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大焖锅丨推送练习 RESta 人力资本长期影响

论文大焖锅 论文大焖锅 2020-05-28

人力资本和政治体制在经济发展中起到关键作用,而且人力资本的积累(特别是教育)和政治体制之间也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现有文献研究大多集中在前者,还有为数不多的文献研究了教育和政治体制之间的交互作用对经济发展的长期影响。但这类研究主要限于宏观层面,单独在微观层面上的研究则相对较少。最近由Nicola Fuchs-Schundeln和Paolo Masella合作撰写并最近发表在Review of Economics and Statistics 上的论文“Long-Lasting Effects of Socialist Education”将柏林墙倒塌后东德教育体制(政治体制中一个重要维度)的变革作为一项准自然实验,利用双重差分法(DID)考察了教育体制的变革对个人受教育程度和职业发展的长期影响。
 
文章首先介绍了东德的教育制度。在东德,学生的入学时间被严格规定。在每年5月31日或之前年满6岁的儿童被要求在当年入学,而在这之后满6岁则会在下一年入学。大多数学生在完成基础教育后会选择申请大学预科或成为学徒。东德与西德教育体制的不同主要反映在以下两点:第一,基础教育内容的差异。学生需要系统学习社会主义理论。学校的目标是培养具有集体主义精神的学生,而非西德弘扬的个人主义。第二,高等教育选拔的约束。在申请大学预科时,学生的政治和社会参与程度也在评价标准中,这样凭借学术成绩能被录取的学生可能遭到淘汰。即将成为学徒的学生在工作场所的选择上也受中央计划的限制。在1989年柏林墙倒塌后,东德的教育体制迅速被西德同化,上述的两条教育政策也被废除。
 
文章接着介绍了采用的数据及其方法论。文章选取的样本是1971-1977年出生在德国的个体。作者首先在年龄相同的个体内部划分了实验组和控制组。由于1989年柏林墙倒塌时样本个体仍在接受教育,5月31日之后出生个体(实验组)在东德社会主义体制下接受教育时长就比在这之前出生个体(控制组)短一年。接着作者根据出生年份将实验个体划分为1971-1973组和1974-1977,以便于分别识别上述两种教育政策废除带来的影响。在1989年,1971-1973组的个体已经完成基础教育,引发实验组和控制组产生差异是由于高等教育约束的消失;而1974-1977组的个体仍在接受基础教育,引发差异则是由于基础教育内容的转变。
 
在此基础上,文章利用DID方法识别了教育体制转变对个人受教育程度和职业发展的影响。对于受教育程度,基础教育内容的转变和高等教育约束的消失都显著提高了个体获取学位的可能性;而对于职业发展,上述两个转变让个体的工作绩效更好,这意味着更高的时薪和更多的晋升机会。作者认为这是因为西德教育体制更多地注重学生的批判性思维和创造性。此外,基础教育内容的转变还提高了个体的劳动积极性,个体的就业概率和工作时长更高。作者认为这可能与西德教育体制下弘扬的个人主义有关。高等教育约束的消失对个人劳动积极性带来的影响反而相反。作者认为这可能是因为自由的劳动力市场外加不景气的经济环境带来了更大的职业发展差距。东德教育体制转变对于受教育程度的影响在不同性别个体上都具有显著性,但对于个体职业发展的影响只限于男性个体。作者认为这可能与西德社会下不鼓励女性就业的社会氛围有关。关于论文的更多内容,请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




广受欢迎的微信公共帐号“论文大焖锅”每日推送经济学、管理学、政治学、社会学及自然科学期刊最新内容。本帐号由复旦大学经济学院陈硕教授及其团队负责。查看以前推送:点“论文大焖锅”并选择“查看历史消息”。搜寻帐号:PaperExpress或扫描二维码如下:
    本文由自媒体作者论文大焖锅投稿,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