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寸感是人成熟的标志

周国平 周国平 2020-08-04

  

精选问答


问:在您的书中提到“分寸感是人成熟的标志”。我们现代人在和朋友之间,同事之间,甚至和最亲近的人之间交流时,这都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但其实我们很多人在现实当中都是不够成熟的。把握不好人与人之间的分寸感和边界感。那么恰到好处的分寸感和边界感,您觉得是什么呢?




周国平:要具体这个划界其实是很难的。我觉得前提是什么呢?就是你要有一个观念,人的尊严的观念。你要自尊,而且要尊重他人。人和人之间的关系,其实有一层就是灵魂之间的关系。对别人,他(她)是一个灵魂,你要尊重他(她),不要试图和他(她)的灵魂亲密无间,那是不可能的。


他(她)是一个独立的人格,尤其是在亲密的关系中,比如夫妻之间,亲子之间,情人之间,好朋友之间,把对方看成一个独立的人格,这个角度非常重要。你不要说我们那么亲密了,你什么都得跟我说,一切都要向我坦白,否则的话,你就是不信任我,不可以这样。


我非常欣赏德国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也是一个宗教家和医生,施韦泽的一个观点“敬畏生命”。对于每一个独立的生命都要敬畏他,你不可以去窥探他的灵魂,这是他的秘密。也许他自己都还不太清楚,但你不可以去窥探别人灵魂之中的秘密,所以我觉得有尊严的爱就是以尊重为前提的,互相独立的人格。两个人永远不可能变成一个人。


两个人要是变成了一个人,还有什么意思呢?两夫妻在一起,就像左手和右手的关系,还有什么意思?两个人都是精彩的,是非常不同的人,才会有无限的内容,才会有丰富的内容。


有了这个做前提的话,我想彼此再划界就比较好划了。起码我是主张双方都不要干扰对方独处的时间。我想独处了,你说我不喜欢你了。


独处是种灵魂需要,并不是我不爱你了。我的灵魂更充实以后可以更好的爱你,是这样一种关系。


  

问:之前的采访中,有很多朋友在问您的书中一个非常精彩的小人物,当然现在已经成长为一个独立的女性了,就是您的女儿“啾啾”。书中的啾啾当时是三四岁,非常机灵可爱,能跟我们分享一下她现在的情况吗?还像小时候一样,古灵精怪吗?




周国平:现在还是很可爱,很聪明。小时候我没有为她少花时间,陪她玩儿,记录她的言行。两三岁的时候,我就开始记录她的话。他说的话真的是我完全想象不到的,很有哲理,而且很聪明。这让我惊奇,我就赶紧记下来。她说一句话我夸她,她就说,爸爸你赶紧给我记下来吧。当时我就担任她的秘书,我很自觉的担任他的秘书。我说,我现在最重要的工作就是记录你的言行,做你的秘书。因为这些东西你不记下来的话,一定会流失的,光用脑子记是记不住的,所以当时我写的日记,内容基本上都是写她的。


大概写了有三四十万字的内容,这本《宝贝,宝贝》是在那个日记的基础之上整理出来的,没有那本日记,这本书是写不出来的。当时再高兴,再觉得惊喜,过会还是忘记的。对孩子我是非常明确的,就是给她最需要的东西,那她最需要的东西是什么?一个是爱;一个是自由。而且我是在应试教育面前保护她的,尽可能让她少受应试教育的害。


我现在还有个儿子,不论女儿也好,儿子也好,我从来都没有让他们上过任何课外班,补习班。但是他们成长的都很好,女儿现在纽约大学Tisch学院,学戏剧导演。


  


问:说到给女儿选择道路,听您说当时有学者和艺术家两条路可以选,您是让她自己选择的吗?




周国平:是的,实际上她当时收到的录取通知书是两个:一所是哥伦比亚大学,一所常青藤大学,非常好的学校;另外一所就是纽约大学的Tisch学院,李安的母校,好莱坞的摇篮。这两所学校都非常好。当时她有些犹豫,我就跟她说,哥大是培养学者的,培养研究型人才,Tisch学院是培养艺术家的。我问她,你是想当艺术家呢,还是想当学者?他说那就当艺术家吧,当学者不就像你这样?我说好,我支持你。最后她选择了纽约大学的Tisch学院。


  


问:我前段时间看了一个真人秀,我相信大家也看过,就是《我家那小子》。里面有个明星是朱雨辰。她的妈妈,还有朱雨辰的成长方式,其实是引起了很多中国父母们的通感。我们现实当中也看到,确实有些父母会对孩子有一些道德方面的绑架,比如在年岁渐长的时候,对于子女的依赖越来越多,要求越来越多。还有一种情况可能就是事无巨细都要去征求子女的同意。您对中国父母的这种现象是一个什么样的态度?




