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观南宋文坛一场?空前绝后的饭局 | 早茶夜读

绿茶书情 绿茶书情 2020-05-29

绿茶按这是参与早茶夜读主题阅读活动的推文,本期读法国学者谢和耐的《蒙元入侵前夜的中国日常生活》,读着读着跑偏了,好奇南宋文坛那些人的日常生活会是什么样子,爬梳了一些材料,于是有了下面的“中兴四大诗人”朋友圈以及一场空前绝后的饭局。


南宋文坛朋友圈,皇帝看了都点赞


文 | 绿茶


1


谢和耐的《蒙元入侵前夜的中国日常生活》虽然着力在“日常生活”,但对于不同群体的日常生活细节其实着墨不多,尤其对南宋朝高度繁荣的文学和艺术,只在最后一章“消闲时光”谈及,从219页到243页,区区24页。
 
自北宋倾覆,衣冠南渡,国事凋零带来的巨大伤痛,在宋代文人心中是刻骨铭心的,那时候能把这种真切情感表达出来的主要是南渡来的文人,在他们的诗词和绘画中,处处显现抗金救国、中兴宋室的宏愿。南宋临安文人群体,可以说给当时岌岌可危的南宋注入了一股强有力的力量。然而,这一时期的南宋文人们,对国家的未来充满担忧,对这届朝廷缺乏信心。
 
南宋文坛在152年间大致可分为前中后三个阶段。前期从高宗建炎元年算起,代表人物以南渡文人和高官为主;中期则以“中兴四大诗人”尤袤、陆游、范成大、杨万里为代表,他们的成熟使临安文坛达到空前繁荣;后期则为江湖派诗人和格律派词人群体。
 
南宋早期朝廷,以秦桧为代表的主和派执政,一批南渡来的主战派文人被贬在朝廷之外,这批人只能抱团取暖,力图用文学唤起更多人的共识。当时临安以赵鼎真率会,周紫芝诗社和史浩诗社三个诗社为中心,汇聚了一批南渡文人。
 
真率会和诗社是自北宋以来文人雅集的主要形式,主要是在一起吃吃喝喝,读诗唱和,互相点赞。司马光当年在洛阳编《资治通鉴》时,成立了“司马光洛阳真率会”,和一群失意的、被贬的文人们在一起吃喝玩乐。后来,很多文人团体就效仿这种形式。临安的赵鼎真率会其实就是洛阳的分会,当年赵鼎任洛阳令时办了真率会,南渡后,赵鼎一度很受高宗重用,两度拜相,后被秦桧构陷,被迫辞去相位。赵鼎真率会其实就是他的政治阵地,一大群追随他的文人围绕左右。这一时期的南宋文人,更在意家国情怀,参加真率会或诗社带有强烈的政治理想和抱负。
 
另外一个中心是北宋末年的文坛巨擘张元干。他在洛阳时就跟李纲混,建炎元年(1127年),宋高宗起用李纲为宰相,张元干也官至朝议大夫,但没多久,李纲也斗不过秦桧,被罢相。张元干只好继续干他的文坛领袖,身边聚集了周德友、张孝祥、徐俯、向子帧、郭从范等一众文人,还有一批赴临安赶考文生。
 
到了绍兴二十四年(1154),二十三岁的张孝祥廷试,高宗亲自将其擢为第一,居秦桧孙秦埙之上,范成大、杨万里、虞允文、葛郯、何异、姚述尧等同榜进士,陆游则试礼部第一。从这时期开始,标志着“四大中兴诗人”崛起。
 
此时的南宋,在“绍兴和议”的基础上又签订了丧权辱国的“隆兴和议”,但好歹维持了几十年的“和平”,临安城进入朝野歌舞的太平局势。此时的金朝,占有了北宋的花花世界,早已没了斗志,也安于享受这歌舞升平的广大地盘,况且南宋每年还送去那么银子。两厢无事,各自享乐吧!

