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张艺谋导演可能忘记了什么是爱

闺友 闺友 2018-10-05



张艺谋导演生涯的巅峰,是在2002年。

一部《英雄》,让他在国内国际名利双收,票房与奖杯双赢。


《英雄》之后,名导的口碑和票房一路滑坡,有人疑惑,第五代导演中最生猛的老谋子也江郎才尽了吗?

 

这不,《影》带着答案来了。

 



去看《影》之前,特地又重温了一遍《英雄》。然后发现,《影》和《英雄》其实是一朵双生花。花开两朵,各表一枝。一朵向阴,一朵向阳。

 

《英雄》里那些曾经被人诟病的点线面,都在《影》里面做出了反向回答

比如:


有人说他在《英雄》里对于色彩的应用过于饱和嚣艳。

好,《影》里面,他就采用了水墨色系。把浓墨重彩换成了淡墨轻岚。从远山、楼宇、殿堂、器物,至服装,全都是浓淡不一的黑白灰。

 


有人说他在《英雄》里太过注重形式化,尤其是国家军队的表现场面过度宏大,有“法西斯美学”倾向。


好,《影》里面,宏大叙事都没了。惟死囚用沛伞滑水攻境州城那一幕,依然可见形式化概念,但最多也是100人,没有过度宏大之嫌。

 

不过张导,设计这样一出,你就不怕多米诺骨牌效应吗


有人诟病《英雄》的立意问题,说刺客为了和平,放弃刺杀秦王,让他一统天下,是在美化集权政治。


好,《影》里面,他就反着来,讲了个平民百姓反抗王权最后成功把王孙贵族都挑下马的故事。

 


有人诟病《英雄》的故事过于简单,三重叙事场景毫无悬念。


好,《影》里面,他把故事讲得复杂了很多,同样是三重反转,设置了不少悬念。

 

两下一比较,就觉得《影》很像张艺谋用影像替自己做的一场抗辩申诉,试图把从前被扣上的帽子一一摘掉。

 

但是从《影》目前的口碑来看,依然是几人欢喜几人愁。

 


说说我自己的观感吧。

 

无论是《英雄》还是《影》,视效我都很喜欢,唯美至极(除了个别镜头有点过了)。

 

《英雄》里,长空与无名在棋馆的意念之战那一场,已可见水墨画的前身。



胡杨林里,飞雪与如月对决,俩人一袭红色纱衣,背景是漫天漫地的金红落叶。剑风过处,落叶旋舞,绚丽至极。



无名与残剑对阵在湖心亭。远景峰峦叠嶂,薄雾缭绕,近景湖水澄碧,人如飞鸟风行水上。视效也是美绝。

 


《影》里面的视效也如是。整部电影的水墨色系亮出来的第一眼就觉得:哇,好高级!

 

境州的城门设在悬崖峭壁,背倚群山,随着不同的景深,呈现浓淡有致的水墨画背景,云海浮游其间,大气婉然。

 


沛国的宫殿,立在水湄。永远水汽氤氲,永远雾气苍茫。这气象,肃穆又诗意。



殿内屏风林立,上头是主公手书的《和平赋》,白底黑字,元气淋漓。

 


更不用说,电影里所有人物的服装,都是一袭袭水墨洇染的黑白灰,形色各异,墨韵天成。

 


典雅、高级、唯美。

 

