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吃樱桃的李商隐、苏东坡,都没赶上好时候 | 消夏

一颗帅果 启风居 2019-06-13

樱桃在中国,是真正的“古已有之”。早在两三千年前,长江中下游即已有先民种植樱桃。


到了唐宋时期,樱桃成为一种常见水果。


李商隐有诗盛赞,“众果莫相诮,天生名品高。”


他那意思就是,樱桃是水果界天生的“白富美”“高富帅”,其他水果只能眼巴巴地嫉妒。


图:齐白石笔下的中国樱桃


苏东坡则写诗介绍自己吃樱桃的经验,“莫除枝上露,从向口中漙。”


作为美食家,苏东坡建议各位吃货,樱桃摘下来后,连着露水一口吞,才能吃出那原始的清爽与甜美。


诗人们所见的是正经“中国樱桃”,果实不大,故而对美女才有“樱桃小口”的赞誉。


图:中国樱桃


至于市场上陆续上市的网红樱桃——“车厘子”,那是纯粹的西方舶来品。“车厘子”三个字听起来,绝对是“不明觉厉”,自带光环,但说穿了,那不过cherries的音译而已,指的通常是“欧洲甜樱桃”(P. Avium),又称“大樱桃”。


同传统的中国樱桃相比,这种樱桃的特点是——个头大、味道甜、水分足,以及价格高。想要把大樱桃一次吃个够,一举实现“车厘子自由”,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图:现代中国人对“车厘子自由”的定义


大樱桃贵,主要是贵在路上。作为娇贵的果中极品,大樱桃怕热、怕冷、怕干、怕水、怕碰撞,一路从智利、美国漂洋过海,再加上关税和折损,自然价格不菲。


我们想要吃上点便宜大樱桃,说难也不难,只要把眼光转向国内,比如大连。


很多人不知道,大樱桃在中国本土已有100多年的种植史。按照日本“满铁”编印《满洲之果树》的记载,最早在中国种植大樱桃的人是美国传教士倪维思(John Livingstone Nevius 1829—1893) ,他1871年在山东烟台东南山种下10个品种的大樱桃。


随后,日本人久保田在1907年,把大樱桃引进到了旅顺。很快,甘井子、金州等地(今都属大连市)也都种起了大樱桃。


图:种植中的“一颗帅果”大樱桃


大樱桃对生长环境要求严苛,种植地需同时满足一系列条件——


总体来看,需要平均气温10~12°C,年降水量600~900mm,年日照1200~2800h。


具体来说,大樱桃萌芽到开花期间,日平均气温要保持10°C以上,同时积温达到280°C,冬季休眠期温度不得低于-20°C。


有学者研究了大连金州区1961—2013年的气象资料后,发现大多数时间都适合大樱桃生长。尤其在5—6月的果实成熟期,金州温差较大,非常有利于糖分聚集和果皮着色。


图:金州在大连的位置


因此,金州产的大樱桃,在色、味两方面,绝不输于著名的智利“车厘子”。


2008年,北京举办“中国大连樱桃节”,国家工商总局将“金州大樱桃”认定为“地理标志证明商标”。这意味着,金州所产大樱桃,在质量、信誉上都有着同类产品所不具备的优点。


这些优点归结起来,大概就是两个字——好吃。


相比于国外的智利、国内的山东,大连金州的一些大樱桃品种上市时间较晚,比如6月下旬才开卖的“一颗帅果”——


“美国红”:有点名不副实,因为这个品种的大樱桃,是黄里透着红,黄的部分超过红。这种樱桃的特点是果核小,味道甜。


图:大樱桃“美国红”


“砂蜜豆”:果实呈心形,可能是最好看的一种大樱桃。口感就像它的名字,甜得像蜜,几乎吃不出酸味。


图:大樱桃“砂蜜豆”


作为一个全新品牌,“一颗帅果”在保证产品质量的同时,把售价几乎定到了全网最低。

可惜的是,李商隐、苏东坡们没有如此口服,只便宜了我们这些不会写诗的后来人。


欢迎点击“阅读原文”进入“一颗帅果”微店,享受限时优惠(下单立减)。咨询相关问题,可添加店小二微信yizhijuying

    阅读原文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本文由自媒体作者启风居投稿,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