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普利策社论奖系列作品分析 | 网络教学日志

少华读书 少华读书 2020-05-26

昨天傍晚的研究生评论课,我们进入了“普利策社论奖作品观察”。我将这一讲分成两个部分:

一:集中阅读最近发布的本年度普利策新闻奖社论写作奖的系列作品10篇。做简单的分析和讨论。

二:在美国媒体社论写作传统的总体背景之下,提示以往获得普利策新闻奖社论写作奖的作品的一些特点。

 


或者说,我其实是以获得普利策新闻奖社论写作奖的作品来提示美国媒体社论的写作特点。因为它们毕竟得到这个世界著名的评选认可的典型作品。

 

在第一部分,最近刚刚发布的本年度普利策新闻奖社论写作奖的系列作品,我用的是自己近些天来翻译出来的文本。实际上,我在上课前并没有来得及完全翻译出来:其中前三篇和最后一篇(共4篇)是全文翻译的;而第四篇到第九篇(共6篇),我只是每篇译出数段,并在以按语的形式向同学们提示该篇的主题,它与其他篇的关系,以此展现整篇系列作品在认识上的发展路径。

 

在第二个部分使用的作品译文有两个来源:其一是展江老师主译评的《新闻与正义——普利策新闻奖获奖作品集》中的社论译文;



其二是近几年我自己的译文,大多已在本公号推送。

 近年普利策新闻奖社论奖作品译文


昨晚的课只讲完了第一个部分。


这个页面中对今年获奖的这一组社论的概括介绍,是我通读10篇之后提炼出来的。而我原来准备采用的概述,是我们学院“RUC新闻坊”的同学们译出的普利策奖委员会公布的颁奖词——它像所有颁奖词那样凝练,但对于教学来说就不够具体了。)

 

获得普利策新闻奖社论写作奖的作品,从来都是系列作品,而不是单篇作品。它们反映了专业媒体(无论大小)在较长周期(往往长达一年)的集中探究、批评、建议和对整个问题的积极影响。以往评价这类系列作品的时候,往往有“editorial campaign”这个说法,直译就是“社论运动”。这个中文译法不可解,不仅是因为直译得莫名其妙,更是因为中文语境中缺乏与此相当的现象——以媒体社论的方式,推动一项社会事业,解决一个社会问题。


(在我国,2003年对“孙志刚之死”的报道和评论,也许可以看作是一场“社论运动”,它间接导致了后来收容遣送制度及相关法规的废除。《南方都市报》在其中起着突出的作用。但这一类事情往往是由全国多家媒体与网络舆论一起完成的,往往具有“异地监督”的特点。而不是由一家地方媒体的系列社论单独完成的。)

 

所以,我在课上介绍今年获奖的美国得克萨斯州《帕勒斯坦先驱报》以《Death Without Conviction》为总标题的10篇系列社论时,着眼于提示整个系列在认识上的结构和操作层面上的动态拓展,而不仅是单篇的写作特点。

 

起初,我试图通过10篇作品标题中的关键词来提示整理个社论系列的结构和动态发展。

 


但这实际上显然过于粗疏,因为标题的信息往往不足以反映全篇,更不足以反映篇与篇之间的关联——包括表达为重复性信息的稳定因素。

 

所以,我用做了一个讲义页面,这样提示——



我以按语的方式提示:

我们也许可以把获得普利策奖的一组社论,看作是一家媒体在一年中的报道策划:由个案开头,追求责任,探究原因,逐层深入,最终推动一个地方某个领域的改革。报小志大,这也许是他们获得那个著名的新闻大奖的原因。

 

当然,给每篇做四个字的概括,也不足概括那些丰富的信息,尤其是操作层面的进展,更何况写作方面的特色。那么,就一篇一篇来吧——

 

比如——



我在第五篇展示头三段的页面后以按语的形式写道:

 

