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裸露镜头最多的电影,值得保存到硬盘~

Hi淘娱乐 2018-10-26

给大家找片的时候,发现了一部好片,今天给大家推荐一部奥地利传记类影片,影片名为《埃贡·席勒:死神和少女》,本影片是导演迪特伯纳的人物传记片,其中有大量的裸体拍摄十分大胆,打破了传记片原本的沉闷,我们来一起看看吧。


埃贡·席勒:死神和少女》名字包含两个部分:


埃贡·席勒,奥地利绘画巨子,维也纳分离派重要代表20世纪最重要的表现主义画家。席勒的作品,大多数都是裸体画因此有情欲画家之称。


死神和少女,是他的一副著名画作。



本片描述的就是埃贡·席勒这位伟大的画家短暂绚烂的一生。


他于1890年出生于奥地利,父亲是国家铁路局的火车站站长。


席勒15岁时,父亲死于梅毒,在与母亲的争吵中,把所有家产付之一炬。


这一幕深深地刻进了他的脑海里,迷乱而凄切的记忆时常令他神迷意夺。


可以说生的欲望和死的威胁,始终威胁着他。



但他却又是极其幸运的,在绘画方面,他天赋异禀。


16岁,他就被维也纳艺术学院录取。


但后来因为不满于学校的条条框框,席勒在三年后选择了辍学。



之后,他和几位同学一起创建了一个名叫“新艺术家小组”的社团。


影片中,他不断强调这一名词,对新艺术的摒弃,对艺术家个性的彰显是他一直以来努力的方向。



对于艺术家来说,寻找精神上的缪斯是一生的课题。


而在本片中,一共展现了四位出现在埃贡·席勒人生中的美丽女性,她们都对席勒的创作产生了巨大影响,称得上是他的缪斯。


第一位缪斯,是席勒的妹妹:葛尔蒂。


少女初长成,玲珑有致的身材春光无限地展露在席勒的面前,一言不合还开始打情骂俏。



但大家不要想歪。


尽管以妹妹的裸体作画,但席勒仅仅将妹妹作为模特,没有干出超越底线的苟且之事。



第二位缪斯,是一位舞台上的演员:莫阿。


席勒第一次碰见她,是在普拉特公园的戏台上。



莫阿原本是一位大溪地部落酋长的女儿,后来被席勒的朋友带到了城市中生活。


她渴望成名,因此答应席勒,成为他的裸体模特。




莫阿带来的新鲜、狂野的灵感让席勒如痴如醉地沉溺其中,从而忽略了葛尔蒂。





伤心欲绝的葛尔蒂投入了席勒的好友安东·佩施卡的怀抱。



两兄妹在同一晚上,不同的床上,滚了床单。


第二天,知道葛尔蒂昨晚干的好事的席勒狠狠地呵斥了她。


并表示:你必须等到21岁,在此之前我不会让你结婚。



不过,后来两兄妹在葛尔蒂的婚礼上和好如初。



之后,席勒和一帮艺术家朋友一起前往南波希米亚的小镇克鲁姆洛夫进行创作。


这一行人中除了席勒外,还有妹妹葛尔蒂好友安东·佩施卡


当然还有让所有男性艺术家狂热非常的莫阿——


为了展现艺术,这位少女在城镇里常常光着身子,又蹦又跳。



世俗对其大加鄙夷,但在艺术家看来,这就是有生命力的东西。


莫阿就像一条大河,永远在流动。


而围绕在他周围的男人们,则如同河岸,她奔流不息,却从未停留片刻。



第三位缪斯,是女模特出身的:瓦莉。




看到瓦莉的第一眼,他就被迷住了。



瓦莉也同样迷上了这个英俊的画家。


甚至愿意不要酬劳当他的模特。



没多久,他们就同居了。



他们一起完成了众多画作。


瓦莉深深迷恋着席勒的一切,哪怕他穷困潦倒,并且情债不断。



即使在席勒背负上“恋童癖罪名,众叛亲离之时,她也没有离开。


为了作画,席勒会雇用一些十几岁的少女担任模特。


有一次,其中一个小女孩指控席勒诱拐和玷污未成年少女。



由此卷入了一起诱拐和玷污未成年少女的案件,被告上了法院。


媒体开始对他大肆抨击,“恋童癖”、“色情狂”等字眼充斥在报纸的主要版面。



而与之相对,是席勒展览的大获成功,各种好评如雪片一样飞来,令人欣喜。



