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次,她的心情糟糕透了

儿童文学 儿童文学 2020-06-23

拆信猫时间

·阿驰的蓝皮火车


——接上文——



“我每一次休假回去,她都好好的,为我做饭,为我洗衣服,为我把运动鞋刷得洁白,还推着小货车出去卖蔬菜……她一个人守着一园菜地,菜地里所有的蔬菜都生机勃勃,可我却不知道她生病了,我以为她会一直一直在家里等我,直到我也变成一个老头子……”阿驰仰起脸,不让眼泪掉下来。

拆信猫站在那儿,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

“几天前,我刚刚被评为‘最优秀的火车司机’,就收到了妈妈去世的消息……我带着那么多人看过那么多风景,却没有带妈妈坐过火车,一次也没有……”阿驰捂住脸,没有再说下去。

拆信猫安静地听着,感觉自己的心也跟着阿驰一点儿一点儿碎了。

第二天,天气很好,拆信猫把木屋里所有的纸盒子都推到外面,在阳光下排成一排。她爬进其中的一只纸盒子里,懒懒地睡去。

一整天在阳光下昏睡,这事情她已经很久没干了。

这一次,她的心情糟糕透了。只要一想到阿驰的妈妈在劳累和孤独中离开这个世界,而开着火车的阿驰却没有带她坐过火车,拆信猫的眼泪就掉了下来。

有什么办法可以赶走阿驰心里的忧伤,让他走出痛苦和自责呢?拆信猫脑袋都想痛了。

田大厨提着面包和熏鱼来找拆信猫的时候,太阳已经落到山下去了。

拆信猫从盒子里跳出来,抖了抖身子,晃了晃脑袋,和田大厨一起把盒子搬进屋里去。

然后,他们把灯打开,把壁炉里的火烧得旺旺的,再煮上一壶水果茶,坐在壁炉前。

“你怎么知道我没有做晚饭?”拆信猫问田大厨。

“那个新来的火车司机告诉我的。”田大厨很认真地往面包上抹草莓酱。

拆信猫愣了一下,问:“阿驰来找过我?”

“是啊。”田大厨把抹了草莓酱的面包递给拆信猫,“阿驰上午来过一趟,下午又来过一趟,他说你一整天都窝在盒子里睡觉,好像生病了。我告诉他,你是一只健康的猫,从来不会生病。他说哪有不生病的猫?然后他拿来这份晚餐,让我给你送来……”

拆信猫接过面包,扭头看向窗外。



——未完待续——




    本文由自媒体作者儿童文学投稿,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