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欲了解基督教会史该从哪本书读起?

橡树文字工作室 橡树文字工作室 2020-08-04

橡树出版之【精彩书摘】



编者按
 
oaktreepublishing

为什么我们需要了解教会历史?有人说,基督徒尝试在没有教会历史的情况下理解自己的信仰,就好像尝试着只读标题而不理会报导内容去明白世界大事一样。历史会让我们看到,基督教信仰的内容远比我们所认为的、所经历的更为丰富。


“我们可以从过去的世代中,接受神信实的真理和智慧,得着滋养。”(巴刻)“基督教历史具有生命力和创造力的光辉时刻,能在暗淡的时刻滋养人的心灵。”(麦格拉思)“圣灵会利用从历史当中获得的知识,差遣我们踏上通往神深处的旅程。”(席哲)


今天为大家推荐一本写给普通读者的教会史——生动活泼、结构清晰、材料丰富、通俗易懂——如果你想在较短的时间内通览两千年教会历史,这本书会是很棒的选择。本文是本书译者所写的导读。

布鲁斯·L· 雪莱(Bruce Leon Shelley,1927-2010年)于2010年2月22日去世。斯人已逝,德艺长存。他的《基督教会史》一书已经在中国大陆面世几载,颇受欢迎,堪称他在不经意间对中国学术作出的一个贡献,现在再版该书可以说是我们献给他的一份纪念吧。

雪莱先后毕业于美国的富勒神学院和爱荷华大学,分别获得道学硕士学位和哲学博士学位,自1957年始在由保守浸信协会(Conservative Baptist Association)创办的福音派神学院——美国丹佛神学院工作,直至去世,前后执鞭教坛达半个多世纪之久,曾为该校教会史和历史神学高级教授,同时担任《基督教历史和遗产》(Christian History and Heritage )的编辑顾问董事会成员。

雪莱教授对教会史和历史神学方面的研究颇具独到见解,著述颇丰,一生撰写或编辑著作20多部,另外在杂志和辞典上发表有大量论文或词条。其中的《基督教会史》一书是其20年传授和研究基督教会史的结晶。该书初版于1982年,1995年再版,2008年第三版,至今已经印刷20次,发行275,000册之多,其影响之深远是不言而喻的,也是他著述中影响力最大的一本。

点击封面,即可订购

历时二十沉潜之作

布鲁斯.L.雪莱的经典之作《基督教会史(第3版)》以亲切的笔触将两千年的教会历史画面呈现在读者面前。它不仅深受读者的青睐,而且成为许多大学的标准教科书。《基督教会史(第3版)》与众不同之处在于,其语言与结构十分清晰明了。

读雪莱的教会史如读故事,历史在雪莱的笔下宛若小说,跌宕起伏,感人肺腑。雪莱是一位令人敬重的学者,为了精确地呈现历史事实,他的研究可谓不遗余力。《基督教会史(第3版)》将教会史分为八个阶段:耶稣和使徒时代;大公基督教时代;基督教罗马帝国时代;基督教中世纪时代;宗教改革时代;理性与复兴时代;进步时代;意识形态时代。这样的划分使得历史易于把握和记忆,这也是本书一直备受欢迎的原因。

《基督教会史》一书将两千年往往成为凝固的故纸堆的教会史生动活泼地展现在广大读者面前,成为许多非信徒、平信徒和教会领袖了解教会史的首选书籍之一,现已成为美国以及不少其他国家许多大学、神学院采用的标准教材。

在1995年再版的《基督教会史》中,雪莱教授补充了一些新材料,着重探讨了当代基督教会新出现的现象,其中主要包括宗教右翼、超大教会、为会众着想的崇拜侍奉以及在这些运动背后一些杰出人物的作用等;同时,雪莱教授还关注美国日益世俗化的处境,探讨了大众媒体对世界范围内的福音交往活动的影响,以及原先封闭的社会现在面向福音见证开放所带来的崭新气象。

2008年第三版是此书的封笔之版了。新版本将读者的视线带入到21世纪,为我们了解21世纪初全世界范围内的基督教发展提供了新的资料和解读:基督教在中国快速发展,伊斯兰教开始兴起,罗马天主教在全球复兴,而基督教在欧美则进一步衰落的同时,福音派和灵恩派在东半球和南半球获得长足发展。(即本书的第49章,出于多种原因,新译本没有将之增补进来。)

