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油成功的他,开始像「一个演员」

毒Sir Sir电影 2019-09-20
当下中国男星一大忌:


油腻


演技浮夸的被说油,以自我为中心的大男子主义被说油,与实际魅力不匹配的耍帅还是被说油。


(为保持页面清爽,图就不放了)


有没有发现。


懂得早做打算的演员,在变成下一任“油田”之前,都在悄悄地去油——


从虚浮矫饰,回归到男儿本色的


今年比较容易拉好感的就是这种角色。


《风雨云》里井柏然演的警察,《破冰行动》里黄景瑜的缉毒刑警,《烈火英雄》里黄晓明的消防员。



推开柔光和滤镜,糙起来,脏起来,甚至形象“毁容”。


当过度的精致泛起油光的时候。


我们更想找回真实的颗粒感。


这股审美回潮中,还有一个久违的身影:



贾乃亮。


沉寂一年多,重回大众视野。


这张剧照,是一个我们从未见过的他。


Sir今天就想借贾乃亮的这种变化,说一个话题:


这年头,男星转型为何不得不刚。


01
油过


坦白说,提到过去的贾乃亮,自动浮现的确实是一个个油腻的画面。


贾·霸道总裁·乃亮。



贾·模仿男孩·乃亮。



贾·表情包大户·乃亮。



其实他已经有过一次军装扮相了。


但有用吗?


15年,他在《偏偏喜欢你》中演一个军校学员。


这邪魅的眼神,发癫的气场,与此同时,浑身又散发着“我天下最帅”的讯号。


还是油。



17年,他和王子文合作《何所冬暖,何所夏凉》。


有一幕是他喂女主吃东西。


小情侣谈恋爱讲个浪漫,含蓄,他非要说出来,说也就罢了,还一脸故作神秘的浮夸。


怎么样,感觉到我的爱心了吗?



撩吗?


嗯,撩到没胃口而已。


B站上,他在“国内男艺人油腻排行”榜上有名。


小咖秀里,他又成了接地气、逗粉丝笑口常开的达人。


可以说,贾乃亮的“油”确实得反省。


在他刚出道的时候,真不是这样。


是有过灵性的。


剑眉星目,眼神澄澈,额头饱满,一副周正、标致的好面相。


被赞是“电影学院四大帅哥之一”。


第一次担当男主角,就与唐国强合作。


在正剧《大唐歌飞》中,他饰演的尹梦荷,清新文弱,温柔深情,如今看他当时的形象大概算是白月光了。



看画面,无滤镜加持,反倒更有翩翩君子的姿态。


说到这,Sir感叹一句,当年不少古装剧,都能吊打今天同题材的审美。


同期,他还和舒淇、霍建华合演了《风尘三侠之红拂女》。


在一众大咖中间,依然给人留下很深的印象。


他所饰演的杨玄感,宁可被练成战奴,也要与父亲断绝关系。


看父亲的最后一眼,决绝,并且万念俱灰。



回头看这些角色时,很难把他们和后来的贾乃亮挂钩。


Sir忍不住发出网友们的同款感慨:


一个有灵性的青年演员,按理说演技会越来越好才对。



为什么?


该批评的,Sir也毫不留情。


当一个职业演员放弃了对角色的钻研,而把颜值的魅力凌驾于人物,以万年不变的套路去征服,去炫耀……

他就油腻了。

这油腻的本质是虚弱,是对真实的自我不自信后强烈的应激反应。

问题来了,贾乃亮作为“北电”公认帅哥,出道即有好资源的新人,为何又不自信呢?


16年时有个采访,记者问他“会不会觉得遇到了瓶颈”。

他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说:

“其实我还是有一颗比较稚嫩的、焦灼的童心。”


他焦灼。


急于突破,可没找准路子,反倒落得一身“油腻”。



在相当长时间里,粗糙的都市言情剧、浮夸的真人秀铺天盖地,对演员来说,这些机会说没诱惑,那不现实。


有些红利就是显得油光锃亮,倘若要维系曝光度,让观众记得自己,相信包括贾乃亮在内的一众演员默认了这一条路径是可行的。


所谓油光,何尝不是泡沫下折射的虚荣。


是投资方、制作方为肤浅短视的利益营造出来的“假象”,他们需要这些定力不够,焦灼的演员加入,共谋。


越是急,越是昏招频出。


这就是贾乃亮给Sir的感觉。


他好像快要丢掉演员的本色,几乎快成为“综艺咖”。


我们看到了很多,在画面里被暴露得很尴尬的细节:


