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秘的角落》:恶童之恶,从何而来?

雅君的好用分享 雅君的好用分享 2020-06-24

这有提升你幸福感的


最近看了电视剧《隐秘的角落》,看完后意犹未尽,又去读了紫金陈的原著小说《坏小孩》


今天这篇,就想和你聊一聊对剧和书的感受及思考


会涉及剧透,建议介意的同学,不要再继续往下看哦。




————此处是有剧透的分界线————




01


先说,剧和书有什么不同呢?


不同之处还挺多的。


简单来说,剧把书中的故事,亮度整体调高了,又补了光,还加了柔光滤镜。


剧中,你所能看到的,人和人之间的善意和爱意,远远多于书中呈现的世界


剧中人物,行为的核心推动力,更多是因为爱。他们对爱的渴望(有时这份渴望是病态的,但依然是对爱的渴望),以及对失去爱的恐惧,成了他们做事的动力。


用剧中张东升的台词来说就是:“你们有没有特别害怕失去的东西?有时候为了这些东西,我们会做不愿意做的事情。


而书中人物的行为动力,则更多是为了金钱,为了自保。


剧中所有事情的引子,是普普弟弟得了白血病,需要做手术,普普想帮弟弟筹30万手术费。为此,把普普当妹妹的严良带着他离开福利院去筹钱。


后来,严良、普普、朱朝阳三个小孩之所以会拿着相机,找张东升勒索30万,也是为了用这钱去救普普弟弟。


他们三人里,尤其是严良、普普二人,都是为了别人而让自己身处险地。普普是被亲情驱动去救弟弟,严良是被友情驱动而帮普普。


而朱朝阳的心思虽然更微妙,但他参与此事,也有为朋友的成分。


但到了书中,并不存在“普普弟弟得了白血病”这事。事实上,书中,普普弟弟早就死了。


书中,普普被问及弟弟时,说了这样一段冷酷的话:“(我弟弟)已经死了,跟我妈一起死的,听说我弟弟是我妈偷偷跟其他男人生的野种,不是我爸亲生的。所以别人冤枉我爸杀了她们俩,结果害我爸爸被枪毙,我真恨死她们了!我真恨不得她们俩再死一遍!”


书中,他们三人能一起合谋敲张东升30万,都是为了自己利益


普普和严良(剧中严良这角色,在书中名叫丁浩)想靠这笔钱,在外生活,不想再回到虐待他们的孤儿院。


而朱朝阳起初在普普提议,把相机卖给张东升换钱时,是不愿意帮忙的。



他不仅不愿参与,还考虑过用举报把两人送回孤儿院。而且,这是在他明知,两人在孤儿院过得生不如此。普普在孤儿院被死胖子院长乱摸(性骚扰)、严良被死胖子殴打、关禁闭的前提下,依然有过的念头。


他当时没举报,不是因为他多在意朋友,而更多是因为他担心如果做了,会被记仇的两人报复


书中,他后来变得愿意和严良(书中叫丁浩,我后面就统一用严良来称呼)、普普一起敲诈张东升,是因为中间发生了一件大事——他杀人了,他把妹妹推下楼摔死了。他需要严良、普普帮他保守这个罪恶的秘密。


书中写道,他觉得“如果那个杀人犯真愿意拿出一笔钱,买下相机,那么普普和耗子接下来几年的生活就有依靠了,他们也一定感谢自己,不会出卖他。而且,勒索杀人犯是三个人的共同犯罪,彼此的秘密都会保护着



