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燕国欠史思明一个“诗歌大奖” | 短史记

我是启风 启风居 2019-06-01

启风/文


大家都知道张宗昌爱写诗,名下有不少或真或假的歪诗。前几天翻书发现,一千几百年前,他的同行史思明,也有此雅好。


史思明是生在边地的胡人,懂几国外语,但汉文化水平不高,岂知做了大燕的“应天皇帝”后,也附庸风雅起来。


唐人笔记《芝田录》等书上说,史思明到东都洛阳,看到樱桃熟了,于是想给还在河北的儿子史朝义寄一些尝鲜。这位新皇帝不写家书,不写公文,赋了一首诗:


樱桃一笼子,

半已赤,半已黄。

一半与怀王,

一半与周至。


——“怀王”是史朝义的封号;“周至”即周贽,是史思明手下重要智囊。


图:史思明政权发行的“得壹元宝”


大燕国的臣子们读了皇上的诗,当然是交口称赞。可也有不识趣的,一面说着“明公此诗大佳”;一面又大提意见,


若能言“一半周至,一半怀王”,即与“黄”字声势较稳。


意思是说,如果把原诗中的“怀王”和“周至”调换个顺序,就能和“黄”字押韵了。


史思明当即大怒,怼了回去:“我儿岂可居周至之下。”


这事真不怪史思明生气,人家当了皇帝,儿子就是皇子,周至不过一介臣子,能有樱桃吃不错了,还想在排名上压皇子一头,怎么可能?


这个故事在《安禄山事迹》里有另外一个版本,差别在于,一是诗句略有不同,二是史思明的回复更霸气:


韵是何物?岂可以我儿在周质(周贽)之下!


除了樱桃以外,石榴也有幸被史皇帝吟诵:


三月四月红花里,

五月六月瓶子里。

作刀割破黄胞衣,

六七千筃亦男女。


我妄自揣测,这首诗的意思大概是说,石榴花在三四月间开红花,五六月里被插到瓶子里。等到结果了,拿刀一割,里面流出六七千颗粒……


图:石榴花


这首《题石榴》发表后,大燕境内“郡国传写,置之邮亭”——各个州县竞相学习不说,还要放在驿站,让过路的人们一起接受熏陶。


可惜大燕国没有设个“应天文学奖”,让史皇帝错失了“诗歌大奖”。


推荐阅读:


想当年,孙悟空智斗阿童木、葫芦娃大战变形金刚


美国堕胎争议再起,他们究竟在争什么


当年的切尔诺贝利惨剧,曾在两方面冲击中国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本文由自媒体作者启风居投稿,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