在综艺节目执行任务中,他会出其不意地开始自己的表演。



同时,他又急于讨好观众,啥红就玩啥。


芒果台晚会上,模仿权志龙。



小咖秀模仿傅园慧。



当然,模仿也是一种演技。


客观说,学院派的童子功没丢,抓住模仿对象的形神准确,也难怪被人称为“小咖秀天王”。


只不过,确实很可惜,他的“逆生长”是从稳重走向逗比,从清爽走向谐怪。


他忽略了,一个好演员是需要神秘感的,更何况他在节目和直播中暴露的,也未必是他的天性。


而是他觉得,有人喜欢这样,那我就拿出表演的本事演出来。


拧巴和别扭在这。


贾乃亮作为演员,竟然让Sir觉得快滑到没作品的边缘。


悲剧啊。



02
预备起


一方面,他的放得开当然带来了接地气的流量。


但另一方面,代价也是显而易见的。


路,越走越窄。


焦灼的贾乃亮,更焦灼了。


不是没有想过改变。


一个转折性的时刻是——


沉寂许久,半年多没参加任何综艺,再次公开亮相是在《幻乐之城》。


他瘦了很多,剪了寸头,在音乐剧中饰演一对双胞胎外卖员。


王菲对这段表演的评价:
层次感强,结构丰富,很扎心,很感人。


更扎心的是,我们发现那个逗比贾乃亮消失了。


台前幕后他都更寡言,眼神也变了。


说出“好久不见”时的这个笑容,恢复了真诚,也多了稳重。



还是综艺。


他不再想做“以前那种”综艺了。


但。


既然是演员,还是要拿真正的作品说话。


以军旅剧《空降利刃》重回大众视野。


Sir看了几集,看到贾乃亮真的打算“刚”一回了。



剧中,他饰演飞“歼10”的王牌飞行员张启。


没有过多主角光环。


张启在一次比赛获胜后,得意的他想表演一次高难度特技,没想到中途晕厥。


晕厥,是飞行员的大忌。


如你所料,一屁股跌倒在地上,被停飞了。


然后,张启带着“耻感”被派到特战作战队,成了一名空降兵。


用意自然是,让角色好好磨性子。


蜜罐子里泡大的飞行员,因飞行意外,进了泥地摸爬滚打。



前飞行员虚张声势的傲气还在。


他提出要PK特一营营长潘野,营长问他觉得自己能拿几分,他说:


我十(是),你八(爸)



这话狂不狂?


但这狂,已经不是霸总的油腻,而是刺头兵不可或缺的特质。


借用剧中一句话:


在这里,只有活着的勇士,没有倒下的懦夫。


他的狂也不是只打嘴炮。


入营之后就默默观察,暗练本事:


负重跑步,单手俯卧撑,学着叠伞衣。



进队一个月,就挑战老特营长。


被揍趴下了,就再站起来。



这还不够狠。


在一次真枪实弹的执行任务中,出了意外。


他的战友被擒为人质,死在了他面前。


有一个镜头Sir印象很深,战友让他开枪,敌方意欲下狠手,他进退维谷,左右为难。


偏头犹豫的那半秒,有犹疑,再转过头,眼里就只剩抗敌的利落和狠辣。


这才有了一个军人的眼神。



就Sir的观感来说。


硬核的题材,的确是演员洗去油腻、自我突破的一条出路。


张启这个角色是贾乃亮重回演员轨道上,一次干净利索的“预备起”动作。



03
哎哟卧槽


贾乃亮的心境到底经历什么变化?