2


以尤袤、陆游、范成大、杨万里“四大诗人”为首的临安文人圈更是迎来前所未有的盛况。他们登科及第后不仅在政坛德高望重,更是文坛的中流砥柱。四大诗人中,尤袤名气相对小一些,另外三人的诗词都入选过语文课本。但从排名看,尤袤却是四大诗人之首。
 
下面我们翻墙到南宋局域网,看看南宋文坛朋友圈是一群什么妖怪。
 
诗词狂魔陆放翁,“六十年间万首诗”,几乎是走到哪儿写到哪儿。绍兴二十一年(1151)的一天,陆游正在沈园春游,突然撞见前妻唐琬和她的现任赵士程也在游园,悲苦交加,于是,在园壁上题了《钗头凤》词,还发了一条“朋友圈”。

陆游 

红酥手,黄滕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杯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26分钟前

朱熹,杨万里,范成大,尤袤,刘克庄,辛弃疾

唐婉: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晓风干,泪痕残,欲笺心事,独雨斜栏。难,难,难!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角声寒,夜阑珊,怕人询问,咽泪妆欢。瞒,瞒,瞒!

朱熹:放翁老笔尤健,在当今推为第一流。

杨万里:君诗如精金,入手知价重。

范成大:改天一起吃火锅。俩人都曾在蜀地为官

尤袤:请你吃“蝤蛑”。

叶绍翁:自商贾、仙释、诗人、剑客,无不徧交游。宦剑南,作为歌诗,皆寄意恢复。

刘克庄:激昂慷慨者,稼轩不能过。

辛弃疾:恨之极,恨极销磨不得。

周必大:抱抱放翁。

韩元吉:抱抱放翁。

曾季狸:抱抱放翁。

郑樵:抱抱放翁。

李浩:抱抱放翁。

王禾巨:抱抱放翁。

王十朋:抱抱放翁。

张同之:抱抱放翁。

林栗:抱抱放翁。

刘凤仪:抱抱放翁。

邹耘:抱抱放翁。

林采:抱抱放翁。

吕轼:抱抱放翁。

……:翁翁翁翁翁翁翁翁翁翁翁翁翁翁翁翁……


3


范成大当官的时候太忙,没时间和兄弟们喝茶读诗,加上他那些爱国诗大家也不爱看,所以,很少发朋友圈。直到老了解甲归田后,写了很多田园诗,大家才觉得范老大找回了诗人的感觉。有一天正在石湖田头发呆,发了一条“朋友圈”。

