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瓣9.1,但我要给每个「反派」打满分

毒Sir Sir电影 2019-09-17

Sir不止一次打过主意。


不写公众号了,回家放牛!



这个念头。


出现在每一次颈椎病发作,深夜失眠,掉头发,堵车到绝望,和拿起手机不知道点那家外卖(都吃过)的时候。


别说Sir做白日梦。


为了心中诗酒田园的愿望,Sir也没少付诸行动呀。


比如:


周末吃吃农家乐,看看关注的乡村vlogger更新没,以及给我的农场云播种……



好吧,Sir承认。


虽然头脑发热了好多次,但真的没有认真考虑过。


直到这部新片的出现。


可爱爆了。


海外观众、奖项赞誉一片,豆瓣9.1。


Sir推荐给每个向往自然的有心人看一看——



《最大的小小农场》

The Biggest Little Farm




01
出走


切斯特夫妇被下了逐客令。


丈夫约翰,妻子莫莉,和收养的狗狗托德住在圣莫妮卡的公寓里。


由于过去长期缺乏关爱,托德没有安全感,非常依赖约翰和莫莉。只要他们一离开家,它就狂吠,不停歇的那种。



邻居当然受不了,房东下了最后通牒。


送走狗子?


不。当初领养时,约翰就承诺过,会对它不离不弃。


与此同时,这只不安分的狗子,还唤起了他们深埋在心里的愿望。


约翰,野生动物摄影师一枚,得过艾美奖;莫莉,美食博主,崇尚自然饮食。


他们一直都想有一个自己的农场。


在那里,养猪种菜,喂马劈柴,一切就像童话绘本里那样浪漫。




问题来了:钱呢?


没钱,夫妇俩就做了一份商业企划,请亲朋好友们宣传,招商引资。(怎么听着像传销啊……)


大家听了:哈哈哈哈哈哈。



但你别说。


正经事不出门,笑话传千里。


一传十,十传百,竟然真有认同他们理念的金主投了钱。


嚯!


阵仗还不小,农场占地1200亩,切斯特夫妇欢欢喜喜进驻了。



我做梦,你买单。


世界上还有比这更爽的事吗?


别得意太早,下乡之路,坑永远比你想象的多。



02 
死地


有句话说:只有累死的牛,没有耕坏的田。


呵呵。


那是你没见过。


彻斯特夫妇来到他们想象中的桃花源,内心是崩溃的:


死水塘,死蜜蜂,死土壤。



比个锤子还硬。


发生了什么?


这是一片被美国集约型农业耕坏了的地。


没有一点自然喘息的空间,只有人类粗暴的整齐划一。


农场四周就是例子:北边边是世界最大的“鸡蛋城市”,西边是绵延几英里的树莓塑料大棚。



与其说是农业,还不如说是重工业。


这种模式的优点是减少劳动力,生产效率高。


但缺点嘛。


拿大豆种植来说。


在成百上千亩的土地上,只种一种作物,为了消除害虫和杂草,那就喷洒农药;肥力不够,那就加大氮肥的施放。



结果呢?


因为种植结构单一,生态平衡脆弱,虫灾不断。


而缺少杂草的固氮和保持水土,一遇到雨水冲刷和大风侵袭,土壤就加速流失养分,板结硬化。


来年,车又翻出更深的土壤,施加更多的化肥……


恶性循环。


有研究表示,近两百年不到,美国爱达荷州的火山灰土壤,已经损失了150到240厘米。


若不转变农业模式,用不了100年,土地将露出下面的沙石,再也不适合耕种。


某种程度上,这,也是切斯特夫妇到来的原因。


他们要恢复传统农场的形态。


立下了flag——


不用化肥,不用农药。


甚至,不能人工除害,要让每一种动物都和谐相处。



(记住这些flag,以后有他们罪受的。)


理想很丰满。


现实是,约翰和茉莉从小就是城市里的崽,连锄头都没摸过。


一切,从零开始。


他们谷歌了一位种田导师,艾伦。



但,他怎么看怎么像个大忽悠……


告诉切斯特夫妇,前几个月,你们什么也别种了。


干啥呢?


砍树。


他说,这是为了减少占主导地位的物种,为多样性留出空间。


而砍掉的树,不是烧成灰,就是拿来堆肥,然后归还给土壤。



是的。


要在这片伤痕累累的土地焕发生机,先治愈它。


别忘记,把动物们请来帮忙,种类越多越好。


它们排泄的粪便,接着又变成土地的肥料。




于是。


死地,真的一点点活了过来。


蜂飞蝶绕,瓜果飘香。



自然正在施展它的魔法。


但,别天真。


魔法的效果永远不会只向着人类一边。



03 
平衡


《小小农场》提供的不是叶公好龙、纸上谈兵的乡野幻影。


它直面被汗水和泪水浸润的田野。


玛丽莲·梦露曾经说过:


“如果你无法接受我最坏的一面,你也不配拥有我最好的一面。


这个寄托着梦想的小小农场也是。


且不说脏。

鸭子粪便过多导致池塘富营养化。


就说那些“客人”吧。


越来越多的野生动物,接连到来。



好消息,说明农场生态有了起色。


但麻烦也接踵而至。


比如野鸟。


它们倒是实现了水果自由,但果子被它们吃得几乎绝收,只能用来喂鸡。



还有蜗牛。


这样看,倒是挺萌的。



但这样看呢?


△ 绵羊头上都爬满蜗牛


而。


还记得彻斯特夫妇的flag吗?


身为自然主义者的他们,拒绝用扑杀的方式处理蜗牛虫害。


而是把蜗牛一颗颗摘下来,放到桶里,又任它们爬走……



无可奈何。


你问。


他们为何如此矫情?


