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真人与满族人之间的关系

今天无意之中看到了一篇文章,是专门讲女真人和满族人之间关系的,此前我也一直认为女真人是满族人的祖先,但粗粗看完,对自己以前的认知有所动摇,当然还未能直接改变我的看法,但至少我们可以从另外的一个角度再观察一下这事儿。

 

女真人和满族人先后从东北兴起,立国南下,逐鹿中原。满族人多自称是女真后人,那么这两个相距三百年的民族究竟是否同源呢?要回答这个问题,就得先探究女真的来源,而探究女真来源又须从华夏族的形成说起。

  大约五千年前,中国这片土地上有两大部落联盟,西面的领袖是黄帝,东面的领袖是炎帝。黄帝部落联盟向东扩散,炎帝部落联盟向西扩散,双方碰头不可避免地有些争斗冲突。虽然炎帝部落联盟规模更大人口更多,但黄帝部落联盟打架更利害些,为了避免两败俱伤,炎黄二帝决意抛弃矛盾,结成一体,以黄河为纽带,形成了炎黄联盟,这就是华夏族的由来,也是今天我们自称为炎黄子孙的原因。

  炎帝部落联盟中有一九黎部落,人口众多,首领蚩尤得知炎黄联合后,不满自身地位下降,愤而举叛,与黄帝大战于涿鹿,兵败被杀。九黎部落散落四方,除了随炎黄定居中原的部落以外,

  多数留在今山东河北辽宁江苏浙江福建沿海地区,在炎黄联盟中处于半游离状态,称为东夷;

  有的南下,成为今天南方个少数民族包括中南半岛部分民族的祖先,后也成为华夏一员;

  有的远渡大海,飘向高丽、日本、琉球、台湾,最远的可能到了美洲;

  还有的向北向东北迁移,与当地土著融合,逐步形成了秽貊、肃慎、东胡族系,其中肃慎与后来的女真的渊源最深,这三大族系加上不断扩张的华夏(汉)族,活跃在东北大地上。肃慎在商周时期已向商周进贡。

.

  华夏族形成后,人口和地域都不断扩张,东夷各部落越来越趋华夏化,东夷为主导的商朝建立,表明东夷已经结束了半游离状态,成为华夏核心一员。

  周代商后,因商的东夷渊源,几次用兵一些不肯臣服的东夷部落,在周的挤压下,这些东夷部落或彻底臣服于周,后继续四向迁移,其中部分继续融入秽貊、肃慎、东胡等部,特别是前两者,不论是血缘上还是文化上,都与东夷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秽貊、肃慎、东胡不但有东夷之源,也有来自西方北方不断向东迁移的种族,其中就有西伯利亚通古斯人。

  秦汉之后,华夏汉人扩张至辽河流域,与秽貊、肃慎、东胡三族系在东北相争相融。秽貊先后演化出扶余、高句丽、沃沮等民族;东胡则先后演化出乌桓、鲜卑、契丹等民族,这里按下不表,单说肃慎。

.

  不断接受来自南方东夷和来自西北以通古斯为主的新鲜血液,不断受华夏文明影响,肃慎逐步发展起来。到汉时,挹娄这一新名取代了肃慎,之后又改名勿吉,唐时称靺鞨,期间占统治地位的部落也不断更换。

  肃慎、挹娄、勿吉、靺鞨这些名字只是中原王朝对这大片区域上的各部落的统称,事实上从肃慎到靺鞨,从未有过一个统一的王朝统治所有部落,而且这些部落之间不论是文明程度还是血统来源都千差万别。只因中原王朝对四夷的轻视和无知,才将他们统算在一起。

  女真的名字最早出现于宋初,用于称呼臣服于辽国的各靺鞨部落,未臣服的则继续以靺鞨为名。辽将编入户籍者称熟女真,未编入者称生女真。后来生女真完颜部兴起,兼并了部分其它女真部落,才真正形成了女真一族。

  此时女真靺鞨并存,所以女真是部分靺鞨部落的合成,而非靺鞨。

  公元1115年,女真族完颜部首领完颜阿骨打统一女真各部,举兵反辽,建立金国,定都会宁城。之后先灭辽国(1125),后灭北宋(1127),夺占了中原,都城随之不断南移。女真政权入主中原,原来生活在黑龙江松花江图们江长白山的生女真以及辽和流域的熟女真纷纷南下,抢占汉人土地家园,享受中原花花世界,抛弃了原本居住的寒北渔猎生活。不论是生女真还是熟女真,没几个愿意留在故乡渔猎而不去中原当主子盘剥汉人奴隶的。

  蒙元兴起,不断攻金,金国只是不断南逃,却不曾想过要向北回故乡,为何?故乡早就没有故人了,早被他人占据了。最终金国亡于蒙宋夹击。由于铁木真有一先祖死于金国木驴之上,且蒙古臣服金国时曾被女真人多番欺辱压榨,蒙古人对女真恨之入骨,杀戮尤其残暴,从北到南,凡女真人皆被蒙古人当作第一屠杀对象。四五百万女真人被杀得只剩1%不到,只在“河南等地遗存数千户”,辽河流域和长白山南麓剩下少许,总共也绝不会超过十万人,很快或被蒙古各部吞并,或融入汉族。所以,女真作为一个民族已经灭绝了。

  从史料上看,宋时女真人根本就没有后来满人的所谓三仙女起源传说。

.

