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身的人要多读鲁迅,学习怎么谈恋爱

党霄羽 经典文学读书文摘 2017-07-19




被父母逼婚了吗?还在为找男友或者调教男友发愁吗?本文给所有单身/已婚女性发糖。


鲁迅,也就是课本里那个“思想家、革命家”,其实还是一位超好的男朋友。看看他是怎样撩妹的吧!鲁迅和许广平等几个学生一起吃饭,席间鲁迅喝醉了。事后,许广平连忙道歉,说自己不该劝酒(嗯,当时两人还没好上嘛)。 


鲁迅回信说: 


某籍小姐(指许羡苏)为粉饰自己的逃走起见,一定将不知从那里拾来的故事——也许就从太师母那里得来的——加以演义,以致小鬼(指许广平)也不免吓得赔罪不已了罢……所以,此后不准再来道歉。 


因为,你做什么都是对的呀! 


《倚天屠龙记》里赵敏和她爹察罕帖木儿闹翻了,要跟着张无忌走。察罕帖木儿一句责备女儿的话也没说,只是问了句“敏敏,身上的钱够用吗”,让我瞬间泪奔。 


感情不是靠钱能维系的,但是有时候钱是表达感情的手段。鲁迅几次问到许广平最切实的经济问题: 


我看你的职务太烦剧了,薪水又这么不可靠,衣服又须如此变化,你够用幺? 


另一封信里的措辞是这样的: 


你收入这样少,够用幺?我希望你通知我。 


注意了,这里给大家划个重点:这里的措辞不是“没钱和我说”,也不是“没有钱告诉我”。“通知”这两个字用得别扭吗?不别扭,当然不别扭。 


鲁迅先生是何等人,怎么会用错词?“通知”是表示上级对下级、官方对民间有事情进行传达告知的时候使用的公文。 


这说明什么?说明鲁迅给许广平钱,不是老子充大爷的那种心态。我给你钱是理所当然,只要你发个通知过来,我就乖乖把钱奉上。 


有人说,看一个男人爱不爱你,要看他舍不舍得在你身上花时间。鲁迅给许广平写信,写完一段之后不会立刻封上,而是在邮差收信之前一直即时更新。 


常常会有人用质疑的眼光去看待鲁迅的爱情,因为他还有一位原配夫人朱安。在那个时代,人们也是因为这件事议论纷纷,对于这些议论,鲁迅本人表示:我对于名声、地位,什么都不要,只要枭蛇鬼怪够了。(注:枭蛇鬼怪指许广平)不过不必连助教都怕做,同事都避忌。倘如此,可真成了流言的囚人,中了流言家的诡计了! 


爱真的需要勇气(唱起来)。 


鲁迅自己工作起来是不要命的,但他却要许广平注意休息:此刻不知你睡着还是醒着,我在这里只能遥愿你天然的安眠,并且人为的保重。忙自然不妨,但倘若连自己休息的时间都没有,那可是不值得的。怎么看都像“你这个傻瓜怎么不照顾好自己呢”。 


这么暖的男友和别的女人相处是怎么样的呢?下面是萧红回忆录里鲁迅对她说过的一段话:“你这裙子是咖啡色的,还带格子,颜色浑浊得很,所以把红色衣服也弄得不漂亮了。你不穿我才说的,你穿的时候,我一说你该不穿了。” 


这番话直率中有着绅士范儿,该批评的批评,但是不会在你穿着这身衣服的时候批评你。 


想要这么暖的男朋友,就把本文转给他看吧。



本文由自媒体作者经典文学读书文摘投稿,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