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这座围城,到底围住了什么

闺友浅草 闺友 2018-09-04

音乐资源加载中...

 


一天时间冒出来两个热搜:京东CEO刘强东涉嫌性侵,自媒体大V咪蒙离婚。

 

前者尚未被证实,后者已经由本人确认,听上去,又是对“真爱”啪啪打脸的实例。

 

君不见,强东哥与奶茶妹妹每次出镜,总是甜蜜对望,再认笑颜千千的恩爱人设。

 


咪蒙的文章每次写到她家老罗,总是不忘秀一把骨灰级恩爱,柴米油盐小龙虾,比起琴棋书画诗酒花似乎更显浪漫。

 

但是忽然间,人设崩。不管王婆怎样强行卖甜瓜,总敌不过“人生实苦”的现实版本。

 


失望吗?也许你并不感觉意外。

 

看过太多貌合神离的婚姻,也一早知道人心人性的叵测,所以一直以来,都无法做到娃娃看世界那般天真。

 

说到底,世间饮食男女,感情来来去去,无非是李宁品牌广告里那一句:一切皆有可能。

 

“枕前发尽千般愿,要休且待青山烂”有时,“此一时,彼一时”有时。


大千世界,诱惑太多,人类的自制力又薄弱,偷欢、出轨,哪一桩不是食色性也?

 

小朋友们又在悲悲戚戚叹:这世上还有真爱吗?

 

别担心,只要人类还有分泌多巴胺的功能,就永远会有轰轰烈烈的真爱存在。双方在看对眼的那一刻,疯狂分泌的多巴胺会让你无比确认这份爱的真纯。这一刻造不了假。

 

惟一遗憾是:它的存在时效不长,短则三四周,最长也不过三四年。与动辄几十年的漫长婚姻相比,爱的激情就像烟花,总是刹那就燃尽了芳华。

 

激情消退后的婚姻,考验的是彼此的耐性与包容心。与其说婚姻是一次倾其所有的投奔,不如说是一场漫长的修行。

 

各家门前的雪,各家扫。各人的福缘,各自修。

 


流行歌曲唱:相爱容易相处难。唱的就是婚姻的难。

 

世人在婚姻里费心盘营,苦苦追问,却依然猜不出爱的演变路径。

 

即便是“新女性”情感教主咪蒙,也对自己分崩离析的婚姻束手无策,微博上哀怨地自问自答:

他爱我吗?

他不爱你,节哀顺变。

 


毕竟点拨别人容易,只消过过嘴,渡化自己却难,因为要走个心。

 

并不是嘲笑,毕竟她是女子,我也是女子,兔死狐悲,有啥好笑。

 

令我感到悲哀的是:明明当初是因为真爱而结合,奔着一生一世而去的,没有第三者也没有出轨,感情怎么就变淡了?沟通怎么就无效了?怎么就不能在同一条路上走下去了?

 

婚姻这条长路上,实在埋伏着太多暗礁。

 

没有钱,贫贱夫妻百事哀。

有了钱,又会衍生出许多棘手问题:价值观不一致,消费观不一致、人生观不一致……

 

都说拥有高质量婚姻的前提是无条件的付出,还说人心都是肉长的,总会苦尽甘来的。

结果咪蒙却在微博上叹:那些在感情中只求付出、不求回报的,往往都会如愿以偿,得不到任何回报。

 


现代婚姻里,没有事业的女性在生活中找不到自我,焦虑中患上抑郁。拥有事业的女性在生活中得不到理解,奋斗得孤独而绝望。

 

同样,没有事业的男性活得既卑微又狂躁,情绪难以自控时甚至家暴。事业成功的男性大多志得意满忍不住要出墙。

 

人性到底有多黑暗?

婚姻这座围城,到底围住了什么?

 


电影《青蛇》的原著小说里,有这么一段:


每个男人,都渴望他生命中有两个女人,白蛇和青蛇。只是,当他得到白蛇,她渐渐成了朱门旁惨白的余灰,那青蛇,却是树顶青翠欲滴爽脆刮辣的嫩叶子。他得到了青蛇,她反是百子柜中闷绿的山草药,而白蛇,是抬尽了头方可见天际皑皑飘飞柔情万缕新雪花。

 

这就是李碧华笔下的男人本性了。

任她盛世美颜、芳华绝代,一旦娶到了,便沦为某人的妻、某人的妈,女神的光环收起,从此泯然众生。

 

不信去看看《幸福三重奏》里的陈建斌,未娶到蒋勤勤之前,曾当着《乔家大院》导演的面感叹:世上最美的女人就是她了吧。

 


然而娶到这个世上最美的女人后,却眼睁睁看着她挺着即将临盆的大肚子操持家务,自己则是能逃则逃,能避则避。

 

而奶茶妹妹未嫁强东哥前,不也是树顶青翠欲滴爽脆刮辣的嫩叶子吗?如果性侵案属实,不正是意味着他把嫩叶子摘到手后,又开始渴望天际皑皑飘飞柔情万缕新雪花了?