02

类似的不同,也发生在张东升这个角色身上——在剧中,挽留徐静的爱,是他杀人的主要动力。而在书中,谋财才是他的目的。


在剧中,他杀死岳父岳母,是因为两位老人支持徐静离婚。他在下手之前,还试探了两位老人对其婚姻的态度“你看,我还有机会吗?”在确认二老不会帮他后,才下了杀手。


同样的,他也不是从一开始就要杀徐静。剧中,他虽知徐静出轨,但依然期待徐静回心转意。最后是在反复试探,确认徐静不会回头后,才执行了杀人计划。


而在书中,他从一年前知道徐静出轨后,就布好了局,要灭妻子全家以继承财产。杀岳父岳母是第一步,下一步就是杀徐静。


书中还有个细节是,因为他在此期间伪装出来的虚情假意,导致他岳父岳母还向着他,帮他劝徐静不要离婚,但他照样杀了两位老人。


可见,和妻子的感情是否能挽回,岳父岳母是否能接受他,并不会左右他杀人的计划。他在意的只是能否顺利拿到妻子家的财产


在徐静死后,书中写张东升的内心想法是“徐家包括五套房子和不少的存款资产,都是他一个人的了…他的心情很好。”




03

我看时,会觉得书中的世界,真的是太黑暗压抑了,是一个亲情、友情、爱情,所有感情都在分崩离析、腐烂变质的世界


而剧中的世界,虽然也有龌龊、算计,但整体而言,要温暖、明亮得多


在亲情上,书中朱朝阳父子关系淡漠又无情。而剧中,二人父子情深得多。


具体来说,书中朱永平在朱晶晶面前,不愿意承认朱朝阳是自己的儿子,而说朱朝阳是他朋友的侄子,还让朱朝阳在朱晶晶面前喊自己为叔叔。


在朱晶晶死后,王瑶找人往朱朝阳身上泼大粪后,他所做的只是拿钱去摆平儿子和前妻,让儿子“算了”。


朱朝阳后来为了避免被朱永平和王瑶查出真相,也因为图谋父亲财产,而用计杀死了二人。


而在剧中,朱永平对儿子付出了更多真心和照顾。他会在听到录音里的拉链声后,自扇耳光,会带朱朝阳去游泳,会在朱朝阳被王立欺负时,挥拳打王立。会为了朱朝阳,对王瑶抛狠话。最后还为了救朱朝阳,而死于张东升之手。


在友情上,书中朱朝阳对严良更多是利用


他在写给警方看的日记里,把推妹妹坠楼这件事,嫁祸到了严良头上。


为了增加可信度,他还在写给警察看的日记里,故意把严良形象塑造成一个混混。他写,严良手臂上刻了“人王”,是因为严良想做社团大哥,想当“人中之王”。但其实严良告诉过朱朝阳,他手臂上的纹身是“”,是他喜欢的女生李全全的名字缩写。这次他从孤儿院逃出来,也是想去看看那位和他一直通信的女孩。


