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是我心中的一把剑

儿童文学 儿童文学 2020-06-23


前天是父亲节,

在你心中,父亲是什么样的角色?


【7期电影:怪物之子】



导演: 细田守

编剧: 细田守

主演: 役所广司 / 宫崎葵 / 染谷将太 / 广濑铃 / 山路和弘

类型: 动作 / 动画 / 奇幻 / 冒险

制片国家/地区: 日本

语言: 日语

上映日期: 2015-07-11(日本) / 2016-03-04(美国)

片长: 119分钟




怪物世界最为热闹的地方名叫“涩天街”,这里的宗师准备转生成为神明,而下一代宗师有两位人选——拥有诸多弟子的猪王山和孤身一人的熊彻。宗师为熊彻提出要求:如果要参与宗师之位的争夺,他必须收留一个弟子。


人类世界中,单亲家庭的少年莲和母亲一起生活,却在一次车祸中失去了母亲。他不想被其他亲戚收留,独自一人在夜晚跑到了涩谷,与一个叫奇可的小怪物相伴。


当莲认为这个世界再也没有自己的容身之处时,他遇到了来人类世界寻找弟子的熊彻。熊彻却意外地看好这个倔强的少年,无处可去的莲最终跟随者熊彻的脚步,从一条小巷子闯入了涩天街。


涩天街的怪物们都多少对莲持怀疑态度。人类的内心里都有一个洞,而这个洞容易被黑暗所填满。怪物不像人类那样容易被黑暗侵蚀,因此怪物们都劝熊彻放弃这个孩子。但是为了打赢猪王山的熊彻不肯放弃,固执地把莲收为弟子,并给他起名为“九太”。

   

从小就独自一人练武的熊彻除了善良温和的百秋坊和滑头的多多良,几乎没和别人打过交道,更不用说对九太的教育了。熊彻对九太很没有耐心,而九太偏偏又是个骄傲又偏激的少年,他们俩之间争吵不断。


宗师建议熊彻带着九太去怪物世界各处历练,长长见识。在旅行的过程中,九太渐渐认识到了自己和熊彻身上的相似之处——他们都经历过孤独,不知道如何和别人相处。


九太开始像幼崽一样观察和模仿熊彻的动作。之前曾经看不起九太的猪王山的小儿子二郎丸,也渐渐喜欢上了九太。与此同时,很多人看到九太功夫的精进,也纷纷来拜熊彻为师。九太在修习中慢慢长大。


有一天,九太无意间又穿过了那条小巷回到了涩谷。看着陌生的人群,九太有些失神。他来到图书馆,却并不认识字。好在他在图书馆遇到了一个少女枫,并将她从校园暴力中解救出来。


尽管枫觉得九太十分奇怪,但也十分耐心地教他认字。枫不了解九太,但还是建议九太去参加考学。九太于是开始了涩天街和人类世界两边跑的生活。九太的生活变得充实而快乐,不仅如此,他还意外地找到了自己的父亲。父亲向他道歉,表示知道九太母亲去世的消息时九太已经不见,父亲也找了九太很久,这么多年依然爱着九太。


熊彻发现了九太正在准备考学的书。熊彻质问九太为什么想要离开,九太认为熊彻不理解自己,从涩天街逃回了人类世界。九太决定找回“莲”的名字,和父亲一起生活,但听父亲说从今以后要一起生活,他却想起了熊彻。


不知所措的九太找到了枫,枫安慰了九太,并送给九太一根红绳作为护身符。九太回到涩天街,却发现决定宗师人选的比武第二天开始了。二郎丸邀请九太到自己家,并劝说九太去给熊彻加油。就在九太离开猪王山家的时候,却被猪王山的大儿子一郎彦偷袭,隐约中,九太似乎看到了一郎彦胸口的空洞……


比武开始了,准备成为神的宗师在看台上观战。熊彻因为心乱,彻底处于了劣势。此时,看台上突然传出九太的加油声——九太还是回来观战了。熊彻得到了激励,打败了猪王山。


就在众人为熊彻欢呼的时候,一把刀却直直地穿过了熊彻的身体。原来,崇拜猪王山的一郎彦内心的空洞被黑暗的力量填满——他也是猪王山从人类世界捡回来养大的弃婴。看到熊彻受伤,九太内心的黑暗也被激发了出来,正在九太要杀死一郎彦时,奇可跳出来阻止了他。九太看到手上枫送的的红绳,终于冷静了下来。


一郎彦逃离了涩天街,从小巷来到了涩谷。为了解决一郎彦的问题,九太决定回到涩谷与一郎彦展开决战。一郎彦内心的暗影化身为一条鲸鱼,在街道上大肆破坏,九太实在是力所不及。


怪物世界也受到了波及。受伤的熊彻按捺不住,他请求宗师让出此次成神的权利,让自己成为剑的付丧神,成为九太心中的剑,去帮助九太。熊彻化身的剑填满了九太内心的空洞,熊彻指导着九太打倒了一郎彦。


一郎彦回到了涩天街,和自己的亲人们在一起。九太也重新做回了“莲”,回到了父亲的身边。但是他知道,师父熊彻永远在他心里。



《怪物之子》的主要故事线分为两个部分。第一部分是九太在涩天街和熊彻一起成长,第二部分是九太如何回归人类社会的过程。其实这更像是一个青春小说的走向,是九太成长中从离家出走到回归。


“父亲”的意象是贯穿全片的。在影片最开头,莲的父亲就是缺位的,莲不断地质问不存在的父亲“为什么不在自己身边”。来到涩天街之后,熊彻就实际承担起了父亲的职责。九太和熊彻的争吵,就像是一个木讷的不太会教育孩子的父亲和儿子之间的矛盾;而九太一点点理解熊彻,模仿者熊彻的步伐,就像是一个孩子对着父亲亦步亦趋。在回到人类世界后,九太找到了自己亲生父亲,“父亲”这个词对九太来说已经是一个遥远的梦,但他仍然渴望着生父的爱。


很多人不理解中间九太的生父说出“重新来过”之后九太的情绪波动,但其实对于九太来说,父亲已经在他的成长中缺失了这么长时间,成长中的角色缺位是不能重来的。但“重新来过”这句话同样在猪王山口中出现过。一郎彦离开之后,猪王山也认识到自己教育的失误——尽管他给了孩子足够的爱,但是他从未教会儿子正确的认识自己。与此相对的,九太在即将离去与一郎彦决战的时候,他说自己并不是为了熊彻复仇才要去的,而是因为一郎彦就是走错一步的自己。如果没有熊彻、百秋坊和多多良这些在他成长过程中指引他的人,他也会变成那个样子。  


熊彻在教九太功夫的时候,最早就说过,九太之所以不能战胜,是因为心中没有剑。而最后,熊彻(父亲)化成了九太心中的剑。这一个设计其实是有某种象征意义的:只有爱是不能填满内心的空洞的,孩子不应该像一郎彦一样对父亲一味地崇拜,而是要在父子关系中相互成长,在学习父亲、模仿父亲的过程中超越自己,发现自己。“父亲”应该是孩子心中的剑,成为他们悲伤时的依托和面对困难时的力量。


(end)


图片来自网络

责编:若芸







    本文由自媒体作者儿童文学投稿,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