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耳”字引发的文字狱

言九林 史料搬运工 2019-09-18

建安二十一年,曹操弄死了名士崔琰。


在《三国志》里,陈寿将崔琰之死,归结为“恃旧不虔”,说什么“太祖性忌,有所不堪者,鲁国孔融、南阳许攸、娄圭,皆以恃旧不虔见诛”——曹操性格猜忌,孔融、许攸、娄圭这些人,皆因仗恃与曹操有旧交情、对曹操不够恭敬,而被诛杀。


这是典型的胡说八道。


崔琰与曹操之间,并不存在什么“旧”可以“恃”。相反,二者是在一种极不愉快的氛围下发生交集的。


时为建安九年,曹操破袁氏入邺城、自领冀州牧,然后采纳了郭嘉的建议,征召冀州当地的“知名之士”,让他们进入曹操集团,“渐臣使之,以为省事掾属”。出身清河崔氏的名士崔琰,也在曹操的笼络之中,他的新身份是曹操的“别驾从事”。


随之,曹操与崔琰之间,就发生了一段剑拔弩张的对话。


史书如此记载对话的具体情形:


“(曹操)谓琰曰:昨案户籍,可得三十万众,故为大州也。琰对曰:今天下分崩,九州幅裂,二袁兄弟亲寻干戈,冀方蒸庶暴骨原野未闻王师仁声先路,存问风俗,救其涂炭,而校计甲兵,唯此为先,斯岂鄙州士女所望於明公哉!”(《三国志.崔琰传》)


大意是,曹操进入邺城后,对自己的新下属崔琰兴奋说道:“昨天查看冀州的户籍,有三十万户之众,真是一个大州啊!”言外之意,是可以从冀州汲取到非常可观的人力与物力。崔琰听出了这言外之意,很不高兴,直接怼了自己的新领导:“如今天下乱成这个样子,冀州到处是尸骨暴于荒野,你新做了冀州牧,不先讲仁义、问风俗,救济身在水火之中的难民,第一件事却是盘算着能从冀州榨取到多少甲兵,这恐怕不符合我们冀州人对你的期望!”


崔琰的这些话,乃是直斥曹操只对榨取冀州的人力物力感兴趣,而无意为冀州民众提供公共服务。


史载,曹操被怼之后没有发作,而是“改容谢之”,但在场的宾客“皆伏失色”——其他在场者全吓尿了。


以这种方式开始的曹、崔关系,自是无“旧”可恃。


曹操虽然愤怒,但在建安九年,他还不能对崔琰怎么样。


一者,招揽崔琰入仕,是曹操集团树立的与河北世家大族合作的典范。清河崔氏在汉末是“河北大族”(河北,黄河以北之意,下同),自西汉初年的崔业,至东汉末年的崔林、崔琰,清河崔氏虽不如“四世五公”的袁氏与“四世太尉”的杨氏,但也是仕宦显赫,族中之人在中央与地方为官者甚多;袁绍统治冀州期间,曾征召崔琰为骑都尉,袁绍死后,袁谭、袁尚兄弟又“争欲得琰”,抢着要笼络崔琰——笼络崔琰,就是笼络清河崔氏。二者,袁绍虽死,但袁氏地盘广大,残余势力不可小觑。扫清河北,将袁绍的地盘全部纳入掌握,非数年之功不能完成(持续至建安十三年才算基本完成),所以,在建安九年,曹操需要崔琰活着,而且是好好活着。


即便他毫不留情面地揭破了自己重视汲取远甚于重视民生的政策本质。


图:清河崔氏两汉世系表(表中有史料可考的仕宦者:崔业—东莱侯、崔昱—太常、崔绍—襄国太守、崔雅—光禄勋、崔忠—扬州刺史、崔泰—散骑常侍、崔恪—丞相司直、崔殷—郡功曹、崔景—淮阳太守、崔权—破虏将军、崔济—谏议大夫、崔融—安定侯)


