

2


海明威是那种你很想屏蔽他的朋友圈的人,因为他有一种狂热的个性,想怂恿所有的朋友都迷上他当时着迷的东西。
 
比如他有一个广为人知的身份是“拳击手”。
 
他从九岁开始学拳击,但是他究竟打得怎么样却有各种说法。

有人说他很屌,他曾经连续单挑过三个壮年男子并且将他们一一打败,也有人说他是完全不懂打法的业余爱好者。但毋庸置疑,他是个不怕死的拳击手。
 
他曾经把热水瓶里灌满了酒精,灌醉了世界重量级拳击冠军,让他和自己来一场赤拳格斗,然后毫无悬念地被KO。
 
他爱运动,就怂恿作家朋友和他对打,比如加拿大作家卡拉汉,然后让菲茨杰拉德帮他们计点数。
 
 
在海明威迷恋自行车的那段时间里,他的拳法和不怕死的性格成了他赚取自行车赛门票的手段。他受雇在蓬图瓦兹大街上的一家体育馆里做职业拳击手的陪练,每打一轮只收入可怜的10法郎。
 
海明威的朋友比他的太太要幸运得多,当朋友们厌倦了海明威的爱好,他们可以翻白眼,转身离去,但是他的太太必须挺他到底。
 
凌晨三点钟,在冬季自行车的高层看台上,他可怜的太太必须陪他坐一夜,当她困得不行的时候,她会蜷缩在长椅上睡一会儿,而她精力充沛的丈夫却还在热烈地为他最喜欢的骑手们欢呼。
 
如果研究海明威的写作习惯,会发现它们和他所迷恋的运动有很大的关系。
 
比如他写作第一部长篇小说《太阳照常升起》时,开始写作时非常困难,就像骑自行车上坡一样,写了一本又一本笔记。
 
直到几个月后,才变得顺利,他形容:“临近结尾时,我就像是在自行车比赛中冲刺一样。我不想为了做爱什么的而放慢了速度,因此我就让妻子和她的两个朋友到卢瓦尔去旅行。”
 
海明威形容他写作的状态,就像形容运动状态:“我写得太快,我的激动统统是为了自己,对书却几乎毫不动情。”

3


比起福楼拜失魂落魄地说:“包法利夫人死了!”海明威的无情与激情更像一个在竞技状态中的运动员而非是作家。
 
他因为想快速完成作品而戒色,把太太送到外地,可当他快速冲过终点线之后,他却发现自己陷入了空虚和孤独之中,因此,他开始找姑娘通奸,他形容:

由此而进入那种恐怖的、可怕的、头脑绝对清醒的状态,那种只有不信仰上帝的人才了解的安身立命之所。

海明威对于婚姻的不忠诚并没有随着他小说的完成而结束,他又勾搭上了鲍丽娜,情人和海明威一起说服太太接受这种“三人家庭”。

太太后来非常酸楚地回忆道:“三个早餐盘子,三件晾在绳子上的湿浴衣,三辆自行车。”
 
令女性读者解气的是,海明威后来抛弃太太,娶了情人之后,他暂时失去了性能力,甚至不惜用电疗和喝牛肝血的方式来恢复性能力。
 
看海明威的早期婚姻,发现自行车的存在仿佛是某种隐喻。
 
开始的时候是一辆昂贵的自行车,那是海明威的兴趣;后来是两辆自行车,那是他的太太对他爱的妥协与容忍;接下来是三辆自行车,那是海明威永远膨胀,无法被满足的欲望;又是两辆,代表第二段婚姻;最后又是一辆自行车,自己与欲望孤独的抗衡。
 
 
有一位和海明威有些相似的作家,叫作亨利·米勒,也是一个以不羁放纵爱自由闻名的作家,也同样陷入过这样不忠而吊诡的三人关系,和妻子、情人生活在一起。后来,他的情人把这段关系写成了日记。
 
日记被改编成电影《亨利和琼》,拍得非常性感,太太的饰演者是乌玛·瑟曼,高贵优雅;情人的扮演者是玛丽亚·德·梅黛洛,连女人都招架不住的小妖精。
 
电影里的人以郊外骑车作为约会的方式。
 
上一个镜头是越来越缠绵激烈的做爱,下一个镜头就是气喘吁吁地骑自行车。
 
自行车和性之间有种奇妙的联系——我并不是指上上下下的动作,更确切地说,自行车与被压抑的性之间有种奇妙的联系,它是通向性解放的标志之一。
 
对女性来说,自行车的发明大大扩展了她们的活动范围,让女性可以去步行去不了的地方,同时还不需要其他女伴儿的陪同。
 
比如在讲述女性出轨的日剧《昼颜》里,最常见的镜头,就是身为家庭主妇的女主角骑着大大的自行车奔赴在被情欲调动和感染的每一天,奔赴去和情人短暂的约会中。

END

长按下方二维码
关注超优质的读书号【正反读书】
这里有大家思想、热点评论
还有不定期的赠书活动哟~


有趣的灵魂在等你

长按扫码关注




杭州女子失踪案:与人相守,要看一个人的品行最低处
周国平:在自己身上战胜时代
毛姆:恋爱时,人们应该控制交往次数

商务合作请联系:阿树(zhidao8782)



回复以下关键词,送你一篇周国平哲理美文

爱| 爱情| 善意| 感情
孩子| 父母| 父亲| 女儿| 教育
命运| 位置| 快乐| 欲望| 妥协| 弱点
道路| 人生| 沉默| 真实| 觉醒| 尊严| 使命| 本质
智慧 | 年轻|自白| 友谊 | 大自然| 雄心 | 谦和 | 怀疑




    本文由自媒体作者周国平投稿,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