三个版次的《基督教会史》既延展着历史的脉络,也体现出作者能够以教会史家的态度与历史保持着一种贴近的思考,为非专业类的读者提供迫切需要而独到的解答。

雪莱教授自述他为神学院一年级学生授课近二十年之后,得出如下结论:进入传道侍奉的大学毕业生和每年读五本书的工程师或推销员属于同一个阅读群体。因此,雪莱教授在授业解惑、爬梳材料近二十个春秋之后撰写此书,其目的就是为包括准备做传道人在内的“普通读者”了解基督教会史提供便利。

所以,此书所面对的读者是一个对基督教会史一无所知但有意愿了解的人。这种读者定位实际上决定了该书的写作风格、选材和体裁。

01


作者雪莱对读者的期望

今天,许多基督徒都患有历史健忘症。使徒时代与今日之间的时光一片空白。对基督教史无知的一个结果就是,我们发现信徒难以抵抗偶像膜拜者的诱惑。对基督教信仰的许多歪曲常被视为货真价实的东西。与此同时,另一些基督徒在灵性上骄傲自大即傲慢,这也严重得惊人。由于没有为比较准备好充足的根基,他们视自己的信仰方式为最佳的,并竭力为此辩护——自认为他们的群体凌驾于他人之上。最终,虽然许多基督徒参与某种形式的传道,但没有利用更广泛的语境为其工作所用。当他们想最大程度地使用时间和精力时,却怎么也找不到能令其作出合理判断的依据。

我并不是说仅靠一本纵览基督教过去的书就能纠正所有的错误,或使读者一下子变成谦卑的圣徒,或是勾勒出有效的传道策略。然而任何有关基督教史的介绍都倾向于将瞬间与永恒、时尚与基要原理分离开来。这也是我对这本书的读者的一种期望。

为健忘的普通读者补课

雪莱教授近二十年的观察以及从中得出的结论切中了当前基督教界普遍存在的流弊:遗忘历史

基督教自诞生至今已有两千多年的历史,现今至少在名义上是全球1/3人口的信仰。它首先在偏僻的罗马治下的犹大省中的一些渔民、税吏等下层民众中传播,如今已传遍世界,成为三大世界性宗教中信仰人数最多的。但是,从基督教的教育、理论研究和实践来看,遗忘教会史似乎成为“普世”现象。

中国古人常说要“以史鉴今”,对于基督教会史亦复如是。了解基督教会的过去不仅仅能够补足认识论上的缺陷,而且在灵性生命上会使人学会谦卑,在宣教实践上有助于在注重多元信仰处境之同时采取有效的宣教策略。

由此可见,了解基督教会史就不仅仅具有提供背景知识的作用,它也成为人们认识、了解基督教会的地平线,即在当下的宗教生活发挥重要的作用,简言之,有助于借鉴历史辨别异端,加强诸宗教之间的对话,求同存异,消除误解带来的矛盾和冲突,从而在认识基督教会史上业已发生的瞬间中寻求与永恒相遇,在鉴别和审视时尚之同时坚持基要原理。

正是出于为健忘的普通读者补课这一动机,雪莱教授撰写了这本语言生动活泼、结构清晰、材料丰富、历史跨度大的教材,以期:

一、从基督信仰的立场客观而明晰地呈现近两千年的基督教会史,找到其中曲折发展的内在源泉,从而在世俗化和全球化这一充满悖论的时代为基督信仰提供历史见证;

二、进一步为每一位普通读者全面接近、了解、记忆基督教会史提供便捷的途径。

纵观全书以及影响来说,雪莱教授的双重目的完全达到了,因为该书自1982年首版后一举成为不同背景的人手中一本非常有价值的书。

02


《基督教会史》的7个优点

①亲切清晰,文如其人
这一点在书中的每一章都可见到。这一行文特点印证了作者的写作意图:为了普罗大众写作基督教会史。

褒贬得当
雪莱教授对历史上的人物和事件的褒奖和谴责都适可而止,没有敌、友截然对立的冷战式思维。

图表运用适当
图表能够化繁就简,形象地勾勒出基督教信仰史上最重要的发展阶段以及诸阶段发生的重要事项,有助于普通读者接近、记忆和把握种种复杂问题。

④结构简洁,便于阅读
“简明”贯穿于整本著作,使得复杂的事件清楚地呈现出来。雪莱教授对教会史的叙述在时间结构上清晰明了,读者能够轻松地捕捉到发生在时间长河中历史事件的内在因果关系。

