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南宋时期的杭州佛教

灵隐寺 灵隐寺 2020-06-23





往期回顾

历史|杭州佛教之缘起  

历史|唐代杭州佛教之盛

历史|吴越杭州佛教之兴

历史|北宋时期的杭州佛教



北宋靖康时,金兵南侵,徽、钦二帝被掳,宋钦宗之弟赵构时任河北兵马大元帅在商丘称帝,即南宋高宗。当时,群臣中部分力争还都东京(今开封),收复失地;而另一部分则坚主议和妥协,放弃中原,继续南逃。实际上,赵构就是实行投降路线的主谋。


赵构在南逃中,曾远逃海上。期间多次往返于建康(今南京)、杭州。建炎三年(1129)各地义军纷纷奋起抗金,径山寺第二代住持圆应梵仁率精壮僧侣御敌,大战独松关,终因寡不敌众战死沙场。就在这一年,赵构为苟安江南,将杭州升为临安府,一面打着“恢复、中兴”的旗号,一面于绍兴三年(1133)在杭州兴建明堂,次年兴建太庙,为定都临安造成即成事实;并于绍兴八年(1138)正式下诏定临安为行郡;南宋王朝以临安(杭州)为中心,前后统治了一百五十二年。



当时杭州的佛教,经五代吴越和北宋的倡导已成为“东南佛国”。南宋王朝为了维护其统治不能公开“排佛”,却继承了“崇道排佛”的遗风,采取各种措施“扶道抑佛”。由于杭城佛教已具深厚基础,其结果都与统治集团的愿望相反,出现了“佛道并盛”。至宋宁宗时,在群臣奏请“品评江南名寺,尊表五山”的条件下,杭州佛教进一步兴盛,梵宇琳宫遍布湖山,出现了杭州佛教史上的高峰。其演变情况如下:


高宗南渡,“民之从者如归市”,不但“西北士大夫多在钱塘”,且汴京一批名僧也相随南下,如㑃堂中仁等。


南宋之初,赵构为表示“崇佛”,曾将开罪于宋徽宗而被流放的天竺僧人永道于建炎三年(1129)召回,赐号“圆通法济大师”,并于绍兴初召见永道,加以安抚。此时,道士刘若谦又乘机提出要求改制,排斥佛教,仍由永道入朝进行殿前辩论,维护旧制和佛教地位。



绍兴十二年(1142),与宋徽宗赵佶同时被掳的显仁韦太后自沙漠放归。她在赵佶的影响下虔信道教,来杭后就在南宋大内绘真君像,并按其图像令匠人以沉香木刻制四圣像:即道教紫徽北极大帝之天蓬、天猷、诩圣、真武四将,奉安于慈宁宫。于是宋高宗下诏建“十大宫观”,由内臣韦渊在西湖择地建殿。湖中孤山,自古是杭城的宝地,自唐至宋,经白居易、元稹、苏东坡等支持,遍布寺庙。韦渊也看中孤山,“凡旧刹之在孤山者,诏皆他徙”。于是孤山著名的广化寺、玛瑙寺、智果寺、竹阁寺等全部迁移北山。


绍兴十五年(1145)“降内廷所奉沉香四圣并从神二十身于殿”,于二十年(1150)“复汴京延祥观额”,在孤山出现了规模庞大的“四圣延祥观”,“饰以大珠,备极工巧”,并另建延祥园。至淳祐十年(1252),宋理宗又听从中贵卢允升妄言“五福太乙临吴越之分”,将延祥园改建为“西太乙宫”,供奉道教诸神和历代帝后画像。


▲杭州梵天寺遗址


在此同时,宋高宗又对佛寺横加摧残。昭庆寺被占为策选锋军的教场,祥符寺(即龙兴寺)被拆建为军器所,凤凰山的圣果寺、崇圣寺、梵天寺均划为禁苑。宋高宗赵构为保持其皇位,不愿迎回被虏的徽、钦二帝,但却又大事宣扬其“孝道”,在西湖两岸,将湖北的昭庆寺和湖南的惠昭寺均被改作祭祀的斋宫。至绍兴九年(1139)大赦天下,又为了奉祀宋徽宗先后将净慈寺改为“报恩光孝禅寺”、“净慈报恩光孝禅寺”,将惠昭寺斋宫并入;又将灵隐寺改称为“崇恩显亲禅寺”。


