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决定带他去南方

儿童文学 儿童文学 2020-06-24


顾抒


白鱼记6·  无名






——连载开始——



一场大雪如约而至。

清晨,非鱼披着一件白色丝绸睡袍,离开了暖和的炉火,在门外一把藤编的摇椅上坐了下来,一动不动地注视着院子里的植物。

这个季节,所有的花都开到了尽头,一切都归于沉寂。只有蜡梅的枯枝纤纤欲折,刺向青灰色的天空,一两粒极小的淡黄骨朵点缀在末梢,似乎一捏就会成为粉末。倒是墙角的那一蓬天竺,无人侍弄,结满了小巧玲珑的果子,点点朱红映着白雪,为这里添了一点喜色。

屋里不时传来小白的咳嗽声。非鱼伸出纤长的手指,轻轻敲了敲屋檐下的冰棱,“啪”的一声,冰棱折断了,掉落在他的脚边。

这个时刻,他终于做出了下一步的决定——

整个夏天,他和小白都是在爱丽丝岛度过的。那里四面环海,气候温和,他们不仅受到米都斯卡亚家族的款待,还有快乐的胖子一起谈天说地,小白的身体渐渐好了起来。只是出于礼貌,不好意思一直叨扰主人(哪怕主人是一只猫),而且非鱼更担心将麻烦波及无辜,于是坚持在秋季离岛,来到了现在的住所。

不过,这里虽然安静得连最后一头蟋蟀的琴声都清晰可闻,在一段时间内也可以保证安全,但当冬天到来时,他还是有点后悔了。也许是此地完全与世隔绝,太过寂寥了,小白在夏天燃起的生命火焰又渐渐地黯淡了下去,每天用药的剂量不断加大,却只是维持着没有继续恶化而已。

在俩人相对的漫长时间里,小白总在出神,似乎他的灵魂已经飘去了一个遥远的地方。非鱼常常要呼唤好几声,他才能应答一句。到今天早上为止,非鱼已经三天三夜没合眼了,虽然通宵不寐对他来说也不算什么,但是——

这样下去不行,非鱼心想。

一片小小的雪花被风吹了起来,落到了他单薄的睡袍上。这精灵的冬之使者,不一会儿就融化了,变成了一滴水珠。

要不要护送小白去往温暖的南方,这是非鱼一直在思考的问题。如今他心意已决——南方可能存在未知的危险,但总比在这里受煎熬要好。等到小白找回了往日的记忆,想起了自己是谁,他们终将告别这种东躲西藏的日子,获得真正的自由……

做出这样的决定并不容易。在为小白治病的日子里,几乎每一个抉择都关系着他们未来的命运。不过,世人谁又不是如此呢?

想到小白在过去岁月里曾经做过的那些抉择,非鱼的嘴角不禁浮起一丝淡淡的笑容。想到这里,他伸手拂去睡袍上的雪花,举步回屋。

这时,小白已经醒了。他睁着大大的眼睛,一声不吭地盯着屋子的某个角落,仿佛那里有着什么只有他能看见的东西似的。

“小白,我们又要……出发啦。”非鱼尽量欢快地说道,因为语气尴尬,他的舌头有点打结。

小白没有说话。

“我们要去南方过冬,这里对你来说实在太冷了。”

小白收回了视线。

“非鱼医生,我觉得……你平常很少……这么说话。”他吃力地说道,“你是为了让我开心,对吗?”

“去南方吧。”非鱼再一次说道,“在那里,我们可以到海边去,哪怕在夜里也可以出门走走。”

“就像在爱丽丝岛一样吗?”小白的眸子里闪过一点亮光。

“是的,就像那样。”非鱼点了点头。

“胖子也会来吗?”

“他是个古董商人,总是世界各地飞来飞去。”非鱼为难地说,“你也知道,人类的聚散总是无常的。”

“没关系,我们先出发吧。”因为激动,小白的呼吸有一点急促,苍白的面色也红了起来,“说不定会和他在那里相遇。当我们和朋友告别的时候,心里总是会想着,有一天在哪里再见。”

非鱼正在为小白整理毛毯,听到这句话,他的双手不禁颤抖了一下。但当他转过身去,小白看着他的神情仍然和平时一样天真——小白还没有痊愈,所以不可能认出他。

非鱼深吸了一口气——他需要耐心一点,再耐心一点。

稍有不慎,前期的治疗就会毁于一旦。

“那么我们明天就出发。”非鱼平静地说,“今晚早点睡觉,做个好梦吧。”

说完,他打算转身离开,小白却突然拉住了他的衣袖。

“在南方,我会好起来,对吗?”

非鱼愣了一下,然后直视着小白的眼睛说道:“当然,我答应过师傅他老人家。”

“师傅……”小白喃喃道,“庄周师傅?”

“怎么,你记得师傅?”非鱼吃了一惊。

“这几天,我想起了这个名字,庄周师傅,”小白困惑不解地答道,“但我在医院里从未见过叫这个名字的人……”

“嗯,他是我的师傅,也是你的……”非鱼说了几个字,但终于还是放弃了,这样的解释意义不大,不久之后小白就会重新忘记。


——未完待续——

即将上市,敬请期待






点击图片,即可购买


    本文由自媒体作者儿童文学投稿,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