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历 | 被逼走的瑞幸员工:听说它出事了,我感觉出了一口恶气

腾讯科技 腾讯科技 2020-06-05

编者按:《亲历》栏目以口述的形式,聚焦社会、产业最新动向,由腾讯科技和优质内容创作者共同发起。

划重点:

1、在门店的咖啡师看来,他们的工作太累了:每到中午、晚上,忙得不可开交,连休息时间都没有。瑞幸爆雷之后,也是感受到压力,身边的很多店都关闭了。

2、与咖啡师相比,办公室的程序员则没有感受到太多危机。“即便是现在,公司内部还在发口罩,动不动就有小零食,有免费的咖啡新品,同事之间关系也融洽。”

3、也有人在爆雷前离开了瑞幸,因为实在受不了瑞幸的工作压力和圈层,当听到瑞幸的事情之后,第一个感受就是“大大出了一口怨气”。


来源:显微故事(ID:xianweigushi)

作者:唐山 张公子 Sisi 枣儿

编辑:万芳 孙实


从4月3日算起,瑞幸“自我爆雷”已经过去60多天了。

在这60天的时间里,大股东清仓,瑞幸股价从20多美元跌至1-2美元,CEO钱治亚等多名高管“下课”,董事长陆正耀频繁通过神州系进行资本交易,让人捉摸不定……

但恰恰有一个群体被忽视了:那些曾经和现在仍然在瑞幸工作的普通人。

在瑞幸的漩涡之中,他们该面临怎样的抉择?

显微故事记录下了七位瑞幸前员工、现员工的口述,他们当中有全职咖啡师,有从神州转岗过去的程序员,也有为了赚点零花钱的学生党。

在爆雷后,因为面临着“重新签合同”、“转正遇阻”等问题,他们当中的大多数选择了离开。

在他们看来,在瑞幸当咖啡师,学不到太多的技术,更像是一个“没有感情的按键”,如果找到了新工作,会毫不犹豫选择离开。

也有人在爆雷前就离开了瑞幸,因为他们认为,瑞幸的高压政策、阵营划分,是自己所不能认同的。尤其是在瑞幸爆雷后,自己感觉到大大地出了一口怨气。

当然,也有人选择了观望,吸引他留下来的,是对瑞幸情怀的一份感动和不甘。

以下是他们的真实故事:


一想到再累能有瑞幸累,什么工作都能坚持了

口述人:张丹
所在地:北京
职务:瑞幸门店咖啡师,2019年3月-8月在职

如果不是实在没地方找工作,我是不会去瑞幸的。

我是单亲妈妈,被瑞幸录用之前,我已经失业了两年多。这段时间,我当过编剧,写过小说,也曾在一家保险公司干了两个星期,还开了5个月的网店,专卖进口化妆品,业绩惨不忍睹。

不是我愿意做自由职业,但固定工作实在太难找了。现在找工作都和身份证绑定,想报个假年龄都不行,人家听到我38岁,就没了下文。

得知瑞幸咖啡同意录用我,我还是有点感动的。当时瑞幸咖啡正如日中天,几乎所有像样写字楼的电梯里都能看到瑞幸咖啡的广告。大多数电影院在影片放映前,也都会播放瑞幸咖啡的广告。当时瑞幸咖啡还在热推“百万大咖第一季”,每周买够5件单品可以瓜分500元现金。

因此,瑞幸就给我一个印象,太有钱了。熟人听说我去瑞幸,还劝我说,在那儿上班比“黑煤窑”都累。当时我想,如果“黑煤窑”招人,我也会去。

结果,没想到这“黑煤窑”比想象中的累多了。入职前要经过培训、背配方、考试。我年龄大了,只能一遍遍大声念出来,有时我孩子都会背了,我还背不下来。

最让我崩溃的是,正式上岗后,依然要背配方,还要定期考试。公司有专门的内部APP,里面在线考试,如果通不过,不仅升职无望,还可能被解聘。

自从在瑞幸咖啡上班后,我找不到剩余时间陪孩子。我只好让母亲替自己带孩子回西安老家。母亲很不满意地说,才赚多少钱,至于这么忙吗?当时,我每个月工资是4700元。

上班的压力比考试更大。一举一动都有录像监视:2分钟内,必须做完一杯咖啡;做咖啡前必须洗手;洗一次手必须20秒以上;方巾必须半小时一换;消毒水必须3小时一换;用完的器具必须放在消毒水里浸泡5分钟,再用清水洗干净……