然,纵观整个剧情,套用亦舒一句形容:美则美矣,没有灵魂。



张艺谋作为一个50年代生人,对武侠世界也有他执着的向往。


他说,《英雄》这部片子积压了他很长时间对于武侠的想象力。《影》虽然讲述的是王权之下替身的故事,但也处处可见武的元素。


但不知为何,他镜头下的武侠世界,并不令人向往。


徐克曾经说过,他创作武侠电影,基本是秉持着三个要素:英雄,美,爱。

只要有了这三样,这部电影就成功了。


听到这里我依稀明白了原因。

张艺谋的武侠电影里,有英雄,也有美,但惟独缺少了爱。



你看徐克的《新龙门客栈》,英雄是禁卫军总教头周淮安,为救忠良遗孤,单枪匹马入沙漠。也是江湖侠女邱莫言,为了仅凭一把羌笛定情的周淮安,舍生忘死助他救孤。



美,是大漠黄沙万里的壮美,也是黑店老板娘金镶玉风情万种的颜美。



而爱,是邱莫言为了能让周淮安顺利离开沙漠,亲手把情郎送进金镶玉的洞房,自己则霸住楼梯口,为了挡住东厂走狗跟他们拼的一坛酒和眼角流下的一滴泪。



也是腹黑的金镶玉在大忠大义面前幡然醒悟,为帮助心爱的男人脱离险境拼上老命,最后一把火烧掉客栈、浪迹天涯也要追随他的有情有义。



电影里一句“都说乱世儿女不言情,其实乱世儿女情更深”的台词听得人摧心蚀骨,潸然欲泪。


再看张艺谋的武侠电影,《英雄》里,好歹还有残剑、飞雪和无名,舍身取义为家国。

到了《影》这里,已是通篇权谋与腹黑,人人趋利避害,个个心机叵测。为了活着和上位,可以负义、断爱、灭欲。



至于爱,就不用提了。


《英雄》里,飞雪和残剑这对侠侣,虽然找了最让人唏嘘的银幕CP梁朝伟和张曼玉出演,但碍于剧情和台词设定,两人之间演得再怎么壮怀激烈,看在眼里都是心如止水,激不起半点波澜。



两人为了刺秦产生分歧,最后一个放弃抵抗,宁愿死在爱人手里。一个追悔莫及,抱着爱人的尸身用同一把剑了断了自己。


看上去很美,却也很苍白。



他们的角色,就像是出于剧情需要随时调动的棋子。张艺谋用大量篇幅的形式主义和色彩来包装他们的傲气和硬骨,却没有细节填充他们的柔肠。


导致他们的感情,没有前生后世的纵深感。你们决斗也好,殉情也罢,无法激起观者的共情。



《影》也如是。

不管是都督与小艾的感情,还是小艾与境州的感情,都没法让人共情。电影用大量的篇幅讲权谋、讲野心,却极少有细节来讲爱。


境州在小黑屋里受训多年,见不得天日见不得光,忍受着非人的折磨。

小艾问境州:你有很多次机会逃走,为什么不走?

境州回:为了你。

这份前情,没有巧妙的铺垫。我听到的时候第一反应是:what?



小艾对境州的隐诲爱意,虽然用了一个装着刀伤药的香囊来传达。但是说真的,家里养着这样一个忍辱负重的丈夫替身,做夫人的送点药,也可以说是对下人的关心,一点不勉强。就这么一个细节来表现爱,明显不够。


这个包扎伤口的动作算是极少的细节之一了


在这样的前提下,安排境州在赴杨苍生死之约前与夫人欢爱一场,就显得挺膈应。

这场纵情,更像是欲的宣泄,而不是情的难舍。


看的时候,因为感受不到其中的爱意,所以境州走,不痛惜,境州回,不狂喜。境州被迫成为权力斗争的棋子反杀上位,把香囊还给小艾时,也无法让人唏嘘。


再看都督和小艾之间,不过是一年分房,搞得像已经十年分居,夫妻间相处特有的生活细节一点也无,两人之间的感情变化云里雾里摸不着。导致都督夜里偷窥小艾与境州睡觉的戏份显得如此猥琐不堪。



就因为感情线太薄弱,所以,哪怕是孙俪这种会演戏的主儿,面对丈夫的真身和替身,内心的纠结和痛苦也没法表演出层次来。


电影开始时的旁白说:小艾正面临一生中最困难的选择。

恕我直言,没看出她的选择困难症。



《影》故事的结构就不去说它了,感情线的苍白也是吐槽无力。视效再美,缺少了心灵的撞击,就算有感动,也是自我感动。


从火辣辣的《红高梁》,到禁欲系的《影》,可能张艺谋导演已经不知道什么是爱了吧?




扫描主编西门微信

邀请加入闺友坚持计划群

    本文由自媒体作者闺友投稿,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