 

男人如此,女人也一样。李碧华剖析起女性,照样毫不客气。

 

她说:

每个女人也希望生命中有两个男人,许仙和法海。

法海是用尽千方百计博他偶一欢心的金漆神像,生世静候他稍假词色、仰之弥高。许仙是依依挽手、细细画眉的美少年,给你讲最好听的话语来熨贴心灵——但只因到手了,他没一句说得准,没一个动作硬朗。万一法海肯臣服呢,又嫌他刚强怠慢,不解温柔,框费心机。

 

谁说不是呢?

 

新近热播的综艺《妻子的浪漫旅行》里,郭晓东的妻子程莉莎,对丈夫爱之弥深、仰之弥高。婚前卯着劲儿倒追,不管什么时候,只要他想她了,她想尽办法都会来到他身边。婚后,更是家务琐事大包大揽到令他失去生活自理能力。

 

还在微博上公开示爱:我遇上你,就像妖遇上佛。

 


郭晓东这个“佛”,虽然不会说甜言蜜语,不擅表达感情,但他会把“赚来的钱,都给她,都给她”。婚姻里从未出过幺蛾子,连绯闻都无。

 

饶是如此,程莉莎也一样心有不甘,为郭晓东这钢铁直男轻易不肯显露的温柔,她费尽心思,耍尽小性子,只为索爱。结婚11年后,仍期待着他能反过来追她一次。

 

而我一直在想,她当初爱上郭晓东时,他就已是这般不解风情模样,也许她爱的,便是这个面目的他。假如有一天他变得嘴甜如蜜,举止轻浮,她可会觉得不适应?

 

同样,如果让她这种个性女子从一开始便爱上张杰那类可以依依挽手、细细画眉的美少年,会说好听的话,会唱动人的情歌,她是否又会嫌不够有挑战性,转而渴望一个宁愿千方百计博他偶一欢心的硬汉法海?

 

人心之幽微多变,一如天上那轮月,盈盈亏亏。猜别人心自然不易,但了解自己又何尝简单?所以痴男怨女间,便有了太多的不甘不愿不舍不放。贪嗔痴、怨憎会、爱别离、求不得……

 

婚姻两个字,说难也容易,说容易也是真难。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徐克电影版的《青蛇》里,白素贞在水漫金山时哀戚悲诉:我只知道如何去明白人情世故,依足所有做人的规矩,如果这样都是错的,我的千年修行都不知道为了什么。

 


而我们凡人来世间一遭,同样依足做人规矩,爱上一个人,操持一个家,用心工作赚钱、尽心养育孩子、侍奉双方父母……

 

原以为人生就是这般岁月静好、与子偕老。面临背叛的时候,谁又不曾凄厉质问:“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而这类立足于人性的问题,永远问不出答案。

 

于是便有了烈性女子如小青,从此绝情断爱,辞别凡尘,用一滴情泪盟誓:等你们世人弄明白了情为何物,我会再回来。

 


而柔性女子白素贞,则把这段尘缘当成了一场修行。

 

你说她枉费千年道行,为一个平凡俗世男子伤筋动骨,心碎神伤,末了还被压在雷锋塔下。

是她傻吗?她想不明白吗?

 

当然不是。以她的道行,岂会看不透人类那点污秽心思,但她选择不去点破。因她贪慕人间的暖暖恹恹、耳鬓厮磨。她享受路边看到一朵美丽的花,有人替她摘花戴花这般人生难以形容的乐趣。

 


与其在西湖边断桥底寂寞千年,不如在爱人枕边痴笑一晚。这是她的爱情哲学。

 

跟有情人做快乐事,不问是劫是缘,这也是她的天真勇猛,勇于追求,敢于承担,既看得清残酷现实,也不丧失美好信念。


青蛇与白蛇,从某个角度看,也是世间女子的化身。


一个任性乖张却忠于自我,这凡尘不符合她的理想,便拒绝踏入。一个蕙质兰心,悲悯众生,看破了红尘虚妄,却仍愿意去亲履人生的实相。


不管最终结局如何,她们的这份底气与勇气,愿你我都能习得。


你有多久没有坚持一件事了

扫描主编西门微信

加入闺友坚持计划群

成为更好的自己

    本文由自媒体作者闺友投稿,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