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木希林:《小偷家族》里的奶奶,原来是这么一个酷女孩啊

闺友 闺友 2018-09-17



71届戛纳国际电影节上,是枝裕和的《小偷家族》成了评委的宠儿。“女王”凯特.布兰切特在采访中叹:它完全击中了我们的心。

 

一个月前,我去电影院看这部电影。其中一个场景是在海边,一家人逐浪嬉闹,奶奶坐在沙难上,佝偻着身子,脸上带着温软的笑,看着这些没有血缘的家人们,蠕动着嘴唇,无声地说:谢谢你们了。

 


瞬间泪目。这个镜头,它完全击中了我的心。

 

那时,我还不知道这句谢谢,是电影里奶奶的饰演者树木希林在向观众做最后道别。

 

2018年9月15日,她因癌症不治,于家中去世,享年75岁。

 


得知消息那一刻,心里很难过。

 

虽然知道生老病死乃自然规律,虽然与树木希林女士并无瓜葛……但是,这位日本国民老母亲的去世,让人有了一种“失乡”般的怅惘。

 

她曾在是枝裕和的另两部电影《步履不停》和《比海更深》里塑造过很经典的母亲形象:朴素、坚韧,虽然有点毒舌,但本质善良。幽默达观,不管生活是顺流还是逆流,总是元气满满地面对,好似永远都不知道什么叫绝望。

 


这样一位母亲,就像定海神针,扎根于老家,散枝在厨房,用一蔬一饭牵系着儿女们动荡的生活。你在外面混得得意也好、失意也罢,她总是守候在你退一步的世界里。

 


但是忽然有这么一天,你意识到:从前以为永远坚实的后盾,其实已经走到了步履蹒跚的时候。从前以为在外面奋斗得疲累了总可以回老家去歇一歇,跟老母亲唠唠嗑,吃一顿她亲手做的饭,也许时间不再给你机会。

 

在树木希林女士身上,有着荡子对家乡对亲人的那种“呼愁”。所以她的离开,让人心生悲凉。

 



不了解树木希林女士的人,可能难以想象:电影里那位慈爱善良却又有点毒舌的老母亲,其实曾是个朋客女孩。

 

网上流传着一张她和第二任丈夫——摇滚歌手内田裕也年轻时的合照。两人蓬乱着头发,半裸着身子,年轻的树木希林坐在丈夫腿上,嘴里叼着烟卷,完全是女嬉皮士的形象。

 


多年后,她成了老一辈艺术家,有人在采访中让她给年轻人提点建议,她的回答是:如果我是年轻人,老年人说的话我是不会听的。


显然,年轻时代的树木希林就是这么去做的。

 

昭和时代的日本人,受美国文化影响很大,垮掉的一代风行的60年代,正好也是树木希林的成长期。

 

出生在传统家庭的她,曾经也是个乖乖女,向往做个药剂师,但是命运不给她这个机会,考试前,她因为滑雪摔断了腿,后来阴差阳错进了东京话剧团。

 


22岁那年她第一次结婚,和话剧团里的男演员,因为不适应过于平淡的生活,四年后离了婚。

 

与第一任丈夫


她的所有乖张、叛逆、不羁、酷帅范儿,都是被第二任丈夫内田裕也激发的。

 

内田裕也是个摇滚歌手,也兼职编剧,老朋客一个,有才华但也十分荒唐。69岁时拍全裸照,70岁还在开演唱会。71岁时,私自闯入交往过的前女友家要求复合被逮捕。

 


这样的人,年轻时就更不用说了。但对当时同样年轻的树木希林来说,他是击中她的一颗子弹。

 

就像日本的情色摄影大师荒木经惟之于妻子阳子一样,在阳子看来,是丈夫把她人性中自己都不知道的邪恶的一面给激发了出来,让她找到了真实的自己。

 

内田之于树木希林,或许也有着这样的意义,跟他在一起,她完全释放了天性。所以后来她会说:他是对她一生影响最大的人。


他们一见钟情,热恋5个月后即闪婚,摈弃世俗礼节,拿牛仔衣当结婚礼服。

 


但婚后真正和美的生活大概只持续了一两个月,她的噩梦就开始了。内田酗酒、家暴,还频繁劈腿。

 

不过树木希林肯定也不是逆来顺受的人,关于两人相爱相杀的往事,虽然不甚明了,但在内田口中,树木希林是史上最强母亲,最强女演员,最强妻子。

 

强强对碰的婚姻在两年后便无法持续,只好分居,内田想离婚,申请都递到法院了,树木希林却坚持不肯离婚。

 

就像前世冤家似的,两人婚内分居二十几年,后来她患上癌症后,两人的关系反而缓和了,甚至有了老来伴的感觉。

 


这样一段别人眼中的孽缘,对树木希林来说却像宿命。她曾说:

 

“如果有来世,我有一个重生的机会的话,无论如何,我都会时刻警惕自己,不能再与这个人相见。因为来世再次相遇,我仍会爱上他,而再次度过狼狈的一生。”

 

按说以树木希林女士的性格,也是爽快利落、拿得起放得下的人,但是在爱情里的这份我执与坚守,却让人参不透。


她曾形容自己是内田裕也荒唐人生里最后一道底线,只要有她在,他就不至于闹到不可收拾。听这口气,颇有点以身伺虎的意思:这辈子,就让我来收了你吧,用一纸婚书把你镇住,省得你再去祸害别人。