而他们却说。


你为何不多给自然一点时间?


人类总是喜欢定义什么是害虫。


殊不知,害虫不是入侵者,而是本该属于这片土地的原住民,只不过是被单一种植的农业驱逐出了家园。


如果你只记得他们的“害”。


就不会懂得,它们也可以发挥生态链中一环的作用。


令人头皮发麻的蜗牛,其实正好是鸭子的美餐。


一声令下,冲鸭。


一口一个,嘎嘣脆。



这就是自然。


它给出每个难题的时候,旁边都附带了答案。


关键在于你是否懂得发现。


第一年。


蚜虫侵袭,吃光了蔬菜。


等到第二年,吃蚜虫的瓢虫就出现了。



田鼠泛滥,啃坏了树根。


当你正缺捕鼠良策时,食客就自动找上门来。



曾经,人类把这些蛇虫鼠蚁都驱逐出土地。


但其实。


你愿意分享。


它们也愿意回馈。


就像Sir刚刚说的:《最大的小小农场》从来不想展现一个单纯励志的乌托邦。


这部片子最贵在真实。


它告诉你:生活并非理想主义,一片坦途。


但你可以曲折地找到中庸、平衡。


比如。


一方面,要和动物和谐相处,另一方面,有些动物终归是要被吃的;


一方面,它们终归要被吃,另一方面,你还是忍不住产生感情。


努力拯救那些 终有一天会变成食物的动物
还是自然而然地产生了感情
这是我还没能完全理解的地方



也有的时候,你不得不打破“平衡”。

最大的难题,是野狼。


每次袭击庄园,就屠戮十几只鸭。



别的庄园主,都选择把野狼击毙。


约翰拒绝。


他选择拉起铁丝网,加固了鸭舍。


我觉得我们不直接杀掉它们
确实很仁慈了



他还为自己的善良沾沾自喜。


可庄园主毕竟不是慈善家。


没过两年,野狼卷土重来。


这次,损失扩大了十倍——230只家禽。


铁丝网根本没用,约翰为自己的仁慈付出了代价。


心在滴血,他抄起曾经信誓旦旦,永不会使用的猎枪。



枪响。


野狼倒地了。


约翰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因为——


随着野狼应声倒下 我信念中的一部分
永不妥协的理想主义力量
也就是那些我把我们带到
这个生命中最美妙的地方的东西 也消失了



为什么一种生命,一定比另一种生命高贵?


难道,生,一定要建立在死的基础之上?


约翰想不通,而且,只能越来越想不通。


曾经,导师给他画的饼,长这个样子——


飞轮已经开始运转 现在它会变得
自我持续 自我调节
所以我设想了这样一个生命轮回
植物 家畜 野生动物 合力将我们推进
滋养我们的土壤和谐共存



信念仍在。


但冲击是永恒的。


平衡是一个动态,很难让你一劳永逸,你只有一次次抉择、斗争……


最后切斯特夫妇如何解决了野狼之患?


Sir不泄露秘密。


只能说,化敌为友,需要智慧,更需要恒心和勇气。


仰望星空,他说了一段很有哲理,但好像和主题没什么关系的话:


每当我抬头仰望银河的时候
我会为它的复杂而深深着迷
这很容易让人忘记
地球也是银河的一部分
这让我很难理解
我正随我眼前的一切不停旋转



Sir替他翻译一下,其实这里他想说的是:


人往往忘记,银河也包括地球。


就像人往往意识不到:人类自身,也是生态圈、食物链的一部分。


身处其中,我们有时把近距离的利与害看得太重,把敌与友分得太清。


友,要投桃报李;敌,要赶尽杀绝。


殊不知,在大局之中,万事万物,环环相扣。



你会发现,挺过了最艰难的部分,接下来就变得简单了。


所以导师说,diversity(多样性)到了最后,就是simplicity(简单)。


简单的快乐,是发现母鸡下了一颗硕大的蛋中蛋。



简单的快乐,是看到自己养的母猪艾玛,下了一二三四五六七八……最后数都数不清的小猪崽。



艾玛第一次下崽当天,约翰激动得像自己媳妇儿生孩子。


为猪接生后,虚脱地坐在一边,把头埋进手里。


直到自己的真·媳妇儿问出最关键的问题——


你洗过手了吗?



这头母猪艾玛,还贡献了全片唯一的,感情戏。


对象是一只公鸡,被赐名“油头先生”。


崔健在《鱼鸟之恋》里唱:天空太小,让我碰到了你。


那猪和鸡应该对唱——农场太小,让我碰到了你。


猪鸡之恋,比鱼鸟之恋可甜多了。(而且听起来还挺好吃的。)


他们的爱情,就开始于一对视。



看对了眼,“油头先生”小心翼翼地站在了艾玛的身上。


这也是他们之后最喜欢的体位。



之后,当艾玛又一次分娩时,最紧张的就不再是约翰了。


而是已经成为艾玛“男朋友”的油头先生。



约翰和莫莉料理庄园,一料理就是八年。


这纪录片,也一拍就是八年。


从一片荒芜,到满山苍翠。


从死气沉沉,到生机勃勃。


他们创造、维护的不只是一片农场,几方植被,几只家禽。


他们重建的,是生命的平衡、流转与轮回。


说到这里,Sir终于知道,为什么这部纪录片,要起这么一个看起来很矛盾的标题。


《最大的小小农场》。


农场只是一片1200亩的土地。


和周围的荒山野岭,以及被工业化、集约化的农田相比——小。


但它蕴含的,是一整个和谐共生、完整流动的生态圈。


它讲述的,是一个关于自然,生命与爱的故事。


而这,或许就是这世间,最大的故事。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编辑助理:稀缺可可

文章已于修改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本文由自媒体作者Sir电影投稿,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