案件最终以席勒诱拐未成年人罪名不成立而告终,但他却因为利用未成年人做色情展示而被判有罪。


并且,法官拿出席勒的一幅绘画作品,要求当堂销毁。



对此,席勒当然是拒绝的。


任何艺术,最可贵的东西是自由。


而面对现实世界,每个时代的艺术家往往需要与当下的道德或法律产生必不可少的冲突。


那些超前的、先锋的观念,总是让人难以理解,但真理往往就在此处。


席勒在庭上是这样抗议的——


作为艺术家,我有责任捍卫艺术的自由,只有无知的人才会质疑我的艺术作品。



席勒也曾在日记中为自己辩解——


我并不否认在我的素描和水彩画中的有很多的情色元素,但这始终属于艺术创作的范畴。试问历史上哪位艺术家没有涉及过情色题材?


但法官可不管这些,还是当着众人销毁了画作,并被监禁三天。



这场风波之后,受不了村民的闲言碎语,席勒带着瓦莉搬了家。


新家的对面,住着一对姐妹——埃迪特与阿黛拉。


帅气的外表、艺术家的优雅气质、幽默成趣的谈吐让工作室对面的一对姐妹花为之倾心。





一触即发的战争让席勒不得不被陆军征召,不日就得前往布拉格服役。


席勒为了满足自己绘画的灵感,抛弃了始终对他不离不弃的瓦莉,娶了姐妹花的妹妹,埃迪特。



知道这个消息,瓦莉哭到不能自已。



在分手之前,席勒创作了一幅名为《男人与少女》的画作。


画中的少女紧紧拥抱着男人,无限依恋。




埃迪特虽生性活泼,但骨子里却十分保守。


她不仅不想要成为席勒画笔之下,袒胸露乳的模特,还试图阻止席勒继续创作。





新婚燕尔,爆发了一场激烈的争吵。



而瓦莉为了能与他再次相遇,当了一名随军护士。



并将最亲的家属一栏,填了席勒的名字。


可惜,她最终也没见到席勒。



随军没多久,就得了猩红热,死在了军营里。


为此,席勒一直很自责,认为是自己间接害死了瓦莉,于是,将他把那幅名为《男人与少女》的画作改名为《死神与少女》。



他曾不止一次的对瓦莉说:我需要你。


还不忘加上一句:用来作画。




直到瓦莉去世,他才意识到自己深爱于她。


一战结束的这一年,他因为流感,也去世了。


享年28岁。



一颗绘画界的巨星陨落,一位桀骜不驯的天才艺术家就此谢幕。


纵观全片,这是一部极美的电影。


首先,本片绝对是颜控的福利。


埃贡·席勒由1991年的奥地利小哥诺亚·萨维德拉饰演。


你们先来感受下,什么叫做作360度无死角的帅。



席勒妹妹葛尔蒂的饰演者Maresi Riegner则颇具灵气。


好多场景,都像是从画中走出来的人物。



其次,本片的画面十分唯美,如同一幅幅油画。



作为一部传记电影,导演选用灵活的时间线,将埃贡·席勒的一生依照不同的角色关系来划分章节。


这样巧妙而流畅地方式,反而减少了传统传记片的严肃感,让影片显得更加艺术化和纯粹。


而电影的三次黑屏和一次白屏,也分别代表了埃贡·席勒人生中的重要时刻。


第一次黑屏,是在与妹妹争吵之后。


席勒不同意妹妹与安东的婚事,并且表达了对妹妹和安东的失望之情,妹妹负气出走。



在此之后,他遇到了瓦莉,那位影响了他一生的缪斯。


第二次黑屏,是在妹妹婚礼之后。


他和妹妹拉着手跳起舞,由之前的相互不理解变得更加欢快起来。



在此之后,他开始和汉斯姐妹约会,开启了全新的生活。


第三次黑屏,席勒去世。



而那唯一的一次白屏,则是席勒在瓦莉死后将《男人与少女》改为《死神与少女》。


从电影海报上的那幅《屈膝坐着的女人》,到影片结尾的《死神与少女》。


瓦莉,的确是他人生中最浓墨重彩的一笔,精神上的缪斯。



而最终,埃贡·席勒也随死神而去,为自己画上了诗意而完美的休止符。


他用短暂的一生,翻越了人生中的诸多痛苦,为艺术奉献了爱情和生命。影片精彩,值得一看~






    本文由自媒体作者Hi淘娱乐投稿,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