从第五篇开头重提Rhonda Newsome事件来看,这个系列社论一直把第一篇选择的个案作为探讨普遍问题的由头和线索;

而这一篇的主题则是新的分主题:这一类监狱非正常死亡必将带来巨额的民事诉讼,从而使纳税人为政府的失职买单。

这个分主题相对于全篇来说,实际是唤起社会压力的策略。因为只有选民才能形成对前述法律修订和政府监狱的压力。

实际上,这个议题在第二篇社论的结尾一句“纳税人为这些官员不可原谅的无能付出了代价;他们还将为由此导致的任何民事诉讼买单”就已经提及到了。而这一篇则是对那一句判断的展开。

 


第六篇的由头反映出社论跟进调查进展,以调查中获得的事实推进议题。

 


而第七篇开头的细致描写了另一名囚徒由于监狱的疏忽大意、麻木不仁而死亡的悲惨情景

这是一个比第一篇的典型案例更早的案例,从文中看,这是得克萨斯骑警司展开监狱调查获得的材料。显然,报纸一直在追踪调查的进展。

 


第八篇着眼于分析信息公开法律存在的漏洞。

 


第九篇再次着眼于全州狱囚死亡数字。

 

第10篇是整个系列的结篇之作,提出了狱政改革的建议。

实际上,正是在第十篇社论中,作者明确揭示了整个系列的主题“Death Without Conviction”——它应当译作“未经判决的死刑”。其含义在于:


一方面,按照法律的无罪推定原则,哪怕身陷囹圄,只要未经判决有罪,一个人就是无罪之人。他不应该在监狱中死亡。

[少华按:所以,我在所有的译文中都不将prisoner译为“囚犯”,而是译为“囚徒”或“在押人员”,就是考虑到他们其实可能是无罪之人。]


另一方面:正是这些人,因为自己的错误或警察的错误被捕入狱——即使是临时监所,由于失去了人身自由,他们的健康权、甚至生命权,都可能受到忽视。他们可能仅仅因为违反交通规则这样的小错或轻罪——甚至根本没有罪,而在狱中丢了一条命!


 [少华按:这其实正是应当避免“审前羁押”的重要理由。我国的《南方都市报》社论就一直着力传播避免审前羁押的司法理念。看起来离我们很远,其实很近的。咱是清白之人,监狱在押人员的权利问题和咱没关系对吧?但是,被执死刑的呼格吉勒图、聂树斌也是清白之人。有一些权利,等你发现与自己有关系的时候再去支持它,可能就晚了。]

所以,这组社论就像许多获得普利策奖的系列社论一样,仍然是关于人权的主题。这是人的普遍权利。它在美国也同样受到威胁。而许多获得普利策奖的系列社论作品,就是为保卫这种权利而斗争的记录。

 

实际上,今年获奖系列社论揭露地方监狱黑幕的主题,与2016年获得该奖项的佛罗里达州地方报纸《太阳报》(Sun Newspapers)为揭露夏洛特矫正机构(Charlotte Correctional Institution)狱警殴打犯人致死案件的系列社论相似。也同样表现了“一边深入调查,不断揭出黑幕;一边发表社论,唤起社会关注”的特点。


我把第十篇的译文附于这篇微信公号文章的最后。这个系列的前三篇此前已在本公号推送。

 

那么,10篇的内容大致浏览下来,它在整体上有什么特点?反映了什么规律?——我在课堂上(ZOOM)向同学们提问。


不一会儿,同学在微信群中打字传来了他们的回答:

 

振球:

一组社论后面的作品往往会出现重复的信息,以防没有看过前面作品的受众没有基本的背景知识。

 

[嗯,没错。今天我们在同一时间阅读全部作品。但我们从操作和传播的角度来理解:这些作品其实是在半年的时间内陆续发表的,两篇作品之间往往间隔十几天或更长的时间。这就像要通过一些重复性信息来保证读者的理解。——少华]