我所在的店在某商业中心一层,楼下有超市,楼上是写字间,每到中午、晚上,忙得不可开交,连休息时间都没有。

每天都在洗洗擦擦,下班前,要把咖啡机的部件拆下来,洗干净、包好,有时得花1个小时。有时,觉得自己真像《摩登时代》里拧螺丝的卓别林。

很多年轻人入职没多久就离开了。一是嫌工作太累,二是学不到技术。瑞幸咖啡的产品就是各种原料搭配,没有太多发挥空间。

2019年8月,瑞幸股价猛涨,开店速度加快,我也受不了离开了。

在瑞幸实在是没有太多的上升机会,而且我找到了新工作。虽然新工作也很忙,但是一想到,再累能有瑞幸累,我立刻就能坚持了。

辞职没多久,我在网上书店看到瑞幸公关的人出了一本《瑞幸闪电战》。

自序里写:“旧的商业秩序正在崩塌,而新的商业秩序尚未完全确立。这便是我们面对的伟大而充满迷雾的时代。好似新的大航海时代,勇敢者早已登船出发,有人遇上海啸,有人迷失了方向,有人幸运地找到了美洲大陆,但不管怎样,都好过在岸上嘲讽的人。”

这本书,承包了我一年的笑料。

我在瑞幸咖啡只干了5个月,坦率说,我觉得它更像是一个血汗工厂。瑞幸爆雷之后,我很想采访《瑞幸闪电战》的作者和编辑,未能成功。显然,这本书是瑞幸咖啡公关部操作的,在现阶段,他们不大可能接受采访。


用“地位”划分阵营,用“高压”施行管理

口述人:何文洋
所在地:杭州
职务:瑞幸门店咖啡师,2018年12月-2019年8月在职

我曾经把瑞幸的工作经历写成文章发在网上,后来有7-8家媒体都联系过我,但我都没说什么。

当时大家都在说,瑞幸咖啡是奇迹,是民族企业,如果我抱怨上班累,他们一定觉得是我自己太懒了。

瑞幸咖啡财务造假的事败露后,我大大出了一口怨气。其实事情是明摆着的:浑水公司用的是最笨的调查方法,就是找几家门店,统计一下销量,就能看出破绽来。

我们这么多媒体、专家,写了那么多文章,又是“奇迹”,又是“民族企业”,怎么就没一个人看出来呢?

其实我们大多数一线员工都知道,瑞幸咖啡赚不到钱。因为折扣太低了——3.8折券满天飞,最低的仅1.8折。另外还有微信折扣群,都是来薅瑞幸咖啡的“羊毛”的。

但也没人问过我们,也没人关心我加过多少班?究竟能赚到多少钱?员工本身能赚钱吗?不是年轻人不能吃苦,而是要说明白,为什么吃苦。

我赶上了一位异常苛刻的店长,动辄发脾气,说话尖酸刻薄,让人一天心情压抑。作为普通员工,赶上什么店长,和投胎一样,自己没法选择。很多店长只在餐饮行业中混过,根本不懂咖啡,只懂怎么骂人,这就成了管理人才。

在管理中,瑞幸咖啡特别强调阶层感。店长的收入比我们高得多,公司给他们的信息也比我们得多,在公司眼中,店长是自己人,我们是外人。

瑞幸扩张太快了,如此惊人的扩张速度,必然给资金、人力储备、管理、产品品质带来巨大压力。

瑞幸咖啡的应对之道就是高压政策,把员工划分成不同层级、不同群体,然后分而治之。

比如兼职员工,工资比正式工高,但公司对正式员工说:“公司给你们上了五险,因为你们是自己人。”

其实一查,上的都是最低的那一档。早先瑞幸圈到了那么多投资人的钱,就该对自己的员工好一点,可瑞幸咖啡连这个底线都没做到。

在瑞幸咖啡,兼职工、服务员、咖啡师、店长、办公室构成了不同的世界,公司有什么不合情理的做法,谁也不敢抱怨,因为人人都会觉得别人也许能接受。于是,任何一个严苛的政策都能贯彻下去。