在爱情上,书中普普爱慕朱朝阳。朱朝阳知道此事后,利用普普对他的爱意,操控普普,帮他毒死父亲。


他在日记里也没有放过对普普的抹黑,他写普普小时候就曾经把同学推进河里淹死。但其实普普告诉过他,她从来没做过这件事,她是被冤枉的。


总结就是,他不仅利用普普和严良为自己杀人,还把两人因为把他当朋友,而跟他分享的心事和委屈,变成冤枉他们的材料,以此突出自己的善良、无辜。


他利用日记,让警方以为,坏事都是普普、严良两个坏小孩做的,而自己只是个被动卷入的好孩子。


我看书看到这里时,停了下来,平复了好一会心情,才能继续读下来,因为太为严良和普普心痛了。


而在剧里则没有放入以上这些非常直白体现朱朝阳黑暗面的内容



04



剧中对朱朝阳心机的展现,相比书中,要少得多也隐晦地多,属于那种你看到时,会觉得这孩子举止有点奇怪。如果不仔细琢磨一下,不会意识到他的心机的程度。


比如,朱朝阳在餐厅厕所里,故意大声和严良说话,好让偷听的张东升知道严良想举报他,并且严良那里还有一张复制卡。


但其实,真的复制卡在他手里。他给严良的是一张空白卡。但就用这张空白卡,他成功引起了张东升对严良的杀意


他这么做,是想借张东升之手,除掉严良。因为如果严良举报张东升,那么他和严良、普普二人的关系就会被警察发现,进而会暴露朱朝阳和妹妹朱晶晶坠楼身亡一事的关系。



书中,他也有用借刀杀人这招,但用得要更彻底、更邪恶


他明知道张东升会在他们三人都到齐,还带上相机的情况下,会灭他们的口。他依然安排了三人一起出现在张东升家里,并打消严良和普普对张东升的戒心。


这么做,就是为了给张东升创造杀死严良和普普的机会,


而他因为早有防备,没有中毒,还用之前准备好的匕首反杀了张东升,并将现场伪造成严良杀死张东升的样子。



在此之前,他多次跟普普、严良说,你们是我最好的朋友,许诺以后长大了,有钱了就会照顾他们,会暗示普普自己喜欢他,会跟严良说,长大了开了公司请他当副经理。


但所有这些话,更多是他拉拢、安抚人心的手段


我其实相信,书中的他有把普普、严良当成好朋友。只是,即便是好朋友,他在利用时,也绝不手软。在好朋友的存在对他利益构成潜在威胁时,他就会干净利落地牺牲掉好朋友。


书中的朱朝阳,最后的形象是一名精明又狠毒、不受道德约束的利己主义者



05


可是,这样自私自利的主角是很难让人代入共情的。


讲述这样一个黑暗的故事,哪怕不考虑审查因素,也肯定会不够有观众缘。


所以,在剧中,朱朝阳的黑化程度被大大减轻了。不仅如此,从普普到张东升到朱永平…几乎剧中所有主要人物都被“美白”了。


比如,普普在书中会出“把她(指朱晶晶)的头弄到厕所的大便里”这种恶毒主意,来整朱晶晶。你很难喜欢这样的普普。


所以,在剧中,这些情节都被改掉了。


剧中普普只是不让朱晶晶离开,要求她答应以后不再欺负人才让她走。



而且,在剧里,还对普普做了一个非常重要的改动——把普普的年龄调小了


书中普普十一二岁,已经来过月经初潮,情窦初开,会喜欢朱朝阳,属于青少年。


而剧中,普普还只是一个目测年龄只有七八岁的小女孩(扮演普普的演员在演这部戏时是九岁),属于儿童。



把普普幼龄化处理后,使得观众更容易相信她在剧中表现出的善良。只有七八岁的她因为年龄实在太小,还没有来得及见识那么多丑恶、歧视,还没有来得及被污染,于是保存天真,也是可以让观众信服的。


但如果把普普的年龄设定成和书中一样,普普依然和剧中一样善良,说服力会弱很多。


也因为年龄调小,使得故事中普普和朱朝阳之间的感情,不再有爱情成分,而成了纯友情,成了哥哥和妹妹之间的感情,少了一些成人世界的复杂性,整体更儿童。


三个孩子中年龄最小的普普,于是可以在剧中承担起最多给故事“提亮”的工作。她的人设,就像一道光,照进了暗色空间。



她会帮朱朝阳刷被朱晶晶踩脏的白色运动鞋。她会细心发现张东升手指破了,给她贴创口贴。


她明知道自己对猫过敏,会被猫引发哮喘。她依然不顾自己身体,而去寻找走失的猫,最后因哮喘复发而死亡。



当然,剧中结尾,明着拍的是普普和弟弟配型成功,都活了下来。但在我看来,那段属于“童话”,或者说,时为了过审而拍的幻想场景。原著作者紫金陈也在微博上暗示:“有些人应该死了,但是必须活下来。