 

鸿博:

层层深入,探求背后原因,指出制度与管理漏洞,最后提出建议,系列作品唤起公众的权利意识。

 

雪莹:

整体上层层深入,从最初的事实揭露到之后的原因调查,再到体制机制的追责反思。或许可以反映“新闻真实是一个过程”这一规律

 

海滢:

认识逐渐深入,从个案到普遍情况,从追寻原因到提出解决方案。

 

小雪:

比较明显的特征是对一些关键信息的重复性描述,比如对第一个个案的概括性描述、对此案涉及到的监管问题、信息公开问题等等,但对这些信息的重复不是复制性的,而是在发展中不断结合更新的情况,从更深更多元的视角来分析这些问题,对问题的挖掘越来越深。

 

晓婷:

10篇内容之间相互联系,层层深入,而且很多信息前后呼应。根据新闻调查的深入,评论也从个案的探讨深入到对普遍问题的讨论,并且每一篇都有一个侧重点。在10篇评论中每一篇都有许多事实的叙述,不仅仅是评论,往往是夹叙夹议,让读者更容易理解事件的发展。

 

小垚:

越靠后的作品讨论的议题越深刻,这也符合我们对事物的认识规律,先了解案情的基本信息,之后进一步讨论产生这种情况的原因等制度性问题。

 

刘璇:

事实与意见相结合,逐篇深入问题,事实范围扩大,认识也在深入。

 

雯涓:

反映出有价值的选题是具有一定浓缩性和折射性的。都通过个案抽象出了社会问题,发现问题之后再追求解决问题。

 

鸿博:

议论较少,更像事实的调查研究,只在最后的一篇画龙点睛。

   

   [嗯,鸿博其实说出了美国报纸社论相对于中国媒体社论的一个特点。这也是我要在后面用其它案例详细介绍的。——少华]

 

子怡:

10篇内容都可以看到是从个案向广度伸发,笔触融合了现场报道和情感充沛,展现了记者广阔的关切范围。

 

子君:

认识是逐渐深入的,且议题不是孤立的,各种事实像是一张网互相补充,使得一组评论完整而立体。

 

子荷:

多侧面、多角度围绕同一主题反映各方面的情况,内容博而不散,信息量较大,进行了思辨性的剖析,讲清来龙去脉、发展变化,最后得出规律性的认识,有一定认识上的深度和全面性~

 

中行:

从前到后,随着所获得的事实越来越多,作者也就更加有根据地进行原因的分析,并提出建议措施,作者的情感渗入也越来越丰富,但我觉得,总体上来说,这组社论的风格是冷静克制的。

————

 

同学们谈得都不错。在等候同学回答的过程中,我也在ZOOM的共享屏幕中展示了我自己的梳理:

 

从整个系列的10篇作品看下来,既可以看到那些稳定、持续的因素——

     囚徒死亡个案的惨痛;

     官方的管理疏失、阻挠信息公开

     上级监督的失效

   

也可以看到伴随调查进程的拓展因素——

    全州监狱整体的恶化状况;

    信息公开法律的漏洞;

     狱政改革的诉求。

 

作为一组获得普利策社论奖的系列作品,它至少具有一种认识上的完整性这个特点。

    由典型的、更具有接近性的个案揭开话题;

    随着官方机构和报社自己的调查进程逐渐拓展话题。

    ——这两点都是新闻操作的规律。

   不局限于个案的问题,而有全州乃至全国的视野,提示普遍问题。

    ——这是地方小报非常难得的;也可能是他们获得普利策社论奖的一个原因。

 

以下是我对第十篇作品的粗陋译文:

 

(10)现在就应开始进行监狱改革

 

