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设崩坏,是从2000年前司马相如开始

西门吹花 闺友 2018-09-26


人设这事古已有之,现在的明星也只是邯郸学步,在古代这些人设大神面前都是小学生。早以前像封神榜里的姜子牙,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武王伐纣平话》卷下:“姜尚因命守时,立钩钓渭水之鱼,不用香饵之食,离水面三尺, 尚自言曰:‘负命者上钩来!’”


原本姜子牙曾在商朝的首都朝歌宰过牛,在黄河边上的孟津卖过酒。他不会做买卖,做啥亏啥,天天被老婆骂。为了接近周文王,他就给自己设了一个人设,就是故弄玄虚地用直钩钓鱼,引起周文王的好奇心,于是才有了长谈机会,当然姜太公最后建功立业,但还要归功于最开始给自己定了一个钓鱼用直钩的奇人人设。


刘备三顾茅庐同学们耳熟能详,但有没想过,为什么刘备会去找他,那是因为庞统介绍,庞统为什么会推荐诸葛亮,因为当时“卧龙凤雏”齐名。庞统因了“凤雏”雅号被人先请了出山。殊不知,“卧龙凤雏”本身就是诸葛亮和庞统商量好的人设,互捧。当然这个Flag是立住了,确实有真才实学。


但也有没立住的,像“北乔峰南慕容”,最后人设崩塌,那就比较惨。萧峰身形魁伟,手长脚长,将慕容复提在半空,半势直如老鹰捉小鸡一般。邓百川、公冶乾、包不同、风波恶四人齐叫:“休伤我家公子!”一齐奔上。王语嫣也从人丛中抢出,叫道:“表哥,表哥!”慕容复恨不得立时死去,免受这难当羞辱。 萧峰冷笑道:“萧某大好男儿,竟和你这种人齐名!”自那一刻起,慕容复便一蹶不振,完全没了初登场时顾盼神飞。


不过人设崩坏还千古流芳的唯有一人,这个人就是司马相如。


原名司马长卿的他因敬慕名将蔺相如改为同名。一曲《凤求凰》把司马相如和卓文君的爱情推至了史上最佳CP之一,留下了一段佳话。不过与其说是一段浪漫爱情,不过是后人想象而已,按照现在的标准,那司马相如铁定被万千网友的唾沫给淹死。


青年司马相如家道殷实,20多岁换了一个官职,做了汉景帝的武骑常侍,终日游荡,后来辞掉官职,返回成都,却因家道中落,又游手好闲,无以为生。只好去找平日里要好的临邛县令王吉,按照现在来看,王吉其实是司马相如的全球粉丝后援会会长。司马相如先示意王吉发函:“长卿久宦游不遂,而来过我。”于是相如前往,住在城外一个亭子里,去是去了,却偏偏不接见王吉派去的人。


王吉和司马相如这时飚足了戏码,你不见,我再派人,你再不见,我还是三番五次派人去接你。派去的人务必跟现在粉丝接机似的,摇旗呐喊高声尖叫那是基础,必须有追赶不及粉丝摔倒加鸡腿的戏。项羽舞剑意在沛公,两人演戏其实是演给临邛富人圈看的,这些人一看,花差!谁啊这么吊,县长派人去接都请不动,那必定是真牛逼啊。


临邛首富卓王孙卓董是办钢铁企业的,名下产业有个钢铁集团的卓董有多富呢,家里光佣人就有八百多个。首富卓董和次富程郑两人一看,县长有贵客,那我们得招待啊,于是就先请了县令王吉,再去请司马相如,相如称病不去,王县长这回亲自出马去邀请,戏份做足的相如终于施施然去了。


明明一贫如洗口袋里没有半毛钱的司马公子在粉丝团团长王县长的帮助下,“相如之临邛,从车骑,雍容闲雅甚都”,着实把自己包装成了浊世翩翩富公子。而且让一百多号人足足等够了时间,再拉风的出场。


酒足饭饱,尽职尽责的王县长再次捧场说:听说长卿琴弹得很好,愿以自娱。惹得当时新寡居在家的卓文君在屏风后偷看,相如对这一切了如指掌,不要问为什么他知道,当场潇洒地弹奏了这首《凤求凰》悄悄示爱,又怕她不知心意,花重金买通了卓文君的婢女,转达了他的海誓山盟。半夜,卓文君悄悄溜出家门,和他私奔。这时候应该来一首,

音乐资源加载中...

想带上你私奔 去做最幸福的人

在熟悉的异乡 我将自己一年年流放

穿过鲜花 走过荆棘 只为自由之地

在欲望的城市 你就是我最后的信仰

想带上你私奔 奔向最遥远城镇


也许是卓文君听了比这更动人的情话,不然怎会一面之缘就听信这个男人的山盟海誓乃至放下所有和他奔向了未知前程。某种意义上来说,在爱情的路上,女孩子确实比男人孤勇,因为当女人接受一份不被家人或旁人祝福的爱情时,实际上她已经为之付出了整个世界。


至此,司马相如到临邛的目的已达到,更绝的是,他们连夜私奔回成都后,卓文君面对的是家徒四壁的新房。卓王孙因此震怒断绝父女关系,不给一钱。这事出乎司马相如的意料,过了一段时间之后,没有经济来源的日子毕竟难过的,卓文君说我们回去找兄弟借点钱就能过日子啊。


相如可不这么想,回是和卓文君回到了临邛,卖掉车马在街头盘了一家酒馆,卓文君当垆卖酒,一个首富的女儿就这么抛头露面,混迹街市。你以为他是自力更生么,其实不然,卓王孙好于面子再加上亲戚的劝说,终于送了他们一百万钱财,佣人一百个。司马相如得遂所愿又娶美人又得钱财回到成都当了富翁。


司马相如计谋得逞,随后也因受到汉武帝赏识,开始飞黄腾达,功成名就后,他在长安城里花天酒地,就想休了家中的妻再纳新欢,又不想背个负心汉之名,就写了一封信婉转地告知,希望卓文君明白自己意思后能主动提出来。


信是这么写的: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百千万。没有“亿”字,无亿即无意,卓文君才思敏捷,当即了然,伤心之余。回了那首著名的《两地书》。太长就不贴上来了,大意就是我在这里含辛茹苦盼夫君,你却想搞七捻八。历史又再次把他们俩变成了童话故事,据说是司马相如收到信后又跟卓文君和好如初。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司马相如家道中落,波叔家早些年也是苏州资本家。司马相如托家荫找了份闲职,波叔青年时期也找了差不多的闲职,铁路文工团。两人都觉得怀才不遇,辞了。


两人之后都遇到了贵妇人相助,都开过饭馆,一个弹琴一个唱歌,都在中年后大红大紫,之后也都到了这样的人设崩坏关口。


花花世界,其实不过重复着昨天的故事。卓文君在《白头吟》写道: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世人皆以为是新人良愿,美好期待。殊不知,诗中开头便是:闻君有两意,故来相决绝。


爱,便义无反顾;分,便果断决绝卓文君才是深得爱情真谛,远胜今人。

司马相如和波叔,用卓文君的《两地书》:唉!郎呀郎, 巴不得下一世你为女来我为男。

 


扫描主编西门微信

邀请加入闺友坚持计划群

    本文由自媒体作者闺友投稿,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