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海子自杀前在读什么书

多看阅读 多看阅读 2020-07-24


大家好,我是多看君。

1989年3月26日,中国政法大学教师查海生在山海关附近卧轨自杀。这一天他刚满26岁。

从查海生到海子,从北大寒门学子到中国诗坛王子,他的生命短暂而绚烂,还未来得及彻底施展就骤然凋谢。


三十多年间,坊间传说众说纷纭,直到今天世人也还未完全弄清海子当时自戕的原因。

在去世前一个月,海子写下了一首诗《献给太平洋》:

我的婚礼染红太平洋,
我的新娘是太平洋,
连亚洲也是我悲伤而平静的新娘,
你自己的血染红你内部孤独的天空,
上帝悲伤的新娘,自己的血染红,
天空,你内部孤独的海洋,
你美丽的头发,像太平洋的黄昏。


海子在走向生命终点的时候随身携带了四本书:《圣经》、《瓦尔登湖》、《康拉德小说选》和《孤筏重洋》


其中前两本都盛名在外,康拉德也有很多人认识,那么,《孤筏重洋》是一本怎样的书呢?

《孤筏重洋》的作者托尔·海尔达尔是挪威的人类学者、海洋学家和探险家,也是世界上最著名的挪威人。

一次意外的发现,让他相信发现太平洋上一个岛屿的原住民竟然来自南美洲,要知道,教科书上可是说他们来自亚洲呀。

海尔达尔考证后发现那时的原住民不具备造船的本领,他们就这样凭借着最简单的木筏,躲过狂风暴浪的袭击,横渡太平洋,安然到达这个小岛定居。

当然,没有一个人相信他的猜测。

为了证明,海尔达尔当即决定效仿前人,亲自用经历证明这个猜测的正确。

一个不会游泳,更没有航过海的人,为了证明自己的理论,竟然想要乘筏漂流!


他多方寻求赞助,但所有人觉得这件事太冒险,他们嘲笑他,讥讽他。

最终他还是费尽艰难找到了5名志愿者,组成了出发的团队。

而真正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这一行六人中只有一人航过海,谁也没有操纵过木筏。

他们说干就干,按照原样仿制了印第安人的木筏“康提基号”,雄心壮志地,打算征服太平洋。

1947年4月28日,他们乘坐木筏从南美秘鲁出发,经历101天4900英里的生死航行,期间他们曾独力面对凶猛肆虐的暴风雨,和数不清的鲨鱼奋战,也遭遇过食物危机和内部争执……

最后终于到达南太平洋波利尼西亚群岛,并由此创造了人类航海史上的又一奇迹。

“没有人相信,我就亲自去证明它。
我下定决心,如果我死,我也要为了这个信仰死去:
死在船帆上,像一个绳结。”

海尔达尔将自己的一切经历写出来,于是有了这本《孤筏重洋》。一经出版,全球畅销70年,被译介为156个版本,全球销量超过3500万册


《安徒生童话》、《安妮日记》等共同入选联合国《世界记忆名录》


英国作家毛姆盛赞:“一部难以置信的冒险故事!”。


改编电影提名奥斯卡最佳外语片,也是挪威最卖座的电影。


同名纪录片荣获奥斯卡最佳纪录长片,也是挪威历史上仅有的一次获得奥斯卡奖的影片。

在焦虑、苦闷、找不到出路的八十年代的人看来,这本书具有特殊的超越性,它代表了一种追求信仰的理想主义精神。这种精神,似乎放在当今社会也丝毫不过时。


星空和海洋,正是作为人类至今尚未征服的未知代表,拥有一种让人心驰神往的信仰的力量,鼓舞着人心。
 
难怪想要周游世界的海子阅读它直到生命最后一刻。

对比海子所处的时代,今天已然进步不少。然而物质文化如此富足,年轻人还是时常感到困惑、焦虑和迷茫,因为我们身处的安逸和满足已经淹没了那些持续追寻信念的身影。

我们或许无法做到不顾一切去探险、求证什么。

但我们能通过海尔达尔的文字,将自己短暂地置身于无限辽阔的星空大海中。

他写道“我倚身窗前,想看一眼这座大城市的遥远的繁星漫布的夜空,只能在头顶上高墙之间看到一小块。即使木筏上的地方小,不管怎样,在我们之上,容纳天空和星星的地方却有的是。”


“夜来临,星星在热带的黑暗天空中闪耀,我们四周磷光浮动和星星赛美。有一种单体的发亮的浮游生物,真像一团烧红的煤块。当这发亮的小球冲到筏尾我们脚边的时候,我们立刻刻不自觉地把我们的光脚缩回来。

我们捞住它们一看,原来是小小的晶莹的海虾。在这几天晚上,有时候把我们吓了一跳:海里突然冒出两只圆圆的、发亮的眼睛,就在木筏旁边,毫不闪动地,像要催眠似的一直瞪着我们。

这样的客人常是大乌贼,冒出来浮在水面上;它们那鬼怪般的绿眼,在黑暗中闪闪如磷火。但有时候这些发亮的眼睛是深水鱼的,它们只在夜里浮上来,被它们面前的微光所吸引,待在那里直瞧。

有好几次海面平静的时候,绕着木筏的黑水中,忽然浮满了圆圆的头,每个直径两三英尺,躺在那里一动也不动,用大大的、发亮的眼睛瞪着我们。又有的晚上,看见水底有直径三英尺多的发光的球,不时一亮一亮地,好像是在打手电筒。”


“在木筏下面我们不但能看到鲸鱼,而且要是掀开睡觉的苇席,还能透过圆木缝隙一直看到蓝色透明的海里的深处。我趴在筏子上,不一会儿就可看到一个胸鳍或尾鳍摇摇摆摆,游来游去,偶尔还能见到整条的鱼。假如缝隙再宽几英寸,我们就可以舒舒服服躺在床上用鱼线钓床垫下面的鱼。”


关于海洋和鱼类的描述,最吸引人的就是他对鲨鱼的认知了。

一开始他们就跟所有人类一样,看到鲨鱼就吓得直往后退,相处久了发现鲨鱼其实并没有那么可怕,最后甚至跟鲨鱼玩了起来。

“我们同鲨鱼相处到最后便开始用手抓它的尾巴了。人们普遍认为拉动物的尾巴没多大意思,这大概是由于没人拽过鲨鱼的尾巴,事实上这是一种非常有趣的游戏。”


有些人相信命运,有些人不信。我既相信,也不信。

有时候我们就像绑在线上的木偶,被几只无形的手操纵着。

然而,可以肯定的是,我们不是注定要被牵着走的。

我们可以自己抓起线来,在每个交叉路口调整方向,踏上通往未知的小径。

海尔达尔如是说道。




《孤筏重洋》
 
诗人海子自杀时随身携带的四本书之一

畅销70年,被译介为156个版本,
全球销量超过3500万册!

入选联合国《世界记忆名录》,
改编电影提名奥斯卡最佳外语片。
木筏横渡太平洋!

今天,已经是我们海上漂流的101天了。
我下定决心,如果我死,
我也要为了这个信仰死去:
死在船帆上,像一个绳结


点击图片开启阅读


 互动话题 

你有信仰吗

你相信命运吗?

一起去评论区聊聊吧!


 参与方式 

在评论区留言和大家一起聊聊

并把本文分享到朋友圈截图到后台

小编将于7月31日选出1位真爱

送出《孤筏重洋》这本书!


点击 “在看 乘风破浪

    本文由自媒体作者多看阅读投稿,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