范成大  

昼出耘田夜绩麻,村庄儿女各当家。童孙未解供耕织,也傍桑阴学种瓜。


26分钟前


南宋第二位皇帝,宋孝宗赵昚(shèn)看到退休的老范这般闲情逸致,于是留言:卿气宇不群

光宗赵惇一看,嚯,老爸都点赞了,赶紧跟了一条:卿以文章德行,师表缙绅,受知圣父,致位丞弼,均佚方面,乃心王室,于天下事,讲之熟矣。

🔻🔻🔻


赵惇,杨万里,陆游,尤袤,刘克庄,姜夔,崔敦礼,周必大,龚明之,唐幼度,韩元吉

赵昚:卿气宇不群。

赵惇:卿以文章德行,师表缙绅,受知圣父,致位丞弼,均佚方面,乃心王室,于天下事,讲之熟矣。

杨万里:和一首“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

陆游:孤拙知心少,平生仅数公。

尤袤:请你吃“蝤蛑”。

姜夔:身退诗仍健,官高病已侵。江山平日眠,花鸟暮年心。

刘克庄:激昂慷慨者,稼轩不能过。

崔敦礼:包罗百氏,磅礴九流。以辉煌汗漫之作而执耳文盟,以博大高明之资而盱衡士类。

周必大:范石湖有童趣。

张鎡:事业文章两足尊,南北东西曾遍历。

龚明之:范公文章政事,震耀一世。

唐幼度:这才是范公真性情。

辛弃疾:身世酒杯中,万事皆空。

汤思退:范公萌萌哒。

汪应辰:萌萌哒+1

边公辩:+1

李椿:+1

韩元吉:+1

巨济:+1

陈苍舒:+1

刘孝玮:+1

李泳:+1

赵正之:+1

……:+N


4


杨万里一看,好家伙,老伙计人气很高嘛!看来临安大城市里的人,喜欢乡下的调调,来来来,看老杨给你来一首《插秧歌》。于是,也发了一条。

杨万里

田夫抛秧田妇接,小儿拔秧大儿插。

笠是兜鍪蓑是甲,雨从头上湿到胛。

唤渠朝餐歇半霎,低头折腰只不答。

秧根未牢莳未匝,照管鹅儿与雏鸭。


15分钟前


孝宗赵昚心想,得,老范回了,老杨这个不回也不合适啊,只好来了一句:仁者之勇


光宗赵惇看老爸又回了,干脆我给老杨写幅字吧,于是亲书:“诚斋”。(诚斋是杨万里的号,之后别人都称他为“诚斋先生”。


杨万里一看两位皇帝老儿都回帖了,笑歪了嘴:吾皇威武。

杨万里,范成大,尤袤,刘克庄

赵昚:仁者之勇。

杨万里回复赵昚::)

赵惇:手书“诚斋”二字予爱卿

杨万里回复赵惇:感谢官家~

范成大:老汉自叹不如。

陆游:诚斋老子主诗盟,片言许可天下服。我不如诚斋,此评天下同。

尤袤:请你吃“蝤蛑”。

项安世:雄吞诗界前无古,新创文机独有今。

姜特立:今日诗坛谁是主,诚斋诗律正施行。

严羽:尽弃诸家之体,而别出机杼。

周必大:笔端有口,句中有眼。

辛弃疾:千古兴亡,百年悲笑。

王庭珪:一代诗宗!

京镗:+1

张抑:+1

黄景说:+1

刘德秀:+1

朱熹:+1

王淮:+1

……:+N


5


尤袤(mào)一看,没法玩儿啦!皇帝都出场啦,我可请不动啊。虽然孝宗曾经挺欣赏自己,但爱管闲事的毛病总改不了,没事就在皇帝面前叨叨叨劝谏,好几次惹毛了孝宗、光宗,有一次光宗还把奏章撕得粉碎。
 
尤袤心说,既然你们父子俩不爱听我唠叨,我也学老范归田得啦。光宗虽然觉得尤袤有点讨厌,但要离开又有些不舍,升他当礼部尚书,并且手书“遂初”二字赐赠。一旦想走神仙也留不住,尤袤在无锡老家束带河旁修了“乐溪”园圃,把光宗赐的“遂初”二字挂起来,园内有他的藏书楼“万卷楼”等。
 
尤袤不仅是四大诗人之一,还是南宋朝最厉害的藏书家之一,他的万卷楼是南宋著名藏书楼,根据万卷楼藏书编订的《遂初堂书目》更是版本目录学重要的著作,收录图书3200多种,是最早的版本目录著作之一。
 

虽然是个书呆子,但尤袤也是闷骚幽默的人,杨万里给尤袤起外号“蝤蛑”,他干脆每每以“蝤蛑”自称,尤袤和蝤蛑读音相似,而“蝤蛑”是江南人最爱吃的一种螃蟹,肉质鲜美。所以,他跟贴喜欢说“请你吃蝤蛑”。思来想去,尤袤决定破财求赞,于是发了一条朋友圈。


尤袤  

明晚六时,“豐樂樓”二层包厢,“蝤蛑”请大家吃蝤蛑,欲往接龙!

半壳含黄宜点酒,两螯斫雪劝加餐。

赵惇,赵惇,陆游,杨万里,范成大,周必大,刘克庄,叶绍翁,姜夔,巨济,吕轼,朱熹

赵昚:善,卿等尽兴,明日早朝给朕捎一只大“蝤蛑”。

赵惇:豐樂樓”记朕账上,同求大“蝤蛑”一只。

陆游:我去——

范成大:我去去——

杨万里:我去去去——

周必大:我勒个去——

林宪:+1

沈虞卿:+1

林子章:+1

马先觉:+1

陈天麟:+1

王庭珪:+1

京镗:+1

张抑:+1

辛弃疾:金贼不灭,吃什么“蝤蛑”,不去!

