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生唐伯虎 | 我的疯癫,不用你懂

慢书房 慢书房 2020-06-25


“世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
唐伯虎写这首诗的时候,
科考舞弊案的阴影稍微淡了一点。
他从北京回来之后,卖画,替写墓志铭,
攒了一点银两,建成他的“桃花庵”。

 
他养了一只喜欢薄荷的猫,
种了数十株桃花,栽了一亩牡丹,
还养了一池金鱼。
终于有了安定的归处,
他回想走到至今的人生路,
在《桃花庵歌》发出“我疯癫,看不穿”的感慨,
事实上,这也成了唐伯虎一生的定论。
 
命运总是对才华横溢要多加考验
一个25岁的青年,
父母,妹妹,妻子,孩子全去世了,
人间还有比这更悲凉的事吗?
 
还好有祝枝山的安慰与劝告,
他才潜心读书去科考,
结果一举拿下应天府解元。
大悲之后的大喜,但大喜之后又大悲,
他在北京的科举考试中,
因为政治斗争,成了牺牲品,
舞弊案连带,不仅没了功名,
也被苏州老家的人看不起。

步溪图 唐寅


一个才华横溢,浑身是傲气的书生,
从名满天下到臭名远扬,
这样的打击太沉重了。
他说:“但愿老死花酒间,不愿鞠躬车马前”
这句诗,是与功名的决裂,
更是傲气激荡的宣告!
 
唐伯虎是彻底“狂生”,
但让人奇怪的是,他的画风,
却是清远沉静,
山虽高而峻峭,但气势沉稳,
树木静而忘物,好似说人间与我何干?
若是行走的人,都是风尘仆仆,
并非流连山水,而是匆匆赶路,
像是获得一种新生,
若是坐在屋中,大多自得其乐,
在山水间,与天地万物一体,
而不被凡尘俗事所牵扰。

茅屋蒲团图 唐寅


墨梅图 唐寅

 
轻狂也许只是他的表象,
在唐伯虎的深处,有着一个,
更为沉静,更为无畏,也更为不屑功名的“人”。
 
然而,不幸依然发生,
或许是心中最后一点不甘心,
1514年,唐伯虎45岁,
宁王在苏州招募贤才,
他去了,不久就发现宁王要谋反,
谋逆之心,将名节雪上加霜。
唐伯虎只能通过装疯卖傻,
在大街上裸奔,高喊着:
“我是宁王的贵客”!
最后才能回到苏州。

骑驴归思图 唐寅



《骑驴归思图》局部

 
一个那么高傲又爱惜自己羽毛的人,
只能通过这样不堪的方式,
来保住此生最后的名节,
想来是多么苍凉的悲情啊。
 
1523年秋天,唐伯虎和朋友们再游东山,
那日天高气爽,云淡风轻,
好久不曾有的雅集,让他暂时忘却生活的沉重,
他读到一首东坡的词:
“百年强半,来日苦无多。”
心中感慨万千,想到这半生坎坷,
是不是也快“来日苦无多”。
他仿佛感受到自己即将解脱,
又在心中暗暗心疼自己,
此身终漂流的无奈。
回家后,身体越发不好,不久
就去世了。那一年,他54岁。

事茗图 唐寅
 
一日兼作两日狂,已过三万六千场。
他年新识如相问,只当漂流在异乡。
 
这是唐伯虎的绝笔诗。
细细品味这诗句,连读的人都百感交集。
那样不幸的人生,也将一日做两日
心中从未有归宿,
但在他热爱的绘画与书法里,
也许短暂的能沉浸而忘我,
可醒来时,卖画求生,
可能好些时日都无人问津。
他的人生,不和世俗妥协,
从一个高傲灵魂的角度,我们敬佩,
但作为一个平常也要生活的人,
我们是心疼的。
当懂得他一生的遭遇,
再回看画中的平静,
彷佛看到了一种天地之间,
永恒的感伤。
 
特别推荐一本书
苏州文化学者潘君明先生的作品,
《唐伯虎的传说》。


潘先生今年80多岁,
从年轻时候就关注唐伯虎主题,
经过几十年的采风,
最终整理流落民间的唐伯虎传说


他说,民间传说,是历史的补充,
这本书里,我们可以看到唐伯虎的生平,
画作背后的故事,一直到最后的墓葬的选择。
 
慢书房的同事雨花,
每次只要有新书,都会去拜访老先生,
他和蔼亲切,为读者很认真的签书。
80多岁的老人,每次邀请分享,
都说:我时间方便,就看你们安排。


在苏州,潘老师的文化类书籍,丰富多样,
涉及门类繁多,
是一位一生都在寻觅城市故事的人。
周五晚7点,期待与他沙龙见。


点击阅读原文
可入手签名版



整理丨鹿茸哥

排版丨慢师傅

编辑丨Wey Lean


    本文由自媒体作者慢书房投稿,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