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红当道,什么才是有脑的美?

F小姐 印客美学 2019-08-08


懂美学的人,连颜值都会变高  

生活在这个社交网络时代,妆容精致、衣着入时的美女随处可见。

毕竟资讯发达,每个稍加努力的精致女孩都隨手关注几个时尚博主,多少懂得扮靓之道。
 
可令人过目难忘的女人,少之又少。从高光打法、口红色号到穿衣搭配、包包款式,无一不是KOL们齐齐举荐的时兴花样。美则美矣,面目太过模糊。

再好看的东西,复制十分,都变得索然无味。

有些美,终究缺了点灵魂。


 
小印大叹有型的女人,大多有一种气质,穿衣随意而别致,有独立的思想和精神,绝不忍人摆布。
 
而最buy的一种chic,叫知识分子气质。


谁才是风格偶像?

 
“气质”这个词在时装界也被用烂了。一方面令人怀疑这份气质质地单薄,另一方面也充满现代人穿着打扮刻意的表现主义。
 
气质这东西,还是从内至外的。Clerisy Chic作为一种风格,其实一直存在。千万别觉得知识女性和时尚产业绝缘,女知识分子,个个称得上风格偶像。
 
法国女作家萨冈(Francoise Sagan),一头轻巧的短发,爱穿长裤,雌雄同体的小男孩风格。这种风格,后来又分别在1970年代超模Twiggy、1990年代超模Linda Evangelista和新世纪超模Agyness Deyn身上复活。


▲萨冈
 
苏珊·桑塔格(Susan Sontag)审美品位一流,日常穿着不甚讲究,没有苦心经营的味道,但高领衫和剪裁立体的衬衫,几乎成了她的标志。后期挑染的头发,也入型入格。

苏珊·桑塔格
 
知识界中最受时尚界认可的品位人士,可能是美国作家琼·迪迪安(Joan Didion)。这位1970年代的时尚icon,格调完全超班,1950年代已懂得用纯色T恤搭配剪裁利落的裤子,难怪Celine 2015春夏系列会找81岁高龄的她来代言。

 琼·迪迪安

而时装界也有不少可称得上Clerisy Chic风格的idol。别看时装界浮华,过去的时装杂志人,可不是只顾扮靓的浮夸之人。她们首先是知识分子,并以知识精英的身份观察时装、时代、世界。
 
Helen Gurley Brown(海伦·格利·布朗)在创办《Cosmopolitan》杂志之前,已写过一本《性和单身女孩》的书。后来,持续在杂志中鼓励女孩独立自信,实现自我价值。海伦一生苗条,年纪很大仍穿短裙,非常享受时装带给她的力量。

 ▲Helen Gurley Brown
 
喜欢她的一头利落卷发,觉得Meryl Streep(梅丽·史翠普)在《穿Prada的女恶魔》中的范儿更像海伦,而不是《Vogue》那位蘑菇头冷脸主编。


 
年轻人不识缪骞人,一点也不奇怪。这位香港初代时尚icon走红的时候,黄金年代最抢眼的女明星“霞玉芳红”还不见踪影。
 
缪骞人
 
“缪骞人对我的影响可谓犀利,程思嘉由‘大班廊’提供服装,从此认为‘大班廊’没有赞助的女主角都不入流……然后有次在海运大厦见到缪骞人穿着一条粉蓝露背吊条裙和白色高踭鞋,对于只有九岁的我来说,她真是很高很高的高高在上。”
 
TVB盛产豪门长剧,但缪骞人饰演的程思嘉,可能是唯一令人信服的old money。后来者们,只是剧本写她们有钱而已。
 
缪小姐出身知识精英家庭,父亲是任职报馆的文化人缪雨,从小在香港读的国际学校,后来又到瑞士留学五年,生活无忧,一口流利英文。18岁返港参加香港小姐,缪骞人获得“最上镜小姐”奖项,在泳装问答环节,一开口竟是从政设想。