在宋高宗统治期间,杭州大批寺院由祀庙斋宫逐步发展成为家庙。一些皇亲国戚、皇后妃子、臣僚以至内侍都占用佛寺成为私人的香火院、功德院、殡所等。一旦占用,均重建整修,扩大规模,并新建了不少寺院,梵宫佛刹,随处皆是,钟磬梵呗,彼此相闻,佛寺增加到四百八十多所,“海内都会,未有加于此者”。



据志书载:南宋时,杭城木子巷的明庆寺为朝廷祈祷和文武官僚建启圣节道场之处;盐桥东的仙林慈恩普济教寺,内有万善大乘戒坛,为僧尼受戒法之地;该寺和佑圣观之东的太平兴国传法寺、木子巷北的千顷广化院均为群臣祈祷之处。在南宋王朝“家庙化”的影响下,杭城佛教难免劫难,其中有成批著名佛寺被改作了家庙,如善宁寺为谢皇后香火寺,修吉寺为郭、夏、李、韩四后攒宫(古时帝王暂殡之所),旌德显庆寺为慈明太后香火院,资圣院成为濮王墓地,褒亲崇寿教寺为刘贵妃香火院,广福院为陈淑妃香火院,净素院为蔡贵妃香火院,西莲瑞相院为黄贵妃香火院,惠光尼寺为韦太后香火院,集庆寺为阎妃香火院,圣寿寺为秀王香火院,永福寺为隆国黄夫人功德院,净严寺为内侍董永仲香火院,权臣韩侂胄和慈福太后等均曾占天竺寺作为功德院。


这类被占佛寺充作家庙可计数的不下三、四十处,有的一旦被占就由朝廷下令拨地扩建,如旌德显庆寺一次就赐田三千亩,崇恩演福寺(南天竺寺)赐田五千亩,而且这些香火院、功德院大多“寺额皆御书,巧利冠诸刹”。直至庆元三年(1197)由皇太后提出不应将寺院占为家庙,部分寺院才还寺于僧。



除“家庙化”外,还有难以计数的寺院被占用改建成为御园。仅环湖周围,南有聚景、珍珠、翠芳;北有集芳、延祥、玉壶;东有庆乐、南园、德寿、光尧、翠华等园,下天竺寺一度也被占作御园和考场,这些御园规模更大。如宋孝宗为奉养其父赵构,除在望仙桥占道教德寿宫改建外,又在湖边清波门外拓造聚景园,以“致养北宫”,北自涌金门起,南到清波门止,以流福坊水口为水门,共拆佛寺九座,内辟有会芳殿、瀛春堂、揽远堂、芳华亭以及瑶津、翠光、桂景、滟碧、凉观、琼芳、彩霞、寒碧等楼台亭阁和柳浪桥、学士桥等。亭宇皆由宋孝宗手书匾额,曾请两宫在此游乐。宋光宗时奉三宫、宋宁宗时奉成肃皇太后都到聚景园观赏。后因年久荒芜,逐渐废圯。