  既然如此,那满人又从哪里冒出来的呢?

  女真灭了北宋,几乎全族南下当奴隶主享受华夏花花江山,辽河流域本就有许多汉人生活,但原本黑龙江松花江图们江长白山北部一带则出现真空,来自更北的通古斯(贝加尔湖西北)不断有处于原始社会状态的部落向东南迁移,融合当地未被女真吞并的靺鞨部落,逐渐填补了女真人南下后留下的真空。

  只得一提的是,先后南下的通古斯人并非出自一个种族,通古斯人是西伯利亚地区无数不同种族部落的统称,而且从更西面的地域还不断有各色部落进入西伯利亚,其中也有继续向东直至原女真人区域的。融入女真人的通古斯人和后来融入建州“女真”的通古斯人血缘上是不搭界的。

  不用说与汉人相比,就是与女真人相比,这些新来的通古斯人的文明程度也实在摆不上台面,他们在羞愧之余,不得不考虑傍上些什么。从留在那一带的个别女真人那里知道女真灭辽驱宋的业绩后,加上女真人之前也曾少量混融了来自通古斯的部落,这些新来的通古斯人就自称是女真人,而且是生女真。他们也不想想,完颜阿骨打就是个生女真,金国就是生女真建的,还占据了中原花花世界,怎么还会留下这么多生女真在北寒地带受苦?

  女真亡族,族名却未亡,新来的通古斯部落们举起了“女真”大旗。不论真假,“女真”这个族名算是传了下来,只是假女真就是假女真,通古斯人许多方面扮得相当不象。

  头型学女真,这个比较好学,不过有些学过头了,前面光得太多,后面留得太长;

  女真服饰受汉服影响很大,比较精细,通古斯人学不来就没怎么学,想不到后来竟能以陋替华,让汉人穿上了通古斯服,奇迹啊!

  女真文字太复杂了,学不来,后来只得模仿蒙古文创立了满文;

  女真话也不太好学,好歹撸起舌头含含糊糊学一点,但还是没学到多少。通古斯人发音比较简单,只用不多的几个音节交流。比如女儿的发音不论是汉语还是女真话都太复杂,还是用原来的“咯咯”比较方便,儿子金贵些,加个“阿”音。

.

  满族非女真,那应该就是通古斯人后裔了?

  粗略些可以这么说,通古斯血统应该是满人中比较大的一股,但也不能完全这么说,这是一个大杂烩的民族。

  满族是由满八旗蒙八旗汉八旗共二十四旗组成,其中满八旗不过半数左右而已。

  而满八旗本身的来源就非常杂乱,其来源所谓明时的建州女真(辽宁东部、吉林东部、黑龙江东部南部、朝鲜东北部)、海西女真(吉林黑龙江西部西北部)、野人(东海)女真(俄罗斯太平洋沿岸),如上所述这三支冒用“女真”之名的部落,实非灭辽驱宋的女真。

  女真立国之时,乃有许多靺鞨部落未被女真吞并,海西女真是蒙古人、靺鞨人、通古斯人混杂而成;野人女真是靺鞨人通古斯混种;建州女真是通古斯人、靺鞨人、高丽人、汉人、以及少量真的女真人混杂而成。

  在这三支所谓“女真”中,建州女真的构成最为复杂。建州女真一部曾占据高丽东北,后被高丽驱赶向西,故而融入些高丽人;汉唐之时东北皆为中原政权管辖,历经战乱一些汉人留存下来,因长久游离华夏文明之外,融入当地部落。另外靖康之耻钦徽二帝被掳至五国城,随行的臣工约有二千余人,他们的后代或逃归南方,或融入建州女真东海女真;蒙古灭金后,极少数女真人逃到长白山南麓,后来部分融入建州女真。但建州女真中占大头的还是通古斯人,三地中建州的气候和自然环境最好,是通古斯人迁移的首选。

  至于海西女真和野人(东海)女真中就没有任何真正的女真血统,也基本没有汉人或高丽人融入。海西靠近蒙古,占大头的是蒙古人,加上靺鞨人和通古斯人;东海女真主要是靺鞨人和通古斯人的混融。

  满八旗中的核心应该是建州女真,虽然也不过占三支“女真”总人口的一半左右。

  而建州女真中,真正的女真人只有半成不到,经过蒙元残酷屠杀后幸存的数万女真人大多数被融入汉族或蒙古,只有极少数逃回长白山,其中一些融入建州“女真”。

.

  所以真正的女真人在建州女真中只占半成不到,建州女真在满八旗中不过半数左右,满八旗在满族人中所占比例又不过半数左右。综上所述,今天的满族从血统上说,真正的女真后裔也就百中之一左右而已。

  其实在满清上层,对是否认女真为祖是有过争议反复的,因为他们清楚地知道,满和女真不论是血缘还是文化,都相距甚远。但最后为了给自己脸上贴金,他们还是选择了贴金。


本文由自媒体作者听甘德霜讲故事投稿,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