周国平:我觉得中国的家庭缺少这样一种概念,就是灵魂的概念,独立的概念。捆绑得太紧。按照我的概念,孩子的身体是父母生出来的,但他的灵魂另有来源,灵魂不是从父母这儿来的。不管是佛教讲的灵魂轮回也好,还是基督教讲的灵魂从天国来也好,总归灵魂不是从你父母这儿来的,所以孩子是一个独立的个体。


我觉得,这个观念我们是缺少的,其实父母和孩子都是独立的个体。孩子长大以后应该是一种平等的朋友式的关系。当然,父母可以把家里的事情拿出来跟孩子商量,但要平等的商量。孩子的事情,也可以拿出来跟父母一起平等的商量,这里面不要有任何强迫性。不要说我是你父母,我就应该管你,不要有这种概念。我们就是平等的朋友,遇到困难一起来商量,一起来解决。要有这样一种氛围,我觉得那就OK。


  



问:想请您谈一下如何统一我们每个人对爱与孤独的关系呢?如何让爱与孤独变成我们生活中必不可少的呢?




周国平:其实在我们的生活当中,每个人都不缺少孤独和爱,但需要我们去发现它,珍惜它。


  


问:现在我们可能都是通过手机去发现孤独了。您是如何看待这种现象的。




周国平:其实你这是在扼杀孤独。孤独有时候真的是一种非常美好的感觉,但是如果你整天都在看网络信息的话,本来可以用来与自己的灵魂安静相处,进行交流的机会,就都被你丢失了。


如果养成总是看手机的习惯,我觉得那真是很可悲的。我想提醒大家一点,高科技有时候是害人的,尤其对素质低的人。它用一种非常强暴的方式来爱你,一定要警惕。我真的是非常可怜那些整天在手机上过日子的人。


当然,我们把手机当作工具很好,用它购物,办理银行业务都很好,但是如果整天在朋友圈那些传来传去的消息和鸡汤文上浪费精力的话,我觉得真的是很可悲。我是不看的。我认为一个人的时间是非常宝贵的,生命是非常有限的,一定要用来做那些最有价值的事情。你不知不觉的浪费很多时间,最后后悔也来不及,所以一定要想一想,什么事情对你是最有价值的,要把你的力量和时间用在这上面。


  


问:当我们把时间用在有效阅读,特别是阅读名著上时,思想会有一个很高的提升。现代人很多都没有耐心去花时间读名著的。




周国平:世界上有这么多好书,要去看好书,真的。英国作家萧伯纳说:图书馆的书架上住满了那些人类伟大的思想导师,可是我们却强迫我们的学生把时间都用在咀嚼那些毫无营养的教科书上面。当然今天我们的书架上面可能不完全是非常伟大的书,也会有一些平庸的书,但是一定会有一些非常优秀的人的书,我们不去看他们,却把时间都浪费在朋友圈那些传来传去的可怜的鸡汤文上,你对不起自己。


  



问:说到好书和坏书,我想到一个问题,之前去机场的时候,经常会看到一些成功学的书,教你如何成功,还有些教女生如何变美的书。对这些书你有什么看法?建议不建议读者去看呢?




周国平:美容的书的话,如果真能让人变美,我建议大家都去看一看。我希望世界上的女孩子女人都美。这是给世界增添价值的。但是成功学在我看来基本上不是书都是垃圾。不要去看他。我知道这些书都是那些非常不成功的人写出来的。他教你怎么成功。你说可笑不可笑,你还去看。

  


问:周老师好,我是名在校大学生,非常喜欢哲学,看过一句话:“我知道我一无所知”,所以无知就是一种智慧的状态吗?人怎么样才能认识自己?



周国平:这句话是苏格拉底讲的,当时苏格拉底的朋友去问神,雅典最聪明、最智慧的人是谁,神回答说是苏格拉底。他就感到奇怪了,我这么笨的一个人,怎么说我是最智慧的呢?然后他就去访问那个雅典城里面以聪明出名的人。访问后他得出一个结论,其实这些聪明人都是一知半解,非常无知的,但是他们自己不知道自己的无知。我同样也是无知的,但是我知道自己无知,所以神说我是最聪明的人。智慧就在于认识到自己的无知,这样的话你就有去追求的动力了。


你第二个问题是人怎么认识自己?这其实也是不容易的,但我们还是要认识自己,不光要认识自己的无知,还要认识自己的优点是什么,特长是什么,天赋是什么。选择自己事业的时候,就有一个认识自己的问题,自己哪方面更行一点,去选择做那些事情。怎么来认识自己呢?这其实是个过程。


