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重庆方所

做書 做書 2020-06-24

上周的某天,我突然接到“做書”编辑的一个电话,“6月25日,方所重庆店就要闭店了,你来写一篇文章吧,这个事情你来做最合适。”不由分说,就把这个任务摊派给我了。


不过他说的好像也没错,可能确实我来写这篇文章很合适。方所重庆店开在观音桥,这个地方类似北京的西单,是个很繁华,人流量也非常大的商业区,也是我从小长大的地方(不过在我小时候,这里可没现在这样繁华)。

我小时候的家,距离现在方所重庆店的直线距离也就三五百米。书店所在这栋五六层楼的商厦,在我小时候是一个大型农贸市场——观音桥农贸市场,简称“观农贸”。随着城市化的进程,观农贸搬出了市区,搬到更远的地方去了。六七年前,这栋楼被改造成了一座高档百货商店,商场方面力邀方所入住——为了给商店的调性加分。

我以前小时候上学放学,都会路过这里,经常周末跟着妈妈去农贸市场里面买菜,如果我没有记错,方所所在的地方,就是以前农贸市场里面卖水产品的那一个片区。

仔细回想起来,之所以大学毕业之后我会选择去出版社工作,和观音桥有很大的关系。因为在观音桥车站下车到回家的路上,有一排小书摊,十几二十个的样子吧。那个年代还有图书批发市场,重庆的图书批发市场在菜园坝,书贩们去菜园坝批发了书,就来摊子上卖,每个摊子都各有特色,卖不同品类的书。短短一段路,我要走好久。


我记得就是在这些书摊上,我看完了第一本《哈利·波特》;我也记得当时拿到姨婆给的一笔巨款压岁钱,就去书摊上买回了全套蔡志忠漫画;我也还记得当时在书摊上看了好多鬼狐仙怪故事。但是,我不记得这些书摊从什么时候起就消失了,仿佛突然之间。据说,现在各地的图书批销市场也消失得差不多了。

我离开家去北京上大学的那一年,我家被拆迁了,因为要修观音桥步行街。也正是有了观音桥步行街,这一带一下子繁华了起来。七年前,我从北京回到重庆。差不多就是那个时候,方所来重庆看店。

当时听说他们要入住观农贸改建的那个商场,其实我内心是很矛盾的。一方面,很兴奋很开心,离家那么近的地方会开这么棒的一家书店,简直是太棒了!另一方面,又有点儿为他们担心,那个地方从地理位置上来说,不算太好,商场能运营得好吗?书店呢?

很快,书店真的就开起来了。第一次去,真的被美到了!!这就是一个书店应该有的样子呀。高高大大的木制书架和书台那么稳重,橘红色的灯光那么温暖,儿童区的步道宛如旋转滑梯,空间设计很妙,很适合小朋友在里面探索。


比书店软装更赞的,是它的选书,真的是一进去就出不来。方所的选品怎么能这么好呢!尤其是港台书和进口书部分,确实是弥补了重庆书店的一大空缺。它家的港台书和进口书虽然比某宝略贵,但是你可以在书店里看到、摸到实物之后再买。在书店买书的感觉,和在网上买书的感觉,那是完全不一样的。

有了方所之后的观音桥,感觉都不一样了。这不仅是观音桥的文化客厅,也可以说是这座城市的文化客厅。在书店艺术书区前方,有一个小展区,几乎每个月都会办一个有意思的小展览,比如2017年3月的展览是“多情的纸”,这是当时我拍下的一些照片,我真是佩服这个书店,能做到这个地步——引导读者。


还有一次,我在书店的小展区“碰到”了Mr. King,对,就是大名鼎鼎的Laurence King出版社(涂色书《秘密花园》英国)的老板。哦,原来他们给LK的书做了一个小展览。我拍下照片发给了LK的版权经理Janet,Janet当然紧接着就发给了King先生,大家都觉得这个书店简直太棒了吧!!!!


每一个木制大书架的侧面,是一块黑板,上面的文案据说都是店员手写的,过段时间就会变化,也经常引得我驻足看半天。这个书店的店员都是诗人吗?




每周末,书店都会有讲座。不回想一下不知道,一想真的是吓一跳,我陪那么多作者译者在这里做过活动,申赋渔老师,朱赢椿老师,于晓丹老师,高爽老师,戴前锋老师……

我还记得,开车接申赋渔老师去书店,结果路上有点儿堵,车开到商场后门,申老师担心会迟到,在大马路上就下车了,从商场后门进去的。讲座结束后,带他从前门出来,感觉他颇有些吃惊,为什么二楼对应着一条马路,一楼对应着又是另外一条马路呢?到底哪里是一楼??

我还记得《天文之书》的译者高爽老师在书店做讲座,讲天文史,一讲就讲了两个小时,我真是从没见哪个译者在书店讲座上讲这么久。当时高爽老师是北师大的年轻讲师,敢情他是把这里当大学教室了。更令人惊叹的是,高老师讲了这么久,下面满满当当的读者居然就坐着听了这么久,几乎没有中间离场的,真的是把我惊到了,方所的读者素质也太高了吧??!!

我还记得《东京本屋》的作者吉井忍在方所做讲座,我都好多年没有见她了,幸好有方所书店的讲座,我们在方所又一次见面了,她跟我说:“这个书店真好呀!你回重庆,真好呀!比在北京好。”

这座商场的定位是高端的,但是经营了两三年都不见起色,商人是很现实的,很快商场就转型了,由高端商场改为了奥特莱斯。人流量一下子倒是大起来了,但是好像不太适合方所了。方所书店和周围的环境显得格格不入,我每次去,都忍不住为这个书店感到难过。

有一次,我听到有顾客问店员“这里的书打折吗?”店员回答“加入会员之后有折扣,否则就不打折的。”顾客接着问:“为什么你们不打折?周围的店都是三折五折呢?”店员无言以为。

所以,还是关了好,开到更合适的地方去。既然已经那么不适合了,为什么要继续硬撑着呢?

5月31日,诚品敦南店闭店,网上唏嘘声一片。我也理解有所谓情怀,但是大家似乎有点儿忽略了:敦南店闭店的同时,诚品信义店全新登场了呀!诚品信义店有三层,仅仅是图书所在的三楼面积就是敦南店的2.5倍,图书品种也是敦南店的1.8倍,超过17万种。

更别说这里还有最大的黑胶唱片馆,生鲜区,世界各地的美食。如果变得更好,为什么不呢?连三岁的小朋友都知道“刻舟求剑”不科学。如果世界都已经变了,那么为什么书店不能变呢?甚至为什么出版业不会变呢?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中有一句经典台词:人生就是不断地放下,然而遗憾的是,我还没来得及与你们好好告别。谨以此文向方所重庆店告别。

我相信,总有一天,会在重庆与一个更好的方所重逢的!

▽ 点击阅读原文,了解做書最新线上课程
    本文由自媒体作者做書投稿,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