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行:云门禅修记(四)_终篇

2013-08-31 @营邑小子  仓老师门下牛马走

欢迎订阅

〖仓老师门下牛马走〗

ID:wordstory



12月5日(周三)


  无早课,晨起较晚。同寮皆言天气大寒,吾独不觉。早斋,胃口不佳,竟食至最后。觉斋菜油腻,大约因昨晚传灯时未穿鞋受湿寒故也。


  斋后,回寮。


  昨晨,大家都在忙。一下,我就闲了下来。一师兄也无事,其心颇不自安,随口问:“现在干点儿啥呢?”我正仰望看天,随口答:“看看天上的云吧?”“你看的不是云!”我无言。像我,看山是山,看水是水,看云当然是云了,“感时花溅泪”都是别人身上的事。哥看的不是云,也不会是寂寞。紧接着,师兄轻轻地一声长叹:“唉!——过了今天,就只剩一天了!”猛然间,我感觉心上像被砸了一锤。昨晚集合,该师兄又在我旁。刚一站定,又闻其叹:“唉!每天就是最后一天了。”虽然恋恋不舍,你这情绪也太沉重了吧?


  念及此,书字数行,以赠“叹息”师兄:

      赠别

    人生聚散亦常理,

    海波茫茫情曷已!

    十月云门依旧绿,

    梵呗声声长乐里。

(昨晨闻师兄一叹,今妄改闽县诗人郑孝胥诗后两句以赠。)


  虽不合平仄,也聊表存心了。(郑孝胥原诗后两句是“三月桃花歇浦红,有人怕过春晖里。”——孔乙己早说过,读书人的事,能算偷么?)


  观两师兄皈依后,乘车往琴江满村博物馆,继往龙泉寺行脚。(原以为,行脚是走着去的,到了目的地,要拜访的人,也许恰好不在,然后只好下次又去。或者到的时候,人家寺庙里已经用过斋饭了,不好意思,饿一下吧。现代社会就与时俱进了,远点的路,可以坐车。去前,电话联系,对方会等着,斋饭会安排着。窃以为,这样对修行是有妨害的吧?)


  到寺,与方丈室见广禅法师。众人坐定后,妙行法师向广禅法师纳头便拜,欢喜如童子。



  中午,斋于龙泉寺。食毕,于庙随意走动。几日寺庙生活,吾乐见宝相庄严,但更喜见佛门对联,无论内容或书法。龙泉寺大雄宝殿后“皇帝万岁”,也让我如见老友。



  下午一时许,车停城南车站,吾即踏上返深之路。



浏览过刊,请〖返回〗后,发送两位数的序号。

索取目录,可发送“m”或“目录”。


举报


当前位置: 传送门 ›› 仓老师门下牛马走