其实,不正面反抗,大家也会用一些变通的手段。表面上门店里有录像监控,有制度,但客户在排队,怎么可能每次洗手都保证20秒。到后来大家也都明白了,只要业绩好,细节是可以松动的。

据我所知,违规的情况并不罕见,表面上是用制度管理,实质上还是人情管理。这就可以理解,为什么一家号称严格管理的公司,竟会出现这么大的财务漏洞。

我不太关注瑞幸咖啡上市的故事。我觉得这就是一个“圈钱能力”与“牛皮破灭”之间的比赛,如果圈钱能力跑赢了,瑞幸今天依然是大家眼中的明星企业,可惜是牛皮率先破灭。


造假曝光后,我们店咖啡爆单了

口述人:小张
所在地:北京
职务:瑞幸兼职咖啡师,2019年11月入职至今

2019年年底为了填补生活费,我去瑞幸做兼职。

当时投瑞幸是因为看到他们58同城大量招人。之前瑞幸扩张的时候,也曾去我学校大量招兼职,许多学长学姐说可靠,所以我决定试试。

通过了配方考核以后,我还考了咖啡师的认证,工资也从17.5每小时涨到了21.5元每小时。瑞幸的薪资水平比其他兼职高很多,同样是在连锁餐饮打工,室友在麦当劳不过十多块。

从晋升通道上来说,瑞幸也对年轻人更友好:作为兼职,考上了值班就可以参与盘店,考上了副店长,可以参与部分管理事务,且转正为全职成为店长,入职就缴纳五险一金,薪水也比其他餐饮集团管培生高。

咖啡师、值班、副店长、店长、区经理,晋升的逻辑非常清晰,非常给人期待感。

所以我考虑过留下来的可能性,但是在瑞幸工作是真的累。每天完成100多单的饮品,对我来说并不算太累,无处不在的监控更让我崩溃。

机械的按按键,还要被监控,看随时有没有错,不能乱说话,这样是年轻人过的日子吗?不过想到每周只要兼职2天,一个月就能换来2000多元的收入,我还是坚持做了下去。

造假那件事后,对门店影响很大:一个是同城瑞幸门店关闭了许多,另一个是店里面爆单了。

从我工作的店步行十分钟,就有另外一家瑞幸。4月末,这家店铺就关闭了。

瑞幸咖啡自曝造假之后,小张的店就爆单了


承认造假之后,瑞幸也迎来了大量的订单,这一部分订单来自认为”瑞幸是国货之光、割了美国韭菜“的网友,还有一部分来自想用完手中优惠券的用户。

爆单之后,每天出单都是之前的两三倍。因为还在疫情期间,店里只配有两个人,根本忙不过来。后来又加了一个人,还是忙不过来。尽管公司排班表上面备注了午休3小时,当时中午一个小时都休不了,都是无偿加班。

为了优化人员,非转全的通道也关闭。我得到了消息:瑞幸再也不接受全职了。

其实,现在就算可以转全职,我也不考虑。我并不喜欢像工具一样按照配方上的步骤去做一杯咖啡,也不喜欢每天一到整点,就暴露在监控下搓洗双手20秒,只有机器人才能在瑞幸长期干下去吧?我是个年轻人,接受不了这么刻板的生活。


健康证、工作服全部自己买,遭遇“全转非”

口述人:小L
所在地:江苏省某二三线城市
岗位:瑞幸全职咖啡师,2020年1月-5月在职

我是今年年初加入瑞幸的。

我家在江苏一个三线城市,疫情导致餐饮行业损失惨重。年后想找个有保障的工作就更难了。

当时看到瑞幸是少有的、可以保证五险一金的公司,一看到他们招全职咖啡师,我就投了简历。当然也有私心,想去偷师,以后自己开个咖啡店。

没想到,进来后才发现学不了,“没有感情的按键机器”,就是对我们最好的形容。

所谓的咖啡师,其实只需要把操作手册背熟,知道不同配方按多少次按钮就行。比如香草拿铁半糖按两下按钮,全糖按四下,然后把杯子放到机器下面就行。

不过瑞幸的配方很多,导致很多人没有背熟配方,就离开了。背完配方,你就要去瑞幸大学App参加考试,考试内容是:随机出两杯咖啡名称,5分钟内做完且拍摄视频拍摄了上传,通过了之后才会分配门店。

