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纠结生死,这一辈子最高只能成为二等层次的人

蠹鱼阅读 雨枫书馆 2019-07-05

人这一辈子,有四件事不能太执着,一是长久,二是是非,三是善恶,四是生死。

——《镇魂》



小说永远能以最简单的表达方式——文字,带给我们最震撼的体验——故事


近些年来,数不清的经典故事被人们搬上了大荧幕,然而,在天花乱坠的电脑特效之后,却弥留着一抹幽幽的墨香。


从上古时代的神话传说,到封建社会的南戏京剧,再到现在的影视剧集……所有的故事,最开始都是源于一个个方块字的排列组合。


而今天推荐的这个故事,横跨了万年的时光。



说是万年,但整个故事的结构却并非简单的顺叙。


《镇魂》,以四件上古圣器为线索,串联起了四个各自独立、又互有牵扯的故事。


轮回晷
生死



生老病死,是世间最正常不过的真理循环。


这个道理我们都懂,但是却依然不肯服输。


从古至今,人类似乎一直都在追求着长寿长生,“长生不老”“永生不死”的诱惑,对人类而言,是无法拒绝的。


“轮回晷”就讲述了这样的故事。


小女孩为了让唯一爱她的奶奶留在自己身边,以轮回晷为媒介,用自己阳寿换回奶奶的复生。


然而,回来的奶奶痴傻不堪。


最终,难以忍受的她又亲手害了自己的奶奶。


这个故事,既让人同情,又让人无法同情。


生与死之间的关系,再度提升到了一个哲学性的高度上去。
 
“由生到死,又由死到生,由年幼到年长,再从年长回到年幼,周而复始,生生不息。”


山河锥
善恶



我以为,山河锥这个故事,是最近人情的故事。


人类并非孤生,聚集长久而有待人之法。


人类历史上无数次尝试过追求平等,又无数次在大灾难后畏手畏脚,因为这连神也说不清。


桑赞抹去石板上的名字,可抹不去人性。汪徽断送在民主之下,亡于人性长久的魔咒。


“什么是公平、平等?这世界上,但凡一个人觉得公平了,一定是建立在其他人觉得不公平的基础上。活不下去的时候,平等是与别人一样吃饱穿暖;吃饱穿暖的时候,平等就是同旁人一样有尊严;尊严也有了的时候,又会自觉高人一等,怎么也要比别人多一些什么才肯甘心,不到见棺材,哪有完?什么是平等,还不都是自己说了算?”


那个勇敢坚毅的领袖,怀着能让人同情的悲愤,玩弄手段,灭绝族亲——这些南辕北辙的词汇,却能毫不违和地放在一个人的经历里。


善与恶之间,或许从未有过泾渭分明。


功德笔
是非



卖橘子的老实人在年前想多卖点钱好回去过年,不小心把水果车弄翻,结果路人趁机占便宜,老实人着急之下被车碾过双腿而死。


怨灵飘荡人间,让那些偷吃了他水果的“坏人”们遭受同他一样的断腿之痛。


虽然有报复过当的嫌疑,可是那些人的举动,他们自己觉得很微小无足轻重,对老头而言却实实在在是天塌地陷。


就像看门的骨头爱好者,当年贪生,偷了大庆的铃铛,之后一直蜗居特别调查处看门,给大庆炸鱼,这一切都是为了赎罪。


这告诉我们: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


总有人,在你一点点的善心中就寻到了一条生路。


所以,举手之劳,能帮则帮;但行好事,莫问前程。


对于卖橘子的这位老实人,书中也给了另一种可能性。


如果他还活着,若干年以后,时间与经历会冲淡他心里的仇恨,新的慰藉会让他安然地度过这一生,可他已经死了。
命都没了,他再没有牵挂,他的灵魂将永远被卡在葬身车轮下的那一刻,入了魔障。


由此,我们很难判定,究竟孰是孰非。


远远近近,立足不同罢了。


镇魂灯
长久



这本书里象征长久的东西太多,但镇魂灯却是最能代表这两个字的东西。


而最能与“长久”相对应的东西,我想,也只有“命运”二字了。


“所谓‘命运’,并不是什么神神道道的束缚,而是某一个时刻,你明知道自己有千万种选择,可以上天,也可以入地,却永远只会选择那一条路......”


兜兜转转,《镇魂》好像在告诉我们:太纠结“生死”,你的视野就小,这一辈子最高只能成为二等层次的人。


这本书的灵魂所在不外乎是这一句话:镇生者之魂,安死者之心,赎未亡之罪,轮未竟之回。


真正的境界是,天下苍生担得起,也愿意为之慷慨赴死。


明明可以是高高在上不问世事的神祗,却宁愿耗尽心血、元神陨落,也要为蝼蚁凡尘构建和谐社会。



推荐阅读

镇魂》(全2册)

Priest

磨铁图书/贵州人民出版社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本文由自媒体作者雨枫书馆投稿,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