果然,在内田私闯前女友家被捕获释后,第一时间跑到妻子树木希林家门口去谢罪。



而她自己这厢,就是秉持着“我爱你,就要爱你的全部,包括你的坏”这等气场。

不得不承认,树木希林女士果然很强大啊。

 


这酷老太,不但感情生活惊世骇俗,她对生死的豁达态度,也让人叹为观止。

 

03年的时候,她的左眼就因为视网膜脱落而失明,医生给出的治疗方案比较复杂,结果她老人家直接就不治了,说什么反正年纪也大了,再加上这世上的阴暗面看得太多了,不看也罢。

 

05年她又被诊断出乳腺癌,在切除右边乳房并做了化疗之后,她只选了最轻程度的抗癌治疗,酒也照喝不误,还很自信,说自己会这样活下去的。但她告诫别人不要学她,说每个人有自己不同的活法。

 

可能因为心态好吧,虽然癌症经历了两次复发,最后病灶扩散到了全身,但在公众印象里,她一直元气满满地生活着,拍电影、拍广告、出席活动。

 


她对此来了个自嘲:老说自己快挂了却还活着,真有点死亡欺诈呢。

 

有一次还开起了女婿本木雅宏的玩笑。因为女婿曾出演《入殓师》,所以她半开玩笑地向女婿托付后事,“谁让他是入殓师呢。”

 

丈母娘和女婿同台领奖


这样的树木希林,让人联想到她在《东京塔》里饰演的母亲,真的感觉像在本色出演。

 

电影里的母亲坚强、乐观又幽默,年轻时因为丈夫酗酒家暴而离婚,独自抚养儿子长大。晚年不幸患上癌症,治疗过程无比痛苦。缓过来后,她不哀不伤,面对病灶的转移一脸淡定,在儿子面前洗碗时还哼着歌。

 

树木希林出演这部片子时已经患上癌症。有时候真的是人生如戏,戏如人生啊!

 

《东京塔》剧照,儿子牵母亲的手过马路这一幕真暖心啊



纵观树木希林女士的一生,好似一直在认真地游戏人生。

 

当了五十年演员,她没有签过公司,也没有经纪人,所有的工作邀约通过家中一台传真机搞定。

 


初出道时她有个艺名叫悠木千帆,被她在一次综艺节目中,以两万零两百日元拍卖给了一家饮食店。

 

“名字嘛,叫什么都可以吧”。她发挥无厘头特色,随手翻字典给自己起新艺名,看到日语发音里ki 最多,就给自己起了“ki ki ki rin”(树木希林)这个名字。

 

这种不按理出牌的个性,简直酷毙了。难怪同行后辈形容她是“妖怪”一样的人物。

 


同是是枝裕和御用男演员的利利.弗兰克曾经给《小偷家族》画过一张T恤衫的宣传画。那上头,所有演员都变身鱼群,在船长导演带领下朝一个方向游,惟独乌龟奶奶一个人逆向而行。

 


生活中的树木希林,就是这样一个不走寻常路的酷老太。

 

身为知名演员,生活从来不被奢侈品捆绑。家里的家具,要么是从二手市场淘来,要么是街上捡来。身上穿的大衣,是女婿的西装改的。身上背的包,人家猜三万多,她说300日元买的。

 


名利对她同样不具备束缚力,拿来的奖杯被她改造成了台灯使用。

 


她虽然和女儿一家住在同一幢楼里,但楼上楼下往来却并不密切,各有各的生活,各有各的边界。


在价值观上,她和是枝裕和很相似,不被世俗偏见左右,也不容易被廉价的温情捆绑,活出了自己的独特姿态。

 


很难去定义树木希林女士的人生,好与坏,值或不值,都是如鱼饮水,冷暖自知。

 

看上去坚强豁达的她,其实有着自己不得不坚强的理由:因为我是个软弱的人,不想亲手断送自己的性命,活成现在的这个样子,不也挺有意思的?

 

有种活法叫置之死地而后生。


罹患癌症应是她人生的一个节点。绝症让人直面生死,也让人在那个临界点看透很多事,包括世上最难解最难渡化的感情

 


她的豁达与乐观,是“我与我周旋久,宁作我”。


她热爱生活的姿态,是认真地对待每一处微小的日常,打扫、铺床......


她给一部纪录片《人生果实》配过旁白,那部纪录片拍摄的是一对过了大半辈子田园生活的老夫妻,其中的英子奶奶后来和她成了好朋友,经常约在居酒屋吃吃喝喝。



她们的人生啊,就像纪录片里的旁白那样:风吹树叶落,落叶生肥土,肥土丰香果,孜孜不倦不紧不慢。


(戳链接温习: 豆瓣第二高分纪录片,美好如春日,看得人好想结婚......


不悔不怨,不生妄念,特立独行也好,我行我素也罢。反正她说了:我度过了充实的一生,人生不需要再重来。

 


她曾找荒木经惟拍过一组照片,当时她的要求是:当成遗照一样来拍吧。


照片里,她像个孩子一样欢蹦着。脸上的笑容,温暖又天真,仿佛从未经受过世事历炼,喜乐天然。


愿您一路走好。



你有多久没有坚持一件事了

扫描主编西门微信

加入闺友坚持计划群

成为更好的自己

    本文由自媒体作者闺友投稿,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