对南宋时占寺院供皇家享乐,当时一些诗人曾纷纷吟咏嘲讽。



《小舟过御园诗》

圣主忧民罢露台,春风侧苑昼长开,

尽除蔓洐鱼龙戏,不禁刍荛雉兔来。

水鸟避人横翠霭,宫花经雨委苍苔,

残年自喜身强健,又作清都梦一回。


水殿两头起彻台,绿杨闹处杏花开,

萧韶本与人同乐,羽卫才闻岁一来。

鹢首波心涵藻荇,金铺雨后上莓苔,

远臣侍宴应无日,目断晓云到晚回。

——南宋诗人陆游




《看刘娘子寺芙蓉诗》

初约山寺游,端为怪奇石。

那知云水乡,化作锦绣国。

——诗人杨万里



《刘寺诗》

翟羽鸾绡事已空,奉华遗寺对高松。

宫斜凤去无人见,且看门前粉壁龙。

——诗人周密



《刘寺》

曾住昭阳殿里头,何年香骨掩荒丘。

虚传碧落归仙去,谁见苍梧从帝游。

鸾阁粉销尘影暗,蜃炉香冷石人愁。

风前不敢把梅折,犹恐君恩宠未休。

——诗人毛珝 



《高宗二刘妃图》

秋风落尽故宫槐,江上芙蓉并蒂开。

留得君王不归去,凤凰山下起楼台。

——诗人潘纯



《重过柳湖寺》

买花载酒忆当年,风景依稀最可怜。

几度涌金门外望,居民犹说总宜船。

——诗人凌云翰



当时灵隐寺住持瞎堂慧远于奏对时也提出“愿陛下早日恢复中原”,表达了人民的意愿。


南宋王室耽乐湖山,不修水利,却利用菩萨祈雨、祈晴、祝寿、祭祀。每次进香祈佛,糜费甚巨。如四月初八是寿和圣福皇太后圣节,尚书省、枢密院于一月前就到明庆寺筹备祝圣道场,州府教集、衙前乐部以及歌伎等都要练习进寿仪规和演奏乐曲。四月初四、初六,先后由枢密院修武郎以上官员、尚书省宣教郎以上官员前往参加祝寿,其他文武百官都要到千顷广化寺礼圣。凡皇帝皇后生日也要到明庆寺祈福。咸淳三年(1267),元军侵犯襄阳、觊觎江南,被百姓嘲讽为“湖上平章”(宰相)的贾似道十分惊慌,曾两次上灵竺祈求保佑。至今灵隐龙泓洞内尚遗有贾似道这次祈祷的摩崖题刻:“咸淳丁卯七月十八日贾似道以岁事祷上竺回憩于此......”。


此外,也有一些寺院被改作纪念人物的神庙。如智果观音院于南宋隆兴元年(1163)由宋孝宗改为礼葬抗金名将岳飞之处;嘉定十四年(1221)由宋宁宗改为“褒忠洐福禅寺”,后即改为岳庙。



由于朝廷任意占用佛寺,引起寺僧不满,于是不少僧人纷纷离寺出走。如宋理宗为征用灵隐寺菜园地建阎妃之父的功德院,当时住持痴绝道冲力争不得立即表示退院,身背斗笠衣包出走,朝廷遣使挽留,痴绝坚持不回,而他“横担柱杖绕天下”,“朝命虎丘养老不就”,“以蒋山起之不应”,“如师隐所三返卒不奉诏”,云游庐山后前往径山。宋理宗为平息不满,以古荡圩田若干与灵隐交换。


当时杭城寺僧出走大多云集径山,致使地处偏远的天目东北峰的径山寺香火独盛,号称“三千楼阁五峰寒”,特别是“径山宗杲”以提倡“看话禅法”后,远近禅众均以“看话禅”为入门,纷纷上径山求法,挂单僧人最多时达到三千人。不少名僧也都上径山参佛,径山寺被 称为“东南第一禅院”。



据《咸淳临安志》称:



今浮屠(佛)老氏(道)之宫遍天下,而钱塘为尤重。二氏之教莫盛于钱塘,而学浮屠者尤重。合京城内外及诸邑寺以百计者九,而羽士(道士别称)之庐不计什一。



吴自牧《梦梁录》卷十五称:



释老之教遍天下,而杭郡为甚。然二教之中莫盛于释,故老氏之庐十不及一。......城内寺院,如自七宝山开宝仁王寺以下,大小寺院五十有七。倚郭尼寺,自妙净、福全、慈光、地藏寺以下三十有一。又有赤县(指京都所治各县)大小梵宫,自景德灵隐寺、三天竺、演福上下、圆觉、净慈光孝报恩禅寺以下寺院凡三百八十有五,更七县寺院,自余杭县径山能仁禅寺以下一百八十有五。都城内外庵舍,自保宁庵之次共一十有三。诸录官下僧庵及白衣社会道场举佛不可胜纪。



故田汝成《西湖游览志余》称:



释老之教遍天下,而杭郡为甚。然二教之中莫盛于释,故老氏之庐十不及一。......城内寺院,如自七宝山开宝仁王寺以下,大小寺院五十有七。倚郭尼寺,自妙净、福全、慈光、地藏寺以下三十有一。又有赤县(指京都所治各县)大小梵宫,自景德灵隐寺、三天竺、演福上下、圆觉、净慈光孝报恩禅寺以下寺院凡三百八十有五,更七县寺院,自余杭县径山能仁禅寺以下一百八十有五。都城内外庵舍,自保宁庵之次共一十有三。诸录官下僧庵及白衣社会道场举佛不可胜纪。




《野获编》等史书亦称:“杭州大刹,俱御前来领,最为崇赫”,朝廷对名刹古寺常赐额、赐金、赐田,而一些官僚缙绅、文人墨客等也纷纷侧身寺院,交结僧侣;当时平民为逃避徭役也多投入寺院,而官府却以出卖度牒作为财政收入的来源,客观上促成了寺院的发展。


