町町单车创始人创业失败后:父母入狱,女友分手,艰难度日

腾讯科技 腾讯科技 2020-06-24

他表示,虽然自己一年能挣100万,但银行卡总是被冻结。目前自己大概欠款400万,别人欠自己2200万。再次希望能够得到法律的援助。


来源:三言财经(ID:sycaijing)

作者:丰收


你还记得町町单车吗?

6月21日晚间,町町单车创始人丁伟在社交媒体发布长文回顾这几年的生活。从开保时捷的“90后明星创业者”到负债累累的“最惨富二代”,町町单车创始人丁伟迎来了人生的巨变。


文中丁伟写了这几年的经历,出事后家族群不再有人吱声,连亲舅舅都彻底失去联系,最疼爱自己的姑姑也不幸车祸去世。

父母入狱、家族破产、创业失败再到女友分手,丁伟感慨不已,对朋友的安慰已经麻木。

文中他提到,由于涉及到父母的官司,他担保的400万导致自己成为“老赖”,银行卡被冻结、出行受到限制,找工作都变得艰难。而自己还要承担父母狱中的开支,照顾奶奶,积累的原始资本已经消耗殆尽。


他提到一条出路,就是把别人欠了自己2200万的债务要回来,但是前期要支付数十万的律师费用,这又让他陷入困境。考虑到费用问题。他很希望得到法律援助。

他在微博发布的另一篇文章《破产的创业者如何被逼到放弃?》中详细描述这几年的生活。

2018年3月,丁伟去了一家人工智能汽车整合服务公司工作,税后月薪15K。同年7月被调到上海,工资也涨到了20K。但是12月却发现自己已经被限制乘坐飞机了,银行卡中的11万积蓄也被冻结。

为了增加收入他开始在微信里卖珠宝,因为此前经营过珠宝店。工资也再次上涨,达到25K。

2019年父母的案子结案,被判入狱,丁伟终于可以去探望父母。不幸的是,2019年8月底,在去探视的路上发生车祸,姑姑当场去世。

2020年1月,丁伟的工资卡再次被冻结,打到工资卡里的钱也都无法使用。丁伟决定创业,公司董事长承诺提供150万的天使投资,年前已经兑现了35万用于软件的一期开发。

但是受疫情影响,前司的情况也不少,所以自己再也没有提投资的事了。

今年4月,他不得不改变方向,决定先做流量,便筹资10万开始拍摄短视频,在短视频平台上还开设了小店,但是提现时发现银行卡再次被冻结。

他表示,虽然自己一年能挣100万,但银行卡总是被冻结。目前自己大概欠款400万,别人欠自己2200万。再次希望能够得到法律的援助。

公开信息显示,丁伟还参加过中国好声音和超级演说家,最终走到中国好声音海南省决赛。


从“追梦人”、“町町单车创始人”这些能够带来流量的字眼中,我们看到丁伟正试图用自己的方式在改变现状,但还能回到从前吗?


曾经开豪车的富二代
父母宠爱生活无忧

丁伟出生于1994年,直到父母入狱、创业失败之前,他都过着富足的生活。


丁伟出生在江苏泰兴,父亲丁万青是当地颇有盛名的企业家,家族有两家珠宝店、两家服装厂、一家食品厂、20家金融店。甚至初中时每个月就能拿到三千多块钱零花钱。

出事前,他同时拥有两辆保时捷、一辆卡宴,名下有十来家公司。


曾出国留学未完成学业中途回国,父母也未曾责备,父母对他可以说是溺爱。而父母也很放心把一些生意上的事情让他参与。

2016年,辍学回国的丁伟接手了家里在上海开的珠宝店。22岁的他觉得这份工作“只是执行总部派发的任务”,根本无法实现自我价值。

而当时正式共享单车大火的时候,丁伟觉得发现了机遇,便打算大干一场。

这得到了父亲丁万青的支持,丁伟拿到了2000万的创业基金。

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丁伟曾表示如果没有父亲的主动推动,自己是不会做共享单车的。但也许这句话只是对这场创业失败的辩解。