全职咖啡师的要求,是1个月内考下咖啡师,考下后工资会高点,如果考不下就要离职。毕竟瑞幸的工作挺忙,如果背不下配方,后面的工作压力很大。

制作咖啡的要求还相对严格,要求2分钟内完成咖啡,还有整点洗手,这些都是在监控下的操作。

不过,不同的店铺在执行力度会有差异。比如我去的第一家店,要求整点洗手,每次用消毒水,然后洗满20秒;第二家店,店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我就没用消毒水,只要不被拍到就行。

不用消毒水的原因,是因为消毒水太伤手,瑞幸也不能留指甲。我去的第一周,手就干燥脱皮,下班之后要不停的涂护手霜。

总体来说,瑞幸比我之前工作过的餐厅好一些。下班打烊要洗咖啡机和小器具,最重要的是不能忘记贴有效期,瑞幸店里不让有过期的东西。

瑞幸要求打烊后半个小时内完成这些事,但实际上做不完。比如每天都有盘点,对物料把控很严,如果实际盘点和电脑记录库存差异不太大,就算盘点完了。

如果差异很大,系统会”飘红“,这个时候就要重新盘点了,一直盘点到哪儿有问题,再去写实盘报告就行。

如果每一步都按照瑞幸的要求做,是不可能按时下班的。但是我们有排期表,这些超出的时间都是不算工时的,也算是义务劳动了。

我当时在第一家店做的不错,每天大约100多单。但是因为瑞幸关闭了很多门店,也有很多人离职,加上每个店铺不能超过2个人,就重新分配了店铺。

在第二家店铺工作时,瑞幸就出事了,导致我们所有全职员工都遭遇了“全转非”(全职要转成兼职)。

入职第一天,店长告诉我,要重新签订合同,变成兼职,三个月后再转成全职;虽然承诺的是和全职一样的工资,但是不交保险和绩效。我们这批已经降低到了20块钱1小时的时薪,也享受不到做满200单再计算1000元的绩效了,算下来其实根本赚不到多少钱。

接着瑞幸开始用各种方式压缩成本。但一切其实都有预兆。开年以后,瑞幸已经在我们城市关闭了不少店铺。承认造假后,店里对成本管控就更严格,包括做坏了的饮品要自己掏钱购买,做满四个小时的员工免费杯也没有了。

甚至入职的员工服都要自己买的,承诺的入职就交五险一金,变成了入职交五险,全职第四个月才开始交一金。餐饮行业大部分由企业报销的健康证,也变成了入职6个月以上才给报销。

工资低、看不到晋升希望、内部又如此压抑。在5月餐饮业稍微有点恢复后,我就毫不犹豫辞职了。


裁员先裁神州转过去的,工龄少、赔偿低

口述人:K先生
所在地:福建省厦门市
职务:程序员,前神州租车员工 2019年末转入瑞幸运营,至今尚未离职

我之前在神州工作,进入瑞幸是公司的要求。去年下半年,有同事陆续签约瑞幸,听他们说工资会有上涨,我也签了。签约时,瑞幸厦门和神州的办公场地还没分开,连前台都是同一个。

直到12月末,神州技术组团队并入瑞幸,而且所有人都重新签约,工龄从头开始计算。有的人不愿意签,后来也没逼迫,最多就是不让随便参加公司年会。

签约时我想,反正瑞幸是公司内部新项目,挑战多,自己也能进步。但没想到过来后,不仅变成996,什么福利都没了。

裁员期间,我部门的人还遭遇过HR到工位上读离职通知的。因为对方重新签订了合同,就职时间不长,被裁也拿不到多少赔偿。

曾有人爆料神州转岗到瑞幸之后的遭遇


神州和瑞幸不同公司员工的差别待遇还挺明显。老神州员工转去瑞幸的,工资有一些上涨。但在瑞幸闪电上市之后,又再招募了一批人,这些人的工资就更高了。


4月3号公司自爆造假。但就在3月,公司发2019年度年终奖的时候,老神州过去的人都没有发,而瑞幸单独招募的发了。

我们是5月开始优化。可能是怕出现厦门优车集团裁员时候员工维权的场景,第一批人数没有那么多。不过这次裁员以神州转过去的人为主,大部分人都没满1年,所以n+1其实也拿不到多少钱。只能说商人都是精打细算的。