杭州是南宋行都,佛教流派的兴衰浮沉影响甚大。此时禅宗五家,除法眼、沩仰于北宋末逐渐衰微外,临济、云门方兴未艾,各大禅寺大多奉行临济宗杨歧派;天竺教寺则以天台教观为主。南宋嘉泰二年(1202),以排斥禅宗为主旨的白云宗,又由白云庵沈智元“奏乞赐额”,以恢复白云宗,当即受到臣僚们反对,罗列罪名,称白云宗为“传习魔法”的“奸民”,自植党羽,挟持祅教,敛率民财,藏匿逃犯等,奏准宋宁宗流放沈智元,拆除庵宇,禁其流行。由此,佛教禅宗流传朝野,影响日广。至嘉定年间(1208-1224)朝臣以临安既为京都,奏请宋宁宗品第江南各寺,“尊表五山”,分别评定出禅寺、教寺、律寺“五山十刹”。



禅寺五山

余杭径山寺,钱塘灵隐寺、净慈寺,宁波天童寺、育王寺。



禅寺十刹

钱塘中天竺寺、湖州道场寺、温州江心寺、金华双林寺、宁波雪窦寺、台州国清寺、福州雪峰寺、建康灵谷寺、苏州尤寿寺、虎丘寺。



教寺五山

钱塘上天竺寺、下天竺寺、仙林寺,温州能仁寺,宁波白莲寺。



教寺十刹

钱塘集庆寺、演福寺、普福寺,湖州慈感寺,宁波宝院寺,绍兴湖心寺,苏州大善寺、北寺,松江延庆寺,建康瓦楞寺。



被评为律寺“五山十刹”的有昭庆、六通、法相、菩提、灵芝等寺院。



南宋杭州佛教徒大多重视修持。故南宋杭城佛学以临济宗最为盛行,不少临济高僧都有创见和发展。如径山的蒙庵元聪为临济杨歧派六世,无准师范等均属临济宗法系高僧,偃溪广闻历住“八山”,广收徒众,弘扬临济杨歧教法,虚堂智愚先后住十一名刹也广传临济之道。


南宋前期,佛门研学之风大盛,出现禅宗两大流派。世称“天童和尚”的宏智正觉禅师于建炎三年(1129)应邀住 天童寺说法三十年并撰《默照铭》,提倡以坐禅为修习方法,主张以心传心,见性成佛,不立言语,让人以心静默究,参悟禅意,故称“默照禅”法。


绍兴年间,径山宗杲被放逐各地,他一路集先德机语,以一事一物,一言一动,加以拈提,并通过分析历代奇特公案,拈引古典,加以阐发,并进行辩论,从而领悟佛理,解析疑义,断破迷惑,称之为“看话禅”。从此两浙禅僧大多以“看话禅”为入门,并贬正觉的“默照禅”为邪禅。径山宗杲嗣法弟子九十余人,其中不乏名位大德,分住两浙名山,至此临济宗独盛。



随后宗杲弟子佛照德光下又分灵隐(之善),北磵(居简)两派,之善的再传弟子楚石梵琦晚年时转修净土,而居简再传念常、德晖后不昌。与径山宗杲齐名的虎丘绍隆的再传弟子密庵咸杰最后也住径山,并分松源(崇岳)、破庵(祖先)两派,后者日盛,下传雪岩祖钦,其弟子云峰原妙成为西天目一代名僧。


禅宗五家,至南宋后期已仅剩临济,其余或归灭绝,或已衰微,云门宗等法系已无从查考。但其中曹洞宗至宋末复盛,此后也只是“维持末坠之绪”。临济宗的黄龙派则数传即绝,而临济宗杨歧之后独盛,枝繁叶茂,嗣法弟子如佛照德光、真歇清了、清润怡然、可允逸老等都是当时德行较高的名僧,不少人有传世之作。由于佛学兴盛,四方来杭参学游方的僧人日益增多,南宋后期灵隐寺、净慈寺、径山寺等挂单僧人多时均达一千七百多人。成批日本僧人也纷纷渡海入宋来杭求法。