黄景说:老辛插队,歪楼。我去去去——

刘德秀:+1

朱熹:+1

王淮:+1

汤思退:+1

汪应辰:+1

边公辩:+1

刘孝玮:+1

李泳:+1

韩元吉:+1

刘克庄:小朋友能参加吗?

叶绍翁:强烈要求后浪入局。

姜夔:同浪

(注:以上三位为后期江湖派诗人代表。)

巨济:欢迎后浪们。我去——

陈苍舒:+1

刘孝玮:+1

李泳:+1

赵正之:+1

韩元吉:+1

曾季狸:+1

郑樵:我去,昨天回莆田了,去不了。

叶适:我去,前几天回永嘉了,要说吃“蝤蛑”,还得去我们永嘉啊。

李浩:+1

王禾巨:+1

王十朋:+1

张同之:+1

林栗:+1

刘凤仪:+1

邹耘:+1

林采:+1

吕轼:+1

朱熹:你们讲话文明点。我也,去——

……:++++++++++++++++++++


当时临安城共有十三所官营酒库,大多设有酒楼。如东库的太和楼,西库的太平楼和丰乐楼,南库的和乐楼,南上库的和丰楼,北库的春风楼,北外库的春融楼,中库的中和楼等等。其中丰乐楼最为火爆,有五层楼,各有飞桥栏庭,明暗相通,可登楼俯瞰西湖。
 
这是南宋文坛一次空前绝后的聚会。

《南宋文坛茶话图》


题记:一九三六年二月十五日出版的《六艺》杂志创刊号上,中间通栏刊有8开大幅漫画《文坛茶话图》,署:鲁少飞 作。图中围坐着:鲁迅、周作人、茅盾、林语堂、老舍、巴金、沈从文、凌叔华、穆时英、丁玲等几十位民国海上作家,主位则是“文坛孟尝君”邵洵美。可谓是海上文坛全家福,展现出彼时文坛的繁荣气象。

 

南宋中期的临安城,以“中兴四大诗人”陆游、范成大、杨万里、尤袤为首的临安文坛,其热闹场面对比三十年代海上文坛,有过之无不及,尤其这批文人多为朝廷高官,茶话规格可是相当高大上,必须是临安城达官贵人最爱去的“豐樂樓”,除四大诗人,当时临安文坛头面人物周必大、韩元吉、郑樵、王十朋等几十号悉数到场,场面相当可观。北宋范仲淹、苏东坡、王安石、司马光、欧阳修等前浪们已经上墙。此记!(绿茶 庚子春 四月廿六)


6


绍熙四年(1193)范成大去世;次年,尤袤去世;庆元六年(1200)朱熹卒;嘉泰二年(1202)洪迈卒;嘉泰四年(1204)周必大卒;开禧二年(1206)杨万里卒;开禧三年(1207)辛弃疾卒;嘉定元年(1208)陆游去世。南宋文坛的荣光至此消退。
 
四大诗人之后,文坛江湖沉寂了好长一段时间。那次饭局上还是小朋友的刘克庄、叶绍翁、姜夔等人已渐渐成为文坛的中流砥柱。并逐渐形成以刘克庄和书商陈起为核心的江湖诗派。江湖派朋友圈还包括刘过、戴复古、姜夔、俞桂、叶茵、许棐、危稹、张戈、翁卷等。和江湖派同期的还有以杨攒、周密为中心的格律派词人群体, 姜夔既是江湖派也是格律派,另外还有吴文英、张炎、张枢、陈允平、赵孟坚等人。
 
1276年,蒙元攻入临安,恭帝投降。1279年,陆秀夫负帝昺投海,南宋覆亡。


    本文由自媒体作者绿茶书情投稿,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