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历 | 羊毛党汹涌而来:学生兼职薅羊毛月入数万 把店主薅到关店

腾讯科技 腾讯科技 2020-06-24

本期《亲历》聚焦“羊毛党”的故事:他们当中有月入过万的羊毛党群主;也有曾被羊毛党打击损失数百万的电商运营,一怒之下转型电商风控;还有被羊毛党钻空子而无奈关店的网店店主。


编者按:《亲历》栏目以口述的形式,聚焦社会、产业最新动向,由腾讯科技和优质内容创作者共同发起。


来源:显微故事(ID:xianweigushi)
作者:方园婧 孙实 张公子
编辑:木蒙 孙实


618电商节上周落下帷幕,每年的电商促销日,既是消费者狂欢的日子,也是羊毛党们狂欢的日子。

所谓羊毛党,即那些在商家促销时钻空子、找漏洞,利用监管技术漏洞,将优惠券套现交易的那群人。

除了在电商平台“薅”,羊毛党大军又盯上了消费券。有媒体报道称,多地采取消费券的补贴方式,来促进消费回暖,这些“羊毛党”又出现了。

有媒体调查发现,不少“羊毛党”藏身于贴吧、闲鱼等平台,兜售消费券及抢券外挂软件。

本期《亲历》聚焦“羊毛党”的故事:他们当中有月入过万的羊毛党群主;也有曾被羊毛党打击损失数百万的电商运营,一怒之下转型电商风控;还有被羊毛党钻空子而无奈关店的网店店主……

以下是他们的真实故事:



我是月入2万的大学生,手里掌握着1000多个羊毛党

小八 20岁 男 羊毛党群主/ 软件专业学生

我日常最重要的工作有两件:

一、在自己的“羊毛群”里发各电商平台的优惠券和价格漏洞产品,引导群友消费获取佣金;
二、在各平台展示我“薅羊毛”的战绩,留下联系方式,吸引更多人成为我的“合伙人”。

相关群


我大部分的“合伙人”是学生和刚工作的年轻人。对这些想和我一起“薅羊毛”的人,我一般直接复制这段话:

“只要拉人,不收手续费,按照成交额收20%佣金,一条龙服务,每天花1个小时,一个月保底1000块”。

在确认我不会额外收费后,他们一般都会加入。

接着我让他们建一些带有”优惠"、“捡漏”、“秒杀”字眼的QQ群,邀请多人进入,并把我设为管理员,方便我拉自己小号(自动在群里发优惠券信息的机器人)入群。然后这个群就算建好了。

接着我的这群“合伙人们”会通过其他平台引流,找到更多想买便宜货的人入群,让他们通过我小号分享的链接进入电商平台,低价下单。

每次成交我能拿20%的佣金:每1000人的群、每月能产生1000-1500元的佣金,我可以赚200-300元不等。

拉我入坑的是我的大学师兄,做“羊毛党”也是我们学校的传统兼职:我入学时,在某次聚餐一个“野路子”师兄问我,“想不想赚多点零花钱?”

得到我肯定回答后,师兄会隔三岔五给我发一些优惠券,让我去各大电商平台“捡漏”,接着我再把低价买到的东西转手给同学,或者放在二手平台上加价卖出。

后来有个学姐提醒我,师兄是通过我在赚“推广金”,:原来大型平台会设置促销的隐藏券,通过特定的渠道发放,为商家带来销售额的同时,也给推广者佣金。

隐藏优惠券,需要特定链接才能看到


这些券一般买家是无法获得的,需要特殊的“口令”(师兄发给我的字符或者链接)。

这种方式在电商行业叫做CPS分成,不少人通过此来获取佣金:认识的人越多、下的单越多、返佣则越多。

电商平台都有Cps


于是我花了几千块钱“收”了同款软件,也开始寻找那些想赚钱和贪便宜的学生,通过我发布的口令来购物。

现在我的羊毛群有1000多号人,还开了分群,我还写了一个小插件,每天在群里自动发最便宜的券。

电商平台也知道我们存在的,而且是默许的,不然我们怎么还在壮大?我们就是”存在即合理“的合理派。


怕遇到内鬼,每到电商大促,我都紧张到失眠

小桃 28岁 女 业余羊毛党 / 主业电商运营

我是一名电商运营,每到大促的时候,我就会失眠,怕有失误。

我们不怕普通羊毛党,他们可以带来销量,也在我们能承受的范围里。我们最害怕的羊毛党有三类:内鬼、职业羊毛党、钻运营bug的黑产。

一、内鬼:

