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槿惠被捕,绝不是民主的胜利

启风 启风居 2017-04-01

不少朋友看到韩国总统朴槿惠先被弹劾,再被罢免,又被逮捕,都欢呼“民主的胜利”。我很能了解他们的心情和逻辑:一个堂堂国家元首,就因为一点和闺蜜有关的贪腐问题,就被弹劾下台了,要接受审判了,真是只有民主国家才能做到的壮举。但事实呢?


发动弹劾多是出于政治原因


道理没错,通过弹劾罢免总统这种事,当然只会发生在民主国家,比如韩国今年罢免了朴槿惠,巴西去年罢免了罗塞夫。目前来看,韩国启动弹劾的频率大概是全世界最高的,近三任总统里,竟有两任被国会弹劾。2004年卢武铉被弹劾,完全是政治操作——当时卢武铉退出“新千年民主党”,支持“开放国民党”,沦为在野党的“新千年民主党”于是和宿敌“大国家党”联手发起弹劾,希望能在随后的国会选举中击败卢武铉及“开放国民党”。当时在国会的弹劾理由中,竟有一项是要卢武铉为韩国经济不振负责,完全无关司法。


在美国仅有的两次针对总统的弹劾案中,也充满政治角逐。1868年安德鲁·约翰逊被弹劾,是因为他要求宽赦南方叛乱州,同国会意见相悖。1998年克林顿被弹劾,亦是共和党希望借此赶走这位民主党总统,以在中期选举中赢得更多议会席位。正因为这两起弹劾案的法律依据不足,都没有在参议院获得通过。


韩国宪法法院在否决国会对卢武铉的弹劾时,留下一段很重要的判词,“对总统的罢免效果如此巨大,则决定罢免的正当理由也应有相应的重要性。只有当维持总统职务在守护宪法的观点上绝不可容纳,或总统背叛国民的信任,失去负责国政的资格时,才能将对总统的罢免决定予以正当化”。这是因为,弹劾总统的程序旷日持久,在此期间总统被停止职权;一旦总统被罢免,更要等选举产生新总统,才能恢复对国事的正常处理。


克林顿弹劾案中,议员所用的投票


成熟民主国家没有罢免总统先例


弹劾制度起源于英国,自1805年以来,再没有使用过;美国借鉴英国,建立弹劾制度,但立国至今200多年,弹劾程序仅启动过14次,其中针对总统的2次都未能成功;法国从1958年—1979年国会共发起24件弹劾案,只有一件弹劾成功。事实上,弹劾制度作为一种宪政设计,本意并不是真的要立法机关随时去罢免“有问题”官员,只是让司法、行政官员平时有所警惕而已。其中,对于总统的弹劾,尤其需要慎重。


在各国宪法中,大都规定总统任职期间,除犯有叛国罪外,享有刑事豁免权,其目的就是让总统稳定施政。现在韩国上下对总统充满道德洁癖,在没有朴槿惠确凿受贿证据情况下,民众就大规模上街游行,使国会中的“反朴派”得以趁机发动弹劾,将总统拉下了马。韩国国会若挟此大胜之势,使弹劾成为一种“习惯”,那作为制约手段的弹劾制度,必将沦为党争的工具。立法权和行政权的相互制约,当然失去平衡。


显然,目前韩国动辄弹劾总统的政治现状,绝谈不上是什么“民主的胜利”,只是民主政体发展犹不完善的一种体现。


卢武铉躲过了弹劾,没能躲过卸任后的追查。至卢武铉自杀为止,韩国检方都没有掌握其贪腐的确凿证据。




今天是愚人节,似乎还是应该应应景,表现一下启风老师惯有的幽默。点击“阅读原文”,看看启风老师几年前给《新周刊》写的一篇愚人节献礼:《中国正史中的戏言:玩笑误国》。

    阅读原文
    本文由自媒体作者启风居投稿,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