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时期,要小心但不必忧心

文史砍柴 文史砍柴 2020-06-15


因为北京市近日连续暴发确诊病例和核酸检测阳性病例,昨天(6月14日)市政府新闻发言人宣布,北京已进入非常时期。


6月12日,我由北京乘高铁赴山西参加一位多年好友的母亲葬礼,那时北京新增的病例是3例,待到6月13日晚回到北京时,才短短一天,感觉到形势陡然紧张。小区已经开了多日的小门重新关闭,人员出入的大门恢复了测体温。14日0点确诊了36例,这个数字可能还会增加。


生活在已经近两个月没有新增本地病例的京城群众,似乎刚刚看到曙光,一下子又重回抗疫之初的紧张事态,不免有些沮丧。但我以为,这并不意外。就在西城区月坛街道中年男确诊为首例的消息爆出来后,我就对妻子说,看来儿子的寒假要连着暑假了。凭常识就可以判断,这个病毒潜伏期长,有1例被确诊,那么肯定会有不少人已经感染还未发病。——此前,读小学三年级的儿子已接到学校在今天开学的通知。果然,开学又推迟了。


为什么说不意外呢?新冠疫情已经在全球范围内爆发,全球已经累计确诊了792万例。这种情形已经和17年前的SARS疫情完全不一样。要将新冠病毒完全从人类社会里消除似乎变得不可能了,我们已很难回到没有新冠病毒的时代,人类必定将与这个病毒共处,在共处中保护人类恐将成为将来一段时期的常态。中国爆发得早,在疫情爆发初期采取了一系列硬核措施,有效地遏制了疫情的蔓延,湖北人民特别是武汉人民为此做出了巨大的牺牲。但是,作为中国这样一个大国,不管采取何等严密的防控措施,都不可能与国外的人流、物流完全切断关系。新冠病毒无形无踪,它可以附着在人与物之上,隐匿十几天甚至更长时间,然后兴风作浪。


在中国大陆境内消除新冠病毒只是一种不可能实现的美好愿望,疫情再复发其实是大概率的事情。只是它再次在北京新发地市场被发现有相当的偶然性,不在新发地,也许在别的公共场所;不在北京,也许在其他大城市。对这一天的到来,医学及防疫专家已有过分析和提醒,社会管理者应当已做好了充分的思想准备。


北京的疫情怎么发展,用国家卫健委的话来说是“十分严峻、存不确定性”。作为个人,如何面对这种抗疫形态?我以为合适的态度是:要小心翼翼,但不必忧心忡忡。


人最大的恐惧是来自对危险的不可知。新冠疫情在年初爆发于武汉时,一度造成人心恐慌和医疗挤兑,亦上演了一幕幕人间悲剧。原因是多方面的,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乃是新冠为一种全新的病毒,人类对其懵然无知,被这个新敌人袭击时措手不及。经过前一段时间的抗疫经验积累,全世界特别是中国对新冠病毒的有了一定的了解,尤其是在快速检测、切断传播链、医治患者等方面有了成熟的应对方案。可以大胆地预测,年初武汉华南海鲜市场那一幕不会在北京新发地市场重现,北京不会出现武汉在疫情爆发初期的医务人员大面积感染和医疗资源被严重挤兑的情形。因此,我以为对应对北京的疫情要有充分的信心。


但是不能因此就高枕无忧。作为个人来说,更得小心为上,对自己和家人负责。在疫情爆发之初,很少会有人预料到这场抗疫战役要延续这么长时间。现在大多数机关和企事业单位已经复工,可以根据疫情的发展来调整工作方式,但我以为不太可能再回到初期的全面停工状态。这样做经济上的代价太大,而且既然要与病毒长期共处,以全面停工来抗疫已无必要。那么在尽量不影响工作、学习的前提下,防止感染病毒,难度更大。这需要每个人有精细化的应对方案,调适自己的生活方式,听从专家的建议和防疫部门的要求,尽量少聚会,出门做好各种防护工作。在这方面,我觉得日本人的“自肃”(大概相当中国人所言的“自律”)精神值得学习。


3月31日,我在题为《疫后的生计,个人要好好地盘算》的评论中如此说:“在抗疫常态化下,尽最大努力保护自己和家人的健康。既然病毒不能彻底、干净地被歼灭,人类与这个病毒长期共存是大概率的事,各国政府重点防范的是大范围或局部地区的集中爆发。中国即使国内防抗做得再好,也很难杜绝境外输入。.........在此情形下,普通人能做的就是在生活方式上作出必要的改变,生活细节上注重防控,尽量保护自己和家人不受病毒的侵害,或者即使感染了尽快得到治疗。”


两个多月过去了,回顾这段话,感触更深。生活总得继续,一场瘟疫不可能击垮人类,我们要相信未来。个人首先得为自己负责,处非常之时,唯有信心加小心,才能赢得未来。


拙作《家国与世情》当当网购书地址


拙作《家国与世情》京东网购书地址



往期精彩文章


《雨打芭蕉》:为被遗忘的民办教师立传

雷颐先生序《家国与世情》:十年砍柴的“贯通感”

刘、关、张,史上最强摊贩组合

《家国与世情》自序:中年读史,如饮浓茶

    本文由自媒体作者文史砍柴投稿,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