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被打香港律师陈子迁:身份被披露后又被“网暴”

环球时报 环球时报 2020-05-29


只因为对暴力行为的一句斥责,香港律师陈子迁24日遭到大批“黑暴”分子的围殴,全身多处受伤,这种肆无忌惮的暴力行径受到香港各界的严厉谴责。


28日,陈子迁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电话专访时表示,他希望“港区国安法”可以尽快出台,震慑住已经“无法无天”的暴力行为。


24日下午,“黑暴”分子在香港港岛区多处大肆破坏,陈子迁当日看到一批黑衣人在破坏街边店铺,忍不住对他们的暴力行为发出指责,却遭到黑衣人的围攻追打,甚至有人用铁板攻击他的头部。陈子迁对《环球时报》记者回忆称,“他们下手非常狠,不止一个人追着我打,我感觉他们是真想要我的命”。陈子迁就医后发现,他的头部、颈部、手部等多处受伤,总共缝了约20针。27日,陈子迁出院回到家中休养,但因头部遭到攻击,医生担心可能存在后遗症,还需要进行一段时间的观察。


▲陈子迁24日被黑衣人围殴,全身多处受伤 (图片来源:香港《巴士的报》)


对陈子迁被“私了”一事,香港律师会会长彭韵僖24日发布声明表示谴责。彭韵僖称,若立场不同就马上招致暴力响应,对手无寸铁的人殴打,罔顾人身安全,“如果这样就是大家想争取的自由,那是香港的悲哀。”彭韵僖还表示,“法治的其中一个最基本精神就是守法,即使抗争背后的理念有多崇高、伟大,亦不能背弃法治,作为律师更不能对暴力行为保持沉默。”同日,律政司司长郑若骅也向陈子迁致以深切慰问,并强调以违法行为来达成任何目的,在法律上是绝不容许的,更会破坏法治精神。陈子迁所在的社会组织“香江聚贤”代表也于25日前往香港警察总部递交请愿信,要求警方缉拿真凶,严惩暴徒。


在肉体遭受暴力后,身份被披露的陈子迁又面临“网络暴力”,已经有很多人发信息威胁他“小心一点”,由于陈子迁去年曾在立法会关于订立“禁蒙面法”的听证会上发言支持,有人说他是“罪有应得”,“活该被打”。


“他们认为我的‘罪’就是反对他们(反对派和‘黑暴’分子),只有他们是对的,我说的就是错的”,陈子迁说,这些暴力示威者在汇丰银行纵火,打砸美心旗下的店铺,“只要是支持港府,和他们对着干的,他们都要想办法打压,包括采取暴力”。



陈子迁24日被“私了”时,正值全国人大会议审议“港区国安法”的立法决定,当日在香港部分地区发生的示威活动也是为反对这一立法。“香港当下正需要中央出手立法,这将是止暴制乱的一剂‘特效药’,能够对暴力分子起到震慑作用”,陈子迁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了他对“港区国安法”的支持,“现在已经是不立法不行的时候了,且越快越好。必须有法律来保证香港的稳定,否则暴力示威者会更加无法无天”。


此外,陈子迁认为,“港区国安法”中提到的“中央人民政府维护国家安全的有关机关根据需要在香港特别行政区设立机构,依法履行维护国家安全相关职责”,对于香港的稳定也十分重要。陈子迁说,暴力示威者的行动是有组织、有训练、有资金支持的,这其中很多是来自外部势力。“香港是一座自由的城市,但可能这种自由让一些人觉得做什么都可以,不会有人来管,但现在中央明确表明这种想法完全错了”,陈子迁告诉《环球时报》记者,若中央在香港设立相关机构,相信会帮助香港抵御来自外部的干涉。


在中央决定订立“港区国安法”的消息公布后,一些反对派开始大肆“污名化”这一立法决定,称其将损害香港市民的自由和权利。事实上,从中央到港府都多次强调,“港区国安法”只针对图谋分裂国家、颠覆国家政权、组织实施恐怖活动的极少数人,绝大部分奉公守法的香港居民无需有任何恐惧。


作为一名律师,陈子迁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其实很多香港人并没有看过“港区国安法”全文,也不清楚其具体内容,一些人歪曲“港区国安法”,引发民众的恐惧,利用这种情绪煽动暴力,而暴力行为又产生了一种新的恐惧——令支持“港区国安法”、反对暴力的人不敢出声。“但我相信,香港已经到了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候,国安立法将帮助这座城市将会战胜恐惧,恢复过去的稳定和繁荣。”


环球时报记者 赵觉珵

了解《环球时报》的三观

请长按下方二维码关注我们or回到文章顶部,点击环球时报 (微信公众号ID:hqsbwx)




    本文由自媒体作者环球时报投稿,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