疏忽、无能和冷漠已经在今年创造了监狱死亡数字的纪录。得克萨斯的议员们不应该等到2021年议会的下一个会期才去处理这些问题。


    议会的指令清晰而紧迫:减少监狱中不应有的死亡,使监狱的医疗护理状况达到美国宪法的要求和良善社会的标准。


    尽管最近实施了一些改革措施,但2019年得克萨斯审前羁押人员的死亡数字仍然达到110人,可能还要多。而去年是98人,过去十年差不多每年95人。


   今年的情况更为恶化。官方统计粗略统计110名,真实的数字至少还要多出十几名。而得克萨斯监狱的死亡人数已经达到全美监狱死亡人数的10%。

 

    加强监管

得克萨斯250所监狱在任何时候都会有7万名在押人员,要对人员如此多的系统加强监管,政策改革应当包括:增加州一级的监狱监察官员;加强本州监狱规范委员会与总检察长之间的协调和沟通。


在改进监狱医疗护理方面,议会还应该考虑建立一个独立的接受申诉机构,直接向议会报告。


期待地方治安官始终如一地曝光发生在他们自己监狱中的不法行为是不现实的。比如在安德森县,治安官Greg Taylor就曾尽一切可能阻挠公开50岁的狱囚Rhonda Newsome在狱中死亡的相关信息,甚至不让她的家人看到。


其他地方的治安官也都表现出同样的傲慢,把国家的监狱视为他们自己的财产,而不是人民用税金养活的公共机关。


严格的监督将会推动法律在监狱内外的实施,减少囚徒监狱中的死亡。


《先驱报》两年来对监狱死亡事件的调查发现,在大量案例中,监狱人员始而并未按规定检查在押人员的状况,继而篡改观察日志,以掩盖错误,由此犯下低水平的重罪。


由议会通过立法推动的任何改革的一揽子方案中,还应该包括获得监狱死亡准确数据的方法。《先驱报》发现,得克萨斯监狱规范委员会官方统计的死亡事件中,删去了得克萨斯总检察长名册中的十余例死亡。如果不能发现问题何在,也就难以解决问题。

 

无人监督

总体上看,管理得克萨监狱的法律和规范是充分的。

以2015年死于沃勒县监狱的26岁囚徒命名的Sandra Bland法带来了很大变化,其中包括确认、转移和医治患有心理疾病囚徒的规范和方案。


今年一项新的法律要求监狱临时员工也需获得执照,以及经受90天,而不是一年的培训。

然而,即使是那些模范的规范,如果得不到强制执行,也起不到作用。


严酷的事实是:本州没有人对监狱实行监督。得克萨斯监狱规范委员会管理分布在27万平公里内250所监狱,却只有4名监狱督察官员。这个委员会还缺乏强制性的权力。


州众议员(休斯顿的民主党人)Garnet Coleman,作为议会刑事司法改革党内预备会的发起人之一,为信守其承诺,将于明年对监狱条件问题举办公开听证。

到2021年1月议会的下一次大会的时候,Garnet Coleman和他的司法改革预备会应当起草一个两党共同参与的计划,以减轻本州监狱目前存在的问题。这些问题,用《先驱报》这一系列社论的总标题来表述,就是:“未经判决的死亡”。


仅因一些较轻的刑事指控——比如在公共场醉酒、携带毒品,以及非法闯入,那些囚徒虽然未经审判,却因监狱在医疗方面的疏忽大意,而等于被判了死刑。


其中一些问题本身是系统性的,糟糕的管理以及物资缺乏、人员缺乏,使其更为严重。而其他问题则反映了监狱中野蛮和残忍的道德标准。据监狱委员会报道评估,其中最骇人听闻的做法是,监狱为规避审查将生病的囚徒放到大街上。这可能是与监狱中的死亡现象相伴随的。


只要无视人的痛苦,无视美国宪法、本州法律和正当程序,得克萨斯就将无所作为。  

 

December29, 2019

           Start work now on jailreforms             

           

Texas  legislators should not wait until the next session in 2021 to tackle  the neglect, incompetence, and indifference that caused, or contributed  to, a record number of in-custody deaths this year.