06

朱朝阳和张东升这两个人物,从名字上就能看到明显的关联:朝阳东升


书里,朱朝阳和张东升在犯罪上的师承关系相比剧中,会更明显



书中,朱朝阳第一次杀人是推朱晶晶坠楼,当时虽然是激情犯罪,但这其实也是对张东升推岳父母坠山的下意识模仿


之后,他从一时冲动摔死妹妹,变成了有计划要杀死父亲和王瑶。朱朝阳为此用相机威胁张东升告诉自己他杀妻子的方法,并按部就班用学会的毒杀法,出掉了父亲和继母。


不仅如此,在杀父亲和继母时,他还升级了张东升的杀人手法。朱朝阳自己没出面,而是指挥张东升、普普、严良替自己杀人。


到朱朝阳第三次杀人,他把借刀杀人这一招玩得更好了。他借张东升毒死严良、普普后,反杀了张东升。


到此时,朱朝阳成了进化版的张东升,更有心机、更善于伪装、更狡诈毒辣


我在读小说原著时,会觉得,书中的朱朝阳像一个放大镜,他会把自己感受到的恶的能量,聚焦后投射出去



书中有写,在学校里,朱朝阳被同学叶驰敏欺负。叶驰敏摔了相机,却污蔑是朱朝阳摔的。她还往自己头上泼水,自导自演苦肉计,陷害朱朝阳,说是他用水泼她,害朱朝阳被老师痛骂。


朱朝阳在叶驰敏这里“见识”到的苦肉计、以及编造谎言嫁祸他人的方法,后来被他用在了普普、严良、张东升的身上。



而叶驰敏之所以针对朱朝阳,是因为在书中,叶驰敏的爸爸叶队总拿朱朝阳教训女儿。书中对叶队这个人物的描写是,他“在家中遇着工作不顺心,脾气大得很,动不动就把自己当兵的那一套拿出来”,“审犯人一样得审女儿”。


可以说,叶驰敏对朱朝阳的恶意,和她爸爸对她严苛要求和粗暴态度是有关的。她无力反抗父亲,继而把怒火宣泄到了“别人家的孩子”——朱朝阳身上。


如果叶队不是一个这样以成绩评判女儿、不断给女儿施压的爸爸,叶驰敏可能也就不会屡次对朱朝阳耍阴招,欺负他。


而在剧中,叶爸变成了温柔宽厚的好爸爸,会主动劝女儿不要太在意名次。我其实觉得这一点,改得不是那么有说服力。



因为剧中叶驰敏的人设依然是非常在意成绩的,她会在朱朝阳值日时往地上扔纸团,会给朱朝阳脸色看,虽然没有拍更多的霸凌朱朝阳的细节,但这个人物的性格已经呼之欲出。


我看时会觉得,剧中那个心态平和的爸爸怎么会培养出这么看重成绩、嫉妒同学的女儿?我会觉得书中叶爸的形象,和剧中的叶驰敏更像一对父女。



07

书中,朱朝阳黑化的最大转折点发生在朱晶晶死后,朱永平找他,为之前对他关心不够而道歉,还给了他钱。


朱朝阳当时的心理活动本来是“瞬时,他开始后悔怎么会有弑父这么可怕的想法。顷刻间,他所有的报复念头都消散了。”



但就在他以为爸爸真的关心自己时,他发现,这一切都是演戏,是爸爸怀疑他而想套他的话,不仅如此,爸爸还把他们聊天内容录了音。


就如书中这章的章节名“被抛弃的孩子”一样,在这一刻,朱朝阳所感受到的是被至亲之人抛弃。这让他心底对人间感情的一点眷念也熄灭了


此后,他便走上了有计划的弑父杀友之路。


这段让我想起《登天之梯:一个儿童心理咨询师的诊疗笔记》里的句子:


“被那些本来应该是爱自己的人所伤害,所抛弃,被剥夺了一对一的联接关系,这都会让人失去安全感和价值观,变得没有人性——这些都是非常具有毁灭性的经历。因为人是社会动物,落到我们身上的最大灾难肯定包括人际关系的缺失。”


不止是朱朝阳,书中的普普身上,也能看到这种被大人伤害,并学习了大人恶行后,留下来的恶之印记


比如,书中的普普为了恐吓朱晶晶,会教唆严良从下体拔下X毛塞入朱晶晶嘴里。而她之所以会这么做,显然和她在孤儿院里被“死胖子”院长性侵的经历有关


书中她对“死胖子”院长骚扰她的场景回忆是:“他把我带到单独的房间,脱了我衣服裤子,要摸我…有好多次,他还脱了他的裤子,把他的小鸡鸡塞我嘴里,臭死了,他小鸡鸡上还有很多毛,几次塞到我嘴里,太恶心了,每次都想吐…不光是我,他还强拉其他女生去,很多女生都被他摸过。”