做电商运营很容易触及灰色地带:我们对公司的活动和优惠政策都很了解,身边朋友要购买时,我们会私下发一些优惠券给他们,这些公司一般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但我说的是更可怕的情况:

我们曾做过回馈vip客户的活动,结果发现本要给vip客户的礼物被大量新用户领走,损失几万元,后来报警后查出是内鬼勾结羊毛党所为。

再一细查,才发现这条内鬼线存在很久了,流程复杂且隐蔽。

品牌方常会策划导流的营销活动,如低价秒杀购买产品、积分兑换等。

内鬼往往是活动负责人,一般活动开始前几分钟,外部人士就会提前从内鬼处获得链接,然后转给收费群里的羊毛党。

我们当时的内鬼就是提前几秒钟打开活动开关、发链接给羊毛党,以至于到了“开售”环节,只有极少数真实用户买到产品。

有时候他们也会组织羊毛党“代拍”:羊毛党写指定地址,发生购买后我们也鉴别不了,只能认为合规。

点赞类的活动是羊毛党的重灾区,许多羊毛党会疯狂加人,等活动时候群发点赞信息


二、职业羊毛党:

为什么现在的促销活动越来越复杂?就是为了防职业羊毛党。

前几年常有买正装送赠品的活动,结果羊毛党大量买进后申请退款(退正装留赠品)。我见过一个女生,靠此方式攒了足够一年使用的大牌小样,多出来的还拿去二手交易平台出售,赚了几千块钱。

羊毛党精于计算,他们还会针对满减活动计算多种组合,低价到手后再申请产品原价退款,最终以极低,甚至几块钱的价格买入成百元的产品。

也有一些“有贡献”的羊毛党,他们专门负责打假这里面还有一批“打假”羊毛,专门盯住假货大量下单之后索赔,有不少的卖假货店铺就是被他们铲干净了。所以现在很多平台上,假货少了不少,这一点还是值得肯定的。

三、钻运营bug的黑产:

这种最不好界定,毕竟工作人员失误在前。黑产主要通过机器刷,经常几秒钟就能刷走几十万的羊毛,随后马上进入”洗白"环节(卖三方或者变现)。这种时候,想追也追不回来了。

只要有黑产加入,“薅羊毛“的链条往往会异常复杂,涉及我们最担心的三类羊毛党。

整个流程是这样的:内鬼发现/设置漏洞后,通知黑产来刷,同时黑产告诉职业羊毛党,通过庞大羊毛群体把漏洞捅出去,最终吸引更多的小“捡漏”羊毛党。

等平台意识到时,黑产早就把大头变现。调查时间长且结果未知,如果这时候平台“砍单”(订单被平台取消),反而会遭遇更多用户的投诉。


不要和羊毛党合作,他们会薅得你怀疑人生

小南 25岁 男 电商平台风控运营

只要身边有朋友从事电商行业,我都会送他们一句箴言:不要和羊毛党合作,他们会薅得你怀疑人生。这20多个字,是我用几十万人民币换回来的血泪经验。

刚毕业时,我在一家主打内容电商的创业公司做运营。对于许多新平台来说,羊毛党的出现不一定是坏事:他们会带来销量、流量、增加商品曝光,成本甚至比营销费用低。

所以一开始,我们默许了羊毛党带日活的策略,只是私下警惕一些活跃且经验丰富的羊毛党账户。

最开始我们采用了发文给奖励的激励模式。只要用户发文符合我们的标准,就按篇发购物卡。当周,用户活跃数据一下就上去了。

有点像当初大众做电影评论时候,通过一条内容几十块钱吸引用户入驻


年终。我们组织了一场全平台的发文、点赞排行活动,每天给排名前10名的用户发单价1000元的礼物,一共发10天,用户活动期间只能获奖一次;整个活动的采购金额超过10万元。

