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人物|他为大唐而战,却被命运安排去非洲

铲史官 铲史官 2020-06-19



本期结束


本期主创


策划:邓玲玲

脚本:山   鸦

编绘:肖   儿  


合作联系:2685618506@qq.com
粉丝③群:512474045
官方微博:@铲史官漫画



原创漫画 欢迎分享



编后语:


让杜环名载史册的怛罗斯之战,是互联网上的热门话题。不同于被大唐轻松摁倒摩擦的古印度,地跨欧亚非的大食——阿拉伯帝国,是中国战争史上少有的强悍对手。


阿拉伯人,本是不起眼的角色。他们原是散居阿拉伯半岛大漠的游牧部族,生活在亚述、罗马、波斯等大帝国的阴影下,如沙尘般卑微。但公元7世纪上半叶,在新兴宗教的感召下,这些沙尘竟汇聚起遮天蔽日的风暴,席卷了从西班牙到印度西部的广阔天地,史称“大征服”。


“大征服”的风暴中,波斯帝国轰然倒塌,中亚从此暴露在阿拉伯人的刀锋前;而与此同时,天下初定的大唐,为应对北方草原威胁,也在向西域拓展势力。到高宗年间,双方在中亚的碰撞,已不可避免。651年(永徽二年),大食遣使首次赴唐;大概同一时间,唐朝开始支持波斯复国运动,唐、食双方初接触,即拉开对抗的序幕。


这场对抗拉锯百年,并不轻松:唐军将士赢得过逾越葱岭、耀兵异域的荣耀,也品尝过折戟黄沙的苦痛。751年(天宝十一年)的怛罗斯之战,为这场对峙画上了一个并不美好的休止符:此战之后4年,安史之乱爆发,大唐再无力争雄西域,将士百年浴血牺牲的成果,化为乌有。而杜环,正是这群牺牲者中的一份子。


相比埋骨沙场、无闻于史册的无数士卒,杜环无疑是幸运的。这要感谢他给力的堂叔、大唐名相杜佑。在《通典》中,杜佑这样记载:


族子环随镇西节度使高仙芝西征,天宝十年至西海。宝应初,因商贾船舶自广州而回,著《经行记》。
(唐)杜佑《通典》卷193,《边防典》引


《通典》不多的记载,结合杜氏家族的史料,足以为我们勾勒出了杜环的半生。他的家族——京兆杜氏,是自汉代以来著名的门阀世族,有“城南韦杜,去天五尺”之说,西晋灭吴名将杜预、唐初名相杜如晦,大诗人杜甫、杜牧,都出自这个家族。杜佑的父亲、杜环的叔祖父杜希望,曾任陇右节度使,后来的名将王忠嗣、哥舒翰等,都曾是杜希望的下级。杜希望“行义每挥金”,为杜氏家族积累官场人脉,以此推之,西北军界中大概率存在他的人际网络,这也有可能是杜环从军赴西域的缘由。


怛罗斯之战爆发时,杜佑年仅17岁。按唐制,21岁才可参军,由此推断,杜环应该比他的叔叔大一些。关于杜环西行路程的细节,学者们仍存在争议,分歧主要集中在他离开巴格达后的路线,以及他最远抵达了非洲何地。目前存在马里、埃塞俄比亚等多种说法,本文参考学者宋岘《杜环游历大食国之路线考》一文,采纳杜环抵达突尼斯附近一说。


杜佑的《通典》,仅辑录了《经行记》中关于西方各国风土人情的千余字,其他内容已湮灭无闻,岑仲勉先生称之为“天壤间一恨事”。所幸,即便这千余字中,我们也能感受到一千三百年前的,一位士兵孤身赴异域的孤独感。在大食的一座都会(宋岘先生考证为建设中的巴格达),杜环遇到四位同胞,并记录了他们的姓名:

绫绢机杼、金银匠、画匠、汉匠起作画者,京兆人樊淑、刘泚;织络者,河东人乐(阝睘)、吕礼
(唐)杜环《经行记》


那个音信不通的年代,在遥远的巴格达,听到熟悉的秦晋方言时,不知杜环内心会涌动起怎样的涟漪。


阿拉伯史料,则永远记住了另一群中国工人:造纸匠。在怛逻斯被俘的唐军士兵,于康国(今乌兹别克斯坦撒马尔罕)建造了阿拉伯人记载中的首家造纸厂。凭借轻便、廉价、耐用、防篡改的特性,中国纸将西方的羊皮纸和莎草纸送进了博物馆,掀起一场悄无声息的信息革命:读写将不再是贵族阶层的专利。当纸张第一次出现在欧洲时,在羊皮纸上抄圣经的时代,已注定走向终结;而书写载体向大众的传播,注定将加速历史车轮旋转的速度。


帝国争雄的霸业,或许总会过去;而文明与技术的力量,以及其承载的情感,则更加持久。



参考文献:


(唐)杜环《经行记》,(唐)杜佑《通典》,(后晋)刘昫《旧唐书》,(宋)欧阳修《新唐书》,张一纯《经行记笺注》,薛宗正《怛逻斯之战历史溯源——唐与大食百年政治关系述略(651 —751)》,宋岘《杜环游历大食国之路线考》,(伊朗)伊本·胡尔达兹比赫《道里邦国志》等。

往期回顾:


读者大大们注意啦!

微信公众号推送平台

改变了规则

不想失去小爱的看官们,

记得一定要

点击文末在看&加星标

方便第一时间

收到官官的推送,

及时批阅拍砖哦。


附赠点在看·加星标小教程:


    本文由自媒体作者铲史官投稿,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