普普其实并不知道“死胖子”对她做的事情具体是什么,她只知道死胖子是用很糟糕的方式在欺负她。而她想欺负别人时,却不由自主模仿了“死胖子”的行为


你会发现,普普和朱朝阳,并不是天生恶童,他们的恶是后天习得的恶


普普和严良,最初也并不愿意帮助朱朝阳弑父。但朱朝阳提醒他们,如果二人不帮自己,朱朝阳杀死妹妹的事被他爸调查出来后,普普和严良也脱不开干系,就会被送回孤儿院。


而孤儿院里死胖子院长一手遮天,普普和严良死都不愿意回去那个会性侵、虐待、殴打他们的地方。这才最终答应铤而走险。在二人看来,就算犯罪,进了少管所,也比回孤儿院强。





此处,其实是在暗示,成人世界里的阴暗,使得孩子不但没有避风港可回,还迫使他们为了避免被恶行伤害,而不得不在错误的路上渐行渐远


书中的世界里,大人们没有好好保护、教育孩子。反而在孩子面前,展现了成人世界的肮脏、罪恶,反让孩子们有样学样地学会了如何虚情假意,如何施暴、杀戮。


在书中,三个孩子既是受害者,也是作恶者



08

而在剧中,删掉了很多“不和谐”的元素,比如像熔炉一样的的孤儿院,删掉了普普和严良这两个孩子作恶的戏份。



剧中还加了书中没有的正面角色,一个“好大人”的代表:热心民警老陈。他热心、有正义感、想要收养照顾严良,不求回报,三番五次救严良,最后还帮严良挡刀。


剧中也把严良爸爸的设定从书中那个“让孕妇妻子诱骗女学生来家里供自己强奸的纯人渣”,变成了“为兄弟强出头,最后自己背锅被抓”的傻憨憨。


剧中严良爸爸行为虽鲁莽、但人本性并不坏。这使得严良在剧中展现的善良和正义感多了一些来处。他对待朋友的赤诚,和他那个讲兄弟义气的爸爸有几分相像。



可以说,剧里,为了让小孩子们的行为不那么邪恶,于是把大人们整体都变得比书中的大人更善意,更温暖。这也算符合逻辑。


大人们给孩子提供的生长环境像土壤,孩子是土壤里长出来的植物。


如果想让植物体内少点毒素沉淀,那么就需要大人们净化孩子生存的环境。



09

最后想说一下结局,最后两集,有明显的为了过审而(不得不)强行圆满的痕迹



朱朝阳再次来到朱晶晶坠楼的杂货间,向警察复述当时发生的事时,响起了普普的声音“她要摔下去了”。“要摔”说明当时朱晶晶还没有摔下去。就算朱朝阳没有推朱晶晶坠楼,起码也是见死不救。


而结合普普写给朱朝阳的信里那句:“少年宫的那件事情,我从来没有跟严良哥哥提起过,也不会告诉任何人,我会永远替你保守这个秘密。”当事情到了要“永远替你保守这个秘密”的程度,说明这个秘密足够黑暗,那么,很可能是朱朝阳推了朱晶晶,导致其坠楼身亡。



紫金陈也说,“最后一个镜头删了窗户外的镜头”,而这个被删掉的镜头应该就是朱晶晶挂在窗外,还没立刻掉下去,朱朝阳见死不救甚至伸手一推的镜头。


看过原著后,我会觉得剧里所拍的这个结尾,应该是朱朝阳在日记本里写给警察看的版本。



那些阴暗到骇人的部分被遮掩起来了,没有在银幕上直白呈现出来。


但你会透过那些连接不上的剧情、奇怪的转场、诡异的光线和音乐里,感受到故事里没被讲述出来的真实暗面



10

我在看时会想,剧中,朱朝阳这样一个家长、老师眼中的“好学生”,为什么会成为三个孩子中最有心机、最为阴暗,最能点题,原著名《坏小孩》的那个呢?