三个月后,丁伟安置好珠宝店回到南京时,父亲已经租好了办公楼,办妥了工商执照,还招聘了二十几人的团队、安排了副总,甚至已经造出了町町单车的样车。

此时的丁伟踌躇满志,想要干一番大事业,但终究还是吃了年轻的亏。


“保时捷油漆”共享单车
丁伟曾被称为“90后创业明星”

丁万青给这家共享单车公司取名“南京铁拜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摩拜“mobike”是用了mobile和bike含义,但“铁拜”就有点让人摸不到头脑了。

丁伟曾表示并不喜欢父亲取的这个名字,“他说铁拜要比摩拜厉害,非要叫这个名字。这么老土会是我起的吗?”

有了玩跑车的经历,丁伟对单车进行了一番魔改,最有话题性的是他把町町单车的轮毂用漆调成了类似保时捷的荧光烤漆,并配上了镁合金轮毂、碟刹和不掉链技术。


这导致单车的成本大增,每辆车在1600-1700元,要知道ofo每辆车造价成本才200多,看样子成本也是要对标摩拜。

之后,町町单车开始以每天500辆的投放量迅速占领市场。丁伟曾表示,到2017年4月份,一共投放了将近1万多辆单车,拥有了15万注册用户。以每人199元的押金计算,收取了押金约3000万。

事实上,按照造车成本来算,那2000万几乎所剩无几了。

不过当时共享经济风口正浓,有大量的投资人愿意买账。

当时丁伟频繁出现在媒体采访和政府会议中,町町单车也成了媒体口中“本地共享单车第一品牌”。七、八家找上门来的投资机构都因投资金额“仅有几百万”被丁伟拒绝。

但很快事情出现了变局,这是丁伟此前没有想到的。而这次问题正是出现在了父亲的身上,丁伟和町町单车瞬间发生了逆转。


父母因涉嫌非法集资入狱
丁伟受牵连进看守所40天
町町单车项目不疾而终

2017年7月初,丁伟的父母因为公司债务问题接受了调查,不久之后,丁伟因为是公司的股东,也进去接受了调查,在看守所待了将近40天。

据了解,涉事公司是丁伟父亲名下的江苏省泰州市泰兴市普发创投(以下简称普发创投)。

普发创投名义上做理财,实际上就是p2p。2016年底开始,普发创投出现兑付困难,投资者向法院起诉要求偿还,法院审理认为普发创投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根据“先刑后民”的原则,将案件移送公安机关处理,经侦介入调查。

2017年6月,丁伟父母因涉嫌非法集资被捕入狱,丁伟整日买醉。与此同时,不少用户要求退还单车押金,町町单车陷入舆论风暴。

2017年8月下旬,丁伟因为同是普发创投的股东,被带走协助调查,直到在看守所呆了40天后才出来。

在丁伟进进看守所期间,网络上开始出现町町单车“跑路”、公司“人去楼空”的消息,丁伟也被贴上了“骗子”的标签。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在丁伟父亲入狱之前,也就是在2017年4月将町町单车的所有人进行了变更。南京铁拜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股东由丁伟、丁万青变成了丁金玉、丁万青,法定代表人则由丁伟变成了丁金玉(丁伟姐姐)。

但事实上经过这次变更,丁伟可以不再牵扯进町町单车的纠纷中。老父亲可谓用心良苦。

在丁伟从看守所出来,他才得知父亲已经退还了14万用户的押金,只剩下1万用户押金没有解决。而女朋友在他被抓那天“吓掉了孩子,还迫于家人的压力和别人订了婚。”

丁伟坦言自己除了几百万的债务,一无所有。

对于创业失败,丁伟承认自己缺乏管理经验,吃了年轻的亏。

在他文章的评论中,不少人为他加油,“我相信你会渡过难关的”。视频的评论中,同样很多人表达了支持。


在昨晚文章的最后,他写道“我有怀疑自己泪腺堵住了,说完这些我不但不想哭,反而又笑了一下。加油,我还年轻”。

以下为丁伟自述全文:




点击在看,即刻变好看

    本文由自媒体作者腾讯科技投稿,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