The  Legislature's mandate is clear and urgent:Reduce unnecessary jail  deaths and bring health care in Texas jails in line with the U.S.  Constitution and community standards ofdecency.


Despite recent  reforms, in-custody deaths in 2019 for pre-trial detainees in Texas jails will rise to 110 or more, up from 98 last year, and about 95a  year over the previous decade.

Making matters worse, this year's  official count of roughly 110 is at least a dozen short of the real  number, and Texas already reports 10 percent of all in-custody deaths in  the United States.   


Oversightneeded

Texas'  250 county jails hold 70,000 prisoners at any given time. Policy  reforms to oversee this enormous system should include, at minimum,  additional state jail inspectors and better coordination and  communication betweenthe Texas Commission on Jail Standards and Office  of Attorney General.


To improve health care in Texas jails, legislators also should consider an independent ombudsman's office,  reporting directly to the state Legislature.


It's unrealistic to  expect local sheriffs to consistently expose malfeasance inside their own jails. In Anderson County, for example, Sheriff Greg Taylor did everything he could to conceal information about the 2018 death of  prisoner Rhonda Newsome, 50, even from Newsome's family.


Other  sheriffs have acted with equal arrogance,treating county jails as their  personalproperty, instead of public offices paid for by the people.


Rigorous oversight thatwill result in fewer in-custody deaths starts with enforcing the law on both sidesof the bars.


A  Herald-Press investigation into in-custodydeaths over the last two  years found numerous examples of Texas jailers committing low-level  felonies by not making required checks onprisoners, and then falsifying  observation logs to cover up their misconduct.


Any reform package  enacted by the Legislature also should include measures to get an  accurate count of in-custody deaths in Texas.The Herald-Press found the  attorney general's list this year includes a dozen deaths omitted from  the TCJS list, generally considered the official count. State officials  can't fixa problem they can't measure.


No oneis watching

In general, the laws and standards governing Texas jails are adequate.

The  Sandra Bland Act, named after a 28-year-old prisoner who died in the  Waller County Jail in 2015, made significant changes, including  standards andprotocols for identifying, diverting, and treating  mentally ill prisoners.


This year, a new law requires temporary  jailersto get their licenses, and the training that comes with them, in  90 days instead of a year.


Even exemplary standards, however, can't work if they're not enforced.

The  hard truth is, no one is watching jails inthe Lone Star State. With  only four inspectors, the Texas Commission on Jail Standards covers 250  county jails, spread over 270,000 squaremiles. TCJS also lacks  enforcement powers.


To his credit, state Rep. GarnetColeman  (D.–Houston), a founding member of the House Criminal Justice Reform  Caucus, will hold public hearings on jail conditions next year.


When  the next legislative session convenes inJanuary 2021, Coleman and his  caucus ought to have a running start on crafting a bi-partisan plan to  alleviate the problems identified in theHerald-Press series, “Death  withoutconviction.”


The PHP series found, among other things, excessive force, failures to identify or treat severe mental illnessor  suicidal tendencies, disregarding prisoners' pleas, excessive delays in treatment, and a culture of indifference to human suffering.


Without  convictions, inmates charged with minorcrimes, such as public  intoxication, drug possession, or criminal trespass, received virtual  death sentences from medical neglect.


Some of these problems are  systemic,aggravated by poor management, a lack of resources, and  understaffing. Others, however, reflect themoral standards of barbarism  andcruelty. Among them: The outrageous practice, reported in a TCJS  evaluation, of county jails releasing severely ill prisoners to the  streets toavoid the scrutiny that may accompany in-custody deaths.


Only by turning a blind eye to human suffering, the U.S. Constitution, state law, and due process can Texas fail to act.


END

 

 近年普利策新闻奖社论奖作品译文

 2020疫情的网络授课


    本文由自媒体作者少华读书投稿,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