他回答:


挑战演一个特种兵角色,不单单是“转型”。
如果现在大家对我的印象还集中在某几个标签里,我个人觉得我可能自己做的还不够好,那么在这个领域,希望我能够给大家呈现更丰富的我,创造更多不一样的角色。



为这部戏,他集中特训了1个月,和真正的军人们同吃同住同拍摄4个月。


卖过苦力气,似乎就“懒得”在七情上面,用五官做戏了。


最明显变化是,话变少了,动作利索了,眼神笃定了。



有重量,质感也是糙的。


这个“糙”字,巧得很,剧里也有场戏呼应了。


张启训练完在小卖店吃了十个鸡蛋,只吃蛋白不吃蛋黄。


小卖店阿姨出于关心,对他念叨:


“空降兵,糙点好,别那么讲究。”



戏外,贾乃亮是肉眼可见的糙。


把综艺节目里的明眸善睐、花哨装扮都丢了,甚至丢掉精致男性的生活习惯。


17年时,有一次《时尚芭莎》突袭贾乃亮,翻包检查,在他包里找到6支唇膏。


那时的他,面对摄像机说过:


每天早上起来第一件事是用唇膏
唇膏是我的生命
因为受不了嘴干



而到了这部戏,他在泥地里,浑身都被泥巴糊住,倒成了家常便饭。




以前上直播上综艺,他随口就是段子,赢得部分观众的喜爱。


说是释放天性,实则是变相讨好。


所有段子加起来,都不如他在这部戏里一个幕后细节更真实。


参加完负重训练,他浑身脱力,连胳膊都抬不起来,旁人给他脱卸装备时,他轻声说了一句:


哎呦卧槽


这么一句体力被逼至绝境的飙粗口,背后是他人无法洞见的咬牙苦撑。
体力绝对跟精力是相辅相成的,这部戏拍到后面,就是用我的精力来支撑着我,把它拍完。我饰演的是一个中国人,是一个中国军人,在各个方面都要和军人一个标准。哪怕再苦再累,这种精神必须到你的血液里,你不能服输。



在Sir的审美体系中。


“哎哟卧槽”,挺帅的。


因为盛极必反。


包装过度。


刚,在影视作品,一度快成为稀缺的审美和品性。


刚,其实也不分男女。


说油腻,男演员有,女演员何尝没有油的呢?


浮夸、矫揉、做作、滑头、敷衍……在这里就不点名了。


只要在表演里呈现出这样的效果,以这样的态度面对自己的职业,都是油的。


贾乃亮,油过,所幸清醒了,及时调整。


坦白说,演一部军旅题材剧,不被流量“宠爱”,很有可能被流量淹没。


但以Sir不算短的经验来看,在这样的严肃题材,这样的苦戏里真心付出过,好的表演,角色和演员会得到流量之外更珍贵的口碑。


一个例子。


早年被批为“奶油小生”的唐国强。


接到诸葛亮的角色,为了去油,进组时跟化妆师多次强调,不要把他化得太漂亮。


在某一期《王牌对王牌》的综艺节目中,《三国演义》制片人任大惠提到,当时剧组住的是一块五毛钱一宿的宾馆,“小鲜肉·唐”毫无怨言,拍戏几乎每个月都是从早上5点到晚上12点。
唐国强的卧铺是我见过最破最脏的,和大家一起住一间小破屋里面,只有他睡在最小的床,床只有1米2还是上下铺的,蚊帐是又破又脏,他每天就钻在他的小窝里背台词,全程文言文拍摄期间他几乎从不卡壳。



这才有了被加入鬼畜素材的经典诸葛亮。


年轻时的意气风发,中年的成熟睿智,老年的哀怨不甘。



当然,今天的贾乃亮在《空降利刃》中的表演还达不到唐国强老师的境界。


但重要的是,在当下去油呼声越来越强的环境下,他开始穷则思变。


变瘦?变黑?变糙?


都不是。


是变得清醒起来。


知道一个演员真正能长久踩稳的、坚实的根基在哪。


剩下的杂音,就放它随风逝去吧。


在《哈哈农夫》中,他对那些安慰他的朋友说,其实也是对所有观众说:


其实我不需要安慰
我只需要你陪在我身边就够了



贾乃亮,刚的效果如何,能否持久。


Sir说了不算,交给观众评判,观察。


我们不妨先记下他的自省。


还好,不用出力就得到人气的流量年代,正在成为过去。


还好,这一次他对自己的定位是——


一名演员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编辑助理:布拉德特皮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本文由自媒体作者Sir电影投稿,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