我年轻的时候,也不知道自己适合做什么,那是慢慢显现出来的。但是有一个征兆就是你做什么事情的时候是快乐的,兴奋的,这实际上往往是在告诉你,你的擅长是什么,你的兴趣是什么。


所以想想自己喜欢什么,什么时候是快乐的,讨厌什么,做什么事情是痛苦的,这就是在显示你的天赋。这是一个慢慢地过程,但人要知道自己要什么,首先应该知道自己不要什么。这个社会上那些潮流的东西,大家都在抢的东西,不要跟着去抢,还是要问自己的心,我喜欢不喜欢。


  

问:我想问这个灵魂是在于心灵还是信仰?就是这个灵魂的归属问题。



周国平:哲学、宗教和灵性,灵性这个概念现在用的是模糊的,但是我可以赋予它一个含义,就是人身上和天相通的这种精神。其实我们每个人都是小我,都是这个身体的我,但是我相信,如果说宇宙里面真的有大我的话,这个大我叫做上帝也好,佛陀也好,那么它在我们每个人身上是有代表的,这就是你身上那个更高的自我,那个精神性的自我,我就把它称为灵性。所以灵性这个东西是大我和小我沟通的东西,哲学和宗教都是在找这个东西,就是要实现这样一个沟通。哲学和宗教是共通的,但方式不一样。


 
  
 


问:我是名大三的学生,我想问的是,当我们面对个体的渺小和宇宙的无限的时候,想请问周老师,人生到底有没有意义?这是我心里的一直以来的谜团。



周国平:我和你有同样的恐慌、怀疑。想到人生的这种渺小、短暂,在宇宙中就是一瞬间,对人生的意义,真的是会产生一点恐慌的,会想人生到底有没有意义呢。你有这种感觉,说明你其实有一种深刻,比那些糊里糊涂的,天天不想这些问题的人是更深刻的。也可以说你的这个灵魂更加有分量一些,你才会想这样的问题。这是个优点。但是你不要期待周老师给你答案,他给不出。实际上人类到现在宗教、哲学都是为了回答这个问题。


人生是渺小的,和宇宙相比他有没有意义?他有没有终极的意义?哲学在思考这个问题,宗教试图给你一些答案,让你从信仰的角度得到一些答案。说明这个问题已经折磨了人类几千年了。从最早的创立宗教的那个人,佛陀也好,耶稣也好,或者最早的哲学家也好,(像庄子、老子他们,孔子倒不想这个问题,苏格拉底他们)他们其实都想解答这个问题,但是最后的答案只能你自己去找。就像刚才我跟这位记者老师所谈一样的,最后你会发现就是一个信念,要树立一个信念来指导你的人生。


这是个要想一辈子的问题,但是想这个问题本身就说明你是一个有高度的人。

 

 

     配图:JooHee Yoon



周国平老师会在视频号里第一时间分享自己的思想与观点,
大家快去关注催更啦~
扫码关注周国平老师视频号~
注:如果您无法关注,不要着急,
因为视频号现阶段还在内测,之后会逐步放开。


商务合作请联系:阿树(zhidao8782)邮箱:guohong0045@139.com
           

问:周老师好,哲学在你看来是玄虚的还是可以触摸的?一定存在着那个关于世界、关于生命的真知和真理吗?


周国平:这是两个问题。哲学是玄虚的,还是可以触摸的?如果从哲学和我的生活的关系来说,我觉得哲学是很具体的。如果一个人养成了哲学思考的习惯,甚至哲学融入了他的生活态度之中,那么,哲学在他的生活中就会发生很真实的作用,不知不觉就会发生作用。


我想人总是会遇到很多挫折,甚至苦难和灾祸,我觉得在那种情况下,哲学的作用是特别明显的……


想知道周国平老师完整回答,

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我是周国平,

后台回复“哲学”

即可查看周老师的完整回答




优质文章荐读


李银河:如何给孩子最好的性教育

王小波:活下去的诀窍,就是保持愚蠢

爱情里最高的赠礼

趋乐避苦,就是自爱

杨绛:门当户对并不重要

回复以下关键词,送你一篇周国平哲理美文

爱| 爱情| 善意| 感情
孩子| 父母| 父亲| 女儿| 教育
命运| 位置| 快乐| 欲望| 妥协| 弱点
道路| 人生| 沉默| 真实| 觉醒| 尊严| 使命| 本质
智慧 | 年轻|自白| 友谊 | 大自然| 雄心 | 谦和 | 怀疑



    本文由自媒体作者周国平投稿,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