活动规则很简单,只要发文的用户就获得参与排行,越多人点赞,排名越高,但是每个人每天只有10次点赞机会。规则漏洞很快被找到——只要分批集中点赞,就能获得礼物。

于是在资深羊毛党的策划下,有100个用户团结了起来,这100个用户其中不少还有连带关系,甚至是羊毛党的小号。

随后100个用户被他们分为10批,一批10个人,当天剩下的90个人只能给这10个人点赞,然后这10个人也互相点赞,于是每个人保底有99个赞,再随便注册几个小号,就能过100。

她们甚至还分化出了盯榜者、发动身边新用户组、风控组。

其中风控组还优化了投票流程——怕被我们认定为刷票,也怕其他的用户抱团刷赞,所以每天分成几批点赞,大部队都在活动结束前十多分钟统一点赞,让其他自然用户根本来不及反应。要知道我们当时Dau才一万出头,普通用户最多获得30个赞。

但是我们的用户数量依旧没有提高,甚至形成了了不发礼物,羊毛党带着用户不发内容的“抵抗”局面;所以后面项目的被公司给“优化”了。后来我们做复盘的时候,发现我们被羊毛党薅了大概有近百万元,但是整个用户量,和我们最开始启动时没有差别。


也是这个事情,让我转型成了风控运营,见证了更多的“羊毛党”。


我现在经常逛一些“羊毛党”小组,就是为了了解羊毛党薅羊毛手法,在工作中避免一些漏洞


我的工作主要是抓出羊毛党,有一些简单的分辨方式:


比如同一账号,短期内大量购买产品,随后立即要求退款不退货;

同一字段的账号某一时间内大量下单;

同一收货地址,短时间出现不同账号的大量下单;

某个产品低于价格区间,疯狂的被购买……


这些都是我每天要处理的日常。


不过更多时候,这些零散的羊毛党我们是没办法识别的。


尤其是有时候店铺运营人员设置错误;或者想和一些机构合作“刷单”,结果被羊毛党黑吃黑了的情况也是存在的。


很多羊毛党之前就是专业的运营,对平台规则极其熟悉。遇上“砍单”也能找到规则捞一笔,更别说一些新开的店铺,请的都是没什么经验的新人了,遇上了完全不讨好。


尤其是一些涉及到技术领域、比如信用卡领域,羊毛党的手段更是凶残。


说到底,羊毛党就是一群利用规则漏洞获利的人,这样的人你谈什么合作呢?



我被羊毛党薅到关店,还和朋友反目

小向 女 26岁 店主

大学时和好友合伙开店,我曾因为设置错误、引来一大批羊毛党,最后薅垮店,还让我们彼此反目。

当时我们没钱请人,进货、上新、打包、发货、售后都是两个人包揽,时常超负荷工作。

有次晚上我看花眼,不小心设置错了数量和价格,进价10块钱的东西最后只卖不到1元,我没发现就去睡了。

第二天起来,发现“爆单”了。当时第一反应是惊喜,按照我们小店的排名来说这几乎不可能实现,结果后来擦发现,是我设置错了参数,导致羊毛党前来薅。

大部分订单集中在后半夜,显然是因为bug、奔着捡漏去的,每个订单都拍了不止一件产品。

当时我们采用“以销订量”,(进少量现货,卖得好再追单),所以每一个产品的库存我们都设置的9999个:也就是说我们这个进价10多块钱的产品,以几毛钱的价格卖出了9999件。

如果全部发货,只能换回一两千块钱。我们决定一个个联系卖家,请对方退款,如果对方不同意,再补偿对方5-10元人民币。

我们低估了羊毛党的野心:羊毛党靠这个发家致富的,当我们要求对方选择“个人原因”退款时,没人愿意配合;更有甚者,在我们还没有说出要补偿红包的时候,甚至说 “100块钱我就取消,不然我就要求发货”。

恶意羊毛党太多,我和朋友关了店,这样是损失最小的办法,要是发货,10多万就没有了。

关店的时候,朋友怨我,我也挺自责。后来遇到一个选择“坚持”的同行,听闻他的结果,我反而轻松了。

同行的店铺规模比我大,也是因为设置错误出现了被羊毛党薅的情况。他去劝说人家退单,谈不拢的退款补偿,还不行的就坚持发货,一共赔了几十万。后面货款跟不上,店铺还是倒闭了。

如果时光能够倒流,我一定不跟朋友开店,就算开店了,我也绝对不马大哈了。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均为化名)



点击在看,即刻变好看

    本文由自媒体作者腾讯科技投稿,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