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云端“心情故事”⑥ | 0感染的平静生活

易爱医 易爱医 2020-07-21


组稿 / 医学院心理咨询中心



编 / 者 / 按


2020年伊始,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让大家迎来了一个特殊的假期,也经历了一段难忘的“线上学习”生活。虽然我们并没能像前辈们一样冲在一线,但“居家抗疫”亦是“战士”。在全国人民众志成城、共克时艰的精神中,交医学子也从医护人员、家人亲友、同学朋辈及至自己身上看到、体悟到了积极向上的心理力量,并纷纷挥笔写就一篇篇战“疫”中成长的“云端”心情故事。为了使这些心理方面的感受、体会让更多人得到共鸣,大家一同提升心理免疫力、做好心理健康建设,就让我们撷取其中的篇章,一起来分享他们在“抗疫”时光中的所见所闻、心路历程——



2020年的新冠疫情改变了很多人的生活,但于我而言,却像是发生在另一个遥远的世界。自疫情爆发以来,我就老老实实蜗居在农村外婆家。农村生活总是格外安逸,特别在这个时节,冰箱里塞满了为过年准备的肉食,竹园里养了几只鸡;小小的菜园就在院子外,种了各种蔬菜,每天要很努力吃才能追得上它们的生长速度。我们一家人几乎从不出门,完全就是最典型的自给自足的“小农经济”。

但这个“几乎”不包括我的外公。

外公,是我唯一能真切感受到疫情对社会生活产生巨大影响的存在。外公今年80岁,是个老党员,勉强认得几个字,身体还算康健,平日里温吞迟钝,耳朵不太灵光。作为村里少有的党员,村长把他吸收到“防疫小战队”里,成了为数不多的抗疫力量。

第一天开会,第二天外公和几位村民就走马上岗。他穿着红色的志愿服,戴着口罩,拿一个滚动播放劝诫村民出行聚集的大喇叭,和另外一个小他几岁的老人一起,开始了全村巡逻。

外公家所在的村子常住人口不多,且分得很散,东一块西一块的。两个老人,一个七十、一个八十,伴着一个声音巨响的大喇叭,从池塘到马路,从田地到山坳。不管那些房子里有没有人,总是每家每户、仔仔细细绕一遍。幸亏老人家的耳朵都不好,不然这么响的喇叭随身带着,真没几个人受得了。

开始几天巡逻小队有排班,外公只用值班半天;后来不知道是要做的事情变多了还是人变少了,外公开始值整天的班。冬天总是天亮得晚、黑得早。每天早上我起床时,外公已经出门了;晚上天全黑了,大家都吃完饭,外公才回来,吃着剩饭剩菜,全神贯注地收看央视十三套报道的新冠疫情。

家里人有些不高兴,开始嘀咕:寒冬腊月的,村里怎么让一个八十岁的老人家从早跑到晚,也不怕把人冻着了。

外公平时一言不发,这会儿倔得很,皱着眉头道:哎呀,我不冷嘛。

家里人可不认为他不冷,一个劲地给他支招,让他跟村长说多找几个人,大家轮着来。

外公当作没听到。也许是真没听到,毕竟他耳朵不好。

家里人想直接给村长打电话,说外公年纪大了、天气又冷,不如让家里的年轻人代班。

外公这回倒是听到了,很不高兴:我是党员,你们不要影响我工作!

家里人这回无话可说,毕竟大家都不是党员。我倒是个入党积极分子,只是我对村子不熟悉,无法胜任这份工作。作为党员家属,我们能做的也只有严格要求自己,不给咱们的老党员丢人。于是那段时间,连家里的小土狗都没能出院门。

后来天气转暖,疫情没有那么紧张,外公的班次逐渐减少。最后连新闻都说要撤防疫点,可只要村里不停止巡逻,外公就什么也不说,按照分配的班次,带着大喇叭,认真地在外面“闲逛”。

从疫情爆发到疫情得到控制,我偏安一隅,并不能真切体会到它在这段时间给社会造成的冲击。除了电视、手机,我和外面的世界完全隔绝,甚至连村子有没有设置防疫点、什么叫健康码都不知道。我是真的不需要知道。

唯有外公,让我感觉到疫情原来是真实存在的。

外公的工作平凡又微不足道,可正是许许多多像他这样的基层党员干部和群众,为迅速控制疫情做出了实实在在的成绩:

身处毗邻湖北的安徽省,我所在的县城——27万人,0感染。


(文:邢星雨)


云端“心情故事”系列

①等待一束春天

②“宅家”生活的心情点滴

③共度寒冬,共赏春回

④今日红马甲,明日白大褂

⑤江城樱花开,小赵心路折



    本文由自媒体作者易爱医投稿,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