崔琰如此硬怼,与曹操集团在冀州新实施的“重豪强兼并之法”有直接关系。


建安九年,曹操在冀州颁布了一份《抑兼并令》,高呼着“不患寡而患不均”、为“弱民”寻求赋税公平的口号,将经济打击的重点,指向了冀州“豪强”。


《抑兼并令》的原文如下:


“有国有家者,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患贫而患不安。袁氏之治也,使豪强擅恣,亲戚兼并;下民贫弱,代出租赋,衒鬻家财,不足应命;审配宗族,至乃藏匿罪人,为逋逃主。欲望百姓亲附,甲兵强盛,岂可得邪!其收田租亩四升,户出绢二匹、绵二斤而已,他不得擅兴发。郡国守相明检察之,无令强民有所隐藏,而弱民兼赋也。


大意是:执政者不担忧天下财富有限,担忧的是天下财富分配不均;不担忧天下人贫穷,担忧的是天下动荡不安。袁绍父子在冀州的统治坏透了,豪强大族擅权恣肆,袁氏亲戚大搞兼并;底层民众贫困羸弱,倾家荡产也无法缴足租赋。审配的宗族,还胆敢藏匿罪犯,官府对之无可奈何。这样的统治,想要让百姓爱戴,想要甲兵强盛,怎么可能?从今以后,冀州每亩收田租四升,每户收绢两匹、棉两斤,不许随意增加其他负担。地方政府尤其要注意清查户口,不许“强民”隐藏人口,反让“弱民”承担隐藏人口的赋税。


听起来,似乎是一项非常美好的政策。


但是,善政也好,恶政也罢,在颁布时,都会使用美好的文宣来做粉饰。所以,判断一项政策究竟是善政还是恶政,关键不在于文辞是否美好,而在于政策背后那些实打实的利益——财富(赋税)与劳动力(劳役)——在向哪一个方向流动。民众因政策得到了实惠,则为善政;反之,则为恶政。


具体到《抑兼并令》,关涉实际利益的政策,主要有三:


(1)以审配为范本,打击“河北豪强”。
(2)按“田租亩四升,户出绢二匹、绵二斤”的标准,对河北民众征税。
(3)清查河北世家大族(强民)的人口。


结合时代背景,这三项政策的实质是:


(1)点名批判审配家族,并对之进行暴力清算,以恐吓其他世家大族。
(2)将东汉“按比例征收田赋”的政策,变更为“按田亩固定征收”,以保证曹操集团的财富汲取有一个定额保障,同时也让民众(包括世家大族在内)难以逃避赋税——按产量比例征税,则产量是可以隐瞒的;按田亩定额征税,再由地方政府去丈量田亩,隐瞒田产的难度加大。
(3)用给地方官员摊派任务的方式,将藏匿羽翼在河北世家大族名下的人口挖出来,以增加曹操集团所控制的人力资源总量。


简言之,虽然《抑兼并令》高喊着为“弱民”“下民”伸张正义的口号,但其实际驱动力,乃是曹操集团欲将河北世家大族控制的土地与人口,变成曹操集团控制的土地和人口,进而汲取到更多的人力与物力。


曹操集团是政策的获益者,世家大族是政策的受害者。剩下的问题就只有一个:底层民众是否从《抑兼并令》中获得了好处?


《三国志.武帝纪》的说法是“百姓喜悦”。


但这种说法非常可疑,因为“豪强兼并”存在至少三种情况:(1)利用权力从民众手中夺取土地。比如,权臣梁冀名下的土地“方圆千里”,即多数是利用权力巧取豪夺得来。(2)以正常交易的方式获取,买者按市场行情出售,买者按市场行情购入。(3)民众不堪当局的沉重汲取,用脚投票,连人带地一并投入“豪族”的怀抱,豪族得了人力与土地,民众得了庇护(豪族在人力钱粮的汲取强度上低于当局)。