▲《号外》杂志内页缪骞人
 
按主流审美,缪小姐不是典型的美人,颧骨高,颚骨凸,脸部线条硬朗,高瘦平骨架。但她我行我素够酷够潇洒。当年电视屏幕明明是汪明荃雄霸天下,第一个得到高新时装屋赞助的女明星却是缪骞人。
 
缪小姐似乎很早就知道简单才是永恒的穿衣哲学,对待衣服态度颇为洒脱,无甚刻意搭配,一副她有华服但她不志在的气派。最常穿西装和西裤,简简单单,看起来简直是Phoebe Philo时代Celine的大片。


繆骞人当年这一身,有Phobe Philo时代的Celine大片即视感
 
她有一种文人气,那是有思想和风骨才能穿出来的美,不爱搔首弄姿、天花累赘,就只用精简的线条、颜色混搭,天生有一种超越性别的威慑力、掌控力。

那是一种谁也不必讨好谁的底气,单凭自己的智慧与强韧就可闯到宇宙尽头的精神气,与今天的“好嫁风”,大概是反义词吧。
 
狂迷香港新浪潮电影的时候,着实被她这种难得的气质折服。杨德昌拍《恐怖分子》时集齐李立群、金士杰、顾宝明三大戏骨,却最满意缪骞人。而我看张艾嘉的《最爱》,也对缪骞人心动,多于张艾嘉。


▲《恐怖分子》繆骞人

香港时装人黎坚惠,不仅精通时尚潮流,谈论文史哲也顺手拈来。她的文字简约易懂,独具洞见。她一度是agnès b.、chloe、A.P.C、Helmut Lang的粉丝,文章和衣着品味高度一致,无一不是简约、有型、进步、神气的风格。

 黎坚惠

黎小姐在1991年操办的一期封面《The Age of New Androgyny》,正是在说“雌雄同体”的新精神。

时代使然,美可以快速合成,1号眼,2号鼻,3号下巴,999号口红,225号手袋,70号限量版球鞋……反而是气质这种东西,实在太难修炼。



气质到底从何而来?

所谓知识精英时髦,也有这种精神面貌。因为新知识女性们,大多更乐意被称赞为“英俊”,而不是“美丽”,毕竟外表是对思想的补充,过度做作只会蒙蔽精神。


《号外》1991年封面
 
虽然现在是流量时代,千人一色,但我自己关注的时尚博主里,也有这种Clerisy Chic的,比如挪威时尚博主Irina Lakicevic 。
 
Irina的老本行是牙科医生,从小钟爱时尚和艺术,所以才会在业余给时尚杂志和时尚网站写稿。

▲Irina Lakicevic
 
她的穿着是一种自我思想的表达:简约而富有层次感搭配,质地优良的面料,干净的线条,看似冷淡单调,细节却值得考究,偶尔还有一点幽默感。可以看出,她在诠释真实自我,而非哗众取宠。看她,是非常享受的消遣。
 
她还常将自己在博物馆、画廊或艺术商店看到的作品分享出来。这拥抱创造性、拥有艺术自由灵魂的女孩,才是有灵魂的美。

▲Irina Lakicevic分享的艺术日常
 
如今教你买买买的时尚博主太多了,一个礼拜告诉你必买的东西通常不止七件,但想遇见一个潇洒的,利落的,在乎精神大于潮流的反而不太容易。
 
美人变得工整,气质变得单薄,是对美最贫瘠的想象。在打造气场以前,还先得打造内心。
 
 

看一场艺术的展览   访一些有趣的人
推一个美好的物品  办一场文艺活动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 印客美学 id:ink20160101
 商务合作 微信号   shaohe0102



本文授权转载自[About Miss F ]


🎨 

和你一起收集生活灵感。F小姐喜欢逛博物馆、美术馆,甚至要打飞的去看展。时不时分享电影、好剧和书,以为她只能谈艺术吧,结果谈八卦和社会学照样停不下来。如果你急需一个美学砖家来拯救生活品味,我建议你关注她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本文由自媒体作者印客美学投稿,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