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将是最后的读者,还是最后的作者?

马少华 少华读书 2019-08-25


几天前在kindle上购买东野圭吾《超杀人事件》,却没想到,这只是他的一本讽刺幽默短篇小说集。它包括——


《超税金对策杀人事件》

《超理科杀人事件》

《超猜凶手小说杀人事件》

《超高龄化社会杀人事件》

《超预告小说杀人事件》

《超长篇小说杀人事件》

《魔风馆杀人事件》

《超读书机器杀人事件》

 

别看“杀人事件”在小说标题中那么密集,但其实都无非是荒诞的讽刺故事而已,读后让人忍不禁,或哈哈大笑——我读出了马克吐温小说的效果。

 


这些小说嘲讽的对象是推理小说作者,以及影响着推理小说作家写作的出版社。它们以哈哈镜一般的镜面,可能在一定程度上反映着日本推理小说界的现实生态。比如:恶性的市场竞争,推理小说作者的老龄化,以科学因素故弄玄虚的写作倾向,连载推理小说的作者并无整体构思,等等。

 

不过,最后一篇《超读书机器杀人事件》却更像是科幻小说。小说虽然可以说是讽刺推理小说书评作者的抄袭之风,但其中嘲讽的另一个对象,则似乎是书中以“读书机”和“书评机”为代表的人工智能。

 

这种机器的初级功能可以帮助忙得没有时间看书的书评家整理出小说的情节梗概,并按不同的选项写出评价意见;进而可以为并没有真正读书的书评奖的评委们提供评选意见(这当然是千篇一律的)。而其升级版,则可以通过“学习”书评作者自己的作品,记住作者的习惯、爱好和价值观,形成具有作者个性的作品,“总有一天会成为您的第二个大脑”

 

读到这里的时候,我读此前几篇的那种荒诞感突然消失了,我意识到:这就是人工智能目前的发展态势,或者,这就是人工智的未来,甚至是现实啊!

那么,这样会产生什么样的问题吗?

 

这种机器能够为作者提供具体的写作建议:

 

主人公的出场早了两页

三十二页的格斗场面增加五行

删除四十五页开始时对政界的说明

五十八页对毒岛一雄的描写再恐怖些

六十三页增加一个神秘的中国人

 

以上是还没什么名气的推理小说作者虎山在推销员黄泉的诱惑之下,让“书评机”的升级版 “书评机杀手”阅读他的一份书稿之后,机器吐出的一张纸上的话。

 

接下来,虎山与黄泉的一番段对话颇耐人寻味:

 

“你的意思我明白,但这样真能写出有意思的小说吗?”

黄泉闻言,皱着眉直摇头。“您误会了。书评机杀手不是用来帮您写出有意思的小说的机器,而是帮您写一些会令书评机给出较高评价的小说。我看过以这种方式写出的作品,说实话没什么意思。”

“那还有什么意义?”

黄泉奇怪地问了句:“为什么?”

“为什么……

“虎山先生,现在几乎所有评论家都在用书评机工作,他们根本不看书,说所有发表的评论都由书评机完成的也不为过。读者看了这些评论后才决定买书。总之,作者写作的时候一定不能忘记有一种叫书评机的机器。还有,文学奖的评委大部分也是以书评机给出的评价为依据的。您不能永远以读者为对象去写小说,必须改变观点。……

 ————

“您不能永远以读者为对象去写小说”——这一段对话其实太深刻了。因为:比真实的读者更具有影响力的读者,可能是作为人工智能的书评机。因此,应当以书评机作为对象来写作。这部机器被称为“书评机杀手”,正是因为它是为了针对书评机的阅读和评价而制造的。

我们可以想象一下:当人工智能以其便捷性和经济性支配了人们的思考、创造,尤其是传播的时候,即使是真人的思想创造,为了获得社会评价,恐怕至少有一部分是要以人工智能作为传播对象的。

 

而讽刺的是:在这篇小说中,用来对付人工智能的,仍然是人工智能。

 

人工智能将会成为人工智能创造成果的评价者。这个前景怎么样?

 

这样,无论人工智能是否接近还是完全可以代替真人的思考,真人的思考在传播中的含量都将稀释。当这一部分产生于人的头脑的创造性含量变得不那么重要或者难以辨认的时候,人的原创性思考将会自然怠惰甚至萎缩。

 

除了那些制造和提升人工智能的真人科学家或工程师,对于更多的普通人来说,对于可能孕育着人类创造性思考的不知名的大众,人工智能到底是帮助人思考,还是代替人思考?究竟是促进人的创造力,还是代替人的创造力?

 

我觉得,人的思考和创造力,哪怕是最普通的那种,都会因稀缺(哪怕是小范围的稀缺)而获得价值:即使是老师的表扬、朋友的艳美,都是我们思考和创造的动力。

 

但是,当人工智能可以在广阔的范围内免费提供这种创造成果的时候,老师的表扬、朋友的艳羡又会在哪里呢?小朋友们可能会失去最初的创造性动力。就像一架(其越来越小的体量也许会用不着这个量词)人工智能的翻译机器会使“同声传译”的苦学苦练变得没有价值一样。


在《超读书机器杀人事件》这篇小说中,读书机器真的杀了人吗?还是杀了人的创造力?


人工智能或许并非最后的读者,但可能是最后的作者。


 END


以下是本公号其他几篇关于东野圭吾小说的读后感:

杀人,是杀害人的情感和人的关系,而不仅是生命

东野圭吾小说的案内之情和案外之情

初识加贺,东野似乎并不想描写一名神探

她是活着还是死了?什么叫活着,什么又叫死了?

文章已于修改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本文由自媒体作者少华读书投稿,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