⑤雅俗共赏
在注重简洁和通俗的同时,该书针对愿意深入探讨基督教会史的学生和学者提出深入学习的建议,每章关键部分都加上注释、末尾都附录有进一步阅读的书目,有助于研究者追溯线索、深入探究。

⑥覆盖全面
对“教会是一种运动还是一种制度?”这个问题,雪莱教授采取两者兼具的包容立场,书中既记述传教扩张的过程、结果和影响,又将教宗政治方面的内容囊括在内。

⑦史论结合
该书采用了大量的传记材料,并将思想观点与具体人物结合起来。这种将论点糅合入生动的历史人物的活动之中的做法有助于提高读者与历史和思想进行交流的兴趣。

已出版同类著作中的扛鼎之作


虽然说当代从基督信仰的立场研究和撰写基督教会史的人数和著作无法和信仰人数相比较,但这并非意味着当代研究基督教会史方面的学者和著作阙如。


事实上,已经出版的这方面的著作各具特色,例如:

◇ 马丁·E·马蒂(Martin E. Marty)的《基督教简史》(A Short History of Christianity)从《使徒信经》开始记叙,其主题发展极其均衡;

◇ 犹斯托·冈萨雷斯(Justo Gonzalez)的《基督教史话》(Story of Christianity)以收录非西方国家教会发展史为特色;

◇ 腓利·莎夫(Phillip Schaff)的《基督教史》(History of Christianity)被誉为19世纪末欧洲人的智能集锦;

◇ 威利斯顿·沃尔克(Williston Walker)著、新编的《基督教会史》(A History of the Christian Church)在有关文化方面有着比较扎实的见地,已经成为基督教会史研究的经典之作;

◇ 罗兰·拜因顿(Roland Bainton)的《基督教史纵横谈》(Horizon History of Christianity)以散文体见长;

◇ 在其他基本同类的书籍当中,有约翰·麦克曼勒斯(John McManners)编辑的《牛津基督教史(插图本)》(Oxford Illustrated History of Christianity),该书的彩图非常精美,汉语基督教界可与之媲美的是《基督教两千年史:自第一世纪至当代》。

任何对教会史稍有了解的人都知道,没有人可能编/著出一本百分之百令人满意的教材或著作。无论一本书的篇幅有多长,它都不足以囊括纵横两千多年的基督教历史上的所有事件、人物、运动等等。无论作者(或作者群)如何竭尽所能,总有些年代、人物、历史事项、教制教职、教派机构和组织、难题和最紧要的争议不得不被略去,这种选择上的偏见必然造成结论上的偏差,而且每一部作品都要受到历史处境以及历史中的作者处境的局限。

正如为《基督教会史》一书作序的美国惠顿学院(Wheaton College)的马克·A·诺尔(Mark A. Noll)博士所言,“一旦认清了任何一本书都无法涵盖整个教会史这一事实,不同作者(或作者群)的努力便都会得到认可,他们在某方面的成功弥补了总体上的失败”。

在这种意义上,从雪莱教授《基督教会史》一书的内容、结构以及实际影响来看,它可称得上是第一流的基督教会史著作,尽管高高矗立的“第一流”著作自身就设定了自身的阴影,但其最大的价值在于弥补基督教会史研究总体上的“失败”。

因此,对待《基督教会史》的客观科学的态度是将其放在诸种教会史文本中相互参照,吸收彼此之长,互补彼此之短,以获得对纷繁复杂、多姿多彩的基督教会史有个不断接近(如果最终可能会有的话)整体的认识。


相关阅读:

1、巴刻:最不虔诚的宗教,莫过沉迷于自我

2、如果人不成圣,就意味着他从未称义 | 史普罗金句四十则

3、深度阅读,获取未经稀释的祝福

用稿说明

欢迎投稿!橡树对橡果的来稿一直坚持热切欢迎和支持态度!但由于来稿较多,橡树无法保证一一回复是否采用以及何时采用。为不消灭橡果们宝贵的热情,橡树决定做此通告。橡果投稿三个月后若无收到用稿通知,可邮件询问是否收到稿件,以避免邮件丢失情况;或者发邮件提出稿件转投其他平台,以避免造成一稿多用。投稿邮箱:oaktree_amos@163.com。


橡树文字工作室
我信文字的力量!

微信号:oaktreepublishing
长按二维码识别关注

购买《基督教会史》,请点击下方阅读原文——

    本文由自媒体作者橡树文字工作室投稿,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