高层乱搞,我们是无辜的

口述人:李冬
所在地:北京
职务:瑞幸软件工程师,2019年6月入职至今

前几天,恰巧是我在瑞幸工作的一周年。这一年像过山车一样,跌宕起伏。

作为瑞幸咖啡北京总部的员工,我内心是迷茫的。公司内忧外患,按理说我应该毫不犹豫辞职,但是公司内部状态还是井然有序,和以往没什么差别。

即便是现在,公司内部还在发口罩,动不动就有小零食,有免费的咖啡新品,同事之间关系也融洽。另外现在辞职相当于裸辞,以后生活是个问题。但是不辞职,说实话,我也担心工资都不一定能发出来。

前阵子有的部门裁员,弄得我们人心惶惶。不少朋友向我打听情况,我三箴其口,怕惹麻烦。自己的不当言辞如果给瑞幸带来不好的影响,对我也没好处。我不想洗白瑞幸过去犯过的错,更不能否定大家一起努力过的“战场”。

但我自己比谁都想知道,瑞幸咖啡这次动荡一定会导致破产吗?高层乱搞,我们是无辜的,员工的结局就没人管了?

关于裁员的事情,员工之间也只是看到皮毛。我曾经历过裁员,上层的评估决策后,第二天宣就宣布解散,你根本无法提前知道。

瑞幸也算是养活了很多门店、员工,解决一些就业率。他垮了,很多人都跟着遭殃。

我目前的状况和大多数人一样是观望着:等公司的决策和交代。比起跳槽,我更想休息一下,现实动荡,谁知道去的下一家公司会怎样?


看到造假新闻,我的第一反应是“假消息”

口述人:老黄
所在地:广西
职务:瑞幸后台软件工程师 ,2020年1月-5月在职

公司出事那一天,是晚上9点多,我正在和组里其他同事加班,讨论技术问题,忽然看到有人在群里丢了链接,大家第一反应是,这是个假消息。

一开始,我也不相信这件事。公司里的一切看起来是那么正常。即便是消息蔓延开来的一周,同事依然按部就班,该干啥干啥,只是偶尔会自发从网上了解一些关于公司的新闻。

我是在今年1月加入瑞幸的,那时我刚从上一份互联网大厂的技术岗工作辞职。

随后我就开始找工作,当时肺炎疫情还没完全蔓延开来,20天内我接到三家大公司的录用通知,其中就包括瑞幸。

招聘岗位是瑞幸的系统前端开发工程师,主要工作是给瑞幸做内部平台开发,供内部员工使用,程序并不对外。

当时的瑞幸还是大家眼中风头正劲的创业公司,我也觉得在这里工作,前景会更加有希望。

面试时,当面试官看到我曾经有过外企经验,还特意问我一句“有没有做好再次面临辛苦的准备?”我知道他是想强调“来瑞幸可能会经常需要加班”。我就给予了肯定的回答。

老黄感觉至少从工位上看,瑞幸还没有乱


实际后来也没有太多次的加班。总体来说,瑞幸和别的互联网企业没有太多区别,开放的工作区域、整洁的工作环境,一切都井然有序地进行着。

我们部门有70多个人,彼此工作协同都不错,不存在太多效率问题。正因如此,出事时我们几乎第一时间选择了忽视。可事件发酵速度之快,不容得大家怀疑,慢慢地大家开始半信半疑起来。

我刚度过瑞幸的第一个试用期,也就是刚满三个月。但按照瑞幸的招聘要求,员工要过两个试用期才可以正式入职。周围有的同事还不甘心,苦苦死撑,但我选择了主动离开。


自己的未来被其他原因所掌控的感觉,我不喜欢。今年5月,我提交了辞职报告。




「往期精华」点击图片阅读更多

点击在看,即刻变好看

    本文由自媒体作者腾讯科技投稿,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