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的天空就像你的眼睛,澄澈透明

儿童文学 儿童文学 2020-05-29
音乐资源加载中...

SWEET

SUMMER

DREAM



续集故事


May 29, 2020

者的话:

我从未曾想过,当年这篇男主连名字都没有、全篇用“你”代称的《澄空》,会被这么多这么多人喜欢。这么多年来,一直有读者在网络上、贴吧里、微博里,说着最喜欢的是这篇《澄空》。

真的非常谢谢你们喜欢它。



01.



我一直在想,如果那天,我没有去参加那莫名其妙的社团活动,我是不是就不会认识你。

那么,现在的我——

就不会在这个超长待机版的寒假里,数着手指头盼着疫情结束,盼着图书馆自习室的开门。也不会跑了三条街去买那本杰克·伦敦的《野性的呼唤》,虽然是中文全译本。
他们都说你傻,用流行的话简称,“这个人很‘二’。”
是啊,是很“二”。
比如你记住我的名字都用了好几个星期,你把我的名字和我的人对上号又用了好几个月。你总站在图书馆自习室的角落背那些翻来覆去你背不过的古诗词,附带着一脸认真地表情。你在照相的时候还喜欢双手比两个V,好像别人不知道你有多二。

不过,我也有很“二”的时候。

比如,去参加了那莫名其妙的社团活动,莫名其妙地认识了很“二”的你,莫名其妙的和很“二”的你泡了半个学期周末的图书馆自习室,莫名其妙地习惯了你在纠结数学我在发愁英语的一个又一个下午。

而我竟然还信了你这个很“二”的人的话。我问你怎么才能学好英语呢,你说,扔了题去看英语小说,然后给了我一本全英文版的《野性的呼唤》,你说这是你最喜欢的书,杰克·伦敦是你最喜欢的作家。

全英文版我翻过了,半个字都没有记住,可是我却记得了,坐在我对面死磕数学题的你。还有你身后琉璃色的天空。




02.



宣布这座城市病例清零的那一天,全城都热闹的沸腾了。

就像有一次,自习结束回家,好像是过年的时候,全城都在堵车,我们就这样被堵在同一辆公交车上。我们从车站的半道跳下来,你走在我旁边,有一搭没一搭地瞎聊,就像往常那样前言不搭后语的聊天。在天的另一边,礼花一朵一朵升空,绚烂的倒影在你的眼睛里。

一开始的时候,是你问我“去图书馆自习室吗?”,或者是我问你,“我去图书馆自习室,你去不去。”

最后你把它简化成一个字和一个标点,“图?”

解禁的这天,还没有等我到缓过神来,就看到了你的那十分省流量的一个字,“图?”

真好,今天的天空也是琉璃色的。

大家都去各处热闹了,图书馆自习室冷冷清清的。

我还记得,上一次在图书馆自习室的时候,我随口问你,为什么最喜欢《野性的呼唤》这本书,你说,因为在这本书里,让人看到生命总是在不断挣扎求存的过程中获得意义与力量。

那是我第一次认真地觉得,好像,你也并不像大家说的那样,“二”。

如今的你戴着口罩,还是遮不住那双亮亮的眼睛。

书上在说一个人眼睛很漂亮的时候,总喜欢说,“那个人的眼里,好像有星星。”

可是我在你的眼里没有看到星星,也没有看到他们说的“二”。

只是一片澄澈透明。

像我认识那天的天空一样,澄澈透明。

我想,在这个狂欢的日子里还在图书馆里认真学习的我们,大概我们是整个城市里,最“二”的两个人了。



是不是还没有看过瘾?

欲知故事前文,

请寻找2012年6月网络传真栏目的《澄空》哦~

或者寻找作者微博——新浪微博:@纪夏冉

点小花花,让他们知道你“在看”

纪夏冉,90后作者,曾获全国新概念作文大赛一等奖,全国少年作家杯作文大赛一等奖,曾在《儿童文学》(绘本)开设”小冉游学记”专栏。

代表作:2020年4月儿文经典版《冰河与星火》。往期网络传真栏目《风寄雪》《晴天的雨靴》等。







 续集故事  往期链接 


下一站,我们还会不会再见?(《下一站再见》)

右手边的全世界,这是我们的十年之约(《右手边的全世界》)

相信我,伤疤迟早都变成铠甲(《加油,加油,加油》)

我失忆后,他消失了(《彩纸飞机》)

新的一年,可以重新认识你一次吗?(《你那里下雪了吗》)

感冒,就是身体里的另一个自己在悄悄告诉你……(《明天的明天》)






    本文由自媒体作者儿童文学投稿,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