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猪蹄子忙着在电视里谈恋爱,真正的乾隆为了这套北京地图忙活了4年

砖砖 北京日报▪旧京图说 2018-09-13

最近,乾隆皇帝在电视剧里有点忙,刚还在《延禧攻略》里和富察皇后组CP、和璎珞小姐姐组合发糖,转眼就跑去《如懿传》里乐此不疲地和青樱打造初恋情结了,看着都替他老人家累的慌……

 


不过您别说,乾隆皇帝靠谱的时候是真靠谱,这不,他花了将近五年的时间,为北京城做了件正经事儿。

 

《乾隆京城全图》现世


1933年,为避免文物受到战争威胁,故宫博物院召开紧急会议,决定将文物南迁。6月起,故宫着手整理和记录造办处文物,在从造办处提取提取的395件地图中,发现了一套地图。


这套图共计51册,每册4-5幅,每幅长约102厘米,高约82.5厘米,以1:650的比例,极为细致并且生动地展现了城市中的城门、城墙、河流、桥梁、街巷、宫廷庙宇、王府民宅、园林军营等要素,整张图拼起来有半个篮球场那么大,是迄今为止我们见到的保存最完整、年代最早、绘制最为精确的清代城市地图。这就是由乾隆皇帝下旨绘制,日后极富盛名的《乾隆京城全图》。



太长不看版

1、 谁画的?

      海望主持+郎世宁外援+沈源总干事

 

2、 画了多长时间?

      四年零七个月

 

3、 《京城图》珍稀在那里?

      年代早、面幅大、绘制精、大内秘本,外人看不着


清代最精致地图是何人所绘?

 

为求证这一问题,我们必须要翻出宫廷记档以求官方说明。

 

“初八日,司库白世秀来说,太监胡世杰传旨:将京城图样着海望管理;令郎世宁将如何画法指示沈源,着沈源转教外边画图人画。钦此。”


——乾隆十年十一月初八日造办处《各作成做活计清档》

 

以大家对清宫画师的了解,郎世宁出手简直是皇家品质保证。郎世宁从康熙五十四年(1715年)来华至乾隆三十一年(1766年),一直是内廷画师。正是以郎世宁为首的一批西洋画师,将油画的透视技法介绍到了中国。


乾隆皇帝大阅图轴,清乾隆,郎世宁绘


阴影透视学的基础是投影几何,而《京城全图》所采用的平立面相结合得表现方法,也必须以正投影为基础,以所得准确得图面表现力。

 

不过,《京城全图》的绘制用的是立面和平面结合的方法,这本来就是中国舆图的传统表现方法,只是《京城全图》在比例尺和建筑物立面形象上更为准确,除此之外就没有其他创新了。由此看来,郎世宁这位外援应该是从整体测绘方案的拟定、测量技术的规范上加以宏观指导。

 

广宁门,《清乾隆内府绘制京城全图》

2009年,紫禁城出版社


那么沈源又是谁?他有何所长让乾隆在一众宫廷画师中对他青眼有加?

 

沈源也是一位宫廷画师,在《京城全图》之前,他就因为善画亭台楼舍,尤其是精于透视画法,担任了《圆明园四十景图》的起稿和房舍绘制部分。



《四十景图》,清乾隆,唐岱、沈源绘

 

据清史档案记载,沈源也为太和殿等图样改稿,可见他不仅仅是一位画师,还是一位绘图师,可谓是绘制《京城全图》的理想人选。在这里还是要赞一下渣龙的知人善用。

  

所以说,《京城全图》的问世有郎世宁这样杰出的外援指导,有沈源这样优秀的实操者,还有许许多多未能留下姓名的“外边画图人”。

 

《京城全图》的大制作历时几年?

 


《京城全图》是以650:1的超清比例尺绘制的,一间间的屋舍清晰可见,可以说是精确到您家门口了,绝对称得上是大制作了。

 

从清宫留下的档案来看,从乾隆十年十一月初八皇帝任命制图开始到乾隆十五年五月十六日下旨“好生收贮,不可虫蛀”,共历时四年零七个月。

 

那么这个数字是否属实,我们可以从这段时间的建筑工事略加考证。

 

乾隆八年建成的先蚕坛、北海改建的堆云积翠转弯桥、九年建造的吉安所、乾隆十四年建成的雨花阁、乾隆十五年正月雍和宫添建的万福、永康、延宁三阁、同年十二月添建的景山绮望楼已在《京城图》中得以体现。

 

乾隆十六年完工的寿皇殿两侧歇山殿、乾隆十七年建成的崇文门双忠祠以及同年落成的“琼岛春阴”石幢在《京城图》中都没有绘出。

 

当然其间也有乾隆十二年建成的北海团城玉瓮亭等并未在图中出现或与图中所绘不一致的情况,但整个地图的绘制时间基本与档案中记载的一致。


《京城全图》为什么那么珍贵?

 

首先要说这幅图本身很牛,它是现存幅面最大的、严格按照比例尺绘制的京城地图中,绘制年代最早的一幅。而且人家是给皇上看的,是大内的珍藏秘本,外人根本见不着。

 

要是把整套《京城全图》拼起来有多大?

高14米,宽13.26米

足有半个篮球场那么大!


这在我国现存的古代城市地图中是独一无二的。 《乾隆全图》覆盖了包括内外护城河以内的全部地区,细致到每一处民宅的每一间屋子,光是标出地名的就有3800余处。据统计,《京城全图》绘制的四合院有两万六千处左右。

 

这幅地图整体以墨笔勾勒,画法十分详细。在1940年由日本“兴亚院华北联络部政务局调查所”缩印的《乾隆京城全图》的《解说》中,作者今西春秋曾说,在图中“河、池塘、丘陵等处加以青绿或褐色的淡淡色彩,与其说是一幅地图,不如说是一幅鸟瞰图更为合适”。

 

《清乾隆内府绘制京城全图》,2009年,紫禁城出版社

复原了原图的色彩


《京城全图》在后世共出版过4个版本,由于原图被发现时虫蛀损害严重,许多缺失部分无法再复原。第一个版本就是上面提到的日本版,是按照原图的十六分之一缩印的。同年,故宫博物院影印出版《清内务府藏京城全图》,比例尺为1:2400,也就是我们所说的“故宫版”。1996年,燕山出版社以1940年的“故宫版”为底图,将底图磨损处以黑线加摩而成,名为《加摩乾隆京城全图》,是为第三版。

 

前三个版本印量不多,存世很少,且受技术所限质量不高,使用不便。2009年,紫禁城出版社利用高清晰数字影像技术,再次精确缩小印制这幅地图,名《清乾隆内府绘制京城全图》,1:1500的比例尺重现了曾经的皇家密档,且完美复原了原图丘陵河流的色彩,有较高的收藏价值。


德胜门,《清乾隆内府绘制京城全图》

2009年,紫禁城出版社

参考文献:

《乾隆京城全图考略》,杨乃济

《乾隆内服绘制京城全图》, 

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故宫博物院 编


-喜欢本文就请点个赞或者给个转发吧-

&

-欢迎赞赏,投喂砖爷小鱼干-


    本文由自媒体作者北京日报▪旧京图说投稿,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