此外,自唐武宗灭佛后渐趋衰败的华严宗,于南宋末期曾由号称“武林沙门”的希迪(1180-1240)活动于杭州,弘扬华严教义,著有《五教章集成记》等,与道亭、观复、师会等并称“华严四家”。直至南宋末期端平年间(1234-1236),天竺灵山寺住持守愚曾奏请将智顗弘扬天台教观所著的《记钞》二十余卷编入佛典,颁行天下,天台教观又呈中兴之势。


为了尊崇有德高僧,自唐代以后常由朝廷赐予紫衣以示荣贵。南宋嘉熙四年(1240),荆湖总臣竟奏请朝廷下旨着令僧道都要买紫衣和赐号,有师号才能住持佛寺,遭到佛教界的非议和反对。当时净慈寺住持笑翁妙堪上书朝廷说,如果有千金就可“主法”,则“吾道殆矣”。宝祐元年(1253),径山寺住持心月见南宋统治摇摇欲坠,趁机提出改“十方住持制”为“分宗制”,各宗保举僧人管理各宗,立即遭到上天竺住持法照的反对,他向朝廷奏称:“宗宗党党非古也”,意为分宗分党有违古训,随后宋理宗下谕:“古法难易,预为釐正”作罢。



南宋末朝,朝政腐败,不少名忧国忧民,有的还提出改革朝政。无准师范就提出:“法要示陈,参政贵谊,奏云简明直截,才有补圣治”,虽也受到朝廷赞许,但已无补于事。在蒙元大军侵入江南时,杭州有大批僧人怀着“亡宋之痛”流亡出走,有不少高僧就在此时东渡日本,在日本传播中国禅宗,特别是临济宗杨歧派从此在日本盛行。(待续)



农历庚子闰四月十五(公历2020年6月6日)杭州灵隐寺药师殿启建“结夏安居·共修华严”。僧众恭诵《大方广佛华严经》,以此诵经功德,祈愿世界和平,国泰民安,风调雨顺。


诵读《华严经》于庚子农历闰四月十五开始,至七月十五结束(公历6月6日——9月2日)。“共修华严”随喜植福在线登记正在进行。



敬请关注


根据广大善信居士的需求 灵隐寺开通

“共修华严”随喜植福在线登记小程序”



长按识别二维码

“共修华严”植福随喜在线登记小程序



线上随喜操作流程

点击文末【阅读原文】查看

声音资源加载中...

美编|慧容

责编|妙莲



往期回顾


有序开放

灵隐寺开放 喜迎八方游客 绷紧疫情防控这根弦

杭州灵隐寺《关于有序恢复开放的通告》

灵隐寺6月2日起有序开放 光泉方丈说:大疫见大爱

关于杭州市宗教活动场所逐步有序恢复开放的通告

杭州灵隐寺有序恢复开放第一天 举行升国旗仪式

杭州市市属佛教寺院和道教宫观参观预约须知

疫控办《关于宗教活动场所恢复开放的情况通告》

灵隐寺施放瑜伽焰口 超荐疫情逝世亡灵

有序恢复开放 你该如何去寺院上香礼佛?

《华严经》所在之处 即诸佛所在处

灵隐寺2020年“结夏安居•共修华严” 启建

灵隐寺僧众6月6日起结夏安居

贯彻全国两会精神 当好“重要窗口”建设先行者


法雨

禅宗的迷人风采——探寻古德悟道的足迹(一)

禅宗的迷人风采——扫一切相 离一切执(二)

禅宗的迷人风采——明明无悟法 悟法却迷人(三)

禅宗的迷人风采——不识本心 学禅无益(四)

禅宗的迷人风采——言语道断 心行处灭(五)

禅宗的迷人风采——无二更无三 皮肤脱落尽(六)

禅宗的迷人风采——随说随扫 不立一法(七)

禅宗的迷人风采——祖令当行 十方坐断(八)

禅宗的迷人风采——步步前行 不问程途(九)

禅宗的迷人风采——撞破虚空 坐脱立亡(十)

禅宗的迷人风采——二六时中 念念不忘(十一)

禅宗的迷人风采——提起向上 直下顿了(十二)

禅宗的迷人风采——以心为宗 无门为门(十三)

禅宗的迷人风采 ——抽钉拔楔 解粘去缚(十四)

禅宗的迷人风采 ——棒下见性 骂下荐取(十五)

禅宗的迷人风采 ——不可言传 不可诠注(十六)

禅宗的迷人风采 ——拨转机关 示明心地(十七)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

查看线上随喜操作流程

    本文由自媒体作者灵隐寺投稿,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