打击第一种情况,自然“百姓喜悦”。《抑兼并令》的文宣,也将声讨的重点放在了第一种情况,“亲戚兼并”这个罪名,即是指责袁绍纵容自己的“亲戚”利用权力夺取民众土地。


但在袁绍的统治区域,较之“亲戚兼并”,占比更大的,其实是第三种情况。比如,据《九州春秋》记载,袁绍集团控制下的青州:


“邑有万户者,著籍不盈数百,收赋纳税,参分不入一。招命贤士不就,不趋赴军期,安居族党,亦不能罪也。


大意是:拥有万户以上人口的邑,由袁绍集团直接控制者只有“数百”,袁绍集团所能收到的赋税,不到实际应得赋税的三分之一;世家大族里的“贤士”不愿响应征召加入袁绍集团,庇翼在世家大族中的劳役与兵员也征不上来。


这些“不合作者”,并非袁绍的“亲戚”。


不独青州如此,冀、幽、并三州也是相似的情形。


比如,在幽州,田畴家族是一个非常有势力的“豪族”。刘虞做幽州牧时,田畴奉命前往长安与东汉朝廷建立联系,“自选其家客与年少之勇壮慕从者二十骑俱往”——田畴拥有为数不少的“家客”,可见其势力不小。刘虞死后,田畴被公孙瓒所囚,“禁其故人莫得与通”,欲断绝田畴与其宗族门客势力之间的联系;获释之后,田畴“率举宗族他附从数百人”进入徐无山中,居于山中的“深险平敞地”,经营数年后,依附者“至五千余家”。依靠这些庇护民,田畴与公孙瓒为敌,成为幽州一股不可忽视的民间力量。公孙瓒被灭后,袁绍父子希望将这股势力纳为己用,多次招纳田畴,“授将军印”,均被田畴拒绝。直至曹操平定河北,田畴才不得不“尽将其家属及宗人三百余家居邺”,带着家人和宗族集体迁往邺城,接受曹操集团的严密控制。


田畴这种“豪强”的存在,对当地民众而言,相当于多了一个“用脚投票”的机会——如果幽州统治者横征暴敛,民众就不妨连人带土地投入田畴门下寻求庇护。但对幽州统治者而言,田畴这类人相当于如鲠在喉的鱼刺——只有无意对外扩张的刘虞,因为没有向民众汲取财力物力的强烈欲望,才可以与田畴合作共存;那些自命雄才大略、积极对外扩张者,如公孙瓒、袁绍、曹操,无不如崔琰所揭破的那般,以汲取为第一要义,自然也就全都容不下田畴的存在。


其实,要看透《抑兼并令》的实质,并不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世家大族尚且无法保护自己的私有财产不被侵犯,普通升斗小民希望自己被曹操集团当成“人”而非“人力资源”,岂非可笑?


因为现实需要,揭破曹操施政本质的崔琰,在建安九年没有遭到曹操的报复,反被作为政治花瓶供了起来,一供就是十余年。


建安二十一年,已失去笼络价值的崔琰,终于因为另一句话,送掉了自己的性命。


彼时,曹操称魏王,崔琰提拔的人才杨训奉命写了褒赞的表章,因表章内容过于阿谀奉承而受到舆论讥讽。崔琰看了表章后写信给杨训,说了一句“省表,事佳耳!时乎时乎,会当有变时”——看了表章,挺好的事嘛!历史进程啊历史进程,终究会有变化之时。


“事佳耳”的“耳”字,让曹操勃然大怒:“谚云生女耳,耳非佳语。会当有变时,意指不逊。”——民间俗话说“生了个女儿耳(罢了)”,“耳”不是个好词,“会当有变时”这句,这是在污蔑我想篡汉称帝!


于是,崔琰先被罚为“徒隶”,继而被赐自杀。


时过境迁,曹操已不再需要崔琰这种“有限合作者”,他的“胸怀”也发生了变化。冀州牧曹操可以容忍崔琰当众揭破他重视汲取远甚于重视民生,魏王曹操则连一个“耳”字也受不了。


魏王曹操需要的是绝对拥护,不许短斤少两,不许带“耳”。

文章已于修改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本文由自媒体作者史料搬运工投稿,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