朱朝阳会让我想到电影《阳光普照》里阿豪的那段台词:


“前几天我们去了动物园,那天太阳很大,晒得所有动物都受不了,它们都设法找一个阴影躲起来。我有一种说不清楚模糊的感觉,我也好希望跟这些动物一样,有一些阴影可以躲起来。但是我环顾四周,不只是这些动物有阴影可以躲,包括你,我弟,甚至是司马光,都可以找到一个有阴影的角落。


可是我没有,我没有水缸,没有暗处,只有阳光,24小时从不间断,明亮温暖,阳光普照。”


同样是好学生,同样是被家人寄以厚望,同样为了不让其他人失望,而压抑自我感受,朱朝阳和阿豪两人都走向了毁灭之路。只是阿豪选择了自我毁灭,朱朝阳选择了毁灭他人


值得一提的是,剧中朱朝阳妈妈周春红这个角色,也有助于我们更好理解朱朝阳的处境和选择。


周春红对朱朝阳的唯一要求就是成绩好。朱朝阳在学校没有社交,只有学习


这也导致,朱朝阳其实没有直面、处理人际冲突的经验。平时遇到同学欺辱,父亲忽视,他会忍耐、回避。但所有这些被压抑的愤怒、委屈不会自动消失,都存在了他心里,像待燃的炸药。


没有人教过朱朝阳,犯错没关系。重要的不是不犯错,而是犯错之后,学会承认和改正


从周春红逼儿子喝牛奶那场戏就能看出,她对儿子的强烈掌控欲。她会直接否认孩子的感觉,朱朝阳说了“牛奶烫”,她说“不烫”,要求儿子立刻喝下去。并在明知孩子不想被自己触碰时,强行用手给儿子擦嘴。


她一方面为了儿子压抑自我需求,不肯考虑再婚;另一方面,也以自己这种过度的付出为砝码,要求儿子放弃自我意志,给她绝对服从和忠诚。


在面对妈妈时,朱朝阳的暗面显然是不被接受的。那些愤怒、委屈、不满,都是需要他压抑下来的。他只能装作一切都好,阳光普照。


这或许也导致,他很难接受自己的暗面。他看见自身暗面之后,不是承认,而是掩盖其存在


剧中最后一集里,朱朝阳出现在学校礼堂,参加升学典礼。他应该已经把这个暑假发生的一切涂抹成了一个对他有利的“童话”。


剧集最后一幕是,朱朝阳叙述“她踩空了,我就跑过去,可是已经来不及了”,然而在他出现在窗台边之后,有一段黑屏的时间,又过了几秒才传来女孩哭和坠地的声音。


这个黑屏时间,或许就是导演朝观众发出的暗号。虽然没有放出来画面,但我们彼此心照不宣,曾经发生了什么。



朱朝阳的未来会怎样呢?他会成为第二个张东升吗?


写到这里,想到犯罪学中有一个词叫“一级犯罪预防”,也就是为“儿童和青少年提供良好的教育和成长环境,防止今时的幼童变成来日的罪犯”。


不管是剧《隐秘的角落》还是小说《坏小孩》,其实都向我们这些大人,提出了一个问题:“我们作为成年人,在向孩子提供怎样的行为示范?


毕竟,大人如何生活,孩子如何模仿。


作为成年人,我们应该有直面黑暗的勇气


不要假设,孩子就不可能有心机去作恶;也不要假设,看上去那么温良恭俭让的人,就不会犯罪、施暴。


要知道正是因为我们觉得不可能,所以不去看,进一步导致那些“不可能之恶”,更肆无忌惮在人世间上蔓延。


也不要试图遮盖暗面,那不会带来光明,只会带来虚伪的善良和真正的邪恶。


edited by 阿妮酱


猜你喜欢
「我害怕活成爸妈的翻版」|问雅君
聊聊《少年的你》电影本身、融梗以及校园霸凌
618我必囤的果汁汽水和好吃到我心花怒放的粽子
真·生发神器、Chic感运动内衣和美貌法式bralette|618值得入


商务合作 请联系邮箱
yakicreator@foxmail.com
或 微信:wuweiquai
    